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六十二章 谜题
    路子欣一下就听明白了薛沐寒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劫案发生后,参与的劫匪都保存有关于黄金的信息?所以孙世安才对同伴下了手?”

    “或者是信息,或者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信息。”薛沐寒缓缓的说道,“这么一大笔钱,谁都会心动,交给一个人去转移保管,孙世安如何肯定对方会不私吞这笔钱?别人又如何肯定孙世安不会私吞?那么建立一个互相之间都有保障的关系,就是一件很必要的事情。”

    “这个关系未必牢不可破,并且一定不会太难。五个人谁都保存有自身的一部分信息,结合起来,才能拥有黄金。”

    “那么黄金保管的方式就很有限了。案发之后,警方最快锁定的就是孙世安和入狱的两人,转移黄金的一人和内线不确定,但也盯住了相关的人员。对方实际上的时间仅仅有不到一天。在一天的时间内,把黄金转移到早就准备好的地方,等风头过去再拿出来启用。我估计这就是他们原本的计划。”

    “那一定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放心的地方。即便过去24年,也不会有人担心黄金被拿走,同样也不会有人担心某个人单独去取走黄金。”路子欣的表情变得很是怪异,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而想要取出黄金的唯一方式,就是信息。”薛沐寒叹了口气,“即便是如此莽撞的劫匪,某些设计方面还是有让人觉得惊叹的方向。不是么?”

    灯下黑。

    天南市监管不到的地方,结合90年代那个经济发展,对外开放的时期,若是路子欣再想不到,这就有点不符合自身的身份了。

    “外资银行。”路子欣猛然站了起来,“该死,当时没有人往这个方向上去想!这个忽略太大了,明明知道对方有内线的,应该是懂得这个的!”

    “外资银行纳入监管体系,那是2007年之后的事情了。当时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没有相应的调查,也是无奈的结果。”薛沐寒叹了口气,“并非是没有考虑到,而是当时的环境问题。”

    劫案发生的那个年代,正是变化非常快的年代,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发展变化,知道七八年后,人们才慢慢注意到,当时存在有不少监管漏洞和管理缺陷,开始了新的一期的制度建设。

    人总是会对无能为力的事情选择性忽略的。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尤其是很难有人大胆的想到,作为当时的劫匪,居然会有胆子把黄金以正规方式保存起来。

    “存取方式必然是匿名的,不管是多久之后,只要符合对于的信息,任何一个人都能提取到黄金。不用存单也不用身份验证。”薛沐寒苦笑着说道,“这是唯一符合解释的分析了。”

    “而当时,保管的秘密分别由五人进行填写,每个人只知道自己手上的信息。没有其余四人的,哪怕就是仅有的两三个联合在一起,也没办法取出黄金。”路子欣吸了口气,肯定了薛沐寒的说法。“所以孙世安一定是拿到了周复海的信息,或者密码,才杀死了对方。”

    “他的目标就是剩下的四人。”

    “或者更少。”薛沐寒点了点三名劫匪的信息,“孙世安一定是有了一定的信息基础,才会来天南取黄金的。或者他最少已经肯定了其中两人,甚至三人,包括自己在内的密码信息。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还有剩余信息未进行获取这样的事情上来。外资银行那边要有人盯着,出狱的劫匪也要实施保护措施。”

    “最关键的是那个内线,基本可以肯定是银行内的那个金库管理经理了,在那个时期有能力提供消息,并且和外资银行打上交道的,也就只有这个人了!”路子欣笃定的说道。

    “我的认为刚好相反。”薛沐寒摇了摇头,“我觉得内线不是卷宗中提到的这两个人,而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线员工。这个叫做姜晓的女柜员,最有可能!”

    说着,薛沐寒抽出了九三年当时的一个华银的女柜员的信息,递给路子欣,“她当时已经重病,在岗时间也只有三年,按照道理来说,不管是金库经理还是调度员,他们都不会犯案,因为他们的福利待遇在当时都非常不错。然而一线柜员不一样,当时华银的一线柜员虽然工资也高,但是并不能负担起这样的重病。姜晓才是最有可能的内线。她最有动机!”

    路子欣有些吃惊,并且迟疑看着资料,半响才开了口:“但是,这个女的。”

    “已经死了。”薛沐寒接着说道,“没错,22年前就死了。病痛和罪恶感,那个她也躲不过去。但是我敢肯定,她一定把自己的信息交到了其余几人手上。这样,孙世安现在至少拥有包括自己在内的三项信息。”

    “在你看来,只需要确定那个转移黄金的人是谁,然后把四个人抓起,就能取出黄金。整个案件就能结案了。”路子欣呼出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薛沐寒。“三个小时,你就看出了这么多原本没有的东西。我真是怀疑自己原先的学习都学到狗身上去了。”

    相对来说,薛沐寒缺乏指挥经验、缺乏组织经验、甚至缺乏案件现场调查的经验,在已有的信息基础上开脑洞进行联想,这是他的强项,没有前面这些细致准确的基础调查工作,薛沐寒也是难为无米之炊的。

    所谓构建犯罪模型,建立最符合真相的分析主线,这就是分析侧写最主要的工作,薛沐寒可不是白白跟着杨教授的,杨教授手上有着全国最复杂的案件分析侦破资料,仅仅是阅读一遍,都会让人受益匪浅。

    相较于一般性推理,薛沐寒还有不少需要学习的地方,他是典型的学院派,不是极具个性的推理天才。

    路子欣这边拿着形成的分析列定的行动方案,正准备去找黄诰汇报,但是一个电话却是打到了路子欣的手机上。

    “你说什么?哪个白痴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