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黎先是赞扬了方天宇对于真爱的追求,她表示自己在详细调查过方天宇与莫轻媛的关系后,十分羡慕并敬佩他们两个,能够找到真爱原本就不容易,方天宇还能为了与真爱在一起而努力,她真的很佩服。

    方天宇是与沈航一起看这封邮件的,看到这里后,两人的表情都微微一变,方天宇喃喃道:“看来这个女人还算明理。”

    沈航眼中却透着不信任,不过他还是赞同了方天宇的话。

    “综上所述,”洛黎在邮件中写道,“我愿意与你假结婚,既成全了你的爱情,又成全了我的野心,还能让双方父母放心,如何?”

    由于之前洛黎肯定了方天宇对真爱的追求,这让霸道总裁方天宇少了一些抵触感,现在看到她的提议,倒开始认真地考虑起来。

    “我觉得可以约她见个面商量一下细节,”沈航道,“如果你还是很反感她的话,我可以先去帮你探探口风。”

    “也行,那就麻烦你了。”方天宇拍拍沈航的肩膀。

    “客气什么,小事一桩。”

    -

    沈航按照洛黎所说,规规矩矩地找她的助理预约,洛黎接到助理电话的时候,正在与林默笙商讨合同具体事宜,见她接到电话后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林默笙抬手问:发生了很开心的事情吗?

    洛黎笑笑道:“也不算是值得开心的事情,觉得有点好玩罢了。”

    她还真忘了沈航这个人,每个言情故事中都有的标配深情男二,男主的好朋友,因为比男主更莫名其妙的原因喜欢上了女主,并且因为从小与男主一同长大而自惭形秽,认为只有男主能够配上女主,自己给不了她幸福。

    差点忘了这个备胎,险些耽误了支线任务。她费劲心力拆散方天宇和莫轻媛之后,万一有沈航这个男配接盘就不好了。幸运的是这一次竟然是沈航约她见面,这样倒可以重新谋划一下了。

    她抬起低头沉思的眼,见林默笙正看着自己,一见她抬头,立刻伸手比划,仿佛等了她很久。

    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吗?林默笙问道。

    故事中林默笙也是这样一个温暖的人,他不擅长与人交往,是个慢热型的人,可一旦接受了一个人,就能够放下一切为朋友分忧。明明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研究,却还能分神去担心洛黎。

    见他关切的眼,洛黎肯定地说:“有。”

    请一定要跟我说,不要客气。林默笙无声道。

    洛黎想了想,觉得不应该隐瞒林默笙这样真诚的人,她既然要守护林默笙,让他得到幸福,那么就不单单是名利上那么简单,心灵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既然林默笙视她为友,那么就不能欺瞒。

    “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爸让我去相亲,我没去,放了对方鸽子。这件事让我爸很生气,他让我要维系好两家的关系。”由于这段话太复杂,洛黎便慢慢地说,林默笙紧盯着她的口型,生怕自己看错了。

    “说实话,我不反感联姻,既然生在了洛氏,享受着家庭赋予的教育和财富,那么就应该承担自己该担负的责任。可是我爸选的这个人并不适合,而且我也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暂时不想用自己的下半生去交换财富。因此我选择了赌一把,签下你。”

    林默笙显然没有想到洛黎在他身上寄予了这么深的厚望,他看起来有些无措:我只会研究而已。

    “我就是要你的研究成果,”洛黎笑道,“有了你的技术,我能够将洛氏打造成华国最强。我弱之时,我便是被人挑拣的货物,我强大了,那么就是我去挑别人。你对我超级重要,你早一天完成研究,我就早一天解脱,不用再与这些人虚与委蛇。”

    洛黎再一次给林默笙注入了强心剂,她的话给了林默笙两个重要信息:一是你很强大,我十分需要你;另外一个便是你的研究很重要,一定不能被其他人窥探。

    原本林默笙对研究的态度只是兴趣,他衣食无忧,自己又是大学教授,最初做研究也不过是想多写几篇论文,多学习一点新知识。因此他对研究的保密意识不强,最终被人偷走了数据和研究思路。现在洛黎强调了他研究的重要性,这让他变得也警觉了一些,研究时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就连与父母交流时都只字不提,再加上洛黎的严密安保,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了。

    没有后顾之忧的洛黎放松心态去见沈航了,现在主线任务基本能够保证成功,支线任务就算不完成她也不会被送回原世界,就算最终没有完成支线任务,也只是少得到一些积分而已。

    沈航见到神清气爽的洛黎时微微一愣,他站起身与洛黎握手时道:“洛小姐与我想象得不一样。”

    “你印象中的我是什么样的?”

    “强势、势利、高傲、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那现在呢?”

    “娇小、甜美、可爱,还有一丝爽朗。”

    “两者都没错,我就当夸奖听了,反正现在流行反差萌。”洛黎利落道。

    “我认为第一种都是贬义词。”

    “那看来你我对中华词汇的理解不同,我认为一些词语在特定的场所中会有特殊的含义。比如你之前对我形容,如果是在为人处世上,那确实有些贬义,可若是在工作上,我倒觉得这些是职场人士不可或缺的素质,而且你那几个词完全可以换成有魄力、因人而异、自信以及处世手段灵活。”

    “洛小姐确实很聪明。”沈航夸赞道。

    “强词夺理罢了,大学生辩论的水平都比我强,沈先生今天约我来就是想用自己所有的词汇量来夸我吗?”洛黎问道。

    “当然不是,我是受人所托,来与你商讨一些事情。”

    “方董吗?我认为不管是真的婚姻也好,假的婚姻也罢,这都是两个人的事情,方董要是将这种事情假手于人,那我可就有些看不起他了。”洛黎对方天宇一向没什么好评价,那封和解的邮件也是她翻书抄的。

    “在没谈成事情之前,他不想小媛误会。”沈航委婉地说道。

    “言下之意就是担心我利用这次约会做文章,影响他与莫轻媛的关系。说白了,不放心我,觉得我对他有不轨之心,一切所作所为都是缓兵之计……”洛黎一脸费解,“你们哪儿来的自信?”

    这话说得有点狠,沈航微微有些狼狈,他尴尬道:“不是他的错,只是以前遇到过太多这样的人,所以才会产生思维定式。是我们不对,不该将你和其他人混为一谈。”

    仔细想想其实方天宇的顾虑也没什么问题,毕竟在原有故事轨迹中,除了女主以外的所有人,确实是都像磕了春yao一样疯狂迷恋男主角,并且为爱作出无数陷害莫轻媛的事情,而且还非常蠢。

    “多谢你的理解。”洛黎从包里拿出几张纸递给沈航,“其实今天就算来的是方天宇,我也没打算多说什么,文字有时候会比语言更加透彻,而且能够让人少带一些感情色彩。我的意见都写在上面了,请他过目,如果同意的话,就按照这个办,有哪里觉得不妥,也可以提出修改。”

    上面写着洛黎与方天宇的婚姻本质上就是一场商业合作,两人完全可以只当合作看,并不付出感情和身体。方天宇可以对莫轻媛说明事情的原委,但是在结婚前几年,需要他与莫轻媛保持地下关系,不要闹到明面上,大家都难看。等婚后,两人在家族都站稳脚跟后,可以不受父母制约后,就可以离婚各自追寻真爱,不过婚姻存续期间的商业合作不能因离婚而受到影响。

    沈航看过之后,觉得洛黎的提议很合理,各方各面都想到了,甚至顾及到了莫轻媛的想法,如果方天宇解释不清,她也可以出面安抚。她甚至愿意在婚后帮助方天宇和莫轻媛打掩护,以朋友或者姐妹的借口将莫轻媛接到家中,并且自己搬出去住,只是偶尔在别人需要时回到家里住。

    “这样……你会不会太委屈自己?”沈航看到最后,觉得洛黎身上都快闪着圣光了。

    “我也是女人,明白这件事上对莫轻媛有多委屈。其实结婚也非我所愿,既然彼此都无心,我为什么不成全有情人?”洛黎十分大方地说。

    沈航对洛黎露出一丝敬佩,他再一次伸出手,诚挚地说道:“我会好好说服方天宇的,这是对彼此都好的提议,只希望你婚后……不要太亏待自己。”

    温柔的男配自然是对谁都温柔的,哪一方处于弱势,就会更加照顾哪一方。

    洛黎的提议从表面上看起来可以说是相当合理大度并且识大体了,简直完美无缺。可惜愚蠢的直男癌们又怎么会明白,这种提议最终实施起来,对莫轻媛是多么大的羞辱。

    明明白白就在告诉莫轻媛,因为你身份低微,就只能将自己心上人妻子的位置让给别人,还得靠她施舍才能与方天宇在一起,仿佛就像古代的妾侍一样,靠着正妻的脸色过日子。

    说真的,这样的感觉比做地下情人还难受,最起码前者还能有种抢了别人丈夫的隐秘成就感,而后者……那真是伺候好正妻才能服侍老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