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无法预料的绿帽,我都能给你戴上 > 第一顶绿帽子(7)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什么难过的事,宋禹丞的语调极其低沉,可下一秒,却陡然换了个语气,“骗你的。我是独生子。要真有个黎昭那样的弟弟,我肯定一天揍他十遍。”

    宋禹丞眼里具是恶劣的讽刺,分明就是挑明了自己是故意演了一幕苦情戏来戏弄人。但接下来,他一脸满足咬着包子的模样,却让直播间里的所有人,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谩骂,又憋了回去。

    他吃的太专注了,仿佛手里捧着的,并非是一个凉透了且油腻的包子,而是什么堪比米其林六星主厨做出来的豪华大餐。而他不着痕迹落在院子里楚嵘他们身上的眼神,也格外温柔。那种带着宠溺的笑意,不需要任何虚无缥缈的灵魂自白,便足以让人感受得到他心里的想法。

    他是真的很喜欢楚嵘他们,喜欢到了,只要看着就能眉开眼笑。哪怕成为众人眼里的“恶毒人渣”,也无所畏惧。

    可不过这也只是一瞬,在注意到摄像的目光一直盯在自己身上以后,宋禹丞就收敛了所有表情,又恢复到之前,那种倨傲且狂妄的模样。

    可这一次的伪装,却已经为时已晚。因为他方才的漏洞,藉由摄像的镜头,完完整整的转播到了直播间里头。

    一时间,所有人都因为宋禹丞的眼神,而泛起心酸。

    这少年,也太别扭了一些。可偏又别扭的如此戳人。那种充满矛盾的傲娇和口不对心,直接就把不少人的心都融化了,甚至还隐约泛起疼痛,恨不能好好抱他在怀里,告诉他,不用如此辛苦的伪装自己。而关于这一天的流程,也再次浮现在众人的脑海。

    “哎,如果没有宋禹丞,楚嵘他们今天肯定都吃不上饭了。”

    “没错,而且中午的时候,就有人要放弃任务,如果不是宋禹丞那番嘲讽。”

    “晚上也是,让房东以浇地报酬的原因加餐,你看黎昭他们现在多兴奋?”

    “可宋禹丞自己却吃的很……”似乎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这个网友的评价,最后选择了省略号。而更多的人,在看完这句话之后,却全都不由自主的为宋禹丞心疼。

    可不是嘛,黎昭他们这一天是累,可中午吃的是大餐,晚上也有丰富的卤味和绿豆汤。可远比他们还要劳心劳力的宋禹丞,吃的却不过是馒头、包子这些简单的干粮。

    如果换成他们自己,肯定早就炸了。可宋禹丞却能用一种心满意足的心态来看着黎昭他们吃饭,甚至还因为黎昭给他一个凉包子,就喜形于色。

    宋禹丞的心,到底有多软?他待人温柔的上限,又是有多高?

    有人忍不住把从拍摄初始到现在的所有和宋禹丞有关的镜头,全都翻了出来,一一细数。紧接着,那种恨不得从心尖开始泛起的酸楚,就激得他们眼圈泛红。

    宋禹丞,真的是别扭的让人心疼,又坚强得让人想哭。

    谁能想到,在来小县城的路上,宋禹丞的座位,是整个面包车上最颠,最闷,最难受的。他拒绝和两个女孩换座,只是因为担心她们的情况更加不好。结果换来的却是无数人的爆骂,说他是极品。

    而到了小院拒绝同房,也是因为人数太多。每间屋子最多睡三个人,要是四个大男孩住进去,估计谁也别想休息好。所以宋禹丞在不知道第二天会不会挣到钱的情况下,选择自己出局,但却因此被吐槽不合群。说他娇气,霸道不讲理。

    至于后面的午饭和加餐,那就更不用说了。如果宋禹丞真的瞧不起黎昭几个,有意打压。又怎么会在挣到钱的第一时间,就买了他们想吃的饭菜,就为他们解决了后面的房租?

    其实,宋禹丞对楚嵘他们,真跟爱护弟弟的亲哥哥没什么区别。不,哪怕是亲生的兄弟,恐怕也未必能做到像宋禹丞这么竭尽全力的地步。

    所以之前,都是他们误会了。

    宋禹丞根本就不是什么极品的人渣,不过和黎昭他们一样,都是十七八岁的大孩子罢了。就因为他不善表达,再加上性格敏感别扭,所有的一切努力,就全都被他们这些自称“正义人士”的键盘侠曲解成“恶毒”的代表,变着花样的谩骂,侮辱,甚至还有人对他进行人身攻击,诅咒宋禹丞去死,让他滚出节目组。

    现在想想,当时那些激动和义愤填膺,怕不是眼瞎心也跟着瞎了。否则怎么就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一个隐忍如此的温柔少年?这就跟生把脏水扣在宋禹丞身上,按头逼他强行认下不属于自己的罪名,有什么区别?

    简直王八蛋到了找不到任何词语能够用来形容。

    一时间,整个直播间里的人,都沉默了下来。可这种沉默,不再是他们被宋禹丞的作且智障雷到说不出话。反而是因为太过心疼,又愧疚到了极点,所以不知道要如何表达。

    “突然有点想哭。之前骂了宋禹丞那么多句,现在恨不得时光倒流,把那些话在咽回到肚子里去。”

    “太打脸了,我一定是眼瞎了才会说了那么多恶毒的话。”

    “第一个表情包是我做的,现在我有种想要把手剁了的冲动。不行,我要立刻去剪辑视频,然后发到微博上道歉澄清。一想到还有那么多人在骂他,我就憋得上不来气。”

    “快去剪,然后我们大家都帮着发。哎哎哎,这次真的是太打脸了,可即便这样,我也想说一声对不起。”

    弹幕上,第一个人的道歉开了口子,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道歉。而那些原本原本守在宋禹丞视角直播间里,等着剪辑极品蹭热度的几个微博八卦博主,更是承受不了那种灵魂的谴责,凑在一起商议,怎么为宋禹丞平反。

    讲道理,我们禹丞大宝贝儿,颜值高,才华好,人品更是好到没话说,怎么能随便由着那些个人云亦云的脑残当成人渣讽刺?

    他们一定要做出最好的视频,狠狠的把那些人的脸抽肿!

    因此,等到宋禹丞再一次把注意力放在院子里的时候,直播间里的气氛,已经和方才天差地别。

    虽然宋禹丞高傲依旧,然而落在那些网友眼中,只觉得他萌的令人心颤,可爱得让人想要抢回家里珍藏。同时,也更期待他后面,能带来怎样的精彩。

    而此时的院子里,黎昭楚嵘五个人已经吃饱喝足,正在讨论关于挣钱的事情。可左思右想,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要是能做点什么小买卖就好了。”黎昭烦躁的挠了挠头,觉得十分心累。他能够想到的法子太少了,偏偏每一个都有限制。

    其实严格说来,黎昭不算是那种完全四体不勤的太丨子丨党,别看年纪小,但眼光也算精准,跟着自家哥哥投资过几次,楚嵘有一部拿奖的剧,就有黎昭的手笔在里面。可好汉不提当年勇,他在圈子里那点影响力,换到这个二十八线的小县城里,就变得毫无卵用。别说投资了,就连吃饭都困难。

    一时间,也是十分烦躁。而其他几个少年,却十分感同身受。手里的钱太少,连生存都成问题。

    然而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女孩却突然发现了葡萄架下摆着的草帽,顿时惊叹出声。

    “哇!这个好漂亮,是房东家的?”她兴奋的拿起来戴了一下,紧接着,其他四个人的眼神,也一下子就亮了。

    不得不说,这几顶草帽,真的是相当精致了。

    和他们日常在电视上见到的农家草帽不同,这些草帽的手工要更加细腻,花样也特别漂亮好看。最难得的是那种充满了优雅的小文艺。清新当中,亦显得格调不凡。

    另外一个女孩也挑了一顶试戴,紧接着就爱不释手起来。

    “真好看!也不知道是在哪里买的。”

    然而这个无心的买字一出,却立刻让其他人对应生出一个卖字。

    “你说,我们能不能拿着去卖掉?”楚嵘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他拿起一顶草帽,仔细的翻看了一会,觉得这办法似乎可行。但是前提条件是,他得先知道,这些草帽的主人是谁。

    “我去问问房东阿姨。”黎昭很快反应过来,赶紧跑着去找人。在得到是节目组特意安排给他们的这个答案以后,楚嵘五人立刻就变得兴奋了起来。

    “正说做个小买卖,这货源就来了,你看这帽子,要是一个要是能买20块钱,光这十顶,就有两百了。”

    “可二十块钱会不会太贵,真的有人买吗?”

    “肯定会。”楚嵘想了一会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回来的时候看路边有很多野花,要是能弄几朵,缠在上面,在多加工一下。两个女孩做模特,肯定很快就能卖出去。”

    “有道理!”众人跟着附和,紧接着,就热火朝天的商议起明天去卖草帽的事情。

    他们就知道,节目组不会赶尽杀绝。真一点本金不给,就算他们是神仙,也变不出生活费来。

    可算不是太笨。

    房间里,宋禹丞看着他们绕了半天,终于吃下了自己放着的饵,也跟着松了口气。

    然而这时摄像却见缝插针的问他:“毕竟编了一下午,不去要回来好吗?”

    “谁会要一堆绿帽子?”宋禹丞用看二傻子的眼神看了摄像一眼,然后就关上了窗户上的竹帘。转身准备出门。

    然而被“绿帽子”糊了一脸的摄像和直播间里的游客,却被他的直言不讳,搞得哭笑不得。

    “很好,这可以说是活着的傲娇百科全书了!”

    “这个绿帽梗也是很六,我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本来还想说那草帽编的好看,现在只感觉十分后悔下午的称赞。”

    “后悔+1”

    “后悔+2”

    公屏上闹闹腾腾,但这次,却不再是谩骂和吐槽,反而都是善意的调侃。

    但是他们这头弹幕刷的热烈,宋禹丞那边人却没有闲着,他避开了楚嵘他们,从小院的后门出去,找到小县城唯一的商店,买了一小筐碎布头。接着,又从后门绕了回来。

    而就这么一去一回,时间就到了晚上九点,按照规定直播暂停录制,摄像也离开免得打扰宋禹丞休息。而黎昭他们,也在折腾了大半个晚上以后,纷纷回屋,准备洗漱睡觉。

    而宋禹丞却没有什么睡意,坐在桌边摆弄晚上买的那些东西。

    有点昏暗的灯光下,少年修长的手指巧妙的在彩线和碎步之间翩然起舞。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看似普通的碎布,也化腐朽为神奇,不过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好看的绢花。

    大致做了几朵,宋禹丞觉得累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可就在这时,从院子里传来的水声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么晚了会是谁?

    宋禹丞推门出去,却意外和正在井边打水的楚嵘撞了个对脸。

    楚嵘是出来喝水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太累的缘故,睡了一会再起来,身体就格外疲软。分明白天时候轻而易举就能打起来的水桶,现在却变得格外沉重。楚嵘憋着一口气,连拽着水桶绳子的手都是抖的。

    “要帮忙吗?”宋禹丞见状,忙走了过去。

    然而楚嵘却完全没有预料到,他会过来,下意识躲了一下。眼看就快要拎出来的水桶,就这么“噗通”一声,掉回了井里。

    这就有点尴尬了。

    楚嵘故作镇定的朝着宋禹丞点了点头,当做招呼。可紧接着却还有更尴尬的事情发生。

    只听一声清晰可闻的肚子叫,打破了两人之间短暂的平静。

    楚嵘的脸,瞬间就红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