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实许牧之在看到宋禹丞的瞬间,就愣住了。他发现, 不过去参加了一次《交换人生》, 宋禹丞的变化,也太大了些。

    现在的宋禹丞, 给许牧之的感觉,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替身, 甚至还多了一种, 说不出的诱人味道。

    如果说,以前的他,不过是许牧之手里,模仿楚嵘模仿得最像的那个。那么现在的宋禹丞, 就是活生生的另一个楚嵘。不,他甚至比楚嵘还要完美, 完全符合许牧之脑补中情人模样。

    可不到半分钟, 许牧之就立刻回过神来。与此同时,宋禹丞的气定神闲,也给他带来巨大的讽刺感, 许牧之甚至感觉,宋禹丞是在耍他。

    回忆起之前宋禹丞在节目组时, 两人通过的那个电话, 许牧之的心情又变得格外恶劣起来:"宋宋,你现在胆子大了, 这样也敢来见我。"

    许牧之的语气乍一听十分温柔,可随之而来的昭然恶意, 却能轻而易举的令人胆颤心寒。

    如果今天是原身站在这里,肯定是要被吓得跪下了。但可惜的是,芯子换了,宋禹丞见多了像许牧之这种蠢且毒的人渣,自然是不会有半分畏惧。

    "许叔叔最近过的不错。"宋禹丞微笑着,稍微压低了一些的声线,和楚嵘十分神似,如果许牧之不是足够了解,恐怕根本无法分清,眼下站在他面前的,到底是谁。

    可同样的戏码,是不可能奏效两次。上次的视频电话,宋禹丞就是用这种方式让许牧之迟疑。可这一次却只能引起他的怒火。毕竟,宋禹丞和楚嵘可是刚组了cp,结结实实的给许牧之扣上一顶绿帽子。

    这么想着,许牧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盯着宋禹丞的模样,竟像是恨不得生吃了他。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别玩花样。"许牧之阴沉的威胁。

    然而宋禹丞却笑得更加开心,就连语气里,也多了几分暧昧:"许叔叔,您为什么不高兴?"

    "你心心念念的楚嵘,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你怎么就生气了呢?还是说……不是我演的不像,而是你嫉妒我?嫉妒楚嵘喜欢我,主动拥抱我,在录制节目的时候更是和我睡在一张床上,甚至……想要把我从你身边带走。"

    "你!"许牧之的胸口被气得上下起伏,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可宋禹丞却笑得越发恣意,"怎么?恼羞成怒?可要我来说,又你何必呢。"

    后退了一步,宋禹丞靠在桌子上,微微仰头和许牧之对视,"你本来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渣。什么求而不得所以养替身都是扯淡骗人的。艹着别人还嘴里喊着真爱,又当又立,也是婊到了极致。自己就这么脏,你还要嫌弃谁?难道不是像我这种明码标价的,才是最合适你的吗?"

    "你看,只要你愿意花钱,我就能扮演任何你想要的角色。我们才是天生一对。"

    宋禹丞说着,修长的手指隔空描绘着许牧之的侧脸。分明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作为玩具才会有的卑微。可偏偏手上的动作,却极具挑逗和攻击性。

    尤其是挑眉一笑时,那瞬间爆发开来的强势,甚至让人感觉,他宋禹丞才是这场关系的主导者。许牧之,才是那个被逗弄调丨教的。

    许牧之被他气得一口气憋在胸口,半晌喘不利落。可偏偏最讽刺的是,在宋禹丞这样强势的玩弄下,许牧之竟然意外产生了反应。

    这就很迷醉了。

    巨大的耻辱感瞬间将许牧之笼罩,他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而宋禹丞见状,越发笑得张扬,而话语里的嘲讽,更是丝毫不留情面。

    "许牧之,你看你的身体永远比你的心诚实。不过可惜的是,我没有成年,给不了你什么甜头。那么问题来了,许叔叔,如果你不能合理的把情丨欲压下去,只要我按下手机上的紧急报警键,最多五分钟,警察就会来找你谈心喝茶。"

    "好,好,宋禹丞你很好。"许牧之不怒反笑。

    到了现在,如果许牧之再看不出来自己被宋禹丞彻底摆了一道,那他就是真正的智商为零。可偏偏宋禹丞说的没错,按照华国的律法,眼下的情况,只要宋禹丞报警,他就一定会被带走。

    而且最麻烦的是,眼下他那个难伺候的小教父,依然还没有离开,最近他看自己也极为不顺眼。因此在这个节骨眼上,许牧之不能再出任何纰漏。

    至于宋禹丞,且由他几天,等到后面,有的是时间收拾他。

    这么想着,许牧之最后瞪了宋禹丞一眼,留下一句"好自为之。"的警告,接着就摔门走了。

    ——————————————-

    迷梦酒吧

    许牧之从海蓝离开后,就直接到了这里。叫了两瓶酒,他狠狠地灌了一杯。直到冰凉的酒液入喉,他才感觉胸口郁结的闷气,稍微缓解了一些。

    可即便如此,被宋禹丞耍了的屈辱感,依然让他无法平歇。然而最矛盾的一点,也就在这里。现在的许牧之,可以说是对宋禹丞厌恶至极,可偏偏最后那个眼神,却一直勾引起他隐秘的欲丨望。在经过了酒精的催化之后,这种欲丨望也变得越发炙热,让他难以忍受。

    因此,许牧之决定发泄。

    随便叫了一个小情儿,许牧之把人约到了他在迷梦的固定包间。

    等人一到,他甚至都不容对方先洗个澡,就把人摔到床上。连前戏都做得极为粗暴,直接进入了正题。

    说起来,今天的许牧之,有些操之过急。毕竟许牧之以前会找的小情人,都是为了在他们身上寻找楚嵘的影子,哪怕是装的,也会格外温柔。

    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许牧之艹着身下的人,眼里寻找的,却是另外一个人的脸。

    尤其是在最后高丨潮来临的瞬间,他忍不住叫出了宋禹丞的名字。然而不过下一秒,他就被自己吓了一跳,瞬间冷静了下来,顿时性质全无,甚至还很愤怒。

    毕竟宋禹丞不过是一个玩应儿而已,竟然也敢耍着他玩。算了算,宋禹丞也就还有一个月就会成年,既然如此,他可以等。等宋禹丞成年以后,再好好的调丨教他,让他从里到外的明白,谁才是真正的主子!

    回忆起宋禹丞隐藏在温顺下的强悍,许牧之隐秘的欲丨望再次被挑起。这一夜,他把那个小情儿折腾的不行。但爽过了以后,就把人撵走了。

    然而许牧之的拔丨屌丨无丨情,却意外给宋禹丞找了一个大麻烦。

    说起来,许牧之这次叫的这个小情儿,并非善类。在加上他心里存着事儿,又听到许牧之多次喊了宋禹丞的名字以后,就越发嫉妒得不行。

    回去就查了宋禹丞的来历。果不其然,他发现宋禹丞也是个被许牧之包养的替身。然而后面的对比,却让他变得更加不平衡。

    宋禹丞住着的竟然是个小别墅。而他只是个高级公寓。并且宋禹丞还被许牧之送去真人秀,素人出镜出了名。而他一直想发展娱乐圈,可许牧之却从不给他资源,哪怕现在也算是个网红,但比起宋禹丞那种热度,就是天上地下了。

    因此,许牧之这个小情儿,就越发以为,宋禹丞是许牧之现在的力捧对象。

    立刻就不平衡了起来。

    一样都是玩具,宋禹丞凭什么就能占着许牧之心里的地位?还有那个楚嵘也很迷,居然毫无顾忌的就跟宋禹丞组起了cp,就连宋禹丞那帮神经病的粉丝们,也没有爆骂宋禹丞,试图把宋禹丞掐死。

    而这一点,也同样是许牧之小情儿嫉妒宋禹丞的原因。

    他最早在网红圈发展的时候,就有人说他是网红圈的楚嵘,还有人拉过cp,结果却被楚嵘的粉群嘲了。说他一个四十八线小鸭子,哪里有资格攀扯楚嵘?

    而后来,许牧之知道了以后,更是狠狠的收拾了他一顿,警告他不要动多余的心思。

    回想起当初许牧之的那些惩罚手段,这个小情儿下意识颤抖了一下。因此就更加觉得,宋禹丞被偏爱的没有缘由。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于是,他在一时愤怒之下,脑子一热,就把宋禹丞的身份在网上曝光了,说宋禹丞其实是个被包养的

    这下不少看到的人,都炸了。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胡说八道!宋宋怎么看也不会是那种人。"

    "就是。而且黎昭和楚嵘不都是燕京的吗?黎昭还是娱乐圈里有名的太丨子丨党,如果宋禹丞真的明码标价,黎昭怎么可能一口一个哥?"

    "更何况,你们还记得宋禹丞参加《交换人生》的原因吗?是为了钱。如果真的有人包养他,那得多low的金主才会让自己的小情儿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眼下,《交换人生》的热度还没有过去,宋禹丞的关注度,也处在最高的时候。关键是,现在的民众眼里,宋禹丞已经是属于那种特别励志的存在了。所以咋一爆出丑闻,并没有太多人相信。很快这个话题的热度就过去了,也不算什么危机。

    可偏偏许牧之看见了以后,却并不想让风波就此平静下来,甚至还认为,可以利用好这次的事情,给宋禹丞一点警告。

    说心里话,现在的许牧之对宋禹丞的看法很微妙,虽然不想立刻毁了,但是也乐忠于看到宋禹丞吃点苦头。甚至想看到宋禹丞走投无路过来哭着求自己。

    就像当初那栋房子。

    许牧之突然回忆起了五年前,他和宋禹丞初见的时候。那时候的宋禹丞不过刚上初中,就遭遇大患,最走投无路的时候,被他捡到,看着他的眼神,仿佛是在看在天神。

    他还能记得,五年前的宋禹丞,其实就已经很倔强了。而且许牧之当初也的确宠过宋禹丞一段,并且觉得,这种小孩很有意思。

    只可惜,后来拔了爪子,一味的顺从,就变得平淡了起来。倒是现在,又找回了些当初的兴致。

    许牧之觉得,宋禹丞就是欠虐。这么想着,他有了新的想法。叫来属下,许牧之让他把一些东西,通过隐秘的渠道,送到那个网红小情人手里。

    "其他的事,都不用管了。"

    "是。"属下应声而去。许牧之却算计着还有多久,宋禹丞会主动上门,向他求饶。

    ————————————-

    而另外一边,许牧之那个网红小情人也是个懂行的,在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信箱里的宋禹丞资料,顿时就明白发给他这些的人是谁。圈子里,都知道宋禹丞是许牧之的人,所以,能把宋禹丞查的这么仔细,就连上过多少节课都巨细无遗的,除了许牧之,还能有谁?

    因此,一时间,这个小网红越发肆无忌惮。并且觉得,果然不出他所料,就宋禹丞一个小玩意,怎么可能被许牧之放在心上?

    这么想着,他又爆了两个大料。一个是宋禹丞出入海蓝那间鸟笼的照片,一个是宋禹丞别墅的照片。

    这年头,豪门大少包养个小情人并不算什么。可如果那照片是真的,那就意味着,宋禹丞从初中起,就被人买下来了。而且明显还是自愿的。

    这下彻底炸锅了。

    所以宋禹丞的粉们,以及那些注意过宋禹丞的路人们,全都不敢相信他们看到了什么。可偏偏越求证,就越觉得微妙。

    有喜欢八卦的路人,也把宋禹丞之前参加《交换人生》时的截图拿出来做旁证。其中最令人说不通的一点,就是宋禹丞举手投足间的那种贵气,明显不是假装能够模仿的。必须要多年的精心教养,才能沉淀下这种底蕴。然而光这一点,这就跟宋禹丞父母早亡的身世矛盾。

    再加上宋禹丞会的那些手工技艺。蓝染、柳编、草编、甚至还有简单的家装设计。这其中的每一样,学习起来都是要烧钱的。可宋禹丞都要自己挣钱谋生了,这些东西,他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又有谁,会烧钱给他学这个。

    这下,网上的风向就变得微妙起来。而许牧之那个网红小情人,还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又想方设法拉了另外一帮对宋禹丞恨之入骨,恨不得他立刻消失的人。就是之前强行占了宋禹丞家产的极品亲戚。

    这下,证据变得更加丰富了起来。

    #震惊!《交换人生》最出色的少年宋禹丞背后竟然是罔顾人伦真白眼狼。#

    随着这样标题的微博头条发出,许多点进去看的人,全都觉得三观仿佛都被颠覆了。

    原因无他,宋禹丞这些极品亲戚颠倒黑白,强行把侵占家产,美化成代为管理。并且还恶意给宋禹丞泼脏水。说宋禹丞父母葬礼刚一结束,他们就把宋禹丞接到了自己家,尽可能给宋禹丞最好的,但是家里孩子太多,难免有顾及不到的时候,宋禹丞就因此愤怒,表示不能容忍。甚至后面,干脆就自己跑出去,搭上了金主。反手坑了他们。

    甚至还说,宋禹丞现在的房子,也是从他们手里抢走的。

    这一下,宋禹丞原本在公众眼里的人设算是完全颠覆了。

    而网上那点事,其实就是这样,当你是靠着人设起家的时候,只要这个人设崩塌,就会变成群嘲对象,原本那些因为喜欢人设而追捧的,也会自认为被欺骗,像是吞了苍蝇一般,厌恶不已。

    就好比之前一个艹深情人设的明星,被爆出轨以后,立刻成了全网嘲。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亏我之前还喜欢宋禹丞,觉得他太励志了。现在看看,只认为自己愚蠢的可笑。"

    "我才是真的恶心坏了。刚爆出来包养传闻的时候,还为着这个和闺蜜撕逼了一场。心太累,感觉以后再也不会相信网络了。"

    "我不管,我相信宋宋,宋宋那么好,他们一定是胡说的!没有看到真正的锤子,我一定会站宋宋到底!"

    或是骂的,或是质疑的,或是力挺宋禹丞的,网上的讨论浪潮一波接着一波。这时候,和宋禹丞一起参加的几个少年也全都忍不住了。

    黎昭首当其中,第一个发难,真身上去回复,和那些言语激进的网友直接就撕起来了。

    "何必呢?"宋禹丞家,电话里,宋禹丞听着黎昭愤愤不平的唠叨,也是十分无奈。分明是他被骂了,结果黎昭比他还着急。只能温声劝他,"我又不是明星,以后也不吃这碗饭,何必和他们较劲儿。过去就好了。"

    "那也不行!哪能由着人这么欺负你。禹丞哥,你不跟我回家也不要紧,喜欢别人也没事。但是别总这么委屈自己,我看着难受……"说着,黎昭的嗓子有点哽咽,像是又要哭了。

    "好好好,就听你的。"见他这样,宋禹丞也是很无奈。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反驳黎昭替自己说话的意思,由着他去闹。其实就许牧之那个小情人这么点手段,宋禹丞早就有了应对的法子,只是时候不到,所以才没出手。

    然而另外一边,得了宋禹丞的同意,黎昭也算是放开了手脚,并且还组上其他三个人,一起在网上和那帮骂宋禹丞的人折腾起来。还找了自家律师发了律师函,说要走官方程序。

    到了最后,黎昭更新了一条微博:"没见识的人,只要看人家涵养好就觉得是花钱包养出来的,怎么就不允许人家有才华吗?还什么金钱堆出来的,我就问问你们,就算给你们钱了,让你们去学了,你们能学到禹丞哥那个水平吗?"

    黎昭在《互换人生》里人气也不错,毕竟是元气大男孩,又接地气,有点地主家傻儿子的劲儿,好多人都喜欢他。因此,他这么直白的站了宋禹丞,倒也不显得突兀,反而让人觉得,他的话,值得相信,并非作秀。

    而与此同时,其他三个一起参加节目的少年们,也纷纷出来给宋禹丞证明。表示他们的禹丞哥,绝对不是那些人说的那样。分明特别有才华温柔且优秀。

    可即便如此,也没有成功洗白。毕竟那些人掐宋禹丞的点,是宋禹丞被包养这件事。至于他是不是有才华,和人品这一项,并没有什么必要联系。

    一时间,由于黎昭几人的真身下场,让原本就混乱的局面,变得更加凌乱。

    "这是冲着我来的了。"宋禹丞笑着翻看网上的风向,就连眼神都没有变过,淡定得不行。

    而此时坐在他身边的楚嵘,却阴沉了脸,嘲讽的说了一句:"跟风的永远都没有脑子。"

    生气了?宋禹丞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看面前的少年,沉着脸,颇有几分摄人的气势。然而可惜的是,底子还是那副小猫崽儿的模样,就算全身的毛都炸开,也不刺人,只让人觉得可爱。

    奶凶奶凶的,还会护主人。

    宋禹丞忍不住因为自己的脑补而笑出声来,主动凑近,摸了摸楚嵘的头发,"别生气了,好不容易休息几天,因为这种事太不值当。"边说着,他边起身问道,"你喝茶吗?"

    "我来。"楚嵘赶紧站起来,结果却被宋禹丞按回到沙发上。

    "你知道茶在哪?还是我去吧。"宋禹丞说这句话的时候,和楚嵘之间的距离很近。温热的气息扑在楚嵘耳侧,而楚嵘的耳朵,也一下子就红了。

    都一起这么久了,怎么还能害羞成这样?被楚嵘下意识的无所适从萌了一脸,宋禹丞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耳尖。然后就笑着往厨房去了。

    然而留下的楚嵘,则是过了好一会,才渐渐回过神来。可就在这时,茶几角落里的一个篮子却凑巧引起了楚嵘的注意。

    他伸手拽了过来,发现里面装的一水都是男士能用的小玩意,但风格却格外成熟稳重,明显是给成熟男人做的,并非是宋禹丞自己这个年龄能用得上。

    所以是订单吗?楚嵘第一反应是这个,可紧接着,旁边的本子就让他的想法大大改观。

    那是宋禹丞的日记。楚嵘没翻开之前,也不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不过是好奇才打开。然而不过看了一页,就被里面宋禹丞叙述的对许牧之那种濒临绝望的深情似海给淹没了。

    x年x月x日,我直到今天才清楚的明白,我只是个替身。可即便如此,我也想许叔叔能够快乐……

    足以灭顶的悲哀,瞬间让楚嵘的心冰寒一片。而那个熟悉的时间也像是一把利刃,将楚嵘的心脏刺得鲜血淋漓。楚嵘清楚的记得,这一天,正是宋禹丞接到台本的时间。

    也是宋禹丞被许牧之推出来,给他当垫脚石的哪天。

    楚嵘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了起来,紧接着,他又像是想要急于证明什么一样,快速的往前翻了几页,然而看到的,却只有宋禹丞对许牧之那份执着且强烈的感情。

    至于旁边框里的小物件,是什么,自然不言而喻,是宋禹丞亲手做给许牧之的。

    所以,即便跪下哀求,即便舍了自尊和傲骨,宋禹丞也要爱许牧之吗?

    呆立在原地,心脏处密密麻麻的疼痛让楚嵘连指尖都开始颤抖。而无法控制的阴暗和嫉妒,也在心底迅速的滋生。楚嵘的手下意识攥紧,努力控制即将失控的情绪。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的脚步,却意外将他的思绪打断,楚嵘回头,正看到宋禹丞端着红茶从厨房里出来。

    可宋禹丞也同样在第一时间看到了楚嵘的动作,以往温柔的笑意瞬间收敛了几分,就连眼神都透出些危险的深邃。仿佛楚嵘误打误撞看到的,并非是宋禹丞的日记。而是能够带来灾难的潘多拉之盒。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禹丞:歪,妖妖灵咩~有一个人渣想要对我图谋不轨。

    许牧之:我不是,我没有,我要怎么解释QAQ——

    二更来惹,加在一起12000,v章搞定啦!那个什么,喵不是参加了我和晋江有约会的比赛嘛~之前也求过营养液,然而并不够,所以v后想加更求营养液。就营养液多一千,喵就多更一千字可以咩?求各位饲主大人们爱的浇灌,多浇水才能变成粗长的大三花猫~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