<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十一章 倒逼的升级
    我已经尽量挑夜深人静的时候了,这时看的人少最快一般要至少半小时后才会修改为正确的内容.

    用电脑看的没问题,用手机app看的自动订阅也没问题,只要没在我还没修改时点开章节就行。而一旦点开,错误的章节内容就下载了下来,进入到手机缓存了,这个时候我即便修改了手机客户端仍然是错误内容,始终不会改变。

    这个时候只有重新下载这个章节,如果不行的话就只有删除本书下架,然后再重新加一次上架即可。

    小众书看的人少又猖獗,没办法,不这么做混不下去了,见谅。

    河中堡这边忙着接收新移民,而出征的陆军却在为如何运送缴获的物资和俘虏而挠头。科萨人居住的地点离河边还有大约六七公里的距离,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对于轻装步行的人来说自然是很轻松,但是如果是在缺少运输工具的情况下运输大量货物,那么这点距离就很要命了。

    如今出征的陆军士兵们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窘境。他们缴获了超过两万斤的粮食以及六百多头牲畜,却缺乏足够的运输工具将其运走,更别说还有七百多吓得腿脚发抖的俘虏了。东岸人执行的残酷的十一抽杀令他们肝胆俱裂,很多人都在随时准备逃跑,只不过苦于找不到机会罢了。

    面对这样一个局面,陆军指挥官谢汉三中尉只能挑出了一部分身体还算强健的黑人男子,让他们一人扛些物资,然后在东岸士兵们监督下将这些物资统一搬运至河边。如此往返几次后,终于在太阳落山前,东岸人成功地将缴获的粮食、皮毛、象牙、油脂等物品运到了河边。

    而那些科伊桑奴隶,则在本地民兵的驱使下将这些物资运到小艇上,小艇从这里顺流而下,只需要一天多时间就能抵达河中堡。至于那些牛羊,则只能让剩下的科萨人驱赶着往河中堡的方向走了,当然他们也是处于东岸士兵们的监督之下。

    令人意外的是这些科萨人总的来说还算配合。也许是被东岸人的雷霆手段吓着了,也许是多年的部族兼并战争让他们习惯了臣服于征服者,总之他们还算听话地在东岸士兵的押送下驱赶着牛羊往西北方前进。

    每当夜幕降临前,士兵们总是提前钉下木桩,接着拿起那些铁丝网将这些俘虏圈在一起,然后在铁丝网上一丝不苟地挂上铃铛。铁丝网四周点了一些明亮的篝火,牵着狼狗的哨兵在四周游动巡逻着,确保这些科萨人不会趁夜逃脱。

    就这样,整支队伍行进了整整四天之后,终于在11月1日傍晚时分抵达了河中堡。而此时,新来的1062名远东移民已经在河中堡这座新家园度过了三天时间了。这些刚来时衣衫破烂、蓬头垢面的东方人经过这几天的个人卫生清理和营养补充,算是稍稍恢复了点元气。此刻他们正分散在河中堡东城墙外不远处,努力清理着地面上的杂草和灌木丛,准备再开辟一些农田出来。

    现有的几百亩麦田对于新增一千余人口的河中堡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因此莫茗决定要尽快扩大现有的农田规模。可目前的问题是缺乏粮种,河中堡内只有不到一万斤的小麦,这些都是目前已经暴增到1700人口的河中堡长期、临时居民们接下来几天内的口粮,轻易不敢动用。不过好在谢汉三飞马派回来的传令兵告诉莫茗等人,他们在科萨人的部落里缴获了约两万斤高粱和六百多头牲畜。

    有了这些缴获,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高粱早在两天前就被送回了河中堡。担任民政官的刘昂组织了一批在本土学过农业知识的居民对这些高粱粒进行了选种,目前就等新移民们将那些新土地清理、开垦完毕,然后便可以下种了。河中堡周围的土地不算很肥沃,但也说不上贫瘠,居民们从河湾里挖了许多浅层淤泥,同时还收集了许多人畜粪便和草木灰用来肥田,确保今年开垦的土地能有一个说得过去的收成。

    新来的科萨人奴隶和数百头牛羊牲畜引起了新移民的围观。不过很快他们便在民兵们警棍的驱使下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继续清理土地,不过很多人的注意力显然还停留在不远处这些科萨人和牲畜的身上。

    “是昆仑奴!”这是有些见识的人在说话,“前宋时有那大食商人便贩运了诸多昆仑奴前往泉州发卖,据说泉州城里购买这些昆仑奴的大户人家可不在少数呢。”

    “这么多牛啊,俺一辈子只在村头的张老爷家见过两头牛。这得有十、二十、三十……唉,数不过来了,这么多头牛要是能分一头给俺就好了。俺一定把它当亲爹一样伺候,以后种地可就省力多了。哎,张老爷,你说这些当官的能把牛分给咱们么?我看他们这个城里的人还没这儿的牛多呢,能用得过来么?”

    “张大牛,你这粗胚!”张老爷有些不屑地看了张大牛一眼,说道:“你想得美!这些牛大部分都是拿来吃的,估计只会留下个十几二十头最壮的、力气最大的拿来耕地、留种。再说了,我们都是些啥也没有的流民,能让老爷们施舍一点糠麸下来糊口就该烧高香了,你还想分牛?嗤!”

    “张德发,你胡咧咧个什么呢?”最先说话的那人不满了,“昨天这边官最大的那人不是说了么,下面要给咱们分地呢,先紧着一人十亩地分。分下来的地头两年收成和官府四六分,后面三年是五五分,连续耕作五年后地就归咱自己,以后只收两成的租。既然分了地,这牛咋就不能分呢?”

    “官府的话你也能信?懒得和你们多说!”张德发一脸晦气地说道,“要不是村子遭了流贼没了吃食,俺老张也是有百来亩地、十来头牲畜的人,何苦和你们这些粗胚一起被人拐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真是晦气!”

    张老爷发着牢骚,其他两人也有些感触,那个张大牛更是将隐隐有些不善的目光看向了前面正弯着腰干活的几人。这几人在路上时便自成一体,也不与周围人多说话,整日里沉默寡言,低调得很。

    张大牛隐隐听人说,这几人以前都是张献忠部的流贼。去年献贼与官军数次交战,互有胜负。眼前这几人据说就是在一次交战不利时被官军打散,继而流落在鄂皖一带,没想到竟然被为葡萄牙人服务的神通广大的大明捕奴队捕获,然后穿洋过海来到了南非,说出去也算是奇闻一桩了。

    “砰!”正盯着前面几人背影运气的张大牛背上突然挨了一记警棍。

    “快干活!”一个黄皮肤但看着并不像是大明百姓的“官差”拿棍子不轻不重地敲了他一记,然后恶狠狠地看着他。

    张大牛赶忙打起精神,用锄头在地上锄起草来。话说这锄头,还是从那帮科萨人手里抢来的呢,如今河中堡百废待兴,各项物资都严重缺乏,很多东西都只能因陋就简。科萨人的铁锄甚至木锄虽然不是很好用,但也只能先将就着了。想要更多更优质的农具,看来只能等待战争结束,东方港到河中堡的航线恢复以后再说了。

    “干完活的有肉吃,和昨天一样,上好的牛油、牛肉。没干完的就只能去啃糠麸窝窝头了。”这个小小的查鲁亚民兵倒也深谙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的把戏,知道打了一棍后再用点甜头提高这帮新移民们的劳动积极性。

    “俺的天咧,昨天吃的还真是牛肉啊。”等到这个民兵走远了,张大牛不由自主地叹气说道:“真是作孽啊,天杀的连牛都杀,唉。”

    “叹啥气啊,昨天那牛油拌面你不也吃得挺欢吗?现在又恁多废话。”张老爷张德发又发话了,“放心吧,张大牛,肉油什么的短不了你。你看今天这又入圈几百头牲畜,我看啊,都是抢的那帮昆仑奴的,就连那些粮食也是。以后要是没吃的了,那很简单,直接开抢就是了。估计周围昆仑奴也不少,够他们抢一阵子的了。”

    张老爷不知道他无意中的话却直接说中了如今河中堡方面所面临的困难现状,以及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的策略。

    “为了抢回这两万斤高粱和几百头牛羊,却伤亡了四十多名士兵,这生意真是亏大了啊。”莫茗哭笑不得地看着坐在自己办公室内的谢汉三,说道:“去掉需要留种的粮食,目前我们手头总的存粮可就只够吃一个多月的啊。这还没算你抓回来的那七百多科萨人的口粮呢,再给他们分点口粮的话,那就更少了,我们可能只够坚持二十多天的。”

    “这事情闹的。”谢汉三也有些郁闷,“国内粮库里的土豆多得都堆不下,我们这边却要忍饥挨饿,这他妈该死的战争!该死的英国佬!看来还是得干回老本行啊,只能继续去抢了!”

    “东面这次被你们闹了这么一出,那几个剩下的小科萨人部落估计也连夜搬家了,现在再去抢也没有意义。”莫茗分析道,“我看哪,这次就别去东面了,干脆渡河南下,朝南面抢去!南边有一些科伊桑人的分支——霍屯督人,说是霍屯督人,其实就是科伊桑红种人,霍屯督这个名字还是荷兰人1652年给他们起的。这些霍屯督人虽然没那些班图黑人有钱,但多少也有些放牧的习性,还比黑人好对付。去抢他们吧,只要事先多做些准备,我看是不会有什么伤亡的。”

    谢汉三听莫茗这么一说后缓缓点了点头。“为了抢回这两万斤高粱和几百头牛羊,却伤亡了四十多名士兵,这生意真是亏大了啊。”莫茗哭笑不得地看着坐在自己办公室内的谢汉三,说道:“去掉需要留种的粮食,目前我们手头总的存粮可就只够吃一个多月的啊。这还没算你抓回来的那七百多科萨人的口粮呢,再给他们分点口粮的话,那就更少了,我们可能只够坚持二十多天的。”“为了抢回这两万斤高粱和几百头牛羊,却伤亡了四十多名士兵,这生意真是亏大了啊。”莫茗哭笑不得地看着坐在自己办公室内的谢汉三,说道:“去掉需要留种的粮食,目前我们手头总的存粮可就只够吃一个多月的啊。这还没算你抓回来的那七百多科萨人的口粮呢,再给他们分点口粮的话,那就更少了,我们可能只够坚持二十多天的。”

    “这事情闹的。”谢汉三也有些郁闷,“国内粮库里的土豆多得都堆不下,我们这边却要忍饥挨饿,这他妈该死的战争!该死的英国佬!看来还是得干回老本行啊,只能继续去抢了!”

    “东面这次被你们闹了这么一出,那几个剩下的小科萨人部落估计也连夜搬家了,现在再去抢也没有意义。”莫茗分析道,“我看哪,这次就别去东面了,干脆渡河南下,朝南面抢去!南边有一些科伊桑人的分支——霍屯督人,说是霍屯督人,其实就是科伊桑红种人,霍屯督这个名字还是荷兰人1652年给他们起的。这些霍屯督人虽然没那些班图黑人有钱,但多少也有些放牧的习性,还比黑人好对付。去抢他们吧,只要事先多做些准备,我看是不会有什么伤亡的。”

    谢汉三听莫茗这么一说后缓缓点了点头。

    “东面这次被你们闹了这么一出,那几个剩下的小科萨人部落估计也连夜搬家了,现在再去抢也没有意义。”莫茗分析道,“我看哪,这次就别去东面了,干脆渡河南下,朝南面抢去!南边有一些科伊桑人的分支——霍屯督人,说是霍屯督人,其实就是科伊桑红种人,霍屯督这个名字还是荷兰人1652年给他们起的。这些霍屯督人虽然没那些班图黑人有钱,但多少也有些放牧的习性,还比黑人好对付。去抢他们吧,只要事先多做些准备,我看是不会有什么伤亡的。”

    谢汉三听莫茗这么一说后缓缓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