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也不知道沈艺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具体看到多少。但唯一肯定的是, 他此时的心里, 已经难受极了。

    其实从昨天晚上开始,宋禹丞和齐洛相处的场景, 就一直在沈艺的脑海里不停回放,导致他昨晚整宿, 都是辗转反侧, 无法安睡。

    到了最后,甚至只要他闭上眼,就能回忆起他去宋禹丞家里时,宋禹丞给他搭戏念的台词, 强迫喂他的那口酒。以及后面的拥抱,还有深夜的探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几乎每一个细节, 都巨细无遗, 甚至让沈艺的身体,都跟着热了起来。

    所以宋禹丞这次把齐洛接到家里,是打算怎么教导?难道也用和教自己时, 同样的方法?

    莫名其妙的妒意让沈艺十分难受,可紧接着, 他又觉得自己蠢透了。因为宋禹丞, 至始至终,都是在演戏骗他。

    都说□□无情, 戏子无义。宋禹丞出身是个戏子,又在曹坤身边当了那么多年的婊丨子, 嘴里怎么可能有真话?

    沈艺想到初入行时,听到的别人对宋禹丞的评价,都说他是天生的演员。

    所以他配合自己演戏的时候,才会那么生动。那种被步步诱惑的模样多真实?好像真的动了心,对自己产生了怜惜。就连拥抱都那么温暖,那么贴切。

    可实际上,都他妈是演出来耍他的!

    沈艺烦躁的把枕头扔到地上,不打算在继续想下去。可睡意却始终无法来临,一直到了凌晨五点,他的头脑依然十分清新。甚至迷之想到了宋禹丞那个除了啤酒就什么都没有的冰箱。

    所以,他今天早晨,要吃什么?

    沈艺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到底是为了攻略,还是出于真情,竟然迷之做了三明治当早点,然后拎着去了去了停车场。

    ————————————————-

    沈艺到达停车场的时间,是早晨六点。空无一人的停车场里,只有沈艺独自站着,拎着一个三明治和一杯咖啡,只觉得自己蠢爆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离开,而是执拗的站在角落里等待,一直到了快九点的时候,宋禹丞的车子,才开了进来。

    沈艺下意识就想去找他,但结果却看到,宋禹丞哄着睡熟的齐洛下车,那副温柔中带着点宠溺的模样,越发让沈艺觉得刺目。

    这和宋禹丞带他的时候,简直天差地别。沈艺顿时觉得一宿没睡的自己,就是个傻子。原本就阴沉的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

    他一直等到齐洛上楼以后,才慢慢出现。

    "来了?不是叫晚上好好休息,这是干什么去了?"宋禹丞明知故问,翘起的唇角,皆是满满的恶意。像是在讥讽沈艺自作多情。

    "你到底想做什么?"沈艺被压激怒,忍无可忍的上前一步,把宋禹丞扣住,露出藏在清秀外表下的狼性顿时完全爆发。

    可不过下一秒,就被宋禹丞反手按在了墙上,并且掐住了他的下颌,强迫他转头和自己对视。

    "沈艺,分寸和规矩,需要我在教你吗?"

    "可你对齐洛……"

    "那是我的事。作为经纪人,我要带谁,是我的问题,你没有权利干涉。而且,现在的你,最好不要挑战我。沈艺,我以为昨天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可惜你好像还没弄明白。既然这样,我就直接告诉你。"

    "别把自己那点手段看的太高杆,或许那些你脑补可以掌控的对象,不过都把你当成一个哗众取宠的小狗。"

    "谢千沉!"赤丨裸丨裸的侮辱让沈艺的情绪彻底爆发,如果不是宋禹丞用了巧劲儿,几乎制不住他。可即便如此,最后胜利的依然是宋禹丞。反而是沈艺自己,被按在车库冰冷的水泥墙上,根本无法动弹。

    "是不是很屈辱?是不是恨不得干掉我?记住这种感觉。"宋禹丞说完,便顺手把沈艺扔进车里。然后翻出蒸汽眼罩糊在他脸上,"睡觉!一会还要试镜。如果搞砸了,你就可以彻底滚出荧幕圈。"

    说完,宋禹丞便不再看他,自顾自的往剧组开去。然而这一次的沈艺,却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心里却恨不得把宋禹丞碎尸万段。

    ——————————————-

    一路无话,宋禹丞到剧组的时候,剧组那头的试镜已经开始了。如果换成别人,肯定进不去,然而宋禹丞带着沈艺,只刷了个脸就进到了片场里面。

    对于这种特殊待遇,沈艺震惊的说不出话,甚至迷之感觉,这片场就和宋禹丞自己家没什么区别。

    然而这种感觉,很明显不是他一个人有。不少人也同样用惊诧的眼神,看着宋禹丞。

    娱乐圈最快的就是更新换代,宋禹丞两年没有出来,现在这帮新人都不太认识他。陡然见到他带着沈艺,都觉得眼生。

    但那些老人却不一样。

    谢千沉这个名字,在两年前或许代表着辉煌,但是现在,却是声名狼藉到了极点。不少老人都看他都不顺眼,沈艺明显的感受到,那些人落在宋禹丞身上的目光,都带着鄙夷和嘲讽。甚至像是在看从谷底爬出来的丧家之犬,满目皆是轻视。

    然而宋禹丞却并不在意,连招呼都没有和那些人打,径直去后台找了导演。

    这会不会太嚣张了?沈艺是第一次跟着宋禹丞来剧组,之前带他的经纪人,来了这种剧组肯定是要相当小心翼翼的,生怕得罪了谁。

    可宋禹丞却跟回到自己家一样,格外自在,甚至如鱼得水。

    "要不是仗着是曹坤狗腿子,谢千沉这种垃圾,也能这么嚣张?"

    "你能怎么办,人家主子有钱,不服也没办法。要不然,两年前的事儿,就足够他判进去的!"

    "我现在就想知道,他带的那个眼生的小孩要试镜什么角色。可别跟我们xx撞上了。"

    "撞上了你也不怂,你家xx可以当红流量小声,就他带的那个,一看就是个没经验的。无精打采的模样,搞不好昨天晚上不定在谁的床上呢!"

    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不断传到沈艺的耳朵里,而那些满是恶意的字眼,也让沈艺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越发阴沉。

    "这么胡说八道,你不介意吗?"看着身边脸色平静的宋禹丞,沈艺不甘心的询问。

    "不介意,不被妒忌是庸才。"宋禹丞说完,又跟后台门口的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直接带着沈艺往里走。好像要提前去见导演。

    可沈艺却有种被他刚才的话怼一脸的感觉。神尼玛的不被妒忌,那些人说的话哪里是妒忌?分明是在骂街啊!

    然而等到了后台之后,宋禹丞的另外一面,又让他很快的忘记了这个小插曲。

    宋禹丞和他脑补中的,完全不同。与此同时,沈艺也终于明白,宋禹丞当初为什么被称为三大金牌经纪人之首。

    他的人脉,简直广到吓人。

    就连那个据说极为难搞的导演和影帝家的经纪人,见了宋禹丞都意外露出笑意,而且言辞间格外亲密尊重。

    这绝不是曹坤的狗能够做到的。而接下来宋禹丞的专业程度,也让他越发震惊到了极点。

    沈艺之前知道宋禹丞能演戏,也能调丨教人,但是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还能跟导演讨论一些设定,和编剧商量人设剧本,好像只要和电影有关,就没有宋禹丞不会的东西。

    这真的是太让人意外了。

    沈艺站在那里,看着宋禹丞忙碌,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门外汉。

    然而宋禹丞那头,在简单的寒暄以后,也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新人?"导演有点诧异。他知道,宋禹丞从两年前就不在带新人了。藏人或者往外送人的时候,其实更多。可像这样亲自带着来,真的是头一次了。

    "是新人,叫沈艺,科班出来的,底子弱了点,但是天赋不错。"宋禹丞看着沈艺的眼神难得多了欣赏,"老杨,帮我带带他。"

    "你都开口了,我能拒绝吗?"导演笑着拍了拍宋禹丞的肩膀:"打算要他演什么?说来我听听,要是成,回头我叫兰宁改改剧本,给他加段好戏。"

    "被摄政王扶上王位的小皇子。"宋禹丞说的轻松,可导演的脸色却变了。

    "不方便?"

    "不是不方便,是怕他支撑不下来。你知道男主是谁吧!"

    "知道。是李旭阳。"宋禹丞点头

    "那你觉得,沈艺撑得下来吗?"导演表示怀疑。李旭阳是真正的老戏骨,重点是,李旭阳的演技,算是圈子里最"霸道"的那种,但凡跟不上节奏,就只能被碾压。因此,一般的新人,即便为了出名,也不想对上他。可现在这个沈艺,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立得住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让他试试,不行我在带回去。"宋禹丞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然而导演听得懂,他不过嘴上这么说,可神色却是自信满满。

    毕竟他带的人,怎么可能不行?

    "千沉你啊!"叹了口气,导演点头默认。可看向沈艺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探究和担忧。就连那个叫宁兰的编剧,也坐到导演身边,无奈的摇了摇头。

    "千沉这次……"

    "应该没事的。"导演打断了她的话,但是眼底的悲哀之色,却越发浓重。

    他总觉得,宋禹丞这次,没准还要出事。毕竟那个沈艺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安分的。可这话,他却不能说。毕竟宋禹丞好不容易从过去走出来,在带一次新人,他是真不忍心,让宋禹丞失望。

    更何况,但是宋禹丞对他有恩,当年他签在曹坤手下,连个摄像机都碰不到。如果不是宋禹丞有心,把他推举给当时很有名的导演也是他现在的恩师,否则,哪里有今天功成名就的自己。

    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拒绝宋禹丞的要求。

    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导演把那些无用的思绪都抛到脑后,接着便嘱咐人,让他们把沈艺和宋禹丞带去化妆间休息,等一会试镜开始,在让人叫他们。

    ——————————————-

    杨导做事也很周全,他看得出来,沈艺昨天晚上休息的不好,所以给他们安排的化妆间,是最靠里面的那间。里面只有沈艺和宋禹丞两个人,开着空调,十分安静。

    "你和他们说的并不一样。"过于静谧的气氛,总会让人感到尴尬。沈艺率先开口试图试图打破窘境,可宋禹丞却没有回应的意思。只是把剧本递给他,让他温习。

    一直等到试镜马上就要正式开始的时候,才突然嘱咐了一句,"一会,你不管听到什么,或者被指责什么,都不要做出反应,全都交给我就好。"

    "知道了。"沈艺不懂他这么嘱咐的意思,但宋禹丞十分严肃的表情,让他说不出反驳的话。

    沈艺明白,这场试镜对他来说,十分重要,因此即便恨着宋禹丞,也不会拿自己的前提开玩笑。

    毕竟这种场合,宋禹丞比他要更加清楚什么才是最正确的生存法则。

    可即便如此,沈艺也有点好奇,宋禹丞说的那句不要反抗是什么意思。然而随后,当他出了化妆间,去准备厅的时候,就立刻明白了宋禹丞话里的含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艺万万没想到,不过短短一个小时,竟然整个试镜厅的人,都对他们鄙视至极。尤其是那几个刚进圈小鲜肉,还不能管理好自己脸上的表情,即便面上客气的打招呼,但是眼底的嫌弃,已经浓重得根本无法掩饰。

    这些人会不会也太明目张胆了一些?沈艺知道宋禹丞名声不好,但却想到,竟然会这么不好。

    可就在这时,远处走过来的两人,却让沈艺心里的不安提到了最顶点。

    是一个看着就一脸精英像的男人,他带着过来的那个青年,倒是十分眼熟,正是刚刚爆火的一部偶像剧的男主角。至于前面那个精英男的身份,也随之明了,是现在的三大金牌经纪人之一——罗通。

    说起来,罗通和宋禹丞还有段旧怨。当年圈子里金牌经纪人排行机制刚出现的时候,宋禹丞就登顶了,狠狠地踩了罗通一脚。而后来,宋禹丞虽然声名狼藉,但留下的记录却依然还在,罗通使劲儿了两年,仍然压不过去。现在也算是圈子里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笑话。

    毕竟,宋禹丞当年,真的是太辉煌了。可在辉煌,也仅仅是当年。对于现在来说,都只是追忆罢了。

    很显然,罗通就是这种想法的拥护者。在看到宋禹丞的瞬间,他就朝着宋禹丞走了过来。不怀好意的眼神,一看就明白他是过来找麻烦的。

    "能看见你出门,也是相当少见了。"罗通故作客气,"你家带来的人,这次打算试镜什么?"

    "小殿下。"宋禹丞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罗通问,他就大大方方的回答。

    然而他这句话一出,顿时不少人都用一种奇特的眼光看着宋禹丞。显而易见,他们都觉得宋禹丞在白日做梦。

    李旭阳的风格众所周知,他从不跟没有演技的演员合作。因为他觉得,那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而宋禹丞带来的沈艺,一看就是朵纯粹的小白花花瓶,这么可能被李旭阳另眼相看?

    而那个罗通,则是仗着自己比宋禹丞更有实力,直接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嘲讽了宋禹丞。

    "算了吧!你可别让沈艺丢人了,好不容易报上了大老板的腿,难道不应该求点合适的吗?"罗通的语气满是讽刺。

    就沈艺那副小白花的样子,能有什么演技。更何况,宋禹丞这资源,也不是自己得来的。同样都是金牌经纪人,谁又比谁矮三份?这话别人不敢说,他敢。

    可宋禹丞却笑着摇头,指了指他身后的艺人。

    "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大荧幕不是偶像剧,刷脸没用。而且就这样的外形,哪里像是个少年?另外,你也没有调丨教出影帝的能力。这小孩不错,要不给我吧!你别把人糟蹋了。"

    宋禹丞有话说话,直接触怒了罗通。罗通盯着宋禹丞,眼里满是恨意。

    "谢千沉,这不是两年前!"罗通提醒宋禹丞看清自己的身份。可宋禹丞唇角的笑意,却越发张扬恣意。

    "是不是两年前,但是我站在这里,和两年前有什么区别吗?"

    "……"的确没什么区别。罗通哑口无言。

    两年前,宋禹丞到了片场,就是最受欢迎的那个,遍地是朋友,就连他带的人,也被高看一眼。而现在,宋禹丞一无所有,不过带着个没什么人气的沈艺。照样和两年前一样如鱼得水。

    凭什么?罗通不甘心,也嫉妒,还怨恨!凭什么宋禹丞就能处处被人捧在手里?分明大半个荧幕圈的老人都知道他不过是条被曹坤玩坏的狗,也知道他手里出过什么样的事。可既然如此,在宋禹丞自甘堕落两年后的现在,那些人也依旧乐意众星捧月的围着他。

    到底凭什么?

    罗通方才一直努力保持冷静的神情,终于出现了裂缝。而宋禹丞却趁此机会,给了他更大的强刺激。

    "罗通,不管隔着几年,你都是个loser。"他向前一部,主动靠近,压低了嗓子,嗓音阴测可怖,"杀人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艺:你怎么可以背着我带别人?

    宋禹丞:我没有背着,是光明正大——

    更新惹,评论区依旧有四十个小红包掉落。不行太困了,喵明天还上班,大家晚安,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