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九十章:傲气凌人
    柢商隐何等老辣,一眼便看出了些猫腻,这个黑土堂的小家伙看来和那个新入门的女子有些不清不楚啊。

    这事情便关系到柢山堂的脸面了,要没项杨在旁,估计丘山早就被人叉出去了,说不定就连柢长青新娶的那小妾都要连带着受点责罚。

    但如今,柢商隐却和善的很,朝着丘山点了点头,微笑着问道:“也不知这位小兄弟前来所寻何人?”

    面对着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以柢商隐的身份,喊出小兄弟三字已是屈尊了。

    丘山涨红着脸,喃喃了半天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来时他满肚子憋屈和伤心,可如今却换成了一种古怪的情绪,有些怒其不争也有些恨意,忽然间觉得自己拉着项杨上门根本毫无意义。

    低头揉了揉鼻子,借着这动作将眼角的一丝泪水拭去,他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我。。。我不找人了。。。项老大,咱们走吧。。。”

    项杨原本就觉得此事办的有些别扭,闻言也松了口气,只要他能放得下,自己自然也无所谓,点了点头,方想和柢商隐招呼一声便带着丘山离去,却听见迎宾殿外传来一声低低的惊呼:“丘山?你怎么在这?这。。这是你惹的祸事?”

    抬头一看,却是一个黑面中年人,穿着一声黑色麻袍,身后跟着几个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在他们后头,还跟着一男一女,男的黑黑瘦瘦长着一张马脸,穿着一身锦衣,女的倒是秀美的很,身材高挑匀称,穿着一声大红的喜袍,微微低着头,偶尔目光闪躲的瞥丘山一眼,眼神中百味交集。

    那男的一出现,旁边不少柢山堂的弟子都纷纷见礼,口称‘小师叔’,他则倨傲的仰着头,甚至都懒得点头回应一声。

    黑面中年人急急的往前了几步,而后又回身朝着马脸男子作了个揖:“长青啊,这个是我弟弟的不肖弟子,也是玲花的师兄,一直在丹穴山那开矿,今天这事。。。这事。。。”

    他喃喃了半天,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把人家柢山堂的迎宾殿都拆了小半截,这话该怎么圆才好?指不定人家迁怒之下黑土堂都会牵连进去呢。

    想到这,他心凉了半截,只能朝着柢长青身边的女子打着眼色,让她出面说上几句,毕竟刚刚洞房花烛,总会给点面子吧。

    玲花在旁神情复杂的看了看丘山又看了看身旁的柢长青,终于还是开口说道:“夫。。。”

    ‘君’字还未出口,昨夜还在她身上予取予求的男人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化神初期的修士,只是一个眼神便已气势凌人,顿时将她后头的话给堵了回去。

    “这便是你原先念念不忘的师兄吗?”

    玲花抬着头,水汪汪的眼睛里已有水雾弥漫,细若蚊呐的回道:“夫君,他便是我那师兄,但念念不忘四个字又从何提起?我既然已嫁给了夫君,日后心中便只有夫君一个。。。心里绝不会再有其他男子。”

    她脸若红霞,这话说的婉转低沉,情深款款。

    她并非对丘山没有感情,但是身为修士,哪个又不想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自己二寸以上的仙苗,如若有足够的资源,结丹也不是妄想,到时便能有五百年的寿元,总好过百年之后枯骨一堆,比起这个来,区区青梅竹马之情又何足挂齿?

    人群中,柢童童恨恨的捏了捏小拳头,嘟着嘴暗骂了句:“狐狸精!”

    柢长青哈哈一笑,志得意满的将玲花搂在了怀中,朝前而去,口中说着:“好好好,就冲你这句话,今日之事我便帮你担着了!”

    在柢山堂老祖的几位弟子中,他入门最晚,但资质最佳,也最得老祖看重,如今虽然只是化神初期的修为,但百岁之内结丹还是大有希望的,也是柢山老祖门下最有希望跨入元婴期的后辈,更是下任堂主最热门的人选。

    所以在柢山堂中,论地位的话他却比三百多岁依旧只是结丹中期的柢商隐还要高上一分,故此看见他也并未有多少恭敬,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师兄,便就自顾自的坐在了一旁,自有明事的弟子也不知从哪里找出了晨露所泡的香茶端了上来。

    不说别的,光说这气派倒是比二个结丹期的高手更胜了一筹。

    不过也怪不得他,项杨看上去比他年轻许多,此时又气势内敛,以柢长青化神初期的修为又哪里看得出对方的境界?而柢商隐不知为何,也不提醒,只是笑吟吟的在一旁看着。

    轻嘬了一口茶水,柢长青砸吧了下嘴,似乎还在回味昨夜的一夕风流,要说这玲花确实是个尤物,模样谈不上绝色,但那身段没的说,娇声奉迎之下足足让他忙活了一夜,就算以他化神期的修为,此时都不由得有些疲乏。

    拿足了架子,他也不去搭理丘山,而是朝着柢商隐点了点头,言道:“师兄,这事情你就给小弟个面子,让我来处理如何?”

    柢商隐低着头,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眼神有意无意的朝着项杨瞥了一眼,见他微不可查的轻轻颔首,心头一松,马上笑道:“老祖宗只要一入元婴后期便要为九转做准备了,师弟你日后必然是要接任堂主大位的,这点小事,你做主便可!嗯,不过我身边这位项兄弟和我有旧,可不要把他牵扯在内了。”

    他虽然想阴柢长青一把,但毕竟也怕项杨日后迁怒,故此还是出言稍稍点醒了一句,也顺便讨好了项杨一下。

    柢长青可有可无的看了看项杨,他原本便想到这家伙定然有什么来头,否则的话柢商隐既然已经在此又怎会不发作?但看他穿着打扮普普通通,身上的袍子也不是大堂口的制式,却也没放在心上。

    如若他知道项杨身上这件土黄色的麻袍乃是玄器所化,此时估计已经早已坐不住了。。。

    轻了轻嗓子,他朝着正依偎在旁的玲花指了指,对着丘山趾高气昂的说道:“小兔崽子,今日看在玲花的面子上,这事情我担着了!等等送你去堂内的刑房抽上个一百毒龙鞭也就罢了。。。哎哟。。哎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