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无法预料的绿帽,我都能给你戴上 > 第一顶绿帽子(8)【捉虫】
    “饿了?”宋禹丞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多半是因为不在摄像机的镜头下,现在的宋禹丞褪去白天的骄傲,在月色下勾唇浅笑的模样,竟意外的十分温柔。

    楚嵘皱起眉,没有回应,但是脸上的红晕却更加明显,越发显得窘迫。可宋禹丞却并没有被他的冷淡吓退,反而主动伸手,握住了水桶上的绳子。

    “你姿势不对,所以力气不够的时候,就怎么都拽不上来。要这样顺着方向,才会更方便用力。”宋禹丞温声教着楚嵘,和他的距离,也变得很近。虽然没有什么暧昧在里面,但依旧让楚嵘变得紧张了起来。

    和楚嵘脑补里,会十分恶心的感觉不同。宋禹丞的肌肤温度比普通人都要凉一些,像是上等的翠玉。在这样的晚上,手背间偶尔的接触,也极容易沉迷。尤其他眼里带着宠溺的包容感,天然就能叫人卸下防备。

    可越是这样,楚嵘的眉头就皱的越紧。因为在他心里,宋禹丞和许牧之的关系,始终是最难以释怀的心结。再加上眼下这种情况,宋禹丞的从容,越发显出他的狼狈。

    就更加让他心情复杂起来。

    气氛顿时就变得格外冷淡。

    但是对于宋禹丞来说,沉默未必是件坏事,而且现在的楚嵘,让他感觉十分可爱。

    其实从宋禹丞本身的角度来看,原身的悲剧,从一开始就跟楚嵘没什么关系,完全都是许牧之的锅。而且原世界里,楚嵘虽然厌恶原身,可却也在节目拍摄过程中暗示过原身,可以拉他一把。但是原身拒绝了橄榄枝,所以后来楚嵘也懒得在管。

    也算是原身遇见过,唯一对他抱有善意的人。

    虽然这种善意,不过是对弱者的怜悯,但是宋禹丞觉得,最起码说明,楚嵘这个少年本性不坏。

    再加上他现在抿着唇有点倔强的劲儿,倒像是被丢弃的小猫崽儿,委屈得不行,还要龇牙显得自己很厉害。

    奶凶奶凶的还挺招人。

    不过想想也是,平时都是娇养的小少爷,对外也是万千宠爱的大明星,现在被扔到山沟里,弄得灰头土脸的,指不定这一天遭了多少罪。

    宋禹丞一向喜欢漂亮的小孩,这会子倒是被楚嵘看的没了脾气。

    “跟我过来。”叹了口气,宋禹丞无奈的笑笑,带着人去厨房。

    “要做什么?”楚嵘被他拉着走,忍不住开口问道。可刚一问完,就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又抿了抿唇不再言语了。

    然而楚嵘越紧张,宋禹丞就越忍不住恶趣味,想要逗他。

    “怎么跟着小气包一样?分明白天温柔又可靠。”转头看着楚嵘,宋禹丞故意调侃。

    “你不也是?白天都不用正眼看人。”感觉自己被小看了,楚嵘眯了眯眼,有点危险。

    这是要伸爪子了?宋禹丞唇边的笑意更深,可琢磨着再折腾下去时间就太晚了,明天还有拍摄,也怕把人逗得过火,真生气了,所以也不再多话,只是利落的找了几样食材,生火准备开始做饭。

    晚上太过复杂的食物会积食,因此一碗最简单的鸡蛋面,就最恰到好处。

    宋禹丞的手艺比不了大厨,但绝对也在水平线以上。尤其是这会他动了哄人的心思,哪怕是最简单的料理,也能弄得色香味俱全。

    豆芽和白萝卜煮出来的汤底,天然就有着一股子鲜香,在适当加上一点香油和盐作为调味,等到面条煮好,过水放进去,便能够成就夏天夜晚里,最让人开胃的清爽。

    最后,放上一颗煮的白白胖胖的糖心荷包蛋,在配上一些房东阿姨腌制的小咸菜,撒上些葱花和芝麻,一碗诱人的鸡蛋面,就很快出锅。

    “尝尝我的手艺。”宋禹丞把碗放在楚嵘面前。这些食材是他睡前就和房东买好的,本来是怕自己饿了所以备了一份,现在倒是凑巧给了楚嵘。

    楚嵘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筷子尝了一口。

    味道出乎意料的好。楚嵘楞了楞,有点惊奇的看了宋禹丞一眼,然后就在他的催促下,安静的吃起面来。

    美食总能恰到好处的安抚情绪。而安静的环境,也能诱惑人放松。楚嵘原本复杂的思绪,也因此变得淡定了许多。

    而宋禹丞也没闲着,他趁着楚嵘吃饭的功夫,顺手把灶台都收拾了一遍。

    一动一静,小小的厨房里,气氛十分温馨。楚嵘看着宋禹丞忙碌的身影,莫名觉得有几分感动。

    可也就不过一瞬,他就忍不住生出另外一种念头。楚嵘在想,宋禹丞照顾起人来这么娴熟,是不是因为平时就是这么对许牧之的?

    这念头一起,在好吃的面也陡然变得索然无味。可紧接着,楚嵘就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突兀且奇葩,赶紧强行压了下去,但心里却总觉得堵得慌。

    “多谢。”每次遇见宋禹丞,他都会变得不太对劲。好不容易把最后一口面吃完,楚嵘低声和宋禹丞道谢,然后就想赶紧站起身离开。

    他实在是太难受了,不管是被宋禹丞用照顾许牧之的方式照顾,还是自己这么狼狈的状态被宋禹丞看到,都让楚嵘感觉无所适从。

    然而由于白天太过辛苦,眼下疲惫感涌上来,腿也跟着泛酸发软,楚嵘一时间竟然有点站不起来。宋禹丞看着,赶紧从正面扶了他一下。

    宋禹丞的身高比楚嵘矮一些。而且白天也同样累了一天,因此他的手,也难得不是很稳。加上楚嵘的重量,两人一起踉跄了一下,楚嵘下意识搂住了宋禹丞,正正好好的把人抱了个满怀。

    “!!!”鲜少和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楚嵘的身体陡然就僵住了,耳朵上也迅速染上艳色。就跟突然被人拎着后颈提起来的小奶猫一样,连尾巴上的毛,都要炸开了。不管是那个角度,都未免显得太过纯情。

    宋禹丞却被他的青涩萌了一脸,忍不住伸手逗弄一样捏了捏楚嵘的耳朵。

    怎,怎么能随便动手动脚?

    楚嵘诧异的睁大眼看着宋禹丞。但宋禹丞却很淡定的用目光暗示楚嵘还停留在他腰间的双手。这下,炸了毛的奶猫立刻炸成河豚,下意识后腿两步,转身就跑。

    “哈哈哈。”宋禹丞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靠在桌子上低声笑了出来。清冽的嗓音也因为笑意变得格外温柔,丝丝缕缕,像是能勾了人心。

    楚嵘听得清楚,只觉得脸上的温度变得更烫。回到自己屋里以后,就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只觉得宋禹丞这个人,实在是太轻浮了!果然他还是讨厌他。

    楚嵘心里这么想,可眼神却不由自主的透过窗子偷瞄宋禹丞那屋的情况。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心里,他一直看到宋禹丞熄了灯,他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而另外一头的宋禹丞,在楚嵘他进屋以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弄起那些绢花来。

    果然还是逗逗漂亮小孩心情好,他本来都困了,现在到是精神了许多。

    ————————————

    这一晚上,对于楚嵘来说,实在太过难熬。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宋禹丞最后的笑和两人之间意外的拥抱始终在梦里反复上映,折腾了楚嵘整整一宿。

    可等到了白天,在有了摄像机之后,宋禹丞故意做出的倨傲又让夜晚的互动,显得格外不真实。楚嵘是知道宋禹丞令了固定人设的台本,现在这些应该都是演的。昨天晚上那个有点“轻浮”爱把人当小孩子逗弄的,八成才是他的本性。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有种自己恍若梦中的感觉。甚至弄不明白,怎么会有像宋禹丞这样的人,分明两种性格南辕北辙,可演起戏来,却比他这个被人称为“小戏骨”的演员,还要滴水不漏。

    因此,楚嵘对宋禹丞的关注,就变得更加密切起来。而宋禹丞面上滴水不漏下的一些小细节,也开始让他十分在意。尤其是他们出门前,在院子角落里不经意找到的正好可以装饰草帽的绢花,越发让楚嵘怀疑,这些会不会都是宋禹丞做的,为了暗中帮助他们。

    其实楚嵘昨晚偷看宋禹丞,知道夜里两点多的时候,宋禹丞从屋子里出来,似乎放了什么东西在这里。而且他仔细回忆,昨天傍晚他们发现草帽之前,其实就是宋禹丞坐在这里摆弄。另外,楚嵘发觉,他们似乎都遗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宋禹丞第一天,是怎么挣到那么多钱的?

    这种种细节推断下来,唯一的答案就是,他们现在手里的草帽,都是宋禹丞亲手编的。

    所以,他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毕竟自己五个人,对宋禹丞的态度,都可以称之为相当不客气。是无所谓不在乎的顺手帮衬,还是受人命令不得不做这些并不想做的事情?

    不论是哪个答案,都让人感觉不是那么愉快。楚嵘的心陡然一沉,变得不是滋味起来。他远远地看了一眼宋禹丞紧闭的房门,总觉得,那里似乎有什么谜团,只要打开,就能看见。

    但现在明显不是最好的时机,他得先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

    这么想着,楚嵘收回视线,和黎昭他们一起出了院门。

    ————————————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在宋禹丞的帮助下,楚嵘五个人也终于成功的挣到了钱,度过了最开始的艰难。紧接着,真正的挑战也随之而来,节目组终于要带着他们去村子里了。

    然而这却并非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就连宋禹丞自己都万万没想到,导演组的套路,竟然这么深。

    和前几季直接分开入住农家不同,这一次,由于他们成功挣到钱,交了房租,所以干脆被整团被扔到了一个外面看着几乎要塌了,可里面远比外面还要糟糕的小院里自生自灭,并且领到了新的剧情任务。

    “由于节目组经费有限,所以现在,你们无法住在农家,只能住在这里。至于缺少的生活用品,就用你们身上现有的钱来购买。”

    卧槽!这下所有人都懵逼了。因为就算加上宋禹丞的,他们现在身上,也就总共不到三百块钱。可他们一共六个人,要在这里生存一个月。

    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他们现在在的这个院子,其实连个锅都没有。

    直播间那头,直接就笑疯了。

    “哈哈哈哈,导演组太狠了啊!”

    “不行了,虽然很可怜,但是迷之想笑。”

    “抱抱我家楚嵘,我怎么感觉,在听到要求的瞬间,脸都白了。”

    “小傲娇还可以。别说,你们觉不觉得,宋禹丞和楚嵘某个角度有点像?这么一站,真跟亲哥俩一样。”最后一句,是刷在宋禹丞自己的直播间里的。毕竟那几个打算为宋禹丞说话的八卦博主,视频剪辑还没做好,他们现在在主直播间里说这些,很容易就被爆骂。但自己的地盘浪一浪,还是没有问题的。

    然而他们气氛欢脱,另外一边,宋禹丞那头却是一片惨淡。

    原因无他,这几个少年,还沉浸在震惊中,久久不能回神。关键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宋禹丞第一个挣到钱这件事,给他们带来的影响太大,现在剩余的几个,包括楚嵘在内,都下意识用一种求助的眼神看着他。

    “……”宋禹丞直接就无语了。说好的是来带绿帽,现在怎么觉得直接就变成带孩子了。

    不过即便如此,看看日头,也不能再继续傻站着,最起码要把窗户先弄好。要不然,到了晚上,连安全性都没有保障。

    这么想着,宋禹丞决定先动起来。

    因此,到了最后,他还是用了和之前一样的“鼓励”方法,让黎昭他们行动了起来。最后到了夕阳彻底落下的时候,虽然屋子依旧很破,但是最起码,床和门窗是整理好了的,不会耽误他们晚上休息。

    晚饭是花钱和附近的老乡买的,有节目组的明码标价在前,他们这一顿饭的花销,远比在小县城的时候还要贵。也正因为如此,眼下他们口袋里剩下的钱,就只有两百多了。

    可后面的打击,才是最让他们崩溃的。他们根本预料不到,节目组已经到了丧心病狂到了不是人的状态。就这样的破房子,一个月的租金,竟然要五百。

    如果明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付不出来,他们就会彻底无家可归,流落街头。

    这下,刚刚填饱肚子的少年们,又一次被眼前巨大的噩耗给打击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