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和禹丞哥闹,你们着急就先打……"黎昭性子急, 先拦住了三人的话茬, 可干巴巴的语气,却将他忐忑的心情尽显无疑。

    而楚嵘也紧张的往宋禹丞身边靠近了一些, 仿佛宋禹丞是什么脆弱的易碎品,担心得不得了。就连导演组那头, 也突然反应过来, 用极其微妙的眼神,看着宋禹丞。

    屋子里原本欢脱的气氛,骤然就变得冷淡下来。而方才想要让宋禹丞先打电话的三人也跟着不知所措。他们本来是好意,可现在看着, 却像是做了坏事。

    然而宋禹丞的反应,却和他们截然相反。好似大家注意的对象并不是自己一样, 他十分平静, 脸上的神情,更是半分未变。

    "禹丞哥……"黎昭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

    宋禹丞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言语。接着就无所谓的把手机扔给了身边的女孩,"我的时间给你了, 这么烂的机器,我怕用了以后会耳聋。"

    说完, 他转身就出去了。

    "你们啊!"黎昭急了, 紧跟着就要跟上去。可却被楚嵘拦住,"你和他们解释, 我去看看。"

    "也行,我嘴笨, 你要好好劝劝禹丞哥。"

    "知道了。"楚嵘远比黎昭还要着急,承诺了一句,就赶紧开门走了。

    ————————————-

    楚嵘原本以为,宋禹丞心情不好,多半会往远了走。然而他不过刚出屋门,就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找到了他。

    像是在欣赏夜空,宋禹丞仰起头,漂亮的眼里好似倒映着漫天的星光,就连唇角的弧度也是温和而惬意的。滴水不漏的模样,哪里能看出半分难过的劲儿。

    可楚嵘的心里,却越发堵得不行。

    "不打电话吗?不怕回家挨揍?"听到脚步声,宋禹丞转头和他对视。等了一会,他见楚嵘不回答,干脆朝他招招手,示意楚嵘过来一起坐。

    离开摄像机的范围以后,宋禹丞去掉伪装后的笑意,显得格外温柔,只这么勾唇浅笑,就能让人暖到骨子里,忍不住想要靠近。

    然而面对他这样的无懈可击,楚嵘却只觉得心疼。甚至感觉,连呼吸都能牵连到五脏六腑,痛不欲生。

    楚嵘之前询问过表哥对宋禹丞的调查结果。所以他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他知道宋禹丞在六年前就失去了最爱他的父母,也知道宋禹丞根本就没有可以打电话的家人。唯一能联系的许牧之,还是个冷心冷肺,把他的真心扔到地上,随意糟蹋的人渣。

    所以,什么嫌弃电话不好,都是拙劣的借口。躲开也不是闹脾气,而是宋禹丞真的难受了。可即便心里这么压抑,他却还能维持住一副不要人为他担心的模样,这样的温柔,到底是为什么?

    楚嵘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想象,面前的宋禹丞,到底要隐忍了多少痛苦,才能把自己伪装得这么完美?

    于是,楚嵘抿紧了唇,伸手用力的把宋禹丞抱在了怀里。

    "这是在撒娇吗?"对于楚嵘突如其来的感情表达,宋禹丞忍不住开口逗了他一句。可在看到楚嵘瞬间就红了的眼圈以后,也只能敛起笑容,先把人哄好,"好了好了,不说你了。这么大的人怎么临走了还要哭一鼻子?温柔男神人设可别崩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说人设。

    楚嵘没有言语,但是抱着宋禹丞的手却收的更紧。甚至希望他这样的动作,能够给宋禹丞一些安慰,让他的心里能够变得舒服一些。

    即便他明白,以宋禹丞的强大,并不需要这样这样的虚有其表。但是楚嵘依然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能够支撑宋禹丞的那个人。

    可偏偏这样的话谁都能说,只有他不行。楚嵘心里十分清楚,宋禹丞之所以会这么辛苦,最大的原因,就是被许牧之看上养成了自己的替身。

    换句话说,他也是害了宋禹丞的始作俑者之一。可即便如此,他也喜欢宋禹丞,恨不得能把他连人带心都一并藏起来,烙下自己的灵魂烙印。

    这么想着,楚嵘把头抵在宋禹丞的肩膀上。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就像是急于讨好,又不得章法的猫崽儿,小心翼翼蹭着宋禹丞的模样,哪怕是再铁石心肠,也要因此触动。

    更何况宋禹丞明白,楚嵘会这么难受,都是在为他心疼。而这种直白的表达,也正是宋禹丞最难以抵抗的那种。

    叹了口气,宋禹丞放松了身体,任由楚嵘抱着自己。与此同时,宋禹丞的手,也放在楚嵘的背上,轻轻拍着他。

    ————————————————

    而此时另一边,屋里的黎昭也憋不住了,直接把宋禹丞的情况说了出来。

    黎昭:"禹丞哥没有可以打电话的家人,他父母在六年前就因为意外去世了。"

    "什么?"两个女孩并另外一个少年下意识反问,完全不敢相信自己都听到了什么。

    他们之前的确知道宋禹丞并非是豪门世家的大少爷,可却也完美没有想过,他竟然没有家人。

    而黎昭在说完以后,也低下头,瞬间红了眼圈。

    如果不是顾念着直播,他是不想说的。而且对于宋禹丞,这样的底细被人反复翻出来,也并非是什么好事。他根本不屑于公众那些毫无卵用的同情,至于怜悯,更是完全不需要。

    但黎昭却怕他被人误会。之前的几件事,已经让他感受到了网络暴力的可怕。他甚至能脑补出来,如果他不解释,以宋禹丞的骄傲和隐忍,定然不会刻意卖惨。那么都不用等到节目播出完,只看眼下,那些键盘侠们就会断章取义的爆骂宋禹丞,说他再有能耐也没有用,连父母都不孝顺,简直就是垃圾。

    所以黎昭才觉得,自己必须要替宋禹丞说出来。毕竟他的禹丞哥已经很苦了,那些没有道理的谩骂,也绝对不应该再落在他身上。黎昭第一次,想要努力去保护一个人。

    宋禹丞的身世被就此揭开。唯独略去了宋禹丞被包养的哪一段,只说他父母因故去世,一直一个人生活。参加节目,是为了报酬。

    这下,整个直播间都炸了。谁能想到,看起来就像是个小公子的宋禹丞,真实经历,竟然这么坎坷。

    "竟然从初中起,就一个人生活,这也太辛苦了些吧!"

    "所以才会藤编草编那些技能,想必也是为了维持日常开销……难怪到了小县城以后,楚嵘黎昭他们都慌了,只有宋禹丞淡定。原来从那么小开始,就已经自己养活自己了吗?"

    "可他为了钱参加节目这件事,也太离谱了。我光听着,就觉得心疼。第四季最开始的时候,多少人骂他呢!"

    "同心疼。"

    一时间,不少人都因为宋禹丞的身世,而难受起来。然而与此同时,不只是有心还是无意,宋禹丞和楚嵘那边,竟然也一直有摄像机跟着,只是藏在暗处。

    而宋禹丞卸掉平时骄傲的面具,温柔的哄着楚嵘,没有半分脆弱的模样,也被一并放出。

    这下,更是戳得不少人心都跟着发颤。都觉得宋禹丞,真的是太励志了。

    《交换人生》收官的收视率,再一次攀升登顶。宋禹丞和楚嵘月下的拥抱也成为了这一季度最引人落泪的一幕。

    甚至有人说,《交换人生》到这里就可以彻底结束了,因为他们再也找不到像宋禹丞这样,能够给人带来惊喜和感动的少年。

    ——————————————-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在这样的气氛中,第二天一早,《交换人生》的拍摄,也彻底结束。节目组分别送这些孩子们回去各自的家里。

    机场,两个女孩和另外一个少年抱着宋禹丞不撒手。一个比一个舍不得。直到宋禹丞答应以后会经常联系,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在这之后,黎昭楚嵘和宋禹丞,也在节目组的安排下,一起登上了回去燕京的飞机。

    一路无话,燕京机场,众人分别在即。黎昭忍了半天,最后还是一把拉住了宋禹丞的衣袖不松开。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禹丞哥,你跟我走吧。"完全没有初见时的鄙夷,现在的黎昭,看着宋禹丞的眼神,除了满满的喜欢,就只剩下心疼。

    一路上,他早就已经从自家发小那里听到不少八卦。

    现在网上那头,宋禹丞和楚嵘的兄弟cp已经变成了热门cp之一。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俩现实里并没有什么关系。可即便如此,对于许牧之来说,依旧和一顶鲜艳且讽刺的绿帽没有什么区别。

    心头苦守多年的白月光竟然和养的替身成了cp,这种事情,翻遍整个圈子,也找不到第二件。因此,眼下的许牧之,已经成为了四九城里二世主间最大的笑话。

    与此同时,黎昭也从发小那里听说了许牧之在拍摄期间做得小动作。也听说了许牧之为了牵制住宋禹丞,用宋禹丞父母留下的房子做了威胁。最后还是楚嵘让自家表哥出面,才算让他消停。然而这却成为了第二件,让许牧之颜面扫地的耻辱。

    他的白月光,为了保护他的替身,让自己的表哥警告了他。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可笑之极。然而黎昭听完以后,却并没有想笑的意思,反而被气得七窍生烟。

    不是没见过人渣,可想许牧之这么王八蛋的,还真的是世间少有。越想越觉得气愤,黎昭心里的担忧也更添了一重。觉得许牧之这种混蛋,做出什么事情都不稀奇,所以无论如何都不想让宋禹丞独自回去,因此他又劝了一句。

    "禹丞哥,我家在燕京也算是有一号,就算比不上许牧之,保你一个也绰绰有余。而且年底我就出国了,禹丞哥你成绩那么好,到时候和我一起走,肯定没问题的。"

    但宋禹丞却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别闹,我没事。"

    "可……"可连房子都烧了一半,现在回去,你要住在哪里?黎昭欲言又止。后面这句话无论都如何说不出口。

    宋禹丞依旧还是摇头拒绝。

    然而他越是这样,黎昭就越是不放心,最后见怎么都说不通,黎昭的脾气上来,也跟着急了。心里一横,干脆扒在宋禹丞的身上不起来,口不择言道:"许牧之那种王八蛋有什么好?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然而这句话刚落,周围的整个气氛,就骤然变得冷凝起来,连楚嵘的眼神,也陡然变得凌厉了不少。至于宋禹丞,更是收起了唇边的笑意。

    "禹丞哥,我……"黎昭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可还是倔强的偏过头,不肯道歉。

    他说的是实话。宋禹丞手艺好,人漂亮,性格也温柔,全身上下几乎每一个地方都让人喜欢到不行。他恨不得天天都守在宋禹丞身边,寸步不离。可偏偏宋禹丞,却喜欢上了许牧之那种混蛋。

    越想心里就越难受,黎昭红着眼,泪水却一直打转,就跟被人欺负狠了的狼崽子,哪里还有半分之前意气风发的娱乐圈太丨子丨党的影子。

    "你别哭……"看着他这幅模样,宋禹丞也只能叹了口气,拿出纸巾递给他,"黎昭你冷静些,有些事不是闹就能解决的。"

    "那你说我能怎么解决?"其实黎昭就是个大孩子。宋禹丞要是强硬,他还好一些。一但宋禹丞温柔,他就更委屈了。索性把忍了许久的真心话说了出来,"禹丞哥我喜欢你。"

    竟,竟然直接告白了?!

    不仅是宋禹丞,就连旁边的楚嵘也被吓了一跳。他诧异的看着黎昭,下意识皱起眉。然而接下来,宋禹丞的回答,却让楚嵘的心也跟着一凉。

    "我知道。我也喜欢你。"宋禹丞的语气很真诚,就像是宠溺弟弟的好哥哥。

    但即便再温柔,里面的含义也依旧是拒绝。

    楚嵘明白,宋禹丞只把黎昭当成弟弟。不,不仅是黎昭,也包括他自己。而黎昭同样不是傻子,自然听得懂,也明白宋禹丞是给他台阶下,免得尴尬。只能抓着宋禹丞的衣袖,哭得更厉害。

    到底还是孩子呢!宋禹丞无奈的摇摇头,任由他哭个够,直到黎昭哭累了,才把人送上黎家过来接人的车。

    ————————————-

    总算都送走了。看着黎昭离开的情景,宋禹丞暗自松了口气。可紧接着,就被另外一个人从后面整个抱住。是楚嵘。

    楚嵘比起刚拍节目的时候,又长高了一点。虽然不过是两厘米。可这短短的距离竟也足以让他把宋禹丞完完整整的困在怀里、

    "怎么?你也要和我哭一场?"宋禹丞转头和他对视,眼里满是逗弄的笑意。可楚嵘却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我回去之后有几个通告,处理完了以后可不可以来找你?"楚嵘声音闷闷的,有舍不得,也有小委屈。

    "可以。"见他冷静,宋禹丞也放松了不少。跟何况,在经历了前面黎昭那四个哭包之后,在换成楚嵘这样有点粘人的小乖顺,简直就像是面对了一个小天使。因此,宋禹丞也极有耐心的哄着他。

    又过了十多分钟,楚嵘才勉强把宋禹丞放开,并且送他登上回去的出租车。

    直到看不见了,他才回到自己的保姆车上。至于方才在宋禹丞面前的乖顺,也已经尽数褪去,就连往日的温柔,也多了几分深不可测。

    "你怎么打算的?"楚嵘的表哥正好在车上,自家弟弟什么样,他当然心知肚明。明显是对宋禹丞动心了。他倒是不介意宋禹丞的出身,并且还很佩服,可即便如此,也并不看好。

    现在的宋禹丞已经把许牧之得罪狠了,原本有他们楚家护着,倒也没什么。可偏偏最近许牧之抱得那条大腿竟然意外来了华国,到让他变得得意起来。

    重点是,他们摸不准那人的脾气,如果他真乐意给许牧之脸面,那宋禹丞的处境就危险了。

    楚嵘也明白自家表哥担忧的原因,但是他却并不在乎。许牧之背后的那个小教父的确是无法匹敌,可他们楚家却并非是许牧之那种靠着抱大腿才能活下去的废物。

    楚嵘唯一担心的,其实还是宋禹丞对许牧之的感情。

    毕竟像宋禹丞那样的人,如果不是真的深爱,又怎么可能任由许牧之那种蠢货磋磨自己?

    可就许牧之那种人渣,又怎么配得上宋禹丞的深情?想到这阵子宋禹丞仿佛宠爱弟弟一样对待自己的模式,楚嵘心里隐约有了想法。

    楚嵘觉得,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够,不管想要做些什么,也只能徐徐图之。可许牧之却耗不起。他的不断作死只能逐渐将宋禹丞的深情消磨殆尽。届时,就是他上位的最好时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最不缺少的就是耐心。

    ——————————————-

    而另一边的宋禹丞,在拎着行李回家以后,还没来得及收拾一片狼藉的房子,就意外接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

    许牧之:明天上午九点,我在海蓝的顶层套房等你。

    海蓝的顶层套房?宋禹丞忍不住挑眉。这个地点,就是每次许牧之找人调丨教原身的地方。只不过以往是去上课,学习如何更好的成为替身,当一个玩具。而这一次,多半是许牧之想要兴师问罪。

    不过也是时候去见见这位传说中的主人,毕竟一顶绿帽都快带上了,总得去欣赏一下胜利果实。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禹丞这么想着,慢条斯理的打开了衣柜,仔细的挑起衣服来。

    ————————————

    第二天,当宋禹丞到了海蓝的顶层套房时,许牧之任已经在了。虽然面带笑意,但眼底的阴沉之色,却难以隐藏。

    一般情况下,如果按照标准渣贱文的套路,强制play来一套是至少的。可许牧之却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

    宋禹丞先是不解,可紧接着原身记忆中浮现的信息就让他眼神一亮。他突然想起来一个关于这个世界很有趣的设定。

    这个世界对未成年的保护措施做得很牢。绝对不允许未成年发生性丨关丨系。所以,如果是这样,那就很有意思了。宋禹丞勾起唇角,盯着许牧之的眼神变得越发意味深长。

    不像上次那样通过手机,现在这么面对面站着,宋禹丞仔细打量着许牧之的模样。结果却意外发现,许牧之竟然有一张不错的脸,并且还是在宋禹丞认知里,特别欠虐的那种。

    真是让人兴奋极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禹丞:突然觉得许牧之长得很好,一看就特别欠虐——

    更新惹,那个什么,先谢谢各位订阅的饲主大人,喵后面一定会努力码字,不辜负你们爱的包养。另外,讨个好彩头,今天留言区有小红包掉落,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