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无法预料的绿帽,我都能给你戴上 > 第一顶绿帽子(11)【捉虫】
    这是什么情节?

    楚嵘这个人都懵住了,紧接着,说不清楚的怒意,就瞬间笼上了他的心头。

    过来的路上,他分明那么担心,生怕出事,结果宋禹丞却跟贴身摄像师当众做出亲密举止,怎么就这么……

    楚嵘心里转了好几个念头,都找不到准确的词语形容。

    可当他走近了以后,入目而来的场景,却又一次让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因为楚嵘发现,那摄像之所以抱住宋禹丞,并非是暧昧,而是因为宋禹丞,已经累得支撑不住了。

    眼下,宋禹丞湿透的头发粘在脸侧,显得他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那么狼狈。可偏偏虚弱成这样,却依旧气势不减。那种仿佛能够掌控一切的气定神闲,在这样的夜色里,格外引人动容。

    也格外,能够引起一种特别凌丨虐欲望,让人想把他弄坏。

    楚嵘被晃了下眼,半晌没有开口。平素温润的眼底,也闪过莫名的焦躁。

    可宋禹丞那头,却像是听到脚步声,抬头和他对视,没有焦距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接着,就勾起唇,缓缓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回来了。”

    估计是累懵了,这次宋禹丞的笑完全忘了伪装,和上次没有摄像机时招呼楚嵘吃面那会一模一样。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虚弱,宋禹丞放轻后声音,那股子宠溺的意味,也越发浓重,引人沉溺。

    “……”楚嵘心里一动,仿佛从心尖上开始泛起的酸涩,瞬间蔓延开来,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几分。他顾不上别的,赶紧上前一步,把宋禹丞从摄像手里接过来。在发现他没有力气走回去之后,更是直接把人背到背上。

    “还好长一段呢,放我下来,我歇会就好了。”宋禹丞劝了一句。他白天就走过这条路,知道后面有多难走。现在又是晚上,楚嵘能自己走回去,就已经很不错了。在背上他,怕是要吃不少苦头。

    然而楚嵘却抿了抿唇,倔强的不说话,但是脚下的步子,却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许多。

    所以这是以为自己小看他所以赌气了?宋禹丞忍不住低声笑了,比往常多了一分暗哑的嗓音虽然不复清冽,但却越发显得撩人。

    楚嵘听罢,眉头皱的很紧。可紧接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宋禹丞接下来的动作打断了。

    宋禹丞竟然直接把白天挣的钱全都给了他。

    “你……”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一叠钱,楚嵘偏头和宋禹丞对视,满脸的不敢置信。当初小县城那会,宋禹丞一个上午挣了一百七,就已经让他惊讶到不行。结果这一次,这人竟然挣了更多。楚嵘瞬间感觉,自己和宋禹丞参加的,并非是同一个节目。

    而宋禹丞也不避开,就这么让他看着数钱。数完了,就把所有的钱,都放在楚嵘的上衣口袋。

    “你怎么办到的?”楚嵘好奇到不行。

    “你猜?”宋禹丞坏心眼的笑着逗他,直到楚嵘要起急了,才接着说,“老本行啊!县城里的人还挺大方,只干了一票就轻松挣到手了。我是不是厉害坏了?”

    “你……”楚嵘顿时哑口无言,被他的胡说八道气得够呛,就连脚步都停下了。但不过一瞬,他又沉默了下来,甚至情绪也变得有点低落。

    楚嵘突然想起来,之前他们刚见到宋禹丞时,黎昭说的话。黎昭说,宋禹丞是许牧之养的小玩意儿。所以,宋禹丞是不是很在意,所以才故意这么自嘲?楚嵘原本心里就难受得不行,这下多添了愧疚以后,就更加不知道要怎么表达,看着宋禹丞半晌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近在咫尺的少年,一双澄澈的眼里,写满了歉意和懊悔,就跟犯了错的奶猫,塌着着耳朵,手足无惜,委屈劲儿简直萌得人心都软了。宋禹丞见状,也顾不上逗人,赶紧哄了两句:“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今儿去县城给一个出嫁的小姐姐做了一身婚纱。别绷着脸,放心我不会让你饿着的,嗯?”

    费劲儿的抬手捏了捏楚嵘的脸,宋禹丞轻描淡写的把一天的经历大致描述了一遍,中间那些辛苦却避之不谈。可楚嵘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宋禹丞这一路会有多难。他不过才走出村子半个小时,就觉得脚底隐隐作痛,那宋禹丞一路走到县城,还给人做衣服,在原路返回,现在会有多累?

    楚嵘心里五味陈杂,而宋禹丞却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到底还是少年的身体,超负荷工作了这么久,他已经到了极限。

    而楚嵘感受到自己耳侧传来的平稳呼吸,下意识偏过头,看到宋禹丞疲惫至极的睡颜,赶紧小心翼翼的把脚步放的更轻更稳,生怕把他吵醒。

    而此时,宋禹丞的随身摄像,也凑过来,小声把宋禹丞录制以来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和楚嵘说了一遍。楚嵘听着听着,眼圈就红了。与此同时,心里最柔软的一处,也慢慢被攻陷了。

    他很想知道,宋禹丞待人温柔的上限,到底是有多高?

    ——————————————-

    夜路是最难走的,加上背上又多了一个人,等到楚嵘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眼下黎昭四个正全都在院门口守着,着急的不行。等看到宋禹丞是被楚嵘背着回来的,直接就惊了。

    “怎么了这是?要不要叫大夫?”黎昭一下子就慌了。之前宋禹丞晚归,楚嵘去找。他看两人这么半天都没回来,就知道是出事了。可万万没想到,居然这么严重,宋禹丞竟连站着都困难。到底是伤着哪了?

    其他三个,也一样慌成一团。还是楚嵘冷静。在示意他们收声以后,小声解释:“没事,他是太累所以睡着了。黎昭你和摄像走一趟,去导演组那头拿点药。凡凡去把热水烧上,两个女孩把里屋的床铺好。快去。”

    就这样又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总算安定下来,而这期间,体力透支到了极点的宋禹丞,却一直都没有醒过。

    已经是后半夜了,楚嵘几个却全都没有睡意,纷纷守在宋禹丞的床边。就着微弱的灯光,楚嵘轻轻的把宋禹丞的手拿起来,紧接着,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了嘴。

    只看宋禹丞原本完美的掌心和指尖侧面,一串的水泡特别刺眼。而脱掉了鞋子和袜子以后,脚掌上已经磨破流血的地方,更是让他们光看着,就觉得疼得不行。

    “这特么是谁干的!”黎昭整个人都不好了,还以为是导演组给了宋禹丞什么苦头吃,脑袋一热,就要去找人理论。

    “你站住!”而楚嵘却赶紧把他叫住,然后沉声把宋禹丞自节目开播以来,照顾他们的所有举动,一五一十的和黎昭几个说清楚。

    “不,不是吧!”黎昭四个顿时懵住了,他们面面相觑,根本反应不过来自己都听到了什么。

    谁能想到,他们在小县城吃到的第一顿饭,就是宋禹丞顶着大太阳靠着柳编换来的。而他们脑补的挣到第一桶金,是宋禹丞费尽心力,给他们铺的路,并非是节目组给出的支援。就连好心的房东阿姨,其实也是听了宋禹丞的嘱咐,才会顿顿给他们加餐。至于现在,为了凑到房租,宋禹丞更是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走了七个小时的路,又上门自荐恳求,这才换来了他们接下来一个月的安稳。

    沉默顿时将所有人笼罩在内,而极度愧疚的情绪,也迅速升起。

    黎昭几个觉得,和宋禹丞比起来,他们分明就是废物。再想想宋禹丞的出身,那种酸楚,就越发让他们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宋禹丞真的是太难了。

    他们都是家里的娇养的宝贝,可宋禹丞却是许牧之弄的小玩意,圈子里明码标价的存在。再加上宋禹丞领了台本,就只能照着演,甭管自己本身什么性格。也是身不由己。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尽心尽力的照顾每一个人。待他们这份心思,就算是对亲弟妹,也就如此了。

    相比之下,自己五个,却一直理所应当的享受着宋禹丞的照顾,却还不停的吐槽宋禹丞。就跟不知好歹的白眼狼有什么区别?

    要知道,如果没有宋禹丞,早在县城的时候,他们就吃不上饭了。

    一时间,看着宋禹丞手脚上的伤,再看看楚嵘放在床头柜上的钱,站在地上的四个少年全都涨红了脸,不知道要说什么。黎昭更是恨不得直接一嘴巴抽死自己,而两个女孩早就已经哭了出来泣不成声。

    “都散了吧,明天还有活要干。这边我盯着。”见他们都明白了,楚嵘也不在留人,继续帮宋禹丞处理伤口。只是抿紧的嘴唇,和发红的眼圈,都能显示出,他此刻并不平静的心情。

    黎昭他们见状,也知道眼下不是说话的好时候。时间太晚了,宋禹丞也需要休息。最好的方式,就是他们先离开。

    几个人轻手轻脚的散了,各自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睡觉。然而即便如此,这一晚,对于楚嵘五个人来说,都是相当煎熬的一晚,也是让他们最难受的一晚。

    所有人都辗转反侧,不知道第二天,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和宋禹丞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宋禹丞道歉,才足够诚恳。

    ——————————————

    凌晨三点,当所有人都睡着了以后,楚嵘悄悄起床,去村子的另外一边找到了导演组,要了手机,说有事联系家里人。

    虽然不符合规定,可楚嵘身份不同,导演组也不敢说些什么,赶紧找到楚嵘的手机交给他。

    “谢谢。”楚嵘接过手机,然后转身就出去了。

    其实楚嵘这个电话,是想打给自己的表哥。虽然时间很晚,但是他却并不担心自家那个日常沉迷修仙的表哥会睡着。果不其然,提示音响了两声,电话就接通了。而楚嵘的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宋禹丞。

    “怎么对他感兴趣?”提起宋禹丞,楚嵘的表哥立刻就犯起恶心来。

    许牧之干的那点狗屁倒灶的事,四九城里谁也不瞎,都跟明镜一样。他们楚家没当众翻脸,已经是看在多年世交的感情份上了。要不然谁能忍受自家万千宠爱的继承人,被个人渣私下里意丨淫,还弄出一群四不像的小玩意来当成替身。

    “别这么说。”听出表哥对宋禹丞印象不好,楚嵘下意识就开口反驳,“他和外面传的不一样。所以我想知道些更细节的地方,我记得你之前叫人查过是不是?结果怎么样了?还有,你知道晨报上那个别墅火灾是怎么回事吗?全都细致和我说说。”

    “好好的拍节目,管那些事干嘛?我和你说小嵘,你可别被骗了。宋禹丞那种被养出来的玩意儿,最没有心了。”见楚嵘对宋禹丞有好感,楚嵘的表哥赶紧劝了一句,但手上的事也没耽误,利落的把之前调查的结果都找了出来。

    毕竟是最宠爱的表弟要上节目,许牧之又插进来这样一个人。所以早在《交换人生》开始前,宋禹丞的资料,就被完完整整的放在了楚嵘表哥的办公桌上。只是属下看过说没有问题,所以楚嵘的表哥就没有细看罢了。现在楚嵘问起,他又给调出来重新看了一遍。这一看,秒被打脸。

    什么没心的小玩意儿,这宋禹丞分明就是个傻孩子啊!

    原本他们以为宋禹丞是为了钱才跟了许牧之。这么一看,分明是宋禹丞初中那会,年纪小被极品亲戚欺负得走投无路了,才被许牧之捡了漏。

    什么许牧之养着他,分明是他自己养活自己。那栋别墅本来就是宋禹丞父母留给他的,许牧之只是动了动嘴罢了。而那别墅每年的保养费用不低,还有日常生活费学费,这些后续费用,却全都是宋禹丞自己赚的。许牧之提供的,仅仅是看似高端的调丨教罢了。

    然而事实上,对于宋禹丞来说,许牧之安排的那些课程和老师,恐怕才是最大的负担。既耽误了他挣钱,也加重了他的学业。根本就是得不偿失。他能忍下来,还能每样都学的不错,本身就是奇迹了。

    然而这些,还都不算什么。宋禹丞的具体住址,才是最让楚嵘和他表哥震惊的,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许牧之真的是太狠了。

    如果调查没有出错,那栋房子就是宋禹丞父母留给他的最后念想。许牧之连这都要动,分明是一点活路都不打算给宋禹丞留。哪怕是外人看着,都心寒得不行,那么宋禹丞呢?他在看到新闻的是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感想?

    “疯了,都疯了?这样也能忍,还要跟着许牧之那个人渣,又不是自己活不下去,就宋禹丞这手艺,放到时尚圈子也能拼一拼了,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楚嵘表哥感觉一口气闷在胸口半晌喘不过来,就连三观,都在这一瞬间,被完全颠覆了。

    然而此时的楚嵘,却意外勾了勾唇角,只是他的眼神,却是冷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