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冗长而沉重的梦境,几乎把人逼疯。宋禹丞猛地睁开眼, 却差点被眼前的画面惊出一身冷汗。

    很好, 上个世界差点冻死他,这个世界就改成吓死他了。

    宋禹丞觉得, 自己一定不是什么优秀的执法者,否则怎么连续两个世界的开头都这么鬼畜!

    他从未见过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房间。分明是住了多年, 可却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干净空旷的, 仿佛是……坟墓。就连墙上挂着的那些空荡荡的相框,和书架上摆着的包着黑色书皮的书,也像是成片的墓碑,荒凉而令人心惊胆寒。

    所以, 这个世界又是个什么情况?可别告诉他,原身自闭或者抑郁。宋禹丞无奈的召唤系统, 调出介绍, 紧接着,又被神尼玛的剧情给糊了一脸。

    如果说,上个世界原身是为爱自愿堕落, 那么这个世界的原身,就是强取豪夺后的悲剧产物。

    并且还是强取不成, 弄坏了以后, 就随手丢弃的那种。

    依旧是个现代架空世界,原身名叫谢千沉, 是个造星公司的金牌经纪人。不过和一般的经纪人不同,他这个金牌后面还要加一个重点词, 拉皮条。

    据说原身经手漂亮孩子,每一个都是明码标价,可以出台。用人家的话说,他哪里是带明星?整个就是一个鸭店。

    而最可笑的是,原身的眼光垃圾得不行,留下的都是花瓶,没两年就萎靡不振了,反而一开始不起眼,跳出火坑的,都成名了。俨然已经是圈子里最大的笑话。

    可事实却并非如此,那些人走掉的人,之所以能跳出火坑,不过是原身故意放他们一马。他自己已经被毁了,所以不忍心看着别人也一样沉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他是怎么被毁的?弥漫在记忆碎片的绝望让宋禹丞心里一沉,缓了口气之后,才将原身尘封许久的梦魇,调取出来。

    ————————————-

    十年前的片场,仿佛是镜子迷宫的场景里,漂亮的青年被束缚成屈辱的姿势,狼狈的躺在地上。情丨欲的红晕布满了他的整个身体。汗水更是将轻薄的衣服打湿,严丝合缝的服帖着身体的曲线。

    分明已经是沉浸在欲丨望里的情丨兽,可偏偏身体越渴望,眼神就越屈辱。他还太年轻,不懂那些人的恶趣味,也不明白,他越是这样隐忍,那男人就越不愿意放过他。

    "记着你这一秒的丑态。是不是觉得很羞耻?是不是感觉自己很淫丨荡?"

    "你看看面前的镜头,你的每一个细节,都被拍着。每一个镜头后面围观的人,都会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你。你不是演的,你就是真的贱!"

    "啧啧啧,如果流传出去,会多有趣?全世界都会知道,你谢千沉是个浪到骨子的贱丨货!好好享受一夜,明天我来接你。"

    令他畏惧的男人,终于走了,可四面八方的镜子里,映照的都是他的身影。那种时时刻刻恨不得被人操丨死的模样,令他羞耻到几乎要哭出来。即便闭上眼,都不能逃避。

    无妄之灾。

    他原本是华电最优秀的毕业生,刚入行的第一部戏就拿了万花奖的最佳男配,如果没有意外,稍加打磨,就会是下一任影帝。可万万没想到,签约的经济公司老总曹坤,却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曹坤签下他,是想要近水楼台一逞兽丨欲。结果因为他不乐意,曹坤直接把人雪藏了。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绝望,并且以为,只要有实力,哪怕是龙套,最后也能熬出来。

    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有多么天真。

    曹坤想要弄他,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就像眼下,他一路求救,可根本没人愿意伸手救他。

    因为他们,都害怕曹坤。

    所以,这么痛苦……要不就放弃了吧!

    仿佛有一根弦,陡然断开,青年用尽最后的力气试图咬舌自尽。然而虚软的身体,却连死都做不到。就是这么悲哀,身为弱者,想要自我解脱,都是做梦。不过就算不能解脱,也绝不能让他们得到想要的……

    绝望、迷茫还有对情丨欲的恐惧,让宋禹丞的身体都因此颤抖,而后面,原身由于这一宿的搁置经历,导致精神崩溃彻底不能面对镜头,也无法和人肌肤接触的后果,也让宋禹丞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可紧接着,大门处门铃的叮铃作响,就把这种情绪打乱。

    "是谁?"宋禹丞勉强从原身记忆片段里抽离,挣扎着起身去开门。

    客厅的感觉,远比卧室要好,但过于简约的设计和物品摆放,也同样死气沉沉。

    不过现在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宋禹丞透过门口的视频对讲机往外看。只见几个神色嚣张的少女正守在他的门口,嘴里还一刻不停的骂着人。

    "是不是爷们!是爷们就开门出来!我们知道你在家。"

    "谢千沉你这个垃圾!这些年毁了多少人了,居然还不足够,我警告你!别想碰我们艺宝,我一定会保护他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错!人渣,婊丨子!你滚出来!"

    她们这么喊着,手里还握着几个瓶子,而里面装着的液体,却让宋禹丞本能的皱起眉头。

    因为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是硫酸。与此同时,和这一段有关的记忆,也随之变得清楚起来。

    说起来,这场闹剧就是原身彻底身败名裂的转折点。起因是曹坤新看上的一个小鲜肉,沈艺。

    其实原身早在两年前,就有了退圈的想法,可曹坤却拒绝放人。倒不是说曹坤有多爱原身,只是单纯的把他当成战利品罢了!

    毕竟,原身当年出道,被称为圈子里最有潜力的演员,而现在却只能在他身边当条苟延残喘的狗,所以但凡有像沈艺这种不乐意的,他就干脆扔给原身调丨教,算是一种警告。让他们看看,如果反抗,下场会是多么凄惨。

    可偏偏沈艺不是个省油的灯。虽然看着柔弱,出身不好,但却是一个善于利用周围助力的,是个真正有心计的小白花。

    他当然不甘心被曹坤玩弄,想要反抗,于是先下手为强,想要拼了闹大把事情曝光给曹坤点颜色瞧瞧。

    然而中间却出了点岔子,事情的确闹大了,但曹坤没事,有事的是原身。帮凶就是这些私生饭。

    宋禹丞想到这里,仔细打量了那几个私生饭一会,其中一个有点熟悉的长相,就让他心里一动,顿时有了想法。然而外面的骂声却越来越大,至于内容,更是不堪入耳到了极点。

    "傻x谢千沉!别以为当乌龟就能躲过去,没有用。"

    "呵呵,欺负艺宝的时候,还装得人模狗样儿,现在直接就是条狗。"

    "还是丧家之犬!我们这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为民除害?能用出来这种词,这几个怕不是小学都没有毕业!身为加害者,还自诩正义,这种思维,宋禹丞只觉得可笑之极。

    原世界里,原身看她他们年纪小的份上,开门好言相劝,结果却被一瓶硫酸泼到身上。虽然没有因此毁了脸,但整个右手的肌肤却被腐蚀了大半,身上的其他地方,更是小伤无数。足足养了大半年,才缓过来。

    按照常理,这些私生饭如此恶毒,曝光出去绝对值得被万人嘲骂了。可其中一个私生饭的父亲,在B市颇有权势。他为了保住闺女,不择手段,强行一盆脏水扣到了原身身上。

    暗示原身逼迫手下小鲜肉出台,最后直接让原身变成了万人唾弃的对象。

    到了最后,被害者成为了活靶子,加害者,却变成了英雄。竟然还真有不少中二期少年,觉得这几个私生饭很酷,虽然手段过激,可却是以杀止杀。

    宋禹丞这个人,最烦的就是这种无脑宠爱熊孩子的家长。孩子不好,就要教导。像这种连基本是非都弄不清楚的,就更该关起门来,好好训一顿。

    这么想着,宋禹丞依旧没有开门的意思,而是拨通了手机,直接报警。与此同时,他联系了公司的公关部门,顺便找了一个熟悉的狗仔朋友。

    "八百年不见你主动开口。"对面青年语气惊讶,"有什么事说吧,能做的,师兄一定都帮你解决了。"

    这个青年名叫袁悦,是原身的学长。在学校的时候是学编剧的。可现在却改行做了狗仔,倒也风生水起。可原身跟他的联系却并不算紧密,即便这个学长,可以说原身在进入娱乐圈后,遇见的为数不多的好人之一。可原身却怕弄脏了人家名声,不敢靠的太近。

    想到这,宋禹丞也叹了口气,"师兄,有个好新闻,你跑不跑?"

    听到新闻,袁悦来了精神。"说来听听。"

    "高干的闺女为了某小鲜肉意图谋害金牌经纪人。"

    "什么意思?你没事吧!"袁悦不是傻子,宋禹丞说的粗略,但是单凭关键字,就足以让他意识到宋禹丞那里出事了,顿时便急了。

    "没事,我报警了,也没给人开门。"宋禹丞赶紧安抚,顺便把自己的计划简单说了一遍,"别急,我敢叫你过来,就是有法子。"

    "你啊!"袁悦拿他也是没办法,但好在宋禹丞的法子听着还算靠谱,因此袁悦最后还是答应配合。在挂断电话之前,他最后又嘱咐了一句:"千沉,你得多注意身体,可别再瘦了。"

    "好。"听出袁悦的关心,宋禹丞认真的答应了他,然后便挂断电话,坐回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等待。

    而此时门外那几个私生饭,由于长时间得不到宋禹丞的回应,也开始变得焦躁起来。

    "没想到,谢千沉这个人渣竟然胆子这么小。"

    "都是曹坤养的狗了,当然胆子小!"

    "你们还记得吗?当初罗云出道的时候就被他欺负过,后来换了东家,才算起来。"

    "呵呵,这种王八蛋!"越说越生气,其中一个胆子大的,直接找到旁边的消火栓,拿起里面的小斧子,狠狠的朝着宋禹丞的大门砍了一斧。

    空荡荡的走廊里响起刺耳的警报声。可几个私生饭却丝毫没有畏惧,反而笑得更加张扬夸张,又狠狠地朝宋禹丞的家门劈了几斧。

    "躲啊!接茬躲啊!"尖锐的谩骂充斥了整个走廊。

    然而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突然冲过来的警察出现,直接就把几个私生饭控制住了。

    "喂!你们要干什么?"几个私生饭吓了一跳。到底年纪小,警察对他们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他们敢砸宋禹丞的门,却并不敢对警察如何。

    而宋禹丞这时打开门。"您好,是我报的警。"

    "没出什么事吧!"过来的警察十分负责,见私生饭架势吓人,第一时间关心宋禹丞的安全问题。

    可那几个私生饭,却先一步骂了起来:"谢千沉!你要不要脸,这么个大男人竟然还报警!"

    这次宋禹丞没说话,倒是那警察看不下去了。"男的怎么了?你们又是泼硫酸,又是砸门的,人家能不报警吗?"

    "那你也不敢抓我!我爸爸是王荣。"带头的那个私生饭,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蛮横得不行,就差没指着几个警察鼻子骂街。

    几个警察直接就被气乐了:"王荣也没用。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今天就是你爸自己站在这,也得按流程办事。啧,B市这种地还有这么不开眼的。那王荣官腔打的足,教出来的闺女可真是够呛。"

    "带走!"警察懒得在解释,直接就把人都给拉出去。

    这都什么年头,还我爸是谁,她不说,王荣没准还能捞她出来,说了,那就肯定要完。弄不好,就连王荣自己也得被这个蠢闺女给拖累死。

    至于那几个闹事的私生饭,也终于意思到事情闹大了,开始害怕起来。而且,最令他们预料不到的,还是后面的情景。

    他们万万没想到,不过一次看似普通的报警出警,在小区外面,竟然还守着不少记者和狗仔。

    这,这是怎么回事?

    警察也愣住了,不到半分钟,就被记者们团团围住。最后只能简单的解释几句,说和威胁有关。然后就赶紧带人离开。

    但他们这种粗浅的解释,对于记者来说,却已经足够猜测。更何况,后面两个取证的警察,手里拎着斧子和几个玻璃瓶。看他们小心仔细的模样就能猜到,那玻璃瓶里装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绝对的大新闻!

    现在正是娱乐业最为火爆的年代,而宋禹丞所在的小区,又是出了名的明星小区。如果能挖到这几个被抓的袭击对象到底是谁,弄不好,一下子就能成名了。

    不少记者都跃跃欲试。而事实证明,记者挖掘新闻的能力,永远能够超出大众的想象。

    甚至宋禹丞提前嘱咐公司那头安排好的线人以及狗仔师兄,都没有用上,整个事情的始末,就被查的一清二楚。

    只用了两个小时,微博新鲜事就已经出现了相关报道。

    #私生饭到底有多恐怖#

    紧接着,更加详细的头条新闻,也跟着一并出现,而这次新闻报道的主要内容,却不限于私生饭,而是扣在了那个喊着"我爸爸是王荣"的女生身上。

    一开始,只是抨击女孩父母不会教导孩子,让孩子对权力有所误解,认为凭借关系,就能横行霸道。

    可紧接着,就有观察仔细的人发现,那女孩的衣服手表包包太阳镜,分明都是奢侈品,而且还都是最贵的那几个牌子。

    可依照王荣现在职位,真的是有那么多工资吗?

    这个疑问一出,不少人都产生了同样的怀疑。

    而那女孩的情况,在经过深扒以后,得出的结论,也越发令人震惊。

    这女孩的微博秀出来的给各个明星买的礼物,加在一起,一年几十万。这个数目乍一听不是太多,可仔细想想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一年零花钱,竟然就有几十万,也是相当可怕了!

    "妈耶,几十万!三线城市够买一套房了!"

    "有钱人真好,从小就能包养小鲜肉。"

    "楼上别歪楼,重点不应该是他们家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吗?"

    讨论就此展开,相关部门也跟着介入。如果没有意外,这个私生饭的父亲多半是要被双规。

    宋禹丞看着新闻,表情很是淡漠。

    他对想要保护女儿的父亲没有什么怨念,但是如果这种保护,是以泯灭了良知,毁掉了另外一个人的人生为前提,那就很值得打脸回去。想到上一世,原身失去一切,债务缠身,最后从二十九楼跳下去的结局,宋禹丞的心里,就沉重到难以自己。

    王荣不会教孩子,那宋禹丞就来帮他教,免得以后长大了,祸害社会。

    他想着,顺手关掉了电脑。

    ——————————————

    第一次危机,就此度过,然而宋禹丞的小动作,很快就引起了曹坤那边的注意。

    "谢千沉做的?"听着属下的回报,曹坤相当意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

    因为谢千沉跟了他这么多年,一直都相当低调。即便一身脏水,也从来没有反驳过一句。见面了就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张口是钱,闭口是资源,让他觉得无趣到了极点。可以说是他所有看上的人里,唯一一个至始至终都没有碰过的人。因为以前是谢千沉不让碰,现在是他没兴趣。

    可今天这件事,到让曹坤对谢千沉高看了一眼,觉得他还藏着点爪子,没有被完全拔干净。

    这么想着,曹坤吩咐了一句,"不用管,能处理就让谢千沉自己处理。"

    他对谢千沉这次的做法相当满意。而沈艺妄图用这种手段反抗,他也得给他点教训。

    曹坤倒要看看,沈艺一个出身贫寒的小白花,能坚持多久。

    骨气?多可笑的两个字,当年谢千沉就是圈子里最有骨气的那朵高岭之花。宁愿被伤得断了筋骨,永远演不了戏,也不屈服。可现在不也还是他脚边跪着的一条哈巴狗?

    强扭的瓜不甜,曹坤等着沈艺哭着回来求他。

    而宋禹丞那头,在听到曹坤传话之后,也立刻明白了他的打算。同时有了自己的章程。

    曹坤要他调丨教,他自然会把人调丨教得无比美味。但是曹坤能不能受用得了,那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等着被调丨教的沈艺,宋禹丞也同样有些兴趣。

    有不为人下的野心,也有隐忍的心机,唯一可惜的是,手段还是太嫩了些。不过这一次,宋禹丞却只想利用他。

    毕竟,和上个世界楚嵘的真无辜不同,这个世界的沈艺,是导致原身悲剧发生的导丨火丨索。

    他明知道原身无辜,还要强拉原身下水,这样的人,理应得到教训!

    然而就在这时,每次穿世界,都会先卡死的系统,终于后知后觉的恢复了交流能力,并且用极其欢快的语调嚷嚷道:"大人大人,第二个世界的主线任务正是开始啦!开启原身天赋看,戏精。加油么么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系统:每个世界都要为大人想一个格外好听的天赋名字,真的是相当不容易呢!

    宋禹丞:我谢谢你了——

    二更来了。留言区依旧有四十个小红包掉落~上班第一天,好累。不过有一件好事,喵周六买的含羞草,今天拿到单位以后,终于站起来了。说道这里,突然有点怜惜它,这两天在我家真的是辛苦了。因为自从家里的猫主子们发现,这盆草只要舔舔蹭蹭就会动以后,几乎所有的猫,都朝着他伸出了爱的小肉垫。

    瞬间脑补了一个梗,含羞草受vs喵攻什么的,夸物种会不会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