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被八个未婚夫找上门后 > 求你把衣服穿好!
    看董昕的表情,章固也知道里面有隐情,眼前他还想去救那些被拐卖的孩子,稍微晚了可能又出变故,这里的事情他也没时间再细问,他扶着桌子艰难的爬起来,脸色难看的道:“你自己小心,我忙完了再来看你。”

    龙墀眯了眯眼睛,还想来?

    察觉到杀气的章固:“……”

    家人都不能看的吗?!

    董昕心累的把挡在身前的龙墀拉开,看着章固脖子上明显的青手印,塞给对方一瓶药膏,嘱咐道:“这件事,先别告诉家里。”

    章固接过来,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看着对方离开,董昕叹了口气,龙墀的性子,确实很不好控制。

    这个人理论上确实是他的未婚夫,天上掉馅饼他从没捡到过,却被一个未婚夫给砸中了。

    这件事要从他小时候说起,八岁那年,他生了一场重病,高烧了七八天,家里人都急疯了,国外有名的医生也请来了,国内出名的术士也找了,全都束手无策,家人全都绝望的时候,突然来了个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信誓旦旦的说:“我可以给他续命,不过这孩子要拜我为师,继承我的衣钵。”

    那时候医生都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别说让他学占卜、算命、看风水,就是让他去撑船、打铁、卖豆腐,他全家都同意,只要能保住他的命,什么条件都答应!

    于是,董昕被师父领走,跟一个妖精签了契约,求对方分他百年寿命。

    董昕那时候还小,躺在契约阵的中间,看着地上的鬼画符,烧的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手欠的在上面划拉了两下子,神奇的是他就这么把主仆契约的符咒给改成了灵魂契约,就是妖精们常说的婚契,还神奇的签上了!

    他师父当时就吓跪了,都想给他磕头管他叫祖宗,想把他送回来,这徒弟他不敢收了。后来他师父的一个朋友说没关系,可能等董昕老死了这个契约都不会生效,大人要睡好久什么的,他师父这才敢收他当徒弟。

    于是董昕跟着师父学了十多年的占卜和风水学,三年前他师父突然说自己要去死了,让董昕回家。董昕知道对方有事要去做,骗他呢,他也不缠着,一边完成学业一边守着这家古董铺子,成了这条商业街上唯一的人类。三天前,失踪了三年的师父又回来了,送来了这个男人。

    这就是他手欠,签下的未婚夫。

    据说是一只沉睡了两千年,对这个世界还不太了解的上古大妖精。还说是妖魂不稳,需要和契约者在一起养魂。

    再看到这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董昕心累的扶额,妖精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他们认定了谁是自己的伴侣之后就会掏心掏肺的对他好,眼神里满是信任。他们笃定跟着感觉走就不会错,灵魂伴侣不会伤害自己,更不会让别人碰一下,占有欲强的让人招架不住。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董昕问完了就觉得自己问的完全是废话,典型的没话找话,尬聊。

    “他摸你手的时候。”龙墀冷着脸,听得出还是很介意,这是他签下的小伴侣,亲兄弟都碰不得,而且,“舅妈是什么?”

    董昕:“……”

    看吧!他们在一起真的不合适,不仅是性别,还有认知!

    他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新时代好青年!上过大学的那种,考古系高材生。

    对方在两千多年前就开始睡大觉了,一共活了多少年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讲道理,三年一个代沟,他们俩得有多少代沟了?绝对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无法横跨对不对?

    董老板从网上搜了一张家庭关系表,让龙墀看,“你应该先学习一下家庭关系表,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剩下的我慢慢教你。”

    龙墀认真的看了下,面无表情,特高冷!

    董昕试探的问:“你不会不认字吧?”

    下一秒龙墀就非常冷酷的纠正了董昕的说法,“不,我认字,它们和我认识的长得不一样。”

    董昕挑挑眉,真没看出来啊,这么要面子的吗?

    总之不适合在一起的理由更深刻了!试问甲骨文和简体字怎么谈恋爱?

    董老板觉得自己应该买一套幼儿启蒙,帮助这位大妖赶快认识世界,这就是个一级生活残废,连这个世界的基本认知都没有,万一哪个妖族朋友来了,感应到他们俩身上相连的灵魂契约,都要嘲笑他找了个傻媳妇儿。

    “董夫人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文盲”这种话说出去太不好听了啊!

    其实董老板从一开始就是拒绝的,因为他认为自己喜欢的是妹子,是人类,不是硬邦邦的男人、妖精,长得帅真没用。

    董昕他师父也偷偷给董昕发消息,哄着他:“谁让你小时候手欠来着?婚契也是你签的,你不能不负责啊!要不是他,你八岁的时候小命就没了,这就是命数,你的命数。”

    当时董昕用一种极度不屑的语气冷哼了一声,嗤笑的骂了句:“狗屎的命数!我天天给人算命,最知道这种玩意儿靠不住!”

    知道董昕吃软不吃硬,生气了就像个小刺猬一样,倔的谁的话也不听,他师父只能哄着:“这位大人关系到妖族和人类的未来!有他在,人间太平,没有邪祟敢出来,妖族已经落寞,那些被镇压的妖精一旦出来,就是一场人间浩劫。反正平时你也会收养一些没人要的小妖精,听师父一句劝,留下他,你的命格就变了,你就可以给为师养老送终了。”

    最后那句话董昕没琢磨出是什么意思,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自己命不好,要让他师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意思。反正在他师父软磨硬泡之下,董昕无奈的留下了这位大妖,一位生活技能为零、一言不合就想武力解决的凶残大妖!没办法,光那个契约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绑在一起的命运,这种契约是烙印在灵魂中的,哪怕人死了,只要不魂飞魄散,这种契约就不会变。还能怎么办?凑合过吧。

    董老板看龙墀的眼神,还是有那么一咩咩的嫌弃,说好的小娇妻呢?这是个凶残的文盲,且性别男!

    龙墀好像对自己的认知一点都不担心,也不着急了解这个世界,反而虚空中一抓,手中顿时拎起一只浑身漆黑的小奶狗,看着董昕清透的眼睛,讨好的道:“送你的,礼物。”

    把抓到的猎物或者得到的好东西送给喜欢的人,以此讨好心上人,才能抱得美人归,才能有甜蜜的生活,有肉吃,有崽儿捏,上古大妖的妖生哲学真的非常淳朴。

    董昕无语,送狗?还嫌他这里带毛的不够多吗?

    后院那些都赶不走的!

    “这小东西可以招财,随意养吧,不给吃的也能活。”龙墀把小家伙拎高,抖了抖,小奶狗很机灵的对董昕作揖,大眼睛水灵灵的,好像在说:是的,我真的非常好养,求、收、留!

    董昕察觉到小家伙身上的灵气,疑惑的问:“妖精?”

    “黑暗恶魔之犬!”小奶狗举起爪子,奶声奶气的小声给自己正名,才不是普通的黑狗精,像他这种和黑狗不一样的黑狗,一定是地狱神犬!

    董昕:“……什么犬?”

    龙墀嫌弃的道:“貔貅,现世后被一只狗叼回去养了几天,养傻了。”

    连自己的品种都分不清,现在的神兽都废物成这个样子了吗?龙墀很想把他们全部拍死,让他们都去重生一次,这个笨样子简直是丢妖族的脸!

    小貔貅抖了抖耳朵,龙墀大人好像说他傻。

    董昕把小家伙接过来,好奇的捏了捏小家伙的毛耳朵,上古神兽是这么好找的吗?据他所知,神兽一般都是天地灵气所化,无父无母,上一只死了才会有下一只现世,这么小的幼崽,龙墀是从哪里找到的?“你出去半天,就是为了找他?”董昕揪起小貔貅的尾巴看了看,真的没有□□!传说是真的!

    董老板被刷新了认知,“他怎么拉屎?!”

    龙墀面无表情的点了点董昕的额头,他的小伴侣有点可爱,就是傻乎乎的,“貔貅不需要吃饭,有足够的灵气就能活。”

    按说神兽都是有点逼格的,怎么着也得高冷一点,显示出自己和门外那些追着麻雀疯跑的小妖精一点都不一样,可这位把自己当成狗的小神兽是没有一点神兽的矜持,不停的对董昕作揖,用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求助的望着他,满脸都是:求、收、留!

    收养他的流浪狗妈妈去世了,他现在连个舔毛的都没有,还无家可归,特可怜!

    董昕眯了眯眼睛,“听说貔貅招财,是真的么?”

    龙墀点了点头,董老板立马把小家伙抱在怀里,痛快的道:“那就住下吧,管吃管住。”

    于是,老板娘捡回来的第一只神兽,就这么被董老板收留了,抱到后院,和那些没有父母的小妖精们一起散养。

    小貔貅用恶犬捕食的姿态,快速的冲进野生妖精中,高喊一声:“黑暗恶魔之犬的咆哮!汪!你们都奏凯!”

    董昕一脸无语的看着一只神兽和一群刚开了灵智的小妖精一起疯抢一个皮球,战斗力爆表把的用体重把其他小妖精都挤走,把皮球压在自己的身下,财迷的谁也不给,心说果然是只进不出的神兽,而且这个抢东西的习性,真的很野狗!

    他问身边的人:“这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龙墀很冷淡的给赐名:“就叫皮皮吧,好养活。”

    皮皮激动的抱着他的球跑过来,趴在龙墀的脚边,虔诚的磕了个头,并把自己抢到的球很大方的献给龙墀大人,“谢谢大人赐名。”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妖有如此敬畏的感觉,小貔貅还是遵循本能,把自己的战利品献上,然而龙墀大人很冷淡的拒绝了他的殷勤,一点都不留情面的嫌弃道:“丑。”

    皮皮⊙▽⊙

    董昕嘴角抽了抽,妖精的世界,他真的不是很懂!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未婚夫的身份好像也不简单。

    什么妖精能让神兽屈膝?

    什么妖精可以分给他百年寿命?

    天道制约,妖精和人类是不能共享生命的,不过有一种极少人才知道的禁术,妖精百年寿命才换人类一年。他师父一直说龙墀给了他百年寿命,这显然不符合逻辑,龙墀也就一万多岁,如果都给了他,龙墀就该死了,可他现在不仅没死,还从重伤中醒了过来,这件事好蹊跷。

    董昕眯了眯眼睛,试探的问:“龙墀,方便透露下,你的本体是什么吗?”

    龙墀大人沉默了几秒钟,冷着脸开始脱衣服,眨眼间就露出肌肉线条非常匀称的上身。

    董昕被吓了一跳,“你干吗?!”

    龙墀认真的问:“你不是要看我的本体吗?脱给你看。”

    董昕一头黑线,“是本体!不是裸|体啊!”

    龙墀蹙了蹙眉,“本体和裸|体,有什么区别?”

    董昕扶额,“大哥,我不看了,你快把衣服穿好!”

    大白天的,在院子里脱衣服,正常人都干不出来!董老板觉得自己很了解妖精了,可自从遇到了龙墀,他觉得他了解的都是现代奶妖精,跟老古董的脑电波完全不能对接上。

    龙墀啧了一声,宠溺的道:“我从没这么宠过别人,人也好妖也好,你是第一个。 ”言外之意就是你是不是很感动?

    董昕:“……那真是,我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