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半是刚洗完澡,宋禹丞的模样十分惬意。半干的头发贴在脸侧, 精致的轮廓尽显无疑。而身上的浴袍, 才是最让人在意的。似乎稍微一碰,松垮的腰带就会滑落, 露出藏在里面的无限美景。

    真的是漂亮且诱人到了极点,而且还是那种想要让人强丨占折弯的漂亮。

    沈艺被自己这一瞬间的念头吓了一跳, 可紧接着, 心里却萌生了一个新的想法。他觉得,他或许可以攻略宋禹丞。

    之前在办公室,他光顾着和宋禹丞较劲,可当他后来回去之后, 却意外发现,那剧本, 竟然是荧幕圈出了名的导演准备的年末贺岁大剧。

    影帝影后加盟, 就连片尾曲,也是现下歌坛里最红的实力唱将。

    按照常理,这种剧, 哪怕是个不起眼的配角,也有大把的流量小花小生想要挤破头凑上去。各家经纪人, 更是会想尽办法, 把自己人往上推。

    可宋禹丞的手里,却已经两年多没有新人了。剩下的几个, 大多都是曹坤玩腻歪的花瓶,扔到宋禹丞这里养老, 正常情况怕是连个试镜的机会都拿不到。

    可神奇的是,宋禹丞不仅拿到了,还几乎是给沈艺要了一个内定的角色。还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配角。

    沈艺觉得,弄不好宋禹丞的能量,不仅仅是外面传言的那么不堪。否则曹坤又不是脑残,这么多年花大价钱养一个废物做什么?

    沈艺站在门口,不过一个照面,心里就瞬息万变。可宋禹丞却一眼看出他的打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多有趣?他是来给曹坤戴绿帽的,沈艺竟然还想着攻略他。不过太可惜,沈艺这点手段,还是太嫩了。

    "换鞋去客厅。"宋禹丞把人叫进来,然后就自顾自去酒柜那里倒了杯酒。宋禹丞本人是不喝酒的,可这个世界的原身,却有每天晚上喝一杯的习惯,毕竟,不喝醉了,怎么能睡着?

    宋禹丞盯着透明杯子里清冷的酒液,只觉得讽刺至极。

    他喝了一口以后,接着对沈艺道:"剧本带来了吧,演一幕我看看。"

    "什么剧本?"话题跳跃的太快,原本还捉摸着要怎么攻略宋禹丞的沈艺,根本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啧,麻烦。"宋禹丞见状,干脆起身去了书房,接着,就有打印机工作的声音传来。五分钟后,宋禹丞从书房出来"过两天要去试镜,你先演一幕我瞧瞧。"

    "……"所以晚上八点,叫他过来,就是为了让他演戏给他看?怕不是真把自己当小戏子耍。

    沈艺诧异的看着宋禹丞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恨不得一巴掌抽到宋禹丞脸上,但考虑到方才的打算,他还是机械的开始,把自己要试镜的戏演出来。

    然而他连台词都没说一句,就被宋禹丞喊停。

    "你演的都是些什么?"宋禹丞皱起眉,起身走到沈艺面前。

    太烂了。他原本以为,沈艺科班出身,纵使是网络剧出道,但公众评价不错,演技也不会很烂。可现在看来,多半也是占了这张脸的便宜。

    这僵直的动作,夸张的眼神,宋禹丞甚至怀疑,当初他被评价为演技担当的那部剧,是不是因为其他主演都是抠图拼上去的,所以才显得沈艺特别真情实感?

    要不然,就这谜一样的演技,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宋禹丞有种头疼到了极点的感觉。可偏偏这次他给沈艺选择的角色,不能靠脸撑,必须有实力。

    而沈艺原本想反驳,可突然想到自己打算攻略宋禹丞的事,顿时软了下来,"对不起,太突然我找不到感觉。"

    沈艺清楚自己的优势,也明白什么样的模样能让人放下戒心。宋禹丞的确是曹坤养的狗,但他也是个正常男人。

    "哇!大人大人!他是不是打算诱惑你?"系统恰到好处的发出了一声感叹。

    然而宋禹丞却懒洋洋的回答了一句:"可惜太毒了,我下不去口。要是楚嵘或者是路德维希,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系统:emmmmm……

    然而宋禹丞心里和系统调侃,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而且他还主动接过了沈艺手里的剧本。

    果然上钩了!沈艺心里一喜,然而接下来,他就突然被宋禹丞拉到沙发上。

    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手腕上手套的触感让沈艺本能的颤抖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宋禹丞为什么在家里还带手套?可紧接着宋禹丞身上沐浴露的香气,就让他失了神。

    太近了。沈艺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失序。

    "从第一幕开始。"然而宋禹丞的声音就在耳边,沈艺紧张到连呼吸都屏住了。

    他以前听说,有人只靠一张脸就能让人沉溺堕落,一直不相信,可现在看着宋禹丞,却莫名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随后宋禹丞下一秒的神色变化,却让他顿时感觉骨子里的血液都冷凝了。

    宋禹丞分明没有触碰到他,可沈艺却觉得,仿佛有一双手掐在了他的脖子上,那种窒息感和残暴,只看眼神就能够瞬间让人变得恐惧。

    沈艺的瞳孔猛地一缩。宋禹丞却低低的笑了,邪恶中透着威胁。

    "殿下,您怕什么?"这是男主和沈艺扮演的小太子初见时候的台词。宋禹丞看着沈艺,像是在看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蝼蚁。只要略微伸手,就能把他弄死。可偏偏语气却还维持着恭敬至极的模样,"您看,未来这江山是您的,这朝堂也是您的,万人之上,您不应该感到高兴吗?"

    温柔的口气,仿佛是在诱哄一个讨人喜欢的晚辈。但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感,却让人连喘丨息都做不出来。

    可怕,太可怕了!

    不过两句台词,沈艺就被逼到了绝境。只觉得现在的宋禹丞,让他畏惧,让他……想要逃跑。就连最基本的台词,都说不出来。

    沈艺以前听说过,演技好的人,能够瞬间带人入戏,可宋禹丞此时表现出来的,却远远比带人入戏那种还要可怕。没有剧服,没有动作,就这么一句简单的台词,就让人害怕到头皮发麻。

    不,他不是宋禹丞,他分明就是剧本里玩弄了整个大雍王朝,用来祭奠冤死的族人妻子的男主角。

    太可怕了……沈艺使劲儿的往后退。他突然想起,宋禹丞当年,不过刚出道,就夺了万花奖的最佳男配,那当年,他的实力,会是怎么样的深不见底?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心思百转千回。可宋禹丞却不容许他多想。

    似乎看出他的心不在焉,他举起手里的杯子,强行把杯子里剩余的酒喂到了他的口里。

    宋禹丞喝的酒一向很烈,又加了冰块,入口有多冰,滑入胃中之后,那种足以把整个胃都灼痛的后劲儿就有多大。

    沈艺不善饮酒,被刺激的浑身颤抖,眼圈也因为剧烈的咳嗽泛起了泪光。

    这根本不需要演,就是开局被欺压的悲哀小皇子。可宋禹丞的剧本却还在继续。

    "啧,第一美人的儿子,果然也是有滋味的。"他低头审视着沈艺,分明已经这么亲密,在进一步就能肌肤相接,可侮辱却多于缱绻。

    沈艺不敢动,张口了几次,那句"放肆"的台词都念不出来。宋禹丞的气场,实在太强悍。

    而且那种威慑力,并不只是剧本,还有被宋禹丞顶尖的炫技碾压的绝望。

    沈艺感觉,自己已经不会演戏了。

    可宋禹丞却打算有始有终的把这幕戏演完。

    "不喜欢?那咱们就玩点别的吧!"冰凉的酒顺着沈艺的衣领,缓缓滑落。沾湿的衣服,就跟沈艺此时一样狼狈。可宋禹丞的脸,和近在咫尺的呼吸,包括口中相似的酒气,却给这些带来一种别样的旖旎。

    而这种隐藏在危机之下的诱惑,竟然也让沈艺的身体瞬间起了反应。

    "!!!"沈艺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到底刚入行,这样的带着情丨色味道的暧昧剧情,是最让他不知所措的。因此发现身体的变化以后,他也慌了,忙不迭的想要躲开宋禹丞,可白天受伤的右手却依旧使不出力气,挣扎之下,越发狼狈。

    有点可怜……

    宋禹丞冷眼看着,放下剧本。顺手拿起了一旁的毯子盖在了他的身上,也遮住了让他尴尬的部位。

    而原本慌乱的沈艺,却因为他这一瞬间的温柔而意动,紧接着,眼里浮现了无数委屈。

    人就是这样,心里难受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哄,那么可能咬碎了牙齿也要拼命爬起来。可当接收到了好意之后,就会下意识娇气起来。

    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沈艺虽然长得漂亮,可真的哭起来,却挺爷们。

    宋禹丞叹了口气,伸手把沈艺抱在怀里。沈艺身体一僵,可下一秒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的抱住宋禹丞,喉咙中,也不由自主露出几声哽咽。那个委屈劲儿,像是挨了打的幼兽。

    宋禹丞很瘦,穿着衣服还好,真正贴近之后,才能真正感受到他怀抱的单薄。可即便如此,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强势却依旧让人感到安心,而温暖的体温,也让他的怀抱变得更加舒适,让人想要放纵,不顾一切。

    然而系统却突然出声,"好,好可怕!他竟然心里还是恨着你的。"

    宋禹丞:"是啊,我侮辱了他,他当然恨我,但是他现在想攻略我,所以选择这种模式来让我放下戒心。"

    系统:"所以都是装的?【抱住咸鱼,瑟瑟发抖】"

    宋禹丞和系统的交谈不过是一瞬间,而现实里,宋禹丞却依旧耐着性子,由着沈艺抱着他,哭了很久。

    到了最后,沈艺自己都觉得,蜷缩着的身体有些僵直。而宋禹丞也看出他情绪稍有缓和,低声叫他。

    "沈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多了滤镜的缘故,沈艺总觉得这一声十分温柔,忍不住又往宋禹丞的怀里蹭了蹭。可宋禹丞却再次喊了他的名字。

    "沈艺,抬起头,看着我。"捏起他的下颌,宋禹丞逼迫他抬头和自己对视。但是这一次,多了些温柔,少了些侮辱。

    而沈艺也没有反抗,只是因为哭红的眼睛感到羞涩。

    看起来,不论是宋禹丞还是沈艺,都因为方才的真情流露而变得亲密了少许,可只有系统明白,这两人,谁都没有放进去真心。

    看来今天是说什么都继续不下去了。没有管系统在脑子里不停的感叹,宋禹丞放弃了原本想要继续训练沈艺的想法。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沈艺似乎看懂了,竟然自己抹了一把脸,直接站起来再次把剧本递给宋禹丞。

    "我会好好练。"沈艺哭了太久,嗓子都是哑的,可即便如此,也倔强的不肯放弃。他今天已经够丢人了,说什么都不能在继续丢人。沈艺这么想着,努力集中精神。可闹了一天的身体却扛不住,不过走了几趟,就连腿都跟着犯软。

    "沈艺其实也挺敬业的。"系统忍不住再次评价。

    "是啊!艹坚强小白花的人设相当敬业。"宋禹丞逗了系统一句,接着也同样配合沈艺起来。

    一个人的独角戏多尴尬,攻略这种戏码,就要有人配合,才有趣。就是不知道曹坤看到他看上的小鲜肉,迷之套路起了他的大内总管,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估计会很高兴。宋禹丞这么想着,起身起身去了料理台后面,给沈艺热了一杯牛奶。在里面加了些蜂蜜。

    "今天就到这。"宋禹丞把牛奶放在沈艺面前的桌子上,"客房很多,自己去找一间睡。另外,明天早晨七点半之前起来,和我一起去公司。你的演技太嫩,我会让老师给你加课。"

    说完,宋禹丞就真的不在管他,而是转身进了主卧。

    而留在客厅的沈艺,看着宋禹丞的背影,心里五味陈杂。

    ————————————-

    不过,作为一朵合格的坚强小白花,沈艺一向是相当的听话的。在确定了宋禹丞对自己没有潜规则的意思之后,就大大方方的洗澡睡觉了。

    然而在他睡着了之后,宋禹丞却悄声推门进来。

    沈艺是真的累坏了,以至于宋禹丞进来时他一点都反应都没有。就连宋禹丞掀开他的上衣,把手里的膏药擦到他右肩上,他都没有睁眼。

    宋禹丞见状,手下的动作也变得更轻。可微凉的药膏和带着手套的手,却让皮肤感觉不是那么舒服。睡梦中的沈艺下意识想躲,可眼睛实在是睁不开,最后竟然一头滚到了宋禹丞的怀里,拽着他的衣角,就又睡着了。

    所以,沈艺是故意的还是天然萌?这个答案似乎相当简单。

    宋禹丞落在沈艺身上的视线,越发意味深长。然而他手上的动作却至始至终都很温柔,接着,他又给沈艺按摩了一会,这才回自己的卧室。

    "大,大人。"系统小小声的喊他。

    "怎么了?"

    "您不是要惩罚他,为什么又对他这么温柔?这样不会崩人设吗?"

    宋禹丞笑了,"对沈艺这种人,一味的对他好或者坏,都没有用,他只会想要利用你。所以,你就得让他真疼了,他才能好好地帮你干活。换句话说,就是抖M。"

    和系统边说着,宋禹丞边回到房间,然后他打开电脑,干起了自己的事情。

    宋禹丞要写一个剧本。宋禹丞明白,以他现在的实力,暂时自保没问题,可后面想要报复,就太困难了。

    他需要寻找一个新的合作对象。最好这个新东家的地位,可以远高于曹坤。

    所以这一次,宋禹丞刚看完世界情况,就有了选择对象。

    原身的记忆里,又一个特别的片段,M国那头现在正在进行一场剧本征文比赛,要是能选中,就有希望进入欧洲荧幕圈。

    至于那个主办人,就是宋禹丞看中的新靠山,陆冕。重点是,陆冕是掌管曹坤经济大权的堂哥。

    宋禹丞要想法子,和他合作。所以他决定参加这次剧本征文。

    不得不说,原身自带的天赋很强势。宋禹丞不过用了两个小时,就写出来第一集的剧本,直接发布到了网上。在填写笔名的时候,宋禹丞下意识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等到发布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卧槽!写错了。原身自己的笔名,分明叫"流言"。

    不过也没关系,宋禹丞很快就无所谓了。毕竟这个世界不会有人认识他,就当是马甲好了。

    可事情,永远不会像他脑补的那么轻松。

    晚上十一点,宋禹丞这里已经是深夜,但是另外一边的M国,却是阳光明媚的上午。

    斯文俊美的青年正坐在电脑前翻看着什么,他长得过于漂亮,眼角下的一颗泪痣越发凸显那双桃花眼的风流缱绻。可偏偏鼻梁上却架着一副极为正经的银色框架眼镜,就连周身的气场,也格外冷淡。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矛盾,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加诱人。

    这个青年,正是那位能够掌管曹坤经济大权的堂哥陆冕。不过国内知道这件事人,其实很少。

    陆冕随母姓,陆家的生意中心也多在国外,他鲜少回国。即便按照父亲的要求,照应曹家,大多越都是交给属下去办。

    而这次会看到宋禹丞的投稿,其实是个巧合。宋禹丞发表的时间就这么凑巧。陆冕不过刚打开电脑,就看到宋禹丞的名字,顺位排在最新报名者的第一位。紧接着,他就被上面的名字震惊了一下。

    "宋禹丞……"陆冕下意识眯起了眼,总觉得这个名字格外熟悉。可不论这么想,他都没有任何印象。

    等再翻看剧本内容,那种疑惑就更深。因为在陆冕的脑补里,这个叫宋禹丞的人,应该是个少年,而且是有一双巧手的少年。

    但这次征文有规定,要求参与征文的编剧年龄必须超过二十五岁,才可以报名。那宋禹丞一个十□□的少年……是怎么闯进来的?难道是重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艺:我会让你爱上我。

    宋禹丞:我就静静地看你演戏——

    更新了,评论区依旧有四十个小红包掉落。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晚上想出去走走,可能零点的更新会稍微晚点。如果超过十二点半,大家就别等我了。

    另外,有些话真的想和那个今天在微博私信骂我好几页的姑娘说一下,私信拉黑我没问题,我在这里告诉你!

    我是开了防盗没错,但是现在晋江哪个作者不开防盗?所以我开了就是原罪了是吗?你看盗文,我其实没有什么脾气,毕竟我写的不够好,不值得你花钱看正版,这些理由我都能接受。但你因为看不到盗文,不得不回来买被防住的章节,发现订阅率不够,不能看就来微博骂我骗钱,我是真的不能忍!

    说句很掏心窝子的话,我作为一个作者,我可以理解读者因为觉得我写的不好而去看盗文,也能调整心态,让自己以后能写的更好,变成能够让读者愿意看正版的作者。那看了盗文的你,能不能也稍微体贴一下,给作者一些宽容?以后看了盗文,就不要再来微博找我了好吗?大家就心照不宣可以吗?

    在退一步,你就算想找我,也别骂街。咱们有话说话,该退钱我退你,太过分了,我真要掏出祖传的表情包怼你,是不是大家都不好看?

    可能有点负能量,对不起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