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被八个未婚夫找上门后 > 不想聊天想亲亲
    回到店内,小伙计已经把店里的一切都收拾的干干净净,一条大尾巴像绒毛掸子,上扫扫下扫扫,扫的小店里找不到一丝灰尘,还给董昕泡了一杯兰贵人。做完这一切之后,乖巧的坐在小书桌旁,临摹字帖。

    董昕说了,做古董生意的,就得有点文化素养,写字画画都得会,随意划拉两下都要让人觉得你很有文化,这样才能让人信服,才能赚到更多的钱,作为董昕的小跟班,阿毛可听话。

    店内渐渐静下来,龙墀站在窗边,抬头看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米九的身高,穿着一身黑,一脸冷酷的站在窗边,引得窗外的行人频频侧目。几只小妖精飞过来,站在窗台上小心翼翼的看他,龙墀伸出手,一只胆大的小妖精开心的落在他的手上,蹭了蹭他的手心,把藏在翅膀下的几颗绿豆送给他。

    龙墀用食指的指腹,轻轻的摸了摸小妖精的脑袋,又把绿豆还给了对方,看着小妖精开心的把绿豆吃了,他一抬手,小妖精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董昕静静的看着,心想妖精这一点做的真不错,无论多少修为,多高的身份,他们都十分注重传承,对小妖精都很包容。换一种想法,也是快灭族了,被逼的,不包容就没有未来了。

    怎样惨烈的一战,让整个妖族都没落到今日的局面?又是多重的伤能让龙墀沉睡两千年?龙墀的本体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分给他寿命却对自身没有影响?

    董昕察觉到自己的对对方的探究,赶紧摇了摇头,关注的太多了!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不研究!

    恰在此时,龙墀回头,和董昕来了个四目相对,被对方一双经历太多之后,把所有情绪都内敛其内的深邃眼睛这么看着,董昕赶紧扭过头,拿起看了一半的书,挡住他这张不大的脸!

    被那双眼睛看着,他总觉得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是透明的,所以拒绝对视!拒绝和老妖精对视!

    当然,这个举动在龙墀看来,就是害羞了。

    人类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有这种羞涩的举动,然后肯定就是会扑过来,求欢!

    龙墀站在原地,很是纠结,在他看来,董昕太脆弱了,脆弱的只要一口气就能吹死,甚至都不如刚开灵智的小妖精,他现在的体质,根本不适合做太过亲密的事情,他该怎么拒绝才不会让小伴侣不高兴,真是个难题。

    此时的董昕蹙眉拿起笔,在玄术界千金难求一观的这本名著上画了个叉叉,把正确的画上。

    作者是个智障,符都画错了,这样的威力不足原符的百分之十,有的根本没法用,一看就是不想外传,还想出名赚钱,这简直是误人子弟!嘁!玄术界早晚要败在这些虚伪贪财的人类手上!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发出一声嘤咛:“雅蠛蝶~~昕昕在人家屁屁上画花花~人家也要在昕昕的屁屁上画花花~”

    拥有一项特殊天赋的董老板垂眸看了看手里的书,手指颤了颤,沉着脸又拿起一支白色的笔,在黑炭色的书皮上画了只四爪朝天的大王八。

    让你贫!

    看到董昕这个“幼稚”举动的龙墀一脸拿你没办法的样子,抬脚走向董昕,不过来?生气了?怎么又突然闹脾气了?

    这么小的伴侣,就得宠着养。

    龙墀大人淡定的想:你不过来我过去。

    “有事?”董昕发现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大阴影,抬起头眨了眨眼睛,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有事你坐下说。

    龙墀坐下来,静静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董昕:“……”

    气氛好尴尬,不知道跟一个上万岁的老妖精聊啥,聊一聊姜子牙真的是个老头子吗?妲己真的被杀了吗?你睡觉的时候秦始皇统一六国了吗?孟姜女真的哭倒长城了吗?秦始皇造兵马俑的时候真的是比着真人造的吗?

    这种问题……可能只有他一个脑袋短路的妖族朋友能问得出口!

    沉默了足有三分多钟,龙墀先开口了,轻轻地问了句:“为什么不过来?”

    “嗯?”董昕眨了眨眼睛,没有听清。

    “没事。”龙墀沉着脸,开始看董昕手里的书,不想再开口的意思。

    董昕疑惑的看了身边的人一眼,怀疑他真的能看懂吗?这可是简体字。

    这时耳边开始冒废话,黑皮书被董昕刺激的嗷嗷尖叫,闹着要在董昕的脸上画王八,本来还在沉睡的古董们都被吵醒了,瞬间开启了热聊模式:“话说,老板刚才算卦竟然没要钱。”

    “哇!天要下红雨喽!”

    “也可能是下绿雨,绿色是最好看的。”

    “绿的就像尉迟大人的脑袋。”

    “尉迟大人的脑袋有我们尚书大人的脑袋绿吗?那可是生了十八个崽儿,全都不是自己的种的男人!”

    “一只呀小白羊~长在天边上~”

    货架边上摆着一个青铜钟,一米多高,瓮声瓮气的道:“咱们上回书说道,狗官王大疤瘌来到街上,看到一个卖身葬父的小丫头,那丫头长的啊……”

    “好!”

    刚开始讲,就有古董开始捧场起哄的,董老板面无表情的看着它们,已经考虑,是时候降降价打打折,把它们全卖了!

    所谓万物有灵,董昕从出生起就能听见有灵气的东西说话的声音,时间越久越有灵气。就像那些犯罪分子的信息,其实不是他算出来的,而是听那个长命锁说的。这个能力太逆天了,返璞归真的老妖精都做不到和死物沟通,所以打小家人就告诉他,不能告诉别人,不能被别人发现,否则会有危险。所以董昕每次都说是算卦算的,反正别人都叫他半仙,说对了还能赚钱。

    想到这里,董昕又看了龙墀一眼,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你多开一个门,就会关你一扇窗,他拥有这非同常人的能力,却是天煞孤星的命格,拥有这种命格的人自己没事,身边的人却总会倒霉。小伙计阿毛跟着他没事,是因为阿毛是他二哥的守护兽,借给他的,契约在他哥身上。如果跟他有牵扯却不会有事,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煞气重的压过他,杀戮无数的。另一种就是老天亲儿子,命好的打个喷嚏都能成神的,龙墀属于哪一种?

    龙墀发现董昕看他,沉着脸往董昕身边凑了凑,看董昕的眼神特宠溺,小伴侣不好意思靠近,让他主动一点,好吧,他宠着。还是那句话,太小了,慢慢养吧。

    首先要改变他的体质和寿命,然后生小崽儿,孵蛋,养崽儿。

    被一群卖不出去的老古董吵得头疼的董昕,根本不知道身边的人在想什么,实在被吵得忍不了了,他抽了一张符纸,拿起朱砂笔,刷刷刷的画了一道符,手指头一甩,干干净净的符咒就这么啪叽糊在货架上,瞬间,世界安静了。

    龙墀看了看董昕画的那个符咒,提醒他:“画错了。”

    董昕翻了个白眼,不高兴的把脸一扭,放屁!他师父就是这么教的!

    老头子虽然很不靠谱,说失踪就失踪,董昕可以自己埋怨,别人却不能说他师父一句不好,包括他师父的能力,不容置疑,谁也不行!

    这双眸子太干净了,干净的能清楚的表达出主人心底的不爽,龙墀嘴角微微挑起一点弧度,看着董昕不高兴的样子,还是觉得挺可爱。这才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该有的样子,想哭就哭,想闹就闹,董昕一直温温润润,看谁都是含笑的脸,这反而不是他想看到的。

    龙墀拿起笔,在没有用过的符纸上落下,很有耐心的教他:“你画的是经过简化之后的灵气隔绝符,这种符纸只能让有灵气的东西暂时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达到让周围安静的目的,这样,”龙墀下笔之后,一挥而成,一个繁杂的符咒就被一笔画下,“这其实是一张时间静止符,功力深的人画出来的符咒,不仅仅能让法力高强的人闭嘴,还能静止对方的时间,让对方永远也走不出你的气场。”

    他的语调很缓,冰冷的嗓音这一刻听起来有几分宠溺的味道,就像在哄一个小孩子,董昕在他眼里,好像是脆弱的需要捧在手心细心呵护,说话声音重了都会吓死的那种人类幼崽。

    可惜钢铁直男董老板并没有被对方的语气软化,还是持怀疑态度,一个连舅妈都不知道是谁的人竟然教他画符,还是这么逆天的符咒?

    静止时间?听都没听过!

    小伴侣竟然不相信自己,龙墀啧了一声,放下笔,有点不高兴,“你师父白泽的本事还是我教的。”正常情况下,他想在小伴侣的眼神中看到崇拜的光芒,而不是怀疑!

    “白泽?”董昕震惊的瞪大眼睛,“不可能,他说白泽非常凶残,一个人打倒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一跺脚就能地裂天崩,还妄图搬山填海,为祸人间,妖皇看不下去,把他镇压在天山,这世界上永远不可能有白泽!”

    龙墀眼底终于有了几分笑意,被董昕的“傻”给逗的,“白泽是瑞兽,这种骗幼崽儿的话你也信。”

    董昕没好气的把手里的书啪的一摔!他师父说这话的时候他确实只有八岁!大人说话小孩儿肯定会信啊!何况大人说话的时候仙风道骨,一脸认真!

    他知道他师父是个妖精,还是个道行不低的老妖精,却没想到竟然是神兽白泽。他当然不认为龙墀会骗他,就龙墀这种妖,一看就是不屑于去骗人的妖精,反倒是逗他逗习惯了,连“去死”这种不靠谱的话都说得出来的老不正经才这么隐瞒身份!

    董昕气呼呼的盯着龙墀看了一会儿, “你知道我师父是神兽白泽,那你是谁?”

    龙墀可以把貔貅当小奶狗拎,他师父一个上古神兽,见了他也是恭恭敬敬,董昕心底已经有了一个预感,却不敢确定。真要是他猜测的那个妖,当初他们签下婚契的事情就有隐情了,那时他就是个小屁孩,那点微乎其微的灵力,怎么可能签的下一个有神魂的大妖?

    龙墀把头扭向一旁,装没听见。

    董昕追问道:“当初我们签下契约,并不是意外对不对?”

    龙墀依旧扭着头,不回话。

    董昕这才明白,这么大个妖,就因为他不信他的话,闹性子了。

    董昕都被气笑了,现在就敢闹性子,以后日子怎么过?

    他拽了拽龙墀的衣服,突然笑眯了眼睛,“我信你!我以后就学你这样画,在玄术上我听你的,你比我厉害,在生活中你听我的,我比你有生活经验,这样行不行?我们坦诚的谈谈你的来历吧。”

    龙墀看着这张嘴在自己面前一张一合,抬手捏住董昕的嘴巴,把好看的嘴巴捏成了小鸭子状。董昕的嘴粉粉的,亮亮的,很像隔壁点心铺里卖的樱花果冻。龙墀没忍住,指尖轻轻碰了碰,却感觉被烫了一下,感觉心脏跳的比平时快了些,他赶紧缩回手指,这种感觉让他陌生,却又觉得让他心情愉悦,这种不受控的感觉让他还想摸一摸,试一试,甚至尝一尝,什么味道。

    董昕╰_╯╬

    我特么跟你说话呢!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