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原身两年前带过的两个小师弟有关。

    其实原身原本的名声并不坏。虽然带着曹坤的后宫,但是说白了, 这年头的小明星, 很多都不是那么天真,和曹坤各需所求罢了。也不存在什么吃醋不吃醋的问题。并且对他们来说, 跟着原身,反而是件好事。

    原身虽然废了不能再演戏, 但是眼光却相当独特。即便他们是啥啥没有的花瓶, 也能给他们找到最合适的出路。因此,当初想走曹坤路子的人,提的最多的要求,就是能不能分到原身手下。

    曹坤一开始是不在意, 后来多了,就觉得很有趣, 干脆把原身当自己个儿的大内总管使。就连那些他看上的, 不愿意的,也都随手扔到原身那,让原身给调丨教出来。

    可原身却是个厚道人。虽然受制于曹坤, 但不妨碍他玩小动作。曹坤扔了人,真有不愿意的, 原身也不会为难他, 而且还会偷偷把人藏起来,找机会放走。

    重点是原身这个藏, 也并非是真正的雪藏。而是给那些人一个卧薪尝胆的机会。

    是演员,就送你各大剧组跑龙套, 观摩学习。是歌者,一天不落的开放录音室,还会找相关的老师指导。的确是按照曹坤的要求,让这些不听话的吃尽了苦头。可这种吃苦,对于他们来说,却是难得的磨炼。

    别看原身不演戏,但是他的人脉是真的很广。加上他见谁都会拉一把,入圈几年,圈子里不少实力派都受过他的提点。明白他的苦衷,可以说是朋友遍地了。

    而曹坤小情人众多,根本不会在意这一个两个。原身这样的事情做得隐蔽,自然也没有人发现。可后来,两年前的变故,才是真正悲剧的开端。

    如果是一个,可能原身还不会彻底崩溃,关键是两个。还都是他的小师弟,一个是真帅气,靠着刷脸,就能生存。一个是真有灵气,虽然模样略显平凡,但却是个戏疯子,就没有他演不出来的角色。

    一开始,被两个小师弟找到的时候,原身还想推拒。可后来,这两人走投无路差点被真正拉皮条的经纪人送到富商床上时,原身不得不出手,把他们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而接下来,两人的发展趋势,又让他突然觉得,自己无法圆上的梦,这两个师弟,或许可以。因此,原身带他们,给他们最好资源,小心翼翼保护他们不被曹坤觊觎。可最后,却还是失败了。

    其中一个最起码还活着。但另外一个却……

    和原身当初的遭遇十分类似,但唯一不同的是,那个小师弟面对的不是曹坤。而是一群二世主。再加上承受能力不高,最后下场,自然不言而喻。

    其实一开始,也只是退圈。原身甚至做好了照顾他们一辈子的准备。

    可最绝望的场景发生了。

    罗通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听到了风声。为了把原身打到,他故意像媒体曝光了这件事,包括一小段从特殊渠道得来的录像。里面两个小师弟的模样,哪里像是不愿意?分明是爬床爬惯了的老手。

    接着,他在狠狠地给原身泼了一盆脏水,说成是原身故意送他们给那些二世主玩的,并且暗示,这些人的资源,都来自于卖身。

    这下,不少人都惊了。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吐槽和谩骂。娱乐圈,是最容易落井下石的地方,原身三人弱势,多的去了想要踩他们一脚搏上位的人。

    一个全民流量男神,一个最年轻的影帝,不过荣誉加身半个月,就彻底身败名裂,被全网嘲讽。过大的压力,让其中一个直接精神崩溃,而另外一个,却干脆自杀了。

    "哥,我对不起你,我实在熬不下去了。"面容惨白的青年站在顶楼的边缘摇摇欲坠。消瘦得几乎脱了相的脸哪里还有之前捧着影帝奖杯的意气风发。

    他当着原身的面,从二十九层跳了下去。而原身,却只能看着连哭都哭不出来。当时的绝望,即便只是残留的记忆片段,也依旧让宋禹丞浑身发凉。

    他眯起眼,看着罗通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语气也变得狠戾:"罗通,当年的事儿,你是透露出去给记者的对吗?"

    "你没有证据。"同样被宋禹丞一句话勾起过去的回忆,罗通脸色也陡然难看起来。当年的事,的确是他不择手段,但是就连罗通自己也没有料到,最后的结果,会那么惨烈。可即便如此,又能怎样?输了就是输了!

    他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宋禹丞,"别胡说八道。"

    "那你心虚什么?"宋禹丞一针见血,"有些账,该清算一下了。"

    "清算?"罗通听到前面,还因为死人而畏惧。可后面宋禹丞的一句清算,就让他觉得啼笑皆非。

    两年前,宋禹丞全盛时期,背后靠着曹坤,都动不了他半根毫毛,照样被他一碰脏水泼成丧家之犬,现在又能怎么样?

    "谢千沉,你是早就被玩废了的,两年前的事,也都是你咎由自取。你太托大了,你以为自己护得了两个,可实际上,你一个都救不了。至于现在这个角色,沈艺也同样拿不到。"

    "那就拭目以待。听过一句话吗,罗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偷走的东西,该还回来了。"

    罗通被他语气影响,腿下意识就软了半截。而宋禹丞那双写满深意的眼,也给他一种宛若梦魇的恐怖感。

    他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念头,或许当年圈内那个手段最高的金牌经纪人,又重新回来了。

    沈艺没有听到那个经纪人具体和宋禹丞说了什么,但是却能看出来,两人之间有矛盾。

    而等试镜正是开始后,他才真正明白,这个剧组为什么会被叫成魔鬼剧组。

    李旭阳身为影帝,竟然亲自配戏。而且杨导挑人,也挑的相当苛刻。不仅是外形,甚至连声线都有具体要求。

    因此很快,前面那些人就都被刷掉了。其中一些,还没试镜,就被pass,而更多的,这是在李旭阳强势的演技压迫下溃不成军。

    李旭阳的演技太可怕了,可怕到了让他们连入戏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一句完整的台词都说不明白。

    唯一好一些的,就是罗通带来的那个当红小鲜肉。看得出来,这小鲜肉也是科班出身。基本功还是有的。虽然在李旭阳面前,依旧没有可比性,但是比起那些连话都说不明白的,已经好了许多。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多半就是这个小鲜肉拿到角色了。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至于剩下了沈艺,根本没人把他放在眼里。一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花瓶,能勉强保住颜面,那就是好的。

    宋禹丞站在下面,更是听了不少嘲讽。然而这一次,宋禹丞却冷笑着嘲讽了回去。"自己是废物,所以看别人也是废物。"

    "那就等沈艺能选上小皇帝这个角色再说。肯定要被影帝碾压。"有个胆子大的呛了他一句。

    而另外一边,沈艺的试镜已经开始。果不其然,从李旭阳入戏,沈艺的情况就十分糟糕。

    沈艺以前听说过,不是每个演技好的演员,都是能带人入戏的。也有会让你吓得连台词都说不清楚的。很明显,面前这个就是。

    李旭阳仿佛是真的要杀了自己。沈艺的被气势所压,只能被动配合。

    "啧,这是要被吓哭了吗?可够丢人的。"

    "那不是正常?靠买屁股吃饭的,能有多厉害。"

    嘲讽四下而起,宋禹丞却一直在等。

    "输了就是输了,故作高深,有意思吗?"罗通冷笑着问宋禹丞。可他这边话音刚落,试镜那头,情状竟陡然改变。

    出乎众人意料,在李旭阳的威逼到了最定点的时候,沈艺爆发了!那种隐忍的屈辱和不甘,就连念台词时颤抖的嗓音,都十分完美。他竟然对上了,不仅对上了,并且还严丝合缝,甚至隐隐有要压过李旭阳的意头

    这下,不仅是导演,就连李旭阳自己也愣住了。

    "好样的!现在的小鲜肉里,像你这么有灵气的太少了。"李旭阳兴奋得不行。打量着沈艺的模样,像是在看什么刚发现的大宝贝儿。

    早在编剧把剧本做出来的时候,他和杨导就在惆怅小皇子的角色人选。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因为这个人设实在是太复杂了,不仅穿插了整个剧情,而且他还是每一次剧情转折点的灵魂所在。

    所以,来演小皇子的人,必须要有演技,否则整部戏,都会彻底垮掉。

    而现在的沈艺,不论是外形,还是灵气,都相当符合他们的要求。至于青涩,这不要紧。剧组就是磨炼演技最好的地方。

    旁边的杨导也跟着凑过来,看到李旭阳高兴的模样,也多说了一句:"这是千沉家的新人。"

    "千沉?他出来了?"李旭阳先是震惊,紧接着就笑开了,"怪不得,这是下套给咱们了。"

    什么怪不得?沈艺有些迷茫。

    可紧接着,李旭阳就跟看出他的迷茫一样,主动给他解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刚才不是故意针对你,是因为我入戏了以后,就会这样。所以很多经纪人都不会带着新人过来,怕他们被打击到再也不想演戏。但是千沉不一样,他会调丨教人。来之前,他是不是狠狠欺负过你?并且让你记住那种屈辱的感觉?所以你在面对我的瞬间,才会爆发出那种眼神。这种速成,也就只有谢千沉能弄得出来。"

    而杨导则是拍了拍李旭阳的肩,"认命吧,谢千沉就是谢千沉,怎么可能让你赢过了?老实帮他带孩子吧!"

    旁边的编剧宁兰也跟着笑。可沈艺却越发摸不到头脑,"他很厉害吗?"

    "是,他是最厉害的。"李旭尧拍了拍他的头,"十年前,谢千沉刚出道,就是圈里最有潜力的演员。没有背景,第一个角色就拿了万花奖的最佳男配。后来当了经纪人,也一样风生水起。全盛时期,半个荧幕圈的一线,都是经过他手的。你说他厉不厉害?如果不是两年前那件事……"

    李旭阳的话点到为止,但是那种怅然,却像是猫爪子一样,勾得人心痒痒。

    而导杨导也意识到话题偏了,恰到好处的转移了一下,不在继续。

    宋禹丞的事情,对于他们这些老人来说,是个禁忌。只能说曹坤在国内圈子里的能量太大,而且当年那帮犯事的二世主,也各个家事斐然,牵扯起来,实在太大。

    另外那些细节,一旦曝光,宋禹丞的名声就彻底……

    且不说两年前,就说当年宋禹丞退圈时的那段录像,可不止曹坤一个人有。

    远远地看着宋禹丞靠着墙角抽烟的模样,导演心里只有四个字,造化弄人。李旭阳更是远远的朝着宋禹丞,恭敬的鞠了个躬。

    他们都是被宋禹丞拉扯过的人,但事发的时候,他们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能力站出来把他拽出泥潭。

    他们这辈子,都会觉得亏欠他。

    ——————————————-

    而另外那头,随着副导宣布试镜结束,之前嘲讽宋禹丞的那些人,也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没办法,宋禹丞这脸打得太狠了。谁能想到,沈艺一副花瓶的模样,关键时刻还能有那种爆发?在反观他们自己的人,都不用开始念台词,只和李旭阳一个眼神对峙,就快要被吓尿了。

    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最丢脸的,实际上还是罗通,他打着李旭阳师弟的名号过来,最后却一败涂地。

    更何况,当年宋禹丞活跃的时候,他就被宋禹丞踩在脚底下。现在宋禹丞落魄了,可带出来的人,依旧把他的人碾压。这乐子,就太大了。

    感觉周遭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格外刺眼。罗通盯着宋禹丞的眼,也像是充了血,恨不得手里有把刀,顷刻就把宋禹丞给弄死。

    "你别得意,沈艺也是曹坤看上的人,你说他这次能走多远?"

    宋禹丞却笑了,"能走多远是多远,老杨的本事你也明白,他的贺岁片不会有问题。所以你说,距离沈艺火起来,还有多久?"

    "喂!后面那个,你考不考虑换个经纪人?罗通这种只会弄些阴谋诡计的废物,根本没办法带你走向巅峰。"因为抽了烟,宋禹丞的嗓子有点暗哑,但那种颓废却格外勾人,哪怕罗通身后的小鲜肉知道他不怀好意,这一瞬间,也依旧动摇了不少。

    而那个罗通,却被宋禹丞的奚落到快要气疯,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抽到他脸上。可最后,他还是愤怒的转身离开。

    宋禹丞没有阻拦的意思,反而安静看着他的背影,点燃了第二根烟。

    他这个世界有一个附加任务,为原身两个师弟报仇。所以从一开始,宋禹丞就在布局,并且决定,涉及原身悲剧的所有始作俑者,都该为此付出代价。

    而此时沈艺出来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场景,就是宋禹丞靠在门口抽烟的样子。

    古色古香的红墙,宋禹丞就这么靠着,就比什么精修出来的硬照还好看。尤其是他抽烟的姿势,勾人的不行。

    想起之前李旭阳和杨导的对话,沈艺问,"你是不是知道李旭阳会这么演?"

    "你猜呢?"吐出最后一口烟,宋禹丞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淡,说了一句"不该问的别问。"就带着沈艺回去了。

    ————————————————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对沈艺的冲击也相当大。

    一路上,沈艺都很沉默,但他却不由自主的偷看宋禹丞。他已经可以确认,宋禹丞讨厌他。毕竟他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只对自己这样,不是讨厌又是什么?

    可为什么?沈艺下意识遗忘了自己最开始曾经怂恿私生饭找宋禹丞麻烦的事儿,直接把锅扣到了曹坤身上。甚至脑补,是不是因为宋禹丞喜欢曹坤,可曹坤却对自己另眼相看,所以才会这样。

    所以宋禹丞为什么会喜欢曹坤那种人渣?当初圈里不是都说,宋禹丞不能演戏,就是曹坤闹腾的吗?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沈艺越想越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宋禹丞身上的谜团太多,越接近,他就陷得越深。

    系统:哇!伪白花在想什么?

    宋禹丞:多半在想我爱上曹坤哪里。

    系统:那你说原身到底爱上他什么?

    宋禹丞:怎么可能爱上,多半是想找机会报复。可惜还没等到机会,就被沈艺闹得一出给弄死了。算是死不瞑目吧!

    系统:卧槽!这么悲剧的吗?【泪流满面.jpg】

    宋禹丞听着系统在脑子里一直嘤嘤嘤,很想直接把他干掉。但是最后,出于理智,他还是把系统给屏蔽了。

    而此时曹坤那头也出在麻烦当中。他原本晚上有个聚会,结果这边临时要来个人,去不了了。

    来的正是陆冕。

    陆冕在曹坤得办公室里,看着里面的那些奖杯出神。其中一座,是金牌经纪人,上面写的名字,是谢千沉。而巧的是,边上那个万花奖最佳男配,也是谢千沉。

    "这些是我手下人拼出来的荣耀。"曹坤看他感兴趣,也多了些炫耀的意思。当看到陆冕的视线,停留在宋禹丞的奖杯上时,却忍不住撇了撇嘴:"这个谢千沉就是我养的狗,没什么意思。表哥要是喜欢我给你找个干净知趣的。"

    "什么意思?"陆冕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嗯……怎么说呢。"提到谢千沉,曹坤也有点不好形容:"也不是不好,长得是漂亮,但是性格就没劲多了。要不是还顾念这当初那点事,现在就已经把他给舍了。白吃了我两年闲饭。"

    然而他这话刚一说完,就给陆冕的眼神吓了一跳。知道失言也不敢在说话。

    曹坤心里其实挺无语的。在他眼里,陆冕就是那种假正经的代言人。有权有势也混圈子,二十多岁了身边却没有过人,一副要找到爱情才结婚的样子,看着就觉得很假。

    可偏偏所有人都觉得陆冕才是真正的好男人,靠得住,且有能力。就看陆冕这边回来还没有半天,约他的电话就快打爆了。谁能相信,陆冕长居国外,几乎很少回国,这些所谓的发小,都是陆冕小时候寒暑假回来时认识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曹坤越想越不舒服,但是面上却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毕竟,眼下曹家看着风光,可实际上,却都是陆冕依照父亲的拜托刻意照顾。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金主。左右陆冕在华国也不会待太长时间,他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陆冕却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两个奖杯。他在来之前,就看过宋禹丞的资料,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是谢千沉。

    可在看到调查报告以后,陆冕又开始犹豫起来。他觉得,谢千沉似乎有些太软弱了。他梦里的那个少年,分明要更狡黠聪慧。性格也要更强势。并还喜欢宠爱美人,怎么看,都和调查上的说的不一样。

    那么……真的是巧合吗?

    陆冕皱起眉,但心里还是决定,他要去见见这个谢千沉!

    ——————————————-

    陆冕定下了心思,就琢磨着要怎么和宋禹丞见一面。可就这么巧,刚把沈艺送到公司的宋禹丞,竟然意外接到了曹坤发来消息。

    曹坤:六点半去鼎瑞给严少几个结账。顺便,带几盒严少习惯的保丨险丨套,鼎瑞提供的那种他用不惯。

    这信息也来的太巧了一点。宋禹丞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

    鼎瑞他太熟悉了。算是B市有名的高级会所。而且,是有MB的那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禹丞:所以晚上的时候,他该怎么玩呢?——

    二更来了,留言区依旧有四十个小红包掉落。今天早点,主要是下午开会,怕来不及QAQ,晚上更新还在零点前后,应该不会迟到。但是如果超过12点半还没有更新的话,大家不要等我了,早点睡,明天早晨起来再看,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