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回十六岁 > 018.
    后来的一二百米上,祁遇都出了不小的风头,第一是没拿到,却让在看台上观战的同学活生生忘了前几名。决赛那一枪跑完,年级组上的体育生撑着膝盖喘气呢,就听见有人在喊“祁遇祁遇”,回头一看,心凉半截。

    他们这边也就一两个递毛巾递水的,祁遇那边围了一圈,女生就有好几个。

    全在问还行吗?让走两步别急着坐下。

    最气人的是祁遇接过毛巾擦了把脸就往一班看台那边去了,递过来那些矿泉水运动饮料条装巧克力都没收。哥们几个强势碾压一班学神捍卫了体育生的尊严顺利拿到一二三,跑完就撞见这一幕,心态崩了。

    “我是为什么要争第一?”

    “卧槽谢菲你到底是来给谁送水的?”

    “都疯了吗这些女生?我报这项的时候她们说啥?保五望三争第一,我跑了第二!第二啊!我这么棒没人夸一句全在‘啊啊啊祁遇体育也这么强?’‘跑得好快!’……这还快?他快个屁!我不换钉鞋都能赢他!”

    “你个练短跑的跟他较什么劲?”

    “怎么?不行啊?”

    “来,听我举个例,这就好像过几周期中考,祁遇拿年级第一不是新闻,你能考进全班前十保准能震惊所有人,这种心情你体会不到?假如你真考到你们班前十,祁遇会跟你计较?”

    这么带入之后,刚还气不顺那哥们一下想明白了。

    他想了一下自己从稳定倒数冲进前十……换来的应该是查监控以及请家长套餐吧,还能不是靠作弊?????

    这人一哆嗦。

    “卧槽别说这么可怕的话!你要吓死我!”

    “这是五中,不是十五中!”

    几个体育生感觉后背凉悠悠的,再看祁遇竟然顺眼了许多。

    祁遇却没给他们丁点关注,他开了瓶水咕咚灌着,感觉舒服些了顺便看一眼时樱他们班看台,就见到刚才在他左手边那一道先他压线的男生,穿着个蓝色运动背心,脱了钉鞋提在手上,一头汗笑嘻嘻的和班上人侃大山。时樱坐在第四排,拿了个苹果边啃边听,也不知道听到什么逗趣的,突然笑开来。

    祁遇感觉灌了一大口柠檬水,从嘴里一路酸到心里。

    他正要将目光收回,就听旁边人问看什么呢?

    没等他回,唐子豪从远处小跑过来,他站在一班看台最前面问谁那儿有云南白药:“班长呢?准备了吗?给我拿一瓶,再拿两瓶矿泉水。”

    “怎么回事?”

    “刘渝被撞了一下,摔倒了有点擦伤。”

    “要不要紧?”

    “没事儿,我给他洗一洗喷一喷就行,云南白药有吗?”

    学校有医务室,常用药都能买到,班长就没准备,这会儿手忙脚乱正要安排人跑腿,祁遇就从他位置上拎起个小塑料袋,拿出一瓶云南白药来。

    “我这儿有。”

    祁遇喊了唐子豪一声,顺手抛去。唐子豪伸手稳稳接住,道了个谢拿上水又跑远了。一班班长不放心,跟出去帮忙,也有人回头看祁遇:“你还带了云南白药?”

    “有远见啊!”

    “这还有藿香正气水儿。”

    祁遇把没用到的收起来,说:“有备无患。”

    也是没知情人出来拆穿他,祁遇这才从容淡定的装了个逼。

    运动会前后搞两天,两天的压轴项目都是短跑,祁遇比完之后首日就差不多了,田赛场上那几项陆续收尾,坐在主席台上的学生会干部总结了几句,交代各班依次退场,把垃圾带走,就散了。

    时樱右脚踝肿着,没跟人挤,她殿后走的,苏茜跟她一起,进教室的时候别的同学基本都坐好了,有的在闲聊,有的捧着手机津津有味看着白天没看完的小说。

    时樱进去的时候还收获了一波掌声,胖子班长带的头,他站起来讲了两句,感谢运动会第一天卖力拼搏的同学,说明天还要继续加油。

    本班同学被班长带着鼓掌鼓得很卖力,后排吹口哨的也有,口哨声里夹杂着两个不合群的。之前体委鼓励时樱多报一项,时樱拒了,说别的都不太行,她做个后勤为大家服务……为了体验一把被班花服务的爽感,本来有点想参加又下不定决心的在这样的助力下去报了项目,结果时樱她脚崴了。

    那边报了一千五百米的心在滴血,本来以为冲过终点线的时候能让时樱扶,再不然递个毛巾递个水关切一句。

    她这么一伤,没了。

    一周前才放了国庆长假,这周末本来就安排要补课,哪怕改成运动会了晚自习还是要上的。

    按照学校的安排,运动会从周六上午开始,搞一个白天,晚上自习,周日上午继续,中午结束,下午给学生自由活动,晚上回来自习。这期间还能沉迷学习的也就前面实验班,普通班的同学们不停在回味白天那些项目,谁跑得快,哪个班帅哥美女多,他们聊起来就刹不住车,说着说着班主任进教室了,进来发现里面吵得跟超市折扣商品区一样,田娟的脸拉了下来。

    这一晚,八班同学又挨了训。

    时樱坐在她的位置上,边听田老师批评教育边写请假条,校医说她这个右脚要好生养几天,时樱准备先把条子写上,给老师批了交给体委。

    体育课和课间出操都是体委负责,时樱算了一下,她下周全要请假,估摸下下周才能正常活动,把条子写上直接不用出去还能省点时间做别的。

    感觉第一月考才过去没多久,其实都十月中旬了,期中考的具体安排还没下来,时樱估摸是在十一月初,算算也就还有三周时间,她前次月考进步很多,这次也想往前走,不想退步。

    这一次要进步难度会大很多,一来她排名升到班级第六了,起点高;二来第一月考让许多同学感到不如意,哪怕嘴上不说,心里暗暗较着劲儿,最近班上的学习氛围逐渐起来了,哪怕受国庆长假和运动会影响很多人收不了心,很多排名靠前的在悄悄努力,上次考砸的不想接着砸下去,上次有进步的也和时樱存着同样的想法,要稳住,继续前进。

    时樱的请假条写得很明白,田老师看过之后又看了看她右脚,估摸没个一周的确好不全,又想到她还是为班级荣誉负伤,很痛快就批了条子,批下来之后还关心了几句,顺便问到时樱这周的学习情况。

    学习情况当然还好。

    让她继续努力争取期中考再进一步时樱也是点头。

    #

    当天晚上时樱是让表弟时洋载回去的,这回就不是送到门口直接走人,时洋把车子锁好,送她到家门口,看她进去才准备走,走之前被他姑关心了一通,还给拿了不少吃的。

    这都九点半有多,时妈没多耽搁,催侄子赶紧回家,又拿手机给二嫂打电话。

    时樱慢吞吞回房间去还听见她妈在和二舅妈说“洋洋今天回去可能要晚点,二嫂你别急!”“什么事儿啊?没什么,就是我们时樱在学校把脚崴了,洋洋送她到家门口才走的。”“我打电话就是说这个,别到时间没见着人你又担心。”“樱樱的脚啊?没事儿,好嘞我知道。”“嫂子你这会儿干嘛呢?在给洋洋弄宵夜顺便看会儿电视?那行,那我先挂了,抽空我们再聊。”……

    时妈一通寒暄,把事情说清楚了才从阳台进来,往时樱房间走。

    她讲电话的时候说没事不严重就是崴了一下,看着女儿一片乌青的右脚踝时妈心疼死了。

    “你早上出门妈还提醒说当心点,运动会嘛,拿不拿名次没什么,结果呢?怎么还是把脚伤了?”时妈坐到床边,让时樱把右脚抬起来,“给妈看看,怎么肿成这样?”

    她伸手去挨了一下,问疼不疼。

    时樱往时妈身上靠去,将头靠她肩膀上,伸手搂着她脖子,一通撒娇。

    “妈我没事,就是轻轻扭了一下,校医说几天就能好。”

    “那这几天你可少折腾。”

    “我几时折腾过呀?平常都安安分分的。”

    “妈是这么一说,脚是自己的你可得顾惜,别不当回事。我以前就见过磕碰一下摔一下觉得没什么,不在意,以为几天就能好,结果几个月好不了。尤其伤筋动骨的,养不好要成疾。”

    “知道了,一定严肃对待,妈我假条子都写好了,下周体育课和课间操都不去。”

    时妈这才满意了,问:“老师给批了吗?要不要妈打个电话帮你说说?”

    “批了,田老师人挺好的,只要合情理,她不为难人。”

    第二天,哦不,应该说到时樱脚伤痊愈之前,时妈接过了送她上下学的活,她晚上连电视也不多看,跟时樱一个点儿睡觉,很早就起来,给煮鸡蛋打豆浆,看女儿吃饱了开车把人送到学校门口。

    时樱说不用,时妈非要送,她犟不过,就盼着脚伤能快点好,别让妈这么奔波。

    新生运动会搞下来,八班存在感并不是很强,总积分排在年级中游,好像是第十三名,不十分好但也不坏。运动会就算对付过去了,他们班因为报满了项目,态度积极还拿了个最佳参与奖。班级内部评奖的时候时樱得了个硬皮本,她拿到翻了一下纸质挺好,开玩笑说这怕是靠脚伤换回来的。

    周一的升旗仪式重点就是运动会的相关表彰,升旗仪式时樱去了,下午的体育课她请假留在教室,周二的课间操她没去……

    课间操的站位是固定的,每班两列,从矮到高排。

    一班和八班之间也就隔着十几列的距离,说近是不近,也没那么远,祁遇已经习惯了往右边看去在斜前方不远处就能找到时樱,她皮肤很白,又漂亮,在人群中十分显眼。

    周二这天,祁遇没见着人。

    想起时樱脚伤了不方便活动,他心里有个念头一晃而过,周三上午的课间操时樱还是没去,八班就她一个请假没去,她趁着别人都去操场了不慌不忙去上了个厕所,在走廊上就和出楼梯间的祁遇撞个正着。

    时樱还在犹豫要不要打招呼。

    他俩算认识过了,好像又不太熟。

    祁遇倒是从容淡定,站定喊了她名字,问:“脚伤还没好?”

    时樱还穿着拖鞋呢,听到这话不自觉抬了抬右脚,又感觉这动作傻,她低头看一眼又悄悄缩回来:“快好了,可能再过两天。对了你怎么没出操?”

    祁遇:……

    “我有点事。”

    时樱点点头,给他个笑脸说:“那你忙去吧,我回教室。”

    祁遇:……

    “期中考好像在出题了,我们班主任说难度不会降低。”

    哪怕对学神来说要没话找话说也太不容易了,好在他提到了学习,时樱又停下来,问:“你们老师出题吗?”

    “是吧。”

    “你们上课讲的深度和我们差不多吗?”

    祁遇压根没了解过普通班的程度,不过正好,他抬手看了看表,说三言两语讲不清楚,让时樱留个qq。

    这时候,时樱神奇的回忆起了前几天苏茜说过的那句话——

    ‘祁遇该不是暗恋你吧?’

    她脸一下就热了,白里透出粉来。

    祁遇也在唾弃自己,心想不就是要个联系方式,办法那么多,偏偏他选这种弱爆了。这么想着,祁遇打补丁说:“不清楚你们课堂上讲些什么,我回头把笔记拍给你看。”

    这一刻,时樱看祁遇觉得对方一身正气真是好人,想起自己那一连串的心理活动。

    ……果然太不正经了。

    她把qq号报上,又怕对方记不住,将手机从兜兜里摸出来,登上qq进入添加好友页面然后递到祁遇手里。祁遇输上号码搜索添加看验证信息发过去了才在心里松一口气,将手机递回给时樱。

    想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祁遇准备再关心一下她的伤势,让时樱进去。

    时樱先开口了,让学神忙去吧。

    她捧着手机喜滋滋的,想到跟着就能和祁遇同学交流学习心得交换笔记,这感觉棒呆,半期不往前爬两名都对不起此番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