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德猎 > 第283章 不要脸(三更求订阅)
    这人的语气油腔滑调,让杨顺感到很不舒服,感觉对方很轻浮。

    蔡源昂着头看向杨顺,露出玩味的笑容,四周很多人都坐好了,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杨顺和他根本不熟,挤出一个笑脸:“你好。”

    蔡源伏在椅背上,嘴角微微翘起,饶有兴趣问道:“您都资产上亿的大富豪了,怎么没去坐豪华头等舱?”

    真是无聊的八卦问题,杨顺看了一眼陈浩,后者还给他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只能随口解释道:“工作人员帮忙订的票。”

    蔡源还是不肯轻易放过,将右手搁在座椅上面,扬起下巴:“手都不肯握一下?”

    杨顺愕然,这货是不是有病啊?

    跟你很熟吗?一脸欠揍的样子,谁理你,谁愿意跟你握手啊?

    陈浩连忙介绍:“这是长航肿瘤医院的蔡教授。”

    又是姓蔡的?

    杨顺对“蔡教授”三个字非常敏感,猫酮那位蔡教授给他上了学术界阴谋战的第一课,还差点偷鸡成功了,印象非常深刻。

    可能是走神的时间略长,这个蔡源轻呲一声,阴阳怪气笑道:“哦,想起来了,杨总是偶像科学家嘛,我还不够资格与您握手……”

    杨顺还是继续保持微笑,主动伸出右手:“刚才上厕所忘记洗手了,沾了点尿,蔡教授要是不嫌弃的话,咱俩握一握?”

    哈哈哈哈!

    四周看热闹的同行差点笑喷,刚才在机场休息室,蔡源就说了很多杨顺的风凉话,这时候接二连三地挑衅,很明显是杠上了。

    谁知道这个杨顺嘴太损,把皮球踢过来,看你蔡源怎么接?大家更有兴趣看热闹了。

    蔡源一愣,有点小恼怒,他确实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心念一转,故意将右手收回来,改从过道上方伸出左手,微笑看着杨顺。

    握手是个礼节,没有左手握右手的。

    杨顺还是微笑看过去,同样放下右手,换成左手抬起来,但是在隔了一尺的位置停下,等在空中,笑眯眯道:“左手也沾了尿,你不嫌弃的话,咱俩握一握?”

    旁人吭哧乐了,怎么会有如此粗鄙之人?杨顺好歹也是个著名的公众人物,竟然说出如此粗俗之话,让旁边人笑个不停。

    还有人在一旁起哄问道:“杨总怎么两只手都沾上了?”

    另一人脑中灵光一闪,妙语连珠:“难道需要两只手捧着?”

    轰!

    后半个机舱里全都是哄笑,逗得中段和前面的空姐频频向后回头。

    一群老男人们笑得东倒西歪,眼泪都快笑出来,这还真是个难得一见的昏段子,说的好隐晦,几人无意中的配合真有喜剧效果,拍完这场戏后可以找杨总领盒饭。

    杨顺故作高深,不客气地盯着蔡源,用眼神反击。

    什么粗俗不粗俗的,不存在的,谁不上厕所?谁没尿到手上过?他就是要用两只手捧着上厕所,他尿两只手怎么了,他骄傲,他自豪。

    蔡源脸上青一块,红一块,不敢与杨顺握手,生怕握上后杨顺又继续变着法儿羞辱他。

    大家都明白了,这个杨顺不好惹,一招就破了蔡源的挑衅,这里那么多同行和媒体,全都听见了这句话,蔡源将来会成为肿瘤界的笑柄,成为挑衅不成被反杀的典型。

    好好活着,珍惜生命,不好吗?好些人都想笑。

    两人手最终还是没握上,像两只斗鸡,偏偏脸上都是假笑,互不退让盯着对方。

    陈浩和另外几个人都站起来打圆场,空姐也过来让大家坐好,这场闹剧才算结束。

    “你还是去前面坐吧,别跟这帮人瞎扯,没意思,他们都在嫉妒你,故意针对你。”

    陈浩在杨顺耳边轻语,推着他的肩膀,强行和辛笛换了个位置,让他坐在苗芳菲身边。

    杨顺系好安全带,无意中发现苗芳菲白了他一眼,低声笑骂一句:“臭流邙……”

    “那句话不是我说的好不好。”

    杨顺小声反驳解释,结果又被她瞪了一眼。

    面对近在咫尺,带着红晕的俏脸,他不敢多看,乖乖地转过身,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腿上,像个认真听讲的小学生。

    十四个小时的旅途,真的相当漫长。

    坐在旁边的律师特别体贴,从一起飞就蒙上眼罩,戴上耳塞,呼呼大睡起来。

    杨顺和苗芳菲低声聊天,说着笑话,苗芳菲太累了就靠在杨顺肩膀睡着,他也闭目养神,思绪已经提前飞到芝加哥。

    他的计划并不完美,但他会随机应变,努力做到完美。

    这次在asco上能赚多少钱,就看他撒网的技术好不好了,一个猎人,要有充足的耐心,娴熟的布置陷阱技巧,才能抓住猎物。

    ………………

    到达芝加哥,是当地下午5点半,领取完行李,通关后,领队将大家带到出口通道。

    “快看,中文欢迎词。”

    “欢迎华夏肿瘤专家。”

    “真热情啊。”

    看到熟悉的方块字,大家都来了精神,当asco员工接手后,谁知道那些举着横幅和牌子的人呼啦啦涌过来,用英文,或是中文问道:“杨顺呢?”

    “杨顺在哪里?”

    众人傻眼,这帮人不是来欢迎他们,而是欢迎杨顺的?

    人群最后的杨顺被人发现,几个老外相当热情,拉着他的手不肯放,自我介绍着,竟然全都是罗氏,辉瑞,诺华这些制药巨头的人。

    而且他们又叽里呱啦对asco工作人员说了一大串,好几个人当着大家的面吵起来,语速极快,只有少数几个华夏人能听懂。

    大家目瞪口呆,这几个大型药企的人吵起来,只有一个目的,想单独把杨顺请走,让他们全程接待。

    完全没人理其他华夏专家,大家要么坐在行李箱上面,要么随便靠着什么,呵欠连天,肚子饥饿,无人嘘寒问暖,遭遇到冷落。

    而杨顺,如同众星捧月一样,大家都抢着讨好他。

    这样截然不同的待遇,几乎是冰与火的差别,蔡源等人又开始嫉妒起来,说着风凉话:“呸,不要脸的医药界狗腿子。”

    “这个世界,有钱的还是大爷啊。”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杨顺很快与工作人员谈妥,带着陈浩等人先走一步,丢下大部队,扬长而去。

    蔡源刚才全部听懂了,他拉着领队问道:“药商打算安排杨顺住五星级酒店,豪车接送,领队,我们住哪里,交通怎么办?”

    领队道:“我们住在维谷商务酒店,距离麦考米克展览中心40分钟车程,每天有中巴接送。”

    看见地图上的标点,蔡源急了:“40分钟,那岂不是住在郊区了?我想换距离展览中心最近的星级酒店,行不行?”

    “这次参加会议的至少有2万人,先别说星级不星级,更别挑地点,展览中心方圆5公里的酒店全都预定完了。”

    领队摇头道:“你要是想换更好的,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但不一定有。而且费用你自己承担,按照我们的经验,在这个会议旺季,中心地区的星级酒店应该不会低于2000美元一晚。”

    众人咂舌,本想着还闹一闹,争一争,凭什么毛头小子杨顺能住五星级酒店,他们只能住郊区商务酒店。

    可一听到星级酒店一晚上就超过1万元人民币,所有人都闭嘴,太奢侈了,闹了也是白闹,没人舍得住这种酒店。

    一行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箱去停车场,正好看到杨顺一行人登上一台超豪华的大奔商务旅行车,身后跟着其他医药公司的豪车,众星捧月一样。

    而他们自己的中巴连舒适都谈不上,又老又旧,心情当然失落无比。

    大家又疲又累,无心吵架和争执,上车后恨不得立刻倒下去睡觉。

    蔡源一肚子的火,他一直在针对杨顺,是因为那个在猫酮研发期间锒铛入狱的蔡教授,就是他的亲大伯,因为这件事,他和杨顺有无法和解的仇恨。

    车开动之前,张主任悄悄摸到蔡源的身边,和旁边人换了个位置,低声说道:“蔡教授,看样子你对杨顺有点意见?我也不喜欢他。”

    蔡源精神一振,原来是同盟军?

    他低声问道:“有意见,不喜欢,又能怎么样?人家几十亿资产,你我都只是普通医生。”

    张主任道:“我是这么想的,你看行不行……”

    这两人在商量怎么对付杨顺和辛笛时,奔驰商务旅行车里,辛笛也在悄悄和杨顺说话:“有没有办法让那个姓蔡的,还有我们红枫的张主任出点丑?”

    杨顺低声道:“张主任?你……都知道了?”

    辛笛点点头,眼中有些愤怒的情绪:“我是不知道他也来,要是知道,我都不想来芝加哥,我想好好教训他。”

    杨顺笑道:“这里可是镁国,不是在红枫那么方便。你说说看打算怎么教训,我可以配合你。”

    辛笛嘴角翘起来:“飞机上这十四个小时,我一点都没睡,还真让我想到对付他们的招式,你听我说……”

    这两边都没怀有好心思,计划给对方一点难堪。

    与人斗,其乐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