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27 村霸
    热闹的四坪街上,却隐隐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气氛。

    刚才那场斗殴并没有持续多久,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迎亲队伍已经离开了,但周围的村民们却还是不断朝陈曦一家指指点点的。

    糖画摊的老板也是个实诚人,见他们一副外地人摸不清楚状况的样子,于是便小心翼翼的奉劝他们赶快离开,莫要再在这里逗留了。

    张婶一把年纪了,可经不起他这般吓唬,所以当场就皱起了眉头。

    糖画摊老板那一脸严肃的模样,可不像是在跟他们开玩笑,这也让张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在考虑了一下后,她便招呼着大家准备回家。

    然而,当一旁的小家伙听到张婶说要回家后,顿时就拉着秦若盈的手,仰着小脑袋大声嚷嚷道:“我还没有在这里玩过!玩了才回家!”

    陈曦见状,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蹲下身子,用商量的语气跟小家伙说道:“念念,你看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回去吧,爸爸待会儿带你上山抓鸟儿,好不好?”

    闻言,小家伙却是撅着小嘴,十分不满的嘟哝道:“不要!这里好玩!就在这里玩!”

    一边说着,她还想挣脱秦若盈的手,准备自己去街上逛逛,但却被秦若盈给及时拦了下来。

    这小东西喜欢热闹,赶集的时候人来人往的,地摊和商店都很多。

    现在来到这里,她却连这条街都没逛完就要回去,当然会不高兴了。

    小孩子贪玩,自然不知道奶奶在担心什么。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表情都有些无奈。

    张婶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在看到他们跟小混混起了冲突以后,自然想着能避则避。

    为了不让张婶担心,夫妻俩现在也只能委屈一下小家伙了。

    因此,陈曦才不顾小家伙的意愿,抱着她就直接朝着刚才来的方向走去。

    小家伙愣了一下,紧跟着才明白爸爸这是要强行带她离开了,于是便趴在陈曦肩膀上使劲扭着身子,然后大叫着要陈曦放她下来。

    小家伙嚎了一阵、扭了一阵,陈曦对此却是充耳不闻。

    见状,她只得将小嘴一瘪,‘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瞧她那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这回怕是要哄很久才能哄好了……

    陈曦一家离开了。

    而就在他们离开的同时,四坪卫生院里,春娃儿正浑身颤抖的等待着医生给他治疗。

    肩膀脱臼这种情况出现以后,短时间内肩关节周围的肌肉会处于休克状态,所以在事发时并不会很疼。可如果休克期一过,手臂周围的肌肉就会处于痉挛状态,导致疼痛加重,复位也变得十分困难。

    春娃儿现在已经过了休克期,那种钻心的疼痛当真让他有些受不了,医生这才刚刚摸到他的手臂,春娃儿就已经疼得嗷嗷直叫了起来。

    村民们干重活儿的时候经常出现脱臼的情况,所以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对于治疗脱臼可是很有一套的。

    医生先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给春娃儿揉着手臂,然后趁着他嚎啕大叫的时候,猛地抓住他的手臂,十分熟练的一扭一顶。

    ‘咔嚓’一声脆响后,医生就把春娃儿的手臂给接了回去。

    肩关节虽然复位了,但那突如其来的剧痛却让春娃儿忍不住翻起白眼,瞬间疼得连哀嚎的力气都没了。

    “好了,你先休息一下,等会儿我给你打个夹板,半个月之内不要乱动,不然很有可能引起骨化肌炎,以后变成习惯性脱臼……”

    医生叮嘱了几句,春娃儿则躺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呻吟着。

    而就在这时,一个小年轻却突然从门外冲了进来,朝着春娃儿大喊道:“三哥,那娃要跑咯!咋整?!”

    闻言,春娃儿却是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梗着脖子怒吼道:“跑你麻痹,追!追不到就把车牌号记到!老子一定要砍死他!”

    喊完之后,他却是又捂着肩膀,不断‘哎哟’起来。

    ……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小插曲,陈曦一家只得悻悻而归。

    小家伙哭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在张婶的安慰下止住了哭声,然后就把小脸贴在窗户上自己生着闷气,无论谁跟她说话都不想搭理。

    小东西那边生着闷气,陈曦这边也是郁闷的不得了。

    出门逛个街,没想到老婆却被人调戏了,还因此吓到张婶、惹哭了孩子,当真诸事不顺。

    几个混球把自己当成了高衙内,但他可不是林冲!

    如果今天不是张婶在旁边,那他倒要看看这帮混账东西究竟敢怎样。

    车里的气氛很沉闷,大家都没有说话。

    张婶始终觉得陈曦今天的处理方式不对,那些小混混只不过是朝秦若盈吹了个口哨而已,陈曦的反应却那么激烈,上去就给别人一耳光,这当然得打起来。

    所以想了一下后,张婶还是忍不住责怪了陈曦几句。

    闻言,陈曦也只得苦着脸点头称是,但心里却完全不这么想。

    刚才他就站在旁边,但这帮混账却还是朝着秦若盈吹起了口哨。

    如果当时他不在呢?

    如果当时这些渣滓喝了酒,或是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见到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呢?

    难道被调戏了就只能打落牙齿往里吞?

    凭什么?

    事情虽小,却已经涉及到了原则问题,所以陈曦那是一点都不会忍。

    张婶也不是什么唠叨的人,又说了几句后,便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把这事儿暂时放到一边,然后跟面包车司机打听起了情况。

    面包车司机常年往返于各个乡镇之间,对这周围的事儿自然是门清。

    一听到那个由几十个小年轻组成的迎亲队伍后,他立刻就笑着说道:“你们没听说过李代明的名字嗦?他最喜欢整这些场面上的东西了,今天他结婚肯定要整的热闹点撒……”

    李代明,也就是那个从轿子里出来的男人,用现在的流行词汇来说,他就是这片的村霸。

    他老爹是前任四坪乡党高官,不过现在已经退下了。

    农村虽穷,但却千万别小看村霸。

    一位合格的村霸,其资产的雄厚程度完全不亚于一些大企业的老板。

    村霸分很多种,因为国家惩治的原因,所以现在村霸基本不会使用暴力来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转而从别的地方下手。

    比如,文川地震时公然克扣国家补贴的村霸,这种属于最弱智的,活该被枪毙。

    稍微有点脑子的,则会通过使用代理人的方法,低价承包村里的山林、矿产资源,承包期六七十年,一代传一代,代代相传。

    再高级一点的,比如靠近城市的城中村,甚至还会涉及到拆迁,许多村霸干脆就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所谓的员工,实际上就是他的打手。

    李代明就属于脑子最灵光的那类村霸。

    现在的他,已经不会再从老百姓身上压榨民脂民膏,反而时不时会给村民们发放一些福利补贴,帮助村里的困难户脱贫奔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