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嵘的脸色陡然就沉了下来,可紧接着, 当他触碰到宋禹丞烫人的皮肤, 周身的气势,就变得更加凛冽。不过他并非是因为宋禹丞遭遇了什么而生气, 只是单纯的心疼宋禹丞辛苦。

    楚嵘也是混过娱乐圈的,自然清楚那种致丨幻丨剂会带来的副作用。宋禹丞本来就喝了点酒, 两下相冲, 肯定难受到不行。否则以宋禹丞的警惕,他进来这么久,宋禹丞不会毫无察觉。

    如果不是许牧之……

    想到来的路上,自家表哥查出来的那些事情, 楚嵘对许牧之越发恨之入骨,恨不能立刻弄死他以消心头之恨。抱着宋禹丞的手, 也稍微添了些力气。

    "楚嵘?"宋禹丞终于睁眼, 但是他的神志还不是很清醒,甚至看人的模样也有点模糊。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楚嵘抿了抿唇, 心里越发难受,抱着宋禹丞的手颤抖的更厉害, 紧紧的把他搂在怀里, 生怕再弄丢了。

    "别难过,我没事。"以为楚嵘吓着了, 宋禹丞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哄着。只是这一次, 因为药物的关系,宋禹丞的手并没有什么力度,与其说是拍,不如说是爱抚。

    可这样的温柔和纵容,却越发让楚嵘动容,他不想在隐忍,干脆利落的把心里所想的话清清楚楚的说了出来。

    "宋禹丞,我喜欢你。"真正的告白。

    温柔漂亮的少年,明明知道没有希望,却依然倔强的不肯放弃。这份执着,平心而论,真的很招人。

    宋禹丞素来是个爱宠人的,许牧之那种人渣,他虐起来自然是顺手的。可面对楚嵘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他的样子,却也下不去手使劲儿欺负他。叹了口气,他松了脸色,摸了摸楚嵘的头。

    "还是太小了。"

    "我可以长大!"像是急于证明什么,楚嵘再次拿出之前的礼物盒,递到宋禹丞的面前,固执的看这他,仿佛再说,不管我大还是小,饭桌上你是答应收下的。

    这算不算是耍赖?宋禹丞哭笑不得,"可你之前没说是什么东西。"

    楚嵘不回答,无言的逼迫宋禹丞。然而他手里一角已经捏变了形的礼物盒,却将他忐忑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宋禹丞和他对视,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楚嵘眼神一亮,唇角瞬间扬起微笑,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我都不打算答应你,你怎么还这么高兴?"宋禹丞觉得不解。

    "因为我原本也没指望你会答应。我只想要一个机会。"楚嵘握住宋禹丞的手,和他一起拆开礼物,然后将里面的项链挂在了宋禹丞的脖子上。

    "你得对我公平点。"楚嵘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死死的把宋禹丞抱在怀里,"我知道你只把我当弟弟,一直拒绝我也是不愿意我以后难受。可许牧之那种人渣你都能等他这么久,我比他好一万倍,你至少要让我长大,才能判定我出局。"

    好一万倍什么的,这么自夸真的合适?宋禹丞看着死命抱住自己的楚嵘一时间还真找不出来什么反驳的话语。

    更何况,楚嵘长得温柔漂亮,即便是难得的强硬,也透着一股子柔软的味道。与其说是霸道,不如说是无言的恳求。只恨不能让人被他甜的心都化了。

    而宋禹丞最拒绝不了的,就是这样的小孩。再次无声的叹了口气,宋禹丞在心里询问系统。

    "如果我走了,楚嵘会怎么样?"

    "宿主放心,一定会给他一个最想要的完美结局。"似乎为了弥补不久前宋禹丞在询问致丨幻丨剂时候的错误,系统又努力的加了一句补充:"不管大人你在这个世界上撩了多少人,你要你希望,他们全都会得到最想要的结局!"

    "毕竟我们绿帽系统,最不怕的就是掉节操。爱你,么么哒~"

    "……"宋禹丞被这句爱你么么哒怼了一脸,半天都没缓过来。直到过了良久,他才说了一句算是秋后算账的话:"那晚上那会我问你致丨幻丨剂的事儿,你为什么突然乱码?"

    "不是我的错。"提到那个,系统也格外委屈:"总局说我没成年,给加了和谐词,所以……"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快穿管理总局?连和谐词这么高深的玩意都有,却让未成年系统配合参与绿帽任务,想想就很无鬼畜。

    宋禹丞越发有种自己是不是进了一家黑公司的念头。可这次的和系统的交流,也算有收获。

    在得到了系统给的保证以后,宋禹丞也干脆把之前守着的那点节操扔掉。左右他走了,小孩也会幸福,那就享受一下现在,其实也挺好的。

    ——————————-

    药物对宋禹丞的影响还是很大。

    在加上又陪着楚嵘折腾了一会,自然疲惫至极。没过多久,就又陷入沉睡。

    但在他睡着以后,楚嵘却轻手轻脚的把宋禹丞抱起来起来,打算换个地方。

    到不因为别的,主要是这里一看,就是什么人的私人客房。再加上宋禹丞身上这件明显是其他男人的衣服,越发让楚嵘的心里像是装了个涩果子,酸的不行。

    所以,怎么可以穿别人的衣服!

    这么想着,楚嵘把宋禹丞放下,又叫自己的司机去下面车里拿一身自己的衣服上来。小心翼翼的帮他换好,这才抱着人下楼。

    宋禹丞是真的困得不行。这么一通折腾下来,他也没有睁眼。倒是楚嵘兴奋得够呛,觉得宋禹丞现在全身上下,都是他的。

    甚至还想偷个吻,只可惜,还没等碰到,就被宋禹丞捏住了后颈。

    "适可而止。"宋禹丞眯着眼警告。这猫崽儿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嗯,我不吵,你好好睡。"楚嵘笑的开心,眉眼间的温柔劲儿,让人心痒得不行。

    宋禹丞挑了挑眉,干脆默许了他的小动作。楚嵘也见好就收,最后在宋禹丞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就不在折腾,抱着人走出酒店大门。

    然而这一幕,却完完整整的落在了守在外面半天的许牧之眼里。他怒不可歇,上前一步,把两人拦住。

    "你们俩是真长能耐了。"此刻的许牧之几乎已经失去理智,如果不是还稍微顾忌一些现在人在外面,他肯定就要直接动手了。

    他今天这脸算是彻底丢干净了。楚嵘在会所大张旗鼓的找宋禹丞,闹得人尽皆知。他追着楚嵘出来的时候,还遇见了不少熟人,看他的表情,全都充满了同情。甚至在他们走远后,许牧之还隐约听到了"老王八"和"帽王"这两个词。

    现在在亲眼看到楚嵘宝贝宋禹丞的情景,立刻就被气疯了。

    而楚嵘却远比许牧之还要生气。原本温柔的气质瞬间收敛,变得料峭凛冽起来。他虽然年纪尚小,那股子锋锐反而更加明显,像是出鞘利刃,轻而易举便能将人劈开。

    "嵘嵘,你把宋禹丞留下,我可以原谅你。"许牧之这句话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

    然而楚嵘却冷笑一声,直接抱着人绕过了许牧之。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懒得给他。至于被楚嵘抱着的宋禹丞,也恰巧在这个时候醒来,饶有兴致的看了许牧之一眼,微妙的角度,正好能让许牧之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那种嘲讽,根本就是赤丨裸丨裸的羞辱。

    许牧之差点没气得背过去。

    说起来,许牧之自己都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走到现在这一步的。

    他在自己的会所,做足了准备,设计毫无防备的宋禹丞。以为天衣无缝,结果却反被打脸。别的不说,且看楚嵘对宋禹丞这个宝贝劲儿,明显是自己这次的出手,给他们的感情当了催化剂了。

    他打算的很好,小网红下了药,他就叫人把宋禹丞弄走,送到他的房间。结果万万没想到,等了半天,属下却说,宋禹丞竟然不见了。

    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可偏偏整个会所的监控全都被人删掉,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

    于是,许牧之只能把小网红弄过来质问。结果却意外发现,那小网红也中了药,还跟疯了一样的纠缠他,这才有了楚嵘撞见那一幕。

    哪里就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说不定,就是宋禹丞故意设计。想要让楚嵘跟他彻底反目。许牧之自然而然的把所有锅都扔到宋禹丞身上。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疑点,也引起了他的注意。斯丁酒店,能在这里长期包下房间的,都是身份特殊的那一帮。如果是四九城圈子里的,倒是还好。怕就怕,是个外来的。

    而且这人还像是个知道底细的,居然还会通知楚嵘过来接人,如果不是意外,那只能说,他小看了宋禹丞的本事。

    这么想着,许牧之就越发觉得楚嵘是被宋禹丞欺骗,想要揭穿宋禹丞的假面。

    可惜的是,楚嵘早已经对他恨之入骨。

    他轻手轻脚的把宋禹丞安置在自己的车里,又怕他冷,把外套也盖在宋禹丞身上。

    "宋宋,你睡会,我有话和他说。"

    "说什么?"

    "我帮你出气。"楚嵘说的认真。体贴的把车窗放下来一点,方便宋禹丞看戏。可其实心里也有小九九,他要让宋禹丞彻底对许牧之失望。

    "许牧之,现在不是谈话的好地点,但是你设计宋宋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楚嵘开门见山,相当直接。许牧之原本还想揭穿宋禹丞,这下直接就被气炸了。

    呵呵,楚嵘是真拿他当二傻子呢吧!不管别的,宋禹丞是他养的人,楚嵘把人抢了,还要警告他,怕不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楚嵘,你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就为所欲为。"

    "仗着你喜欢?"楚嵘失笑:"许牧之,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我是楚家唯一的继承人,你不过是许家的一个私生子,要不是跪舔那位,非要认了人家当教父,你以为你能坐稳现在的位置?以往给你几分薄面,是看在上面那位的份上。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楚嵘到底是世家养大的公子哥,怎么可能没有脾气?什么娱乐圈的温柔男神,不过都是懒得继承家业才弄出来的假面。实际上,真正的攻击性,远比许牧之还要强悍许多。

    许牧之被他揭老底的一席话怼得哑口无言。他的确是私生子出生,也的确是认了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人做教父,可这些屈辱,在他成为许家掌权人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轻易提起。

    楚嵘这席话,直接让许牧之失控。他就一把将拉起楚嵘的衣领,狠狠把他拽到自己面前,目眦尽裂,恨不得生撕了他。

    "你可以瞧不起我,可你别忘了宋禹丞也是我养出来的玩物。"

    楚嵘却讽刺的勾起唇角,"你说话最好干净点,宋宋可不是靠你的钱活到这么大的。至于玩物,这个词放在你身上才是最恰到好处吧!你也不过是路德维希在华国养的狗。"

    "你他妈找死!"最后的表面和谐,彻底撕掉。许牧之失去理智,而不远处楚嵘车里的宋禹丞,更是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自己被戴了绿帽的耻辱。

    暴丨虐的情绪完全激起。许牧之的手下也变得没有分寸起来,不顾一切的抬起手,看这个力道,要是真打实了,楚嵘肯定要遭罪。

    然而楚嵘却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眼底反而透出一丝笑意。

    "意图殴打未成年,许牧之你胆子真的太大了。"

    坏了!许牧之心里一沉,立刻就明白自己中了楚嵘的算计。紧接着,下丨半丨身穿来的剧痛却让他控制不住的惨叫一声,弯腰跪在了地上。

    谁能想到,就在他犹豫的过程中,楚嵘竟然抬起一脚,狠狠地朝着他的下半身踹去。

    要知道,楚嵘是真的练过的。虽然还没成年,可这力道,也绝对要比一般成年男性要更加强悍。许牧之只觉得,自己的蛋都要被踢碎了。

    "算是给你的警告,再敢用你那点龌龊的心思碰宋宋,我就教你体会什么是真正的太监!其余的,想必一会过来的警察,会很乐意和你聊聊。"

    说完,楚嵘晃了晃手里已经拨通紧急报警的手机,转身就回到了自己车里,丝毫不顾捂着下半身倒在地上的许牧之,是有多狼狈难堪。

    "咱们回家。"重新面对宋禹丞,楚嵘凛冽尽数消散,又是那副讨人喜欢的小猫崽儿的模样。漂亮的眼里满是骄傲,感觉自己厉害坏了。

    但可不就是厉害坏了?就楚嵘那个力道,许牧之不变太监,也得阳痿好几天。而且楚嵘也够坏,得了便宜还报警。这个世界对未成年的保护相当严格,即便许牧之的手没有碰到楚嵘,在这种到处都是监控的地方,他有那个动作,就已经违反了律法。

    被戴了绿帽有差点变太监,最后还被警察带走了,宋禹丞不管怎么想,都觉得明天的传闻肯定特别有意思。

    他忍不住失笑,然后他转头看向车外。在和许牧之充满恨意的视线相对的瞬间,他用口型无声的反问了一句:"爽不爽?"然后就闭上眼睛,安心享受着楚嵘的照顾。

    到了现在,他这顶绿帽算是戴的瓷实,接下来,就好好欣赏许牧之被绿云罩顶后的屈辱,就可以了。

    而车外的许牧之,却彻底颜面扫地。圈子里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今天和楚嵘反目成仇,明天就会成为最大的笑话。

    自己养的替身,竟然被白月光抢走了。而且许牧之本人,还差点被楚嵘一脚踹成太监。

    "该死的!"许牧之躺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让他根本无法从地上站起来。而极度的羞耻和屈辱,也让他的眼睛赤红一片。如果目光能够杀人,他肯定恨不得把宋禹丞和楚嵘一起活剐了!

    可随后过来的警察,却并不管这一套。见他倒在地上,竟然连送他去医院的打算都没有,反而相当粗暴的把他从地上拽起来,带上手铐,扔进警车里。

    对个未成年的孩子也要动手,简直就是人渣!看他受伤那个位置就知道这货没干好事。真废了才好,燕京也少了个祸患。

    ——————————————

    混乱的一个晚上,就这么结束了。等到第二天,宋禹丞再起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了。他这一觉睡得舒服,除了手脚还有些无力,其余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药物残留感觉。可紧接着,清醒过后,他就有点无奈。

    因为昨天的人设,也实在是太崩了。不管是顺手撩拨了那个青年,还是纵容了楚嵘,都和他寻常的手段不符。只能说,那致丨幻丨剂的效果,真的是太……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算了,有点小瑕疵倒也无所谓,总归结果是好的。许牧之这顶绿帽,他到底还是带稳了。

    至于剩下的,等到时候再说。反正有系统的承诺在,他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这么想着,宋禹丞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许多。再加上听完黎昭关于许牧之"帽王"八卦的分享,越发娱乐了宋禹丞。身体上偶尔的那么一点不是,也变得不再重要。

    然而宋禹丞这头过的轻松,许牧之却是苦不堪言。甚至快要疯了。

    许牧之一大早,是被属下从局子里保释出来的。而且他万万没想到,酒店门口那一幕,竟然还真的被人拍下来了。

    不过短短一夜,八卦论坛上便到处都是他的黑料。

    #许氏娱乐老总涉嫌侵犯未成年被警方带走#

    #斯丁酒店惊现道德沦丧一幕#

    #许氏娱乐总裁到道貌岸然之下的真面目#

    各种八卦头条,第一时间爆出了新闻。而最让许牧之措手不及的,是他的那些小情人,也被一并牵连出来。

    其中小网红,更是作为一个曝光对象,证据都是现成的,就是昨天他们两人在会所纠缠的那段录像。

    "卧槽,卧槽!这个太劲爆了!有钱人就是会玩。"

    "呵呵,什么会玩,简直脏到辣眼睛。那个断子绝孙脚踹他的少年干得漂亮!这种人渣,活该了。"

    "你们不觉得他恋童吗?发现没有,他每一个小情人,都是从十几岁开始养,弄到最后,就带上了床。这不是有病是什么?要说他善心资助,我可不相信!"

    "不行了,许牧之这种人渣,到底是怎么被放出来的?就应该直接生理阉割了,免得祸患别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网上骂声四起,许牧之的公关根本就是杯水车薪。而最让他觉得无法忍耐的,还是来自圈子里的嘲讽。最后,就连他最害怕的小教父,也让人传了句话。要他好自为之。

    "艹!你们到底查出来是谁做的了吗?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就能让人把这些有的没的弄得人尽皆知,你们都是死人吗?"

    办公室里,许牧之一巴掌抽在属下脸上,烦躁的来回踱步。可偏偏过大的动作,又牵连到他下丨半丨身的伤处,顿时疼得他脸色惨白。

    "许总,应该是楚少做得。但是您也知道,咱们……"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出去!"许牧之不想听解释,直接一句话就把人全都撵走。然后便脱力一般,坐在椅子上。

    他当然明白,这是楚嵘做得,也知道自己这个亏,是吃定了。楚嵘说的没错,楚嵘是楚家唯一的继承人,做起事来,根本不受制约。和他天上地下。而楚家的公关能力,又是圈子里最强的。他的确比不过。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会就此放过。动不了楚嵘,他难道还弄不死一个宋禹丞?

    尤其是宋禹丞,不过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罢了。他敢这么设计自己,自己就让他彻底体会一下,什么叫走投无路的绝望。

    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许牧之回忆起宋禹丞赖以生存的那家网店。他知道,宋禹丞这五年多,之所以能维持生活,都是靠那家网店。既然如此,他就先掐断了宋禹丞的财路,在让他流落街头。

    想到宋禹丞那帮极品亲戚,许牧之觉得,自己有办法了。

    ——————————————-

    不知道是不是山雨欲来之前的平静,接下来的几天里,宋禹丞的生活变得异常平淡。可就在宋禹丞觉得有点无聊的时候,有趣的事情,就立刻找上门来了。

    和之前原身留下的那个网店有关。这两天,宋禹丞手上没活,就顺手花了两套汉服的定制概念图,挂到了网店。

    可万万没想到,不过一觉醒来,自己的网店竟然被意外查封了。与此同时,邮箱里也迷之收到了网络端发来的律师函,起诉原因是抄袭创意。

    这是什么情况?宋禹丞皱眉,有点不解,可紧接着,他不过刚登陆企鹅号,就被认识的圈里人敲了。

    "出事了,你知道吗?宋家人要告你抄袭。"

    "什么?"宋禹丞直接愣住了。可那人接下来的解释,就越发让宋禹丞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不要脸。

    想要告宋禹丞抄袭的这个宋家人,不是别人,正是宋禹丞那帮极品亲戚。至于谁给他的底气,毋庸置疑,自然是许牧之。

    而放出来的所谓对比照,也十分搞笑。他们倒是聪明,没有拿这些年他们搞出来的那些四不像的新品出来丢人,而是用的原身母亲在世时画出来的底稿。

    是一套汉服裙子的设计图,工艺是蓝染。而凑巧的是,宋禹丞昨天发出来的概念图,处理布料时用到的工艺,也同样是蓝染。

    宋禹丞继承的是原身的手艺,而原身的手艺,却是和他母亲学的。同出一脉,做出来的汉服,肯定要有相似之处。

    "你可冤枉死了,这么一点相似,顶多说是工艺手法同出一脉,绝对算不上是抄袭。可这一次,宋家刻意针对,圈里几个论坛上全部都是和你有关的帖子,风向已经完全带偏。这可怎么办呐?"

    和宋禹丞说明情况的那个朋友,也是急的不行。而且不仅是他,其他几家和宋禹丞有过合作关系的店主,也同样替他担心。

    这根本就是无妄之灾,宋禹丞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低调手艺好。也没有的罪过什么人。这宋家人找上他根本没有道理。

    重点是,他们给宋禹丞泼的这桶脏水,实在是太黑太可怕。在加上网店被封,无疑就是作死了宋禹丞抄袭创意。

    对于原创圈子来说,抄袭就是最要命的原罪。这根本就是要断了宋禹丞的活路。

    "这到底是有多大仇,才能干出这么王八蛋的事儿!"不少认识宋禹丞的圈里人,都被气炸了。可偏偏他们人轻言微,在水军控场下,根本没有半分说话的余地。

    然而对于这种情况,宋禹丞却并不着急,反而喜闻乐见。其实之前小网红黑他,他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就是想等这几个宋家人下水,好直接一锅端了。

    可惜的是,楚嵘出手太快,他没找到机会。不过这一次才是真正的恰到好处。因为现在,他成年了。

    当年这一家人以代为监管为由,强占了原身父母的遗产。后来又处处折磨原身,大冬天把他撵出家门。想到那时候原身遭的罪,宋禹丞觉得,是时候让他们把偷来的一切,变本加厉的拿回来。

    毕竟比起戴绿帽这种情感类问题,宋禹丞更擅长的,是当面打脸!

    这么想着,宋禹丞登陆了原身的论坛账号,在宋家人黑他抄袭的所有论坛网站都发了一个相同的贴。

    #染墨手作店主:我回来了,晚上九点,直播间XXXX直播准时开始。#

    这下,圈子里所有关注宋禹丞网店相关事宜的网友,都被他这个反应逗笑了。

    觉得这个染墨手作的店主怕不是有毛病,背着抄袭的罪名,网站都被封了,竟然还敢站出来开直播?

    是故意来找骂的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系统:大人您放心撩,所有您撩过的,我们都会负责给他们一个最想要的结局。

    回到现实世界后,宋禹丞:呵呵,还真是他们想要的结局,垃圾总局,吃枣药丸!——

    更新啦!留言区依旧有20个小红包掉落。另外,喵想请各位饲主大人们吃我一个安利,喵的cp黑猫睨晲新文开啦!《被八个未婚夫找上门后》超甜,超萌,超可爱,开文从来不断更,永远日更到完结,特别特别勤奋,且有存稿,喵已经看过了,写的超级棒!无脑吹自家攻一波~

    文案在这里:万物有灵,董昕从出生起就能听见非人类的语言,桌椅板凳搓麻将,锅碗瓢盆打群架,几只拖鞋都能搞基。就连古董店里的商品也不老实,唐朝的看不起宋朝的,宋朝的挤兑明代的,商朝的那个青铜钟最八卦,每天都跟一群小妖叨叨隔壁老王又绿了谁。

    董昕看看门口的招牌,默默加了一句:新品古董上架,品种繁多,有意者可进店参观,成本价,速甩!!

    董老板:"本店兼职算命、看风水、测姻缘,查隔壁老王是谁,不准不要钱!"^_^

    "谈感情伤钱"的小日子过得正美,董老板万万没想到,某天自称是他未婚夫的人找上门来,竟然还不是一个,是八个!!!

    特别特别甜的黑猫睨晲,顺便,那个下午喵还有加更,为我家攻求收,各位饲主大人们真的不去看看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