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过幸好的是,宋禹丞这句话, 并没有直接说出来。可即便如此, 路德维希也依旧看出他的不愿意。但他并不打算退缩。而且,他也有和宋禹丞谈判的最好的筹码, 他是清教徒。

    因此,不过在短站的沉默后, 路德维希就成功反客为主, 甚至还得到了宋禹丞的许可,进了宋禹丞的厨房。

    不得不说,路德维希照顾人的水平,远远超出宋禹丞的预料。之前的楚嵘就算是周到的了, 可和他比起来,依旧像是个爱撒娇且没有什么章法的小猫崽儿。

    所以, 这是在向自己暗示他很贤惠?

    看着厨房里站着的人, 连泡茶时的姿势都格外让人赏心悦目。就像是那种典型的中世纪贵族家的执事,优雅,严谨, 并且也足够万能。哪怕是宋禹丞这里的食材不多,可路德维希却依旧能做出最符合宋禹丞口味的小甜点。

    靠在门边, 宋禹丞嗅着厨房里传出来的甜香, 顺便欣赏美人,只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不错。但前提是, 如果他没有先下手撩拨了那只猫崽儿。

    想到楚嵘那句"宋宋你要对我公平点",宋禹丞就觉得头又开始疼了, 在看看路德维希各种熟练地使用着他家里的厨具,仿佛他就是这个别墅的主人之一的模样。宋禹丞的心里顿时又浮现出那句"脚踏两条船,早晚得玩完"的俗语。

    可偏偏那个极其不靠谱且未成年的系统,却来了精神,一个劲儿的撺掇宋禹丞:"宿主大人不怕!我是绿帽系统,一顶不少,两顶不多,三顶四顶也都能hold住。放心的上!随便的撩!剩下的我全都能帮你处理好【感觉自己厉害坏了,叉腰站会.jpg】"

    宋禹丞再次被迎面而来的表情包糊了一脸,立刻就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他根本不能理解,作为一个系统,他到底是怎么觉得自己有腰?而且一到关键时刻就马赛克,居然还说能hold住。宋禹丞越看越觉得辣眼睛,干脆把系统屏蔽了。并且感觉,听他扯淡还不如看看路德维希那张十分对胃口的脸。

    这么想着,宋禹丞的视线又下意识落在路德维希的身上,当看到路德维希径直从碗柜深处找到需要的红茶杯的时候,宋禹丞突然多了一份警惕。

    他是不是对自己的习惯,也太熟悉了一点?宋禹丞皱眉。路德维希是第一次来,可却意外地对宋禹丞家里所有东西的摆放位置了如指掌。甚至一些细节,比宋禹丞本人还要清楚。

    这就能得出两个结论。要么是这人很聪明,善于观察。要么,就是他和自己特别合拍,就算没怎么接触过,都能有一样的喜好。

    可宋禹丞不是什么被恋爱脑冲昏了头的怀春少年,自然明白,后一种情况是绝对不会发生的,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路德维希是一个非常聪明,且有耐心的人。

    而这样的人,往往最可怕。因为他们有所图谋,就一定会想方设法达到目的。

    就比如路德维希会选在今天找上他,就一定是有什么想法。至于清教徒恐怕都是幌子,毕竟会所那件事,都已经过去了好一阵子。

    "别绕弯子,就说出你的目的!"宋禹丞坐在沙发上,在路德维希将下午茶准备好了以后,主动开口,想要和他谈谈。

    然而路德维希却伸出手指,指向宋禹丞。"我的目的是你。"

    "这不是一个好玩笑。"

    "所以你是想始乱终弃?"

    路德维希语气平静,可宋禹丞却差点没一口红茶喷出来,"宝贝儿,中文不好就好好学学,我和你之前可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都没发生这几个字加重了语气,其中的警告之意也溢于言表。

    可路德维希却不说话,只是定定的和宋禹丞对视。然而那双烟灰的眼,视线却莫名缠绵,让宋禹丞下意识有种被诱惑了的感觉。甚至还用一种格外严肃的语气重复了会所时,两人的互动:"你主动抱住了我,还亲吻了我的耳朵。"

    路德维希的嗓音很低沉,天然就有种雍容的华丽。而他用这一的嗓子说出这么暧昧的词语,就算脸上的表情在冷静,也只能让人觉得是一种变相的勾引。

    似乎在暗示宋禹丞,之前没发生,但是现在他们完全可以发生些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去他妈的禁欲清教徒,浪起来也是没法要。长成这样,还用这种眼神勾人,不是找被艹,还是什么。

    宋禹丞的眼神渐渐变得危险起来,而本身骨子里的强势,也不在被过于温柔俊美的外貌所掩盖。

    他起身凑近路德维希,过近的距离,让他们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清晰可感。

    不得不说,面前这张脸,的确太符合宋禹丞的审美,哪怕知道是有毒的罂粟,也不想就这么放过。

    扣住他的后脑,宋禹丞的动作极具攻击力,那种几乎要把人灵魂搅和到一起的力道,让路德维希的眼里,也闪过一丝欣赏。那种势均力敌的快感,不论是精神上,还是生理上的感官,都极其舒爽。

    不过可惜的是,就在双唇相接的瞬间,宋禹丞却意外错开,同时捏住了路德维希的下颌。

    "清教徒,嗯?"居高临下的看着。分明比起路德维希,宋禹丞的气势要更加温和,然而他这一刻爆发的掌控欲,却强悍到令人胆战心惊。

    这个世界的清教徒,是很忌讳结婚前和人发生较为亲近的关系,哪怕是未来伴侣。而路德维希的配合,却显而易见的说明,他根本就不是纯粹的清教徒。那个名目,不过是他用来接近自己的幌子罢了。

    然而被揭穿的路德维希却并不慌张,反而在宋禹丞的耳边呢喃了一句情话,"只做你的清教徒如何?"

    "什么?"迷之被土味情话怼了一脸的宋禹丞,顿时就愣住了,盯着路德维希,半晌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就连方才的气势,也跟着烟消云散。

    宋禹丞是真被雷的不轻,甚至不懂,路德维希分明很正常一人,怎么突然就跟霸总小说里男主上身一样,弄出来这么一句话。

    而路德维希的眼里,也同样闪过一丝懊恼。这句话,是他刚学的,据说用来哄伴侣,肯定会恰到好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说给宋禹丞听以后,就变成了笑话。

    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宋禹丞忍不住调侃了一句。"那以后少看点言情小说,多刷脸,比说情话来的有效。"

    "好。"路德维希点头,接着就照着宋禹丞说的刷脸,从着宋禹丞笑了笑,烟灰色的眼眸格外深情,像是氤氲着迷雾,神秘且深邃。

    一个两个,都是要了命了。宋禹丞被路德维希的笑,晃了下眼,不过很快就掩饰好了,同时郑重的最后一次警告路德维希,"你不是标准的清教徒,以后就别来找我。"

    "因为楚嵘?"

    "不,除非你想来一段丧偶式婚姻。"宋禹丞给了他最后的选择。

    之前宋禹丞琢磨了一下系统的话,觉得系统那个善后的意思,多半是他任务完成离开后,会留下一个和他完全一致的替身来陪着楚嵘。这下楚嵘的愿望也就能够达成了。可真要多了一个路德维希,这事情就不好办了。

    难不成系统还能在同一个世界里弄出两个他?想到自家那个不靠谱的系统,宋禹丞决定,把最坏的情况告诉路德维希。

    可路德维希却意味深长的笑了,"是不是丧偶,可不是你说的算。"

    所以这是在和他宣战?可宋禹丞十分无奈。干脆指了指大门,示意他可以走了。

    但路德维希,却像是突然想起来另外一件事,"禹丞,你父母公司的事情,打算怎么处理?"

    "有章程了,可是具体细节还没有敲定,等理顺了再说。"

    "你想好了可以联系我,我觉得我能帮上忙。"

    "不怕亏本?"宋禹丞挑眉。

    "你会让自己亏本吗?"路德维希微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禹丞顿时语塞:"你赢了,我不会。赶紧走,别浪费我的时间。"

    跟撵小狗一样,宋禹丞朝着路德维希挥了挥手。心里十分郁闷,他就这么点爱好,喜欢宠个美人,可这个世界也太不友好了,动不动就要翻车。一想到楚嵘要是知道了路德维希的存在,宋禹丞就突然头疼。并且决定还是赶紧工作冷静一下。只有工作才能让他快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至于被他随意送走的路西维德,心情却意外十分愉悦。他觉得自己今天的收获不错,清醒时候的宋禹丞就和他脑补的一模一样,不,远比他脑补的,还要甜。

    ——————————————

    路德维希来的突然,走得也快。至于宋禹丞,在送走了他以后,也开始准备起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要把原身父母留下的公司,好好整顿一下。

    其实这个打算,宋禹丞刚穿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想法。他想给许牧之好好上一课。

    毕竟,还有什么,比被当初自己养的玩意反噬更刺激?

    宋禹丞这么想着,打开电脑,又在计划书上填下一笔,接着,他的唇角也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如果原身没有记错,那么许牧之现在已经开始把投资重心从娱乐圈转移到了旅游业,既然如此,不如就拼一拼,看谁能更胜一筹。

    感情上他要绿他,工作上,也一样截胡到他没脾气。

    与此同时,宋禹丞想到路德维希最后的提议,突然感觉,一起合作也不错。路德维希的那个背景,能够给他省去很多的麻烦。

    宋禹丞做事一向果决。

    他既然想要整顿,自然是很快就弄好。当初极品亲戚留在公司里的那些老人被尽数裁掉。并且要求他们应聘新锐入场。

    宋禹丞认为,设计这一块,无所谓新人旧人,他要的,无外乎是创新和灵性二字。能够跟得上他思路的,才是真正的左膀右臂。

    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属下,宋禹丞打开电脑,在上面敲敲打打,修改着后面需要的章程。宋记这家公司,原本是一家手作原创工作室。宋清之在的时候,也有文艺风格的家装服务。只是在宋清之去世之后,宋辉手里没人,不得不把这一部分给取消掉。

    而宋禹丞要做的,就是把宋记的家装一块,重新捡回来,并且迅速做大。

    之前《交换人生》节目里的农家小院给了他一个新鲜的想法,宋禹丞想做民宿改造。现在旅游业越来越多发达,民宿带来的利润,也越来越大。但一块大多都是个人,没有什么固定的组织,而民宿装修和接待能力也大多良莠不齐。

    如果能把这些成功整合起来,做成一个固定的民宿牌子……宋禹丞觉得,这是一个完全可行的策略。

    然而他的意向不过刚放出去,就有人联系了他,表示想要合作,竟然是楚嵘。

    餐厅里,宋禹丞看着坐在对面一身米白色西服的楚嵘,忍不住笑了。

    很明显,楚嵘这段时间经过了不少历练,尤其是气质,已经不再是佯装出来的温柔,而是真正的有几分老狐狸的游刃有余。

    只不过,在碰上宋禹丞以后,他这些狡黠的心思,就全都收了起来,变成了一味的顺从。

    毕竟,作为一只优秀的小狼狗,他是不会像宋宋呲牙的。这么想着,楚嵘把宋禹丞面前的牛排端到自己面前,用刀帮他切好。

    "谈生意呢。"宋禹丞也是无奈,伸手揉了楚嵘的头毛一把,正好换来手边分得恰到好处的牛排,以及楚嵘温柔的笑容一个。

    这下宋禹丞就更加没脾气了,至于原本想讨论的工作也只好放在一边,先单纯的陪着楚嵘吃顿饭。

    可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好不容易把饭吃完,楚嵘却依旧没有和他谈工作的意思,反而直接把合同塞给宋禹丞,表示有时间签了就行。

    "所以你就不怕我计划失败?"宋禹丞是彻底服气,路德维希到还好,怎么连楚嵘都对他怎么盲目信服,就真的不怕他给弄砸了吗?

    "不怕。"楚嵘摇头,指了指宋禹丞手里的文件夹。"你现在是华国圈子里最特别的新锐设计师,而目前这种融合了手工艺元素的家装模式,也是最热门的模式之一。更何况,《交换人生》播出后,这种民宿就已经被不少人关注。但是据我所知,这种风格,现在只有你能驾驭。"

    "而且我和你合作,负责的是推广一块,就算民宿真的失败,未来平台方向改改,发展成房屋出租的软件其实也并不困难,所以我为什么会担心赔钱?"

    楚嵘说的在理,宋禹丞哑口无言。而楚嵘却笑着抱住了他,在他耳边小心翼翼的蹭了蹭:"宋宋,我喝多了,晕。"

    宋禹丞却哭笑不得,"起来,两口红酒就醉了,你以为我是三岁孩子吗?"

    "那就多喝点。"楚嵘被揭穿了也不尴尬,反而拿起宋禹丞的杯子,把里面剩余的红酒喝完:"大半个月,我有十多天都没有看见你了,宋宋你不想我?"

    在喜欢的人面前,没有必要要脸,楚嵘回忆了一下最近看到的攻略,决定发挥自己的优势。仗着年龄小,可劲儿的撒娇。

    而宋禹丞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一套,因此到了最后,扛不住他渴求的眼神,干脆同意带他一起回家。

    "我要和你一起睡。"楚嵘从后面搂住宋禹丞,脑袋埋在宋禹丞的肩膀上。

    "好好好,一起睡。"宋禹丞没辙。刚才吃饭的时候,楚嵘的确是只喝了三口,可后面被他调侃之后的几杯,却是实打实的。现在估计是真的喝多了。

    感受到楚嵘扑在脖子上的酒气,宋禹丞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只好决定,把这只爱撒娇又缠人的猫崽儿带回家。

    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带着人准备从酒店出去的时候,竟然在门口,迎面撞上了许牧之。

    很明显,许牧之这段时间过的相当糟糕。不仅瘦了很多,就连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可想而知,不久前宋辉的案子,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就是不知道他那个被楚嵘狠狠踹了一脚的蛋,现在还是否安好?

    宋禹丞的眼里,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并且觉得,今天还真是个不错的日子,正无聊着,就有许牧之送上门来,让他打脸取乐。可这种兴奋不过刚维持了几秒,就迅速消失。

    因为宋禹丞发现,许牧之的身后,竟然还跟着另外一个人,赫然是前几天,刚刚来找过自己的路德维希。

    emmmmm……这就很尴尬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禹丞:感觉选在这里吃饭,好像是做了个大死——

    更新啦!评论区依旧有四十个小红包掉落~二更等下午,现在不行,喵实在是太困了。大家晚安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