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且不提方天宇那边产生了诸如“这个世界居然有敢放本大爷鸽子的女人”、“我从未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女人”、“我一定要动用全部力量让她对我俯首称臣”之类套路一般的想法,洛黎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他,她当年的任务是要说服董事会和自己的父亲聘用林默笙。

    “你昨天晚上没去见方董不说,居然还关机!”洛黎到达公司时,洛父显然很生气,“即使你觉得方天宇不适合联姻,也要明白做人留一线的道理,现在将人得罪死了,我们接下来的合作怎么办!”

    “那就不合作了,”洛黎很干脆地说道,“既然能自己吞下这个蛋糕,为什么要分别人一杯羹。”

    “说得简单!”洛父怒道,“你知道方氏集团在华国的地位吗?他们的技术是世界一流的,他们的人才是行业顶尖的,他们的设备是最先进的,一旦与他们合作生产,我们的成本起码能够节约四分之一!现在不是他们求着我们,是咱们求着他们,方氏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企业合作,但我们只能选择他们!”

    面对父亲的愤怒,洛黎依旧冷静,她拿出自己昨晚熬夜做好的企划案放在洛父的桌子上:“如果我有信心将我们的成本降低到二分之一以下呢?我昨晚就是去谈成这件事了,我认为这件事比与方氏相亲要重要太多,爸你先看看这个再做生气也不迟。”

    洛黎的镇定让洛父对她多了一点信心,他拿起企划案,看到开头先是一惊,接着皱眉,随后一喜,旋即又皱眉,一时间表情阴晴不定,说不出是惊还是喜。

    “这……能成?”洛父皱眉道,“这上面设想的技术超出我们现有技术太多,真的是这个时代能够研究出来的?再有一百年还差不多吧。”

    “李果出智能手机的时候谁也没想到手机还能这么玩,总有一些天才能够让时代飞跃数十年乃至上百年。”洛黎信心十足,“这是林默笙的资料,我昨天去见过他本人,我相信他能够做到。”

    “才27岁,太年轻了。”洛父翻翻林默笙的履历,“长得倒是很好看,像是你平时喜欢那种类型,乖乖的书生气息,你不是为了他的脸才……”

    “爸!”洛黎打断他,“我是你教出来的女儿,你觉得在我眼中,什么是最重要的?”

    “我教你的第一课,就是利益至上。”

    “所以你认为我会为了一张脸而拿公司的利益去玩吗?”洛黎双手撑在桌子上,严肃道,“我看中的是他的大脑以及品性。我有信心他会成为我们公司的王牌,就凭他已经研究出的半成品,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赌?”

    洛父怒气已经消散,望着洛黎拿出来的研究数据沉默不语。

    “赌赢了,我们是业界之王,所有人都要仰仗我们的鼻息而活,方氏早晚是我们的囊中之物;赌输了……”洛黎微微一顿,“我不会输。”

    “输了怎么办?”洛父望着自己个子不高,生得有些甜美,此时却气场十足宛若女皇的女儿。

    “赌输了我就去联姻,这段时间我会与方天宇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不给他希望也不让他绝望,到时也好再捡起关系。做人留一线,对吗?”洛黎对父亲一笑,竟然有些狡黠。

    “哈哈哈哈哈!”洛父也大笑起来,“这些年我没白培养你,爸爸就陪你赌这一次,过会我会召开董事会,到时候你要拿出比说服我强百倍的口才,去说服那些难对付的董事们。”

    “我觉得说服你这个满脑袋想拿女儿去联姻的爸爸才是最难的。”洛黎终于轻松地笑起来。

    有了洛父的支持,她并不担心董事们会不同意。毕竟《资本论》曾提到过,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家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故事的走向,清楚林默笙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

    -

    与董事会唇枪舌战后,洛黎获得胜利,她全权负责这个案子,并尽全力配合林默笙的研究。为了保密,所有参会的董事都签署了保密协议,一旦泄露公司机密,就会赔偿巨额违约金,剥夺董事权利,并且还会被告上法庭。

    签署保密协议后,洛黎便请私人侦探盯住几个在原本走向中后期与方天宇合作的几个董事,洛氏最后会被方天宇吞并不仅是技术落后,还有内鬼作梗。这个保密协议原本就是为了他们而准备的,一旦他们有背叛的倾向,洛黎绝对会扒掉他们几层皮。

    “接下来……”洛黎想了想,叫来自己的美女助理,“给我找个手语教师。”

    既然她将要与林默笙合作研究,那么日常联系就是必不可少的,对于他们公司的重要人才,两人怎么能只靠文字交流呢,必须要进一步获取林默笙的好感度。

    做出这个决定后,洛黎的系统面板突然弹出。

    【触发支线任务一:协助林默笙功成名就,奖励积分100】

    【触发支线任务二:打碎莫轻媛的美梦,奖励积分200】

    【触发支线任务三:让方天宇自食恶果,奖励积分300】

    竟然一下子将三个支线任务全部触发,奖励积分是主线任务积分的几十倍,洛黎感觉自己被金馅饼给砸中了。

    她之前猜得果然没错,主线任务只是最低保底,想要获得积分还得靠支线任务。

    其实主线任务让林默笙幸福很简单,只要不让莫轻媛成为他的保姆就可以了。林默笙是个研究狂,根本不可能出门偶遇莫轻媛。而只要方天宇不误会两人同居,就不会陷害林默笙,林默笙不喜欢莫轻媛,就不会在感情和事业上被双重背叛。洛黎只要抢在莫轻媛之前为林默笙安排一个保姆,便什么都不用管,哪怕是躺着都能完成主线任务。

    可是这样她不甘心,替林默笙不值,也替原来的洛黎不值。

    凭什么这两个伤害了无数人感情的家伙能够幸福一生,而所有人都要为他们的爱情开路?

    因为这份不甘洛黎做了多余的事情,也成功地触发了全部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似乎是按照难度排序的,以林默笙的智商,只要不被人陷害,功成名就真的太简单了。莫轻媛幻想白马王子,要打碎虽然需要一些时间,但也不难。唯独方天宇财大气粗,以爱为名做的坏事也真的不少,让他自食恶果得一个一个来,不是做不到,而是太多,怕一次食不全。

    洛黎拿出笔写下原有剧情中方天宇做的事情,与洛黎订婚还想要莫轻媛继续做他的情人;陷害林默笙;在订婚宴上弃洛黎而去;以不正当手段吞并洛氏。

    很好,她得一件一件来。

    洛黎拿出手机,拨通了方天宇的私人号码,对方显然并没有记住他相亲对象的电话,问道:“哪位?”

    “方董您好,我是洛黎。”洛黎用甜美的声音说道。

    不是她刻意放甜声调,而是洛黎原本声音就是如此,长得甜美,声音也带着八分甜度。

    这个世界的身体与现实世界长相相差无几,一米六的身高,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矮,但因为骨架小,总会给人一种十分娇小的感觉。脸不是现在流行的锥子脸,而是有点婴儿肥,看起来又嫩又可爱,却不能算是大美女。

    曾经洛黎的好友就吐槽她,萝莉身汉子心,个不高却想头顶苍天脚踏大地撑起一片天。明明性格十分强势,却因为长相总让人升起保护欲,也算是一种反差萌。

    听到洛黎的名字,方天宇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你是来道歉的,那就不必了。”

    接下来他是不是要说“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洛黎心中暗暗发笑,继续带着甜度道:“我不是来道歉的,而是要解释一下昨天我爽约原因。”

    “呵,”方天宇嘲讽一笑,“你是想说你昨天出车祸还是家里有人得了重病,或者说你得了不能赴约的急病……”

    “收起您的妄想,”洛黎立刻打断他,十年前小说世界的男主脑回路真可怕,“我只是在相亲之前顺便调查了一下您,发现您曾与数名女性有过于密切的关系。当然,我们只是联姻,不需要谈感情,婚后只要能够保证继承人的血统就可以各玩各的,可是在我与您相亲的前夕,你还当众与一名女性牵扯不清,这个脸我丢不起。我不介意你婚后依旧风流,毕竟我也有喜好,可是最起码你要给彼此一些脸面。”

    “你算……”

    意识到方天宇可能想说什么霸道总裁台词,洛黎果断道:“等你解决好身边的事情后,可以致电我的助理,让她帮你预约一下,我可是很忙的,恋爱之类的小事,需要排号。”

    说罢立刻挂掉电话,并将方天宇的号码拉黑,说好了要致电助理,就绝对不给他打私人电话的机会,女总裁就是这么说话算话。

    在心中为自己点了个赞后,洛黎在网上买了几本手语书,打算在手语教师来之前先自己预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