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无法预料的绿帽,我都能给你戴上 > 第一顶绿帽子(15)【捉虫】
    太美了。与其说改造,不如说是赋予新的生命。

    所有的家具都是由草编和藤编来完成,虽然没有大件和太过复杂的花样,但是这些深深浅浅的自然色调,却天然就能成为装饰。非但不小家子气,反而透着十足十的精致文艺。而小院原本由于陈旧而给人的破败感,也在宋禹丞的巧妙装饰下,也变成了一种别样的古朴。

    如果说现代社会里忙碌的都市人,最向往的生活,就是田园牧歌。那么宋禹丞改造过的院子,绝对是田园牧歌里,田园的最佳代表。

    所以说,这是连家装设计都会?直播间里,有懂行的网友顿时就惊讶了。甚至都开始怀疑,节目组是不是给宋禹丞他们请了外援。否则,如此极具个人风格的家装改造,他们是怎么完成的?

    可随后,节目组公布的设计图,就让他们大吃一惊。居然真的是宋禹丞设计出来的。

    “我的妈,这也太逆天了吧!”

    “不得不说,作为家装设计师的一员,我只想感叹,这份图纸做得相当专业了,而且图纸完成度也相当高,哪怕是圈子里那些专业团队,这么短的时间,也就弄成这样了。宋禹丞这几个少年,实在太可怕。”

    “突然心疼过往三季度的嘉宾,说好的一起手忙脚乱当学渣,你们却偷偷补课当了学霸。”

    “好想知道节目组是从哪里找来的宋宋,怪不得之前要给他那么多限制。这有了限制还这么夸张,要是没有,岂不是要上天?”

    整个主直播间都因此震惊,不过五分钟,他们就又陷入了新一波的惊诧之中。

    宋禹丞提出来的民宿报价,高得令人感觉咋舌。

    一夜一千。

    这就有点太夸张了。虽然说,宋禹丞这个小院的确弄得十分漂亮,令人心驰神往,可本身的短板,也同样明显到不行。

    首先,距离城市远,交通不够便利,就是最赶客的一点,而相对要更加原始的生活模式,也让人在向往之余,生出更多的担忧和抗拒。

    毕竟,这种看似悠闲的劳作,在直播中作为旁观者,或许觉得是美的,但是真正居住了,绝对不会觉得方便。最起码,一个洗澡,一个厕所,就很要了命了。而且小村的夜晚,虫鸣和蛙声也同样有可能令人崩溃。

    再加上,这样的地方,宋禹丞竟然开口就要价一千,就算有节目效应在,也不会有人真的想过去体验生活吧!

    原本还在感叹宋禹丞把小院改造的相当完美的网友们,都下意识转变话题,开始了讨论,基本都觉得不太现实。即便后面的公屏上,放出了节目组的联系电话,也没有多少人真的想要过去看看。

    因此好几个小时过去了,节目组安排的座机依旧没有响起。一直到了傍晚,才有人第一个打破冷场气氛。

    但这个即将过来玩的游客,目的也并非是单纯的度假。而是冲着楚嵘。

    她其实是楚嵘粉丝团的团长。

    “咱们这算不算是间接刷脸?”挂了电话后的黎昭有点郁闷。

    可宋禹丞却觉得无所谓。如何开张的不要紧,重点是,他们接到了生意。有了最开始的机会,才能真正把僵持的局面打开。

    因此,算着粉丝团团长过来的时间,宋禹丞赶紧把接下来的准备工作分配给楚嵘他们。

    然而他这头正在为迎接第一位客人忙碌,但粉丝团团长那里,却发生了一点小麻烦。

    她不是自己过来的,而是带着一个竹马。一开始,两人之间的气氛还算平和,可等到了小县城以后,矛盾就骤然爆发开了。

    小县城的交通,远比他们在直播里看见的还要困难。谁能想到,从这里到宋禹丞他们所在的小村子,竟然只有拖拉机来回接送,重点是,每三个小时,才有一趟。

    都是大都市里习惯了空调房的人,现在大太阳下面站着等,肯定扛不住。而这粉丝团团长的竹马又是个嘴碎的,说着说着就抱怨了起来,并且认为粉丝团团长是被楚嵘给迷惑了。否则,谁要一千块钱一个晚上,还要跋山涉水来这种地方度假,不是故意坑钱又是什么?

    后援团团长也是个有脾气的,直接一句“爱去不去,你想回去我给你转机票钱。”两人就吵了起来。

    “所以你就为了一个戏子要和我分道扬镳?”

    “楚少不是戏子,他是演员。你不喜欢我可以理解,但是这种侮辱的话能不能不说了?而且从一开始,就是你非要跟着,而不是我强迫你来。”

    “你以为我想过来?如果不是为了……”那竹马被她怼的不爽,一时间嘴上就有点说漏了,不过他很快就把后半句咽了下去,可即便如此,粉丝团团长依旧立刻明白了他这次过来的目的。

    竹马的职业,是一家八卦杂志的记者,所以搞不好,他根本就是度假,而是想过来跑新闻的。

    所以自己这是被人利用了?粉丝团团长直接就怒了。甩了竹马一巴掌以后,就赶紧把人撵走。然而最令她始料未及的是,自己脾气这么一上来,竟然在无形当中,给宋禹丞和楚嵘找了一个大麻烦。

    《交换人生》这个综艺是双渠道播出。除了网络直播间以外,每周六还会固定在一个上星卫视频道播出剪辑版。

    而且由于宋禹丞这个意外的存在,眼下《交换人生》的人气和民众讨论度都已经相当高了。单纯根据收视率来看,完全稳居第一位。

    这样的成绩,原本就让那些老牌综艺们眼红,而网络直播这边的收益,也同样高居不下。

    尤其是单独视角直播间,几乎是每一个看直播的,都会特意买宋禹丞和楚嵘的单独视角。可以说赚了个盆满钵盈。

    因此,在这样大规模的曝光下,是不可能没有反驳的声音的。甚至早在刚开播的时候,就有一些所谓的专业人士,在宋禹丞做草编柳编的视频下面,做些不明觉厉的评价,说宋禹丞的技艺,并不规范什么的。

    但这一类人,到底还是少数,也没有引起太多的风浪。可自从千元民宿这件事被爆出之后,风向就有点微妙了。

    现在华国的情况,民宿一般都在一百左右,这种小县城,哪怕是堪比四星的服务,也就两三百到头。可宋禹丞却狮子口大开,一宿就是一千,怎么看,都有消费粉丝的意思。

    可不论从那个角度,《交换人生》现在都也已经成为了最热门的元素点。而粉丝团团长那个竹马,之所以想要跟来,其实就是为了蹭一下热度。

    这竹马手里没有好新闻好久了,这次自认是抓到了机遇,所以说什么都要跟着过来。

    可惜的是,他一个没控制住脾气,竟然在小县城就被甩掉了。不过不要紧,该收集的黑料也收集的差不多了,与其真的跟去小村遭罪,不如另辟蹊径。拿出藏在怀里的录音笔,竹马的脸上闪过贪婪的神色。

    不过短短一个小时,竹马所在的八卦杂志微博公众号就首先发布了一个头条文章。大概主题,是讨论偶像对粉丝的影响力。开头部分,举例子大多用的是类似于主播哄骗小学生粉打赏,可到了最后,却意外把宋禹丞和楚嵘的这个民宿给放了上去。

    而最绝的是什么?这竹马竟然掐头去尾的把他和粉丝团团长的争吵录音一并上传,并且把粉丝团团长定义为受骗上当的脑残粉。

    与此同时,他还鸡贼的把那些网上专业人士说宋禹丞就是哗众取宠的批判也给截图加入了总结。还暗示宋禹丞他们住的小院就是个危房,一没有营业执照,二没有安全性保障,把人家一个小姑娘骗过去,到底是要做什么?

    简直细思恐极。

    而且,这竹马为了搏上位也算是拼了,竟然悄不做声的就买了热搜。这下,宋禹丞他们的民宿,直接火了。

    毕竟,最近国家重点抓的就是网络媒体这一块,而那些主播骗钱的事情又是真有其事。至于各大明星粉丝后援团集资为明星打call,甚至就连同一团体里的不同成员的后援团之间存在财力攀比,也都是真实存在的。

    一时间,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头条,并且参与了讨论。

    “娱乐圈也太乱了。这些明星平时商演拍戏就不少圈钱,竟然还这么不择手段。”

    “网红圈也一样。他们前面说的这几个主播我都听过,妈的,人家大人辛辛苦苦攒了点钱,全都被孩子不懂事打赏给他了,他还拒绝退款,说什么正当来源。简直没有人性。”

    “明星饭馆也是够一梦,味道惨目忍睹,就是买个名字。”

    这样的讨论四下而起,可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等到最后,这所有的脏水,竟然在短短两个小时里,就全都泼到了宋禹丞和楚嵘身上,并且暗示他们非法盈利触犯法律。

    这下,事情真的闹大了。

    可眼下节目组还在小村,分身乏术,并不能在第一时间做好危机公关。然而就差了这么一步,却让事情发展到了无法逆转的地步。

    竟然真的有网上的愤青报了警,控告节目组欺骗消费,非法营业。而许牧之作为《交换人生》背后主要投资人,竟然直接被上面找到,要求他立刻配合调查。

    ————————————

    许牧之的办公室里,气质冷肃的青年正坐在椅子上听着许牧之的回报。

    他分明比许牧之年纪要小,可那种久居上位的气场,却能轻而易举的将他碾压,甚至,还会让许牧之本能赶到畏惧。

    然而即便如此,这青年的长相却并不严肃,反而俊美到不像真人。尤其是一双烟灰色的眼,竟好似夜空氤氲了迷雾,隐藏着万千星辰。如果不是他的眼神太过冷静,怕是轻而易举就能引起人的旖念。

    “事情是这样,父亲您看……”许牧之恭敬的站在他的身旁,弯腰把手里的文件夹双手递给青年,小心翼翼斟酌着措辞,生怕说出来的话引起青年的不快。

    许牧之是真的怕他,哪怕知道这青年的年纪比自己还要小。可许牧之依旧要尊敬的叫他一声父亲,不敢有半点不敬或者忤逆。

    至于眼下的情景,更是让他崩溃到无以复加。之前听说青年要来,许牧之就赶紧把所有的账目都整理了一遍。原本想在青年面前出一把风头,结果迎面就是公司被告。

    偏偏那个民宿的发起人,还是宋禹丞。众所周知,宋禹丞是他养出来的。

    “是我不会调丨教人。”说到关于《交换人生》的相关事宜,许牧之管不了别的,赶紧先开口道歉。

    可青年却摇摇头示意他不用解释,接着不动声色的打开了电脑,顺手刷了一下网上的言论。然后就失望的摇了摇头。

    许牧之真的是太蠢了。

    甭管起因是什么,就单看现在网络上一面倒的风向,就明显是有人在故意带节奏。否则《交换人生》也算是热门综艺,怎么可能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被集体炮轰了?

    可偏偏许牧之还不之赶紧做危机公关,反而把锅推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也是很脑残了。

    论明星的另类圈钱方法,危房强装民宿,一夜价值千金

    看着微博和各大八卦论坛上的无脑谩骂,青年的眼神变得越发深邃,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始终未变,好像这些人骂的,并非是挂在他名下的产业。

    许牧之站在旁边,也同样将这些内容看得一清二楚,可心里却越发打鼓,同时对青年的畏惧也更深。

    两年未见,自己这个小教父是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可青年却像是感受不到他的忐忑一样,接下来又随手点进了《交换人生》的直播间,眼下楚嵘那个粉丝团团长已经快要到了,而弹幕上到处充满了黑子们的无脑谩骂。

    他顺手屏蔽了弹幕,仔细看了一会,突然问了许牧之一句:“这两个里面,哪个是宋禹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