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远到公司的时候, 何助理已经在大厅等着了, 迎上来就噼里啪啦的跟他讲述整个事情经过。

    那严肃的样子, 一度让他以为是在听案发现场。

    “何助理。”

    唐远突然停下脚步回头, 视线一路往下,落在她黑色笔挺阔腿裤下的那双同色高跟鞋上面, “你这高跟鞋的鞋跟不好, 走路的声音跟敲钉子似的,咚咚咚咚咚, 我听着心里头慌。”

    何助理说, “少爷慌是担心董事长的身体吧。”

    没等唐远开口表态,她已经开始说了, “董事长下半年身体状况基本在八十分以上,感冒零次,鼻炎犯过两次, 胃病……”

    又开始了噼里啪啦。

    唐远又喊她, “何助理, 你是哪儿人来着?”

    何助理说是c市人。

    唐远佩服的说, “语速快的舌头都要弹起来了,普通话还能这么标准,厉害。”

    何助理, “……”

    还没到办公室门口,唐远就听见了裴闻靳的咳嗽声, 一声接一声的,咳的他心尖都跟着颤。

    “裴秘书怎么咳的那么厉害?”

    何助理说, “上次我给他打电话,他说感冒了,回来后就一直没好。”

    唐远的呼吸一滞,嘴上随意的说,“感冒这么难好?不会是身体其他地方出了问题吧?”

    他都不知道。

    一种名为内疚的情绪猛然从他心里窜了出来,顷刻间就将他整个人淹没。

    何助理叹口气,“裴秘书工作起来不要命,劝了也听不进去。”

    唐远觉得新鲜,他爸这个助理他接触多挺多次,没见她跟哪个同事熟络,就连张秘书在世的时候都没这样过。

    “听你这语气,跟裴秘书处的不错?”

    “还行。”何助理的用词恰到好处,既不生疏,也不亲密,“裴秘书对待工作的严谨态度值得学习。”

    唐远从何助理身上找到了裴闻靳的共同特性,一样的中规中矩,一样的刻板无趣。

    这一找,发现还有不少,譬如一样的喜欢把什么都公式化,生活工作搅和到一起去。

    两人像是一对儿失散多年的姐弟。

    唐远第一次认真打量起他爸的助理,何静,很秀气文静的名字,跟本人没有一丁点儿贴切。

    年纪比裴闻靳大两岁,三十了,比林萧小几岁,算是公司里的元老级员工,底下人都会给几分面子,喊她一声何姐。

    何静的五官其实很端正,只是常年穿着职业套装,下|半|身还不是林萧那样的裙装,是长裤,颜色跟款式都略显沉闷,头发也不散着,整整齐齐的盘起来,露出饱满的大额头。

    唐远心想,还好他爸不吃窝边草,要是吃,何静早就不在公司里了。

    做他爸的情人,哪怕修炼成精了,照样躲不过随时被顶替的命运。

    下属就不一样了,只要完成交代的工作,不犯原则性的错误,那岗位基本就不会丢。

    唐远多看了两眼,这女人看得穿看得透,不会在他爸面前作妖,很聪明。

    裴闻靳要不是gay,搞不好会跟她发展同事以外的关系。

    唐远刚松口气就又把自己绷紧了。

    不行,出柜太难了,裴闻靳弟弟多年前出车祸走了,家里就剩他一个,承载了全家的希望。

    裴闻靳出柜有多难,想也能想的出来,没有奇迹的话,他是不可能成功的。

    哪天裴闻靳如果像宋朝小叔的爱人那样,被迫跟现实低头,想找个人结婚生子,很有可能会选何静。

    各方面都很合适。

    不是何静的话,也会是别人,反正不会是我,我是男的,生不出小孩。

    唐远乱七八糟的想着,我跟这儿操的哪门子心哟?出电梯的时候脑袋让门夹了?

    思绪转啊转的,不过也才几秒时间,他加快脚步往办公室那边走,听到里面发出疑似摔杯子的声响,直接就变成了跑的。

    “小远,来这么快啊。”

    左边冷不丁的传来林萧的声音,“我以为怎么也要半小时呢,你让司机闯红灯了?”

    唐远看一眼从拐角走出来的林萧,不知道是一直站那儿等着,还是刚到,他的气息微喘,“没有,抄的小路。”

    他拿过何助理的卡刷开第一道门,林萧几步走到前面,有意无意的挡住了他的去向。

    这情形有点儿说不出的微妙。

    何助理见状就回了自己办公的地儿,不参与。

    唐远看向林萧,“姐,你挡这儿做什么,赶快让我进去。”

    “不着急,”林萧拍拍他的胳膊,“跟姐说说话。”

    唐远的口气很冲,音量也挺大的,像是在吼,“有什么话待会儿不能说啊?”

    林萧笑着说,“急了?”

    唐远的眼睛眯了眯,林萧这是唱的哪一出?

    他不说话,林萧也不说话,就那么悠闲的把视线放在他身上,从头到脚的游走,不知道是什么心思。

    最先开口的是唐远,他拉开捏住他脸的那只手,“姐,咱不在这时候闹好吗?”

    “我还有一堆工作等着,哪有时间跟你闹。”林萧又去捏他的脸,“年轻就是好啊,我这天天往脸上敷这个擦那个,胶原蛋白照样一去不复返,眼角的鱼尾纹跟法令纹都在向我飞奔,哎。”

    “你都三十六了,胶原蛋白要是还在,那你就该担心是不是自己……”

    唐远隐约听见他爸提到了他的名字,他一个激灵,正要说话,林萧就抢在他前面喊,“董事长,小远来了!”

    那一声喊之后,里面的动静已经全没了。

    说话声,砸东西的声音,咳嗽声,所有的都没了。

    唐远急冲冲穿过第一道门,这回林萧没拦着,她撩了撩披在肩头的大波浪卷发,踩着坡跟皮鞋转身走人了,步子迈的很是轻快优雅,颇有几分深藏功与名的姿态。

    来的路上,唐远杂七杂八的想了一通,用排除法排除过,最后什么结论也没得出来,他想不出裴闻靳能让他爸发那么大脾气的原因。

    裴闻靳做人做事都很规整严苛,能干出什么样的事,让他爸大发雷霆?

    唐远怀揣着一肚子疑问推开办公室的门,诺大的办公室里跟遭过土匪袭击似的,文件散落一地,沙发斜斜的搁在中央,烟灰缸跟水杯的碎片混在了一起,一面资料柜的玻璃都全碎了。

    罪魁祸首坐在宽大的深棕色皮椅里面抽烟,受害人背对他站在一片狼藉中间,给人一种孤注一掷的感觉。

    唐远被这样一幕君臣反目的景象给刺激到了,“爸,裴秘书,你们谁能跟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了?”

    唐寅吐了个烟圈,“解释个屁,什么事都没有。”

    裴闻靳落后三四秒开口,嗓音嘶哑,伴随着咳嗽声,“没事。”

    唐远火冒三丈,你们都他妈的当我是智障呢?

    合着伙的逗我玩还是怎么着?

    他三五步冲进来,走近了才发现男人的左手在流血,脑子里一下子就乱了,“你办公室有个小药箱,我上回去的时候好像看到了,还在的吧,站着干什么?我帮你处理伤口去啊。”

    裴闻靳没动。

    唐远看向皇帝老爷一样坐着的他爸。

    上空流窜的气流骤然凝固,随时都会化作无数尖锐碎片飞下来,让人胆战心惊。

    唐远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就是一只老母鸡,护着小崽子。

    即便有烟雾缭绕,还是能看出唐寅眉眼间的阴霾,他忽地笑出声,“儿子,你从小到大,但凡是破了点口子,流了点血,哪次不是一堆人伺候,什么时候会处理伤口了?”

    唐远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我就是随口一说。”

    “哦,随口一说。”唐寅扫一眼儿子如临大敌的表情,他将小半根烟掐了,慵懒的笑,“裴秘书,我儿子打小就是个行侠仗义的性子,太善良,每次看到路边的乞丐都会给钱,他跟我说,就算十个乞丐里面有九个是骗子,那也有一个是真的,帮到一个是一个。”

    “要我说,还是唐家家大业大,钱多到花不完,否则自己都吃不饱了,谁会去管这十分之一的几率。”

    唐远凶神恶煞的瞪着他爸,脸颊发烫,这时候提这些干什么呢?

    唐寅无视儿子投过来的警告目光,他笑着摇头叹息,“我这儿子跟我真的一点都不像。”

    之后他换了副长辈的温和口吻,唇边的弧度还在,只是没抵达进眼底,“裴秘书,我都不知道你那手是什么时候伤的,应该不是我弄的吧?”

    裴闻靳,“不是。”

    唐寅摆出一副夸张的放松架势,“这下好了,说清楚了,我也就不用被这个锅了,不然我家小远肯定会认为我是个残||暴|的老板,跟我讲道理没完没了是轻的,重的是跟我冷战,离家出走。”

    “小孩子任性,三天两头的总喜欢闹上一闹,裴秘书身边有差不多年纪的,这一点想必你应该也有所了解。”

    话里有话,意思深着呢。

    随着唐寅的话音落下,办公室里静了下来,静得掉针可闻。

    唐远还抓着身旁男人的手臂,一下都没放开过,忘了在他爸面前遮掩。

    当一个人傻逼的时候,自己却没发现出来,那就说明已经进入了傻逼的至高境界。

    唐寅又点了一根烟抽起来,对他的秘书说,“去吧,把伤口处理了,让何助理带人来清扫一下。”

    言词很是和蔼可亲,完全看不出之前发过多大的怒火,面目有多狰狞。

    裴闻靳应声离开。

    唐寅看着一路紧跟的儿子,他深吸一口烟,把自己给呛到了,狼狈的咳了一会儿,肺都要炸了,气的。

    完了他陷入深思,从哪一步开始走错的……

    现在想这些也是于事无补,只会让自己呕血。

    妈的。

    唐寅抓起手边的东西,发现是个相框就给放了回去,一掌拍在了办公桌上.

    裴闻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少年东翻西找,他眉间的纹路尽数舒展开了,“在西边的架子上。”

    唐远的后背一僵,说什么西边啊,直接说左手边右手边不就好了?

    他找了找,还是没找着,扭头淡定的问,“西边是哪边?”

    裴闻靳伸出一根食指,指给他看,眼里藏着几分笑意。

    唐远绷着脸在男人的指示下找到药箱。

    漫画里的主角踮起脚去够架子上的一样东西,怎么都够不到,另一个主角从后面靠过来,伸手给拿下来放到主角手里,这种烂漫小清新的画面是不存在的。

    他个子过了178,后面可能还会窜一窜,踩到180的那条线上,不但不会有那样的画面,还会失去被抱起来举高高的机会。

    身高不合适。

    除非找个比自己高上一个头的男朋友,唐远下意识往男人所站的位置瞟,想起来是别人的就收回了视线,心塞。

    椅子擦过地面的声响打断了唐远的思绪,他把药箱拎到桌上,让男人将受伤的手放上来。

    裴闻靳摊开掌心,血|糊|糊|一片。

    唐远愣住了,他凑近看那道细长的口子,“你这伤是怎么弄的啊?”

    裴闻靳淡声说,“相框划的。”

    唐远,“啊?”

    裴闻靳打开生理盐水的瓶子,倒一些在伤口周围,拿棉球沾着慢慢清理着血迹。

    唐远的脑子里飞速运转,“我爸气昏了头,把桌上的相框给丢了出去,你捡起来的时候不小心划伤的?”

    他记得进办公室那会儿,他爸办公桌上的东西都在地上,除了相框,孤零零的放在原来的位置。

    那相框是他放的,原来的照片是一家三口,他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照片拿回家放进了保险柜里面,之后他就换成了他们父子俩的合照。

    再后来,变成了他的各种生活照,一年换一次,见证他的成长。

    面前的人不说话,没反应,不知道是猜对了,还是没猜对,唐远摸了摸鼻子,怪自己看的不仔细,不确定相框缺没缺角,他把上半身趴到桌上,“裴秘书,我帮你吧。”

    裴闻靳将脏棉球扔进垃圾篓里,换一个干净的继续,“一点小伤,不麻烦少爷。”

    唐远习惯了男人这么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也不气恼,“你怎么把我爸气成那样的?”

    裴闻靳手上清理伤口的动作不停,“做了件让董事长不高兴的事。”

    唐远好奇的问,“什么事啊,说来听听。”

    裴闻靳撩起眼皮看过去。

    唐远迎上投过来的目光,不知道怎么了,他觉得男人此时的眼睛比平时还要深黑,那里面像是有一个巨大的漩涡,能把人给吸进去。

    就在他以为能听到答案的时候,男人就撤回目光垂下了眼皮。

    “……”

    唐远脑洞大开,“诶,裴秘书,你不会是为了能够跳槽到别的公司,就拿什么机要文件跟我爸谈判吧?”

    裴闻靳清理伤口的动作顿了顿,几不可查,“过几天少爷就会知道。”

    或许用不了几天。

    唐远沿着那个方向开发脑洞,“张杨让你走的?”

    裴闻靳抬头看天花板,似是无语。

    唐远误认为沉默就是默认,张杨处处看不惯他,不希望自己对象在他家的公司里上班,这么一分析,太他妈的合情合理了。

    裴闻靳的余光扫到少年失魂落魄的脸上,他的喉头攒动几下,咳嗽了起来。

    唐远瞬间就被咳嗽声给拉扯回了现实中,“我听何助理说你感冒一直没好。”

    裴闻靳只是咳,眼眶有些许充血。

    唐远看男人咳的青筋都蹦出来了,他想问,张杨知道你感冒了吗?给你买药了没,带你去看医生了没。

    想问的挺多的,却一个都问不出口。

    唐远退后几步拉来空着的椅子坐下来,隔着张办公桌看男人。

    刚才他差一点就忍不住抓住男人的大手放到自己脸上了,人现在没单着,有相好的,他要是真那样做了,怪不耻的。

    空气里漂浮着一股子血腥味,唐远|舔|了|舔||发干的嘴皮子,“裴秘书,你要是想走,我可以帮你,我跟我爸说,他会让你走的。”

    裴闻靳霍然抬头。

    有一瞬间,唐远觉得男人的眼神冰冷且充满怒意,等他再看去时,那两种情绪都没有,只是一贯的平淡无波,他的耳边响起声音,“艺术这条路适合你。”

    裴闻靳看着少年茫然的模样,说,“想象力丰富。”

    就是都没想在点子上。

    唐远抽了抽嘴角,他把两条修长的腿叠在一起,换了个随意的坐姿,“我爸跟我说过,你是他花重金挖过来的,他很认可你的能力,觉得你是下属里面他最器重的一个。”

    “我知道。”

    裴闻靳发现伤口里面有一小块碎片,他找到镊子将碎片夹出来,神色淡然的不像是自己的手,“我很抱歉要让董事长失望。”

    唐远看得心疼,他难受的把视线偏到了一边,还是觉得手心里刺刺的疼,喜欢一个人喜欢到这个份上。

    不知道是他的不幸,还是幸运。

    唐远抹把脸,轻着声音问,“不能妥协?”

    裴闻靳咳嗽了几声,说,“不能。”

    短暂的死寂过后,唐远又把视线偏到男人身上,他扯起一边的嘴角笑,“那你完了哦。”

    “我爸那人吧,久居上位,独||裁|惯了,除了我,不能有人违背他的意思,在他手底下做事的人,只需要执行他的指令就行,不能自作主张,自以为是,忤逆他的决定。”

    裴闻靳并未言语,实际上少年说的就是事实。

    唐远抿抿嘴,“用权势滔天这个词形容我家不为过,你知道的。”

    裴闻靳低声道,“所以我先要做的就是自保。”

    唐远脸上的玩笑消失无影,变成了惊愕,“不是吧,我爸发那么大火,真的是因为你拿到了东西跟他谈判?图什么啊?”

    “我爸在商界混了几十年了,政|界也有庞大的势力,什么影响力不又不是不清楚,得罪了他,你的前途不保,小命也会不保。”

    裴闻靳在掌心缠了几层纱布,抬眼将少年的紧张,不解,以及难以置信全都收进眼底,他说,“我有我要坚持的理由。”

    唐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心烦气躁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食指关节也送到了嘴边,胡乱的|啃||着。

    “在这个世上,能迷住人眼,蒙住人心的东西太多了,人一定要学会思考,越是做重大决定的时候,就越要思考。”唐远搬出他爸告诉他的那番话,一脸正色,“我劝你三思。”

    裴闻靳动了动眉头,“三思过了。”

    唐远停在办公桌前,两手撑着桌面,“快三十的人了,不应该这么冲动才是啊,趁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你跟我爸低个头,我再帮你说点好话,你就能继续当你的秘书。”

    裴闻靳开始收拾药箱。

    唐远看男人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心里那团火就烧的更旺了,“我爸是绝对不会允许谁跟他站在一个台面上的,他现在还让你留在公司,肯定有他的想法,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已经在盛怒的边缘了,那个边缘线一旦崩掉,他就能让你在这座城市失去落脚之地,当个扫大街的都当不成,我不是吓唬你,我说真的。”

    裴闻靳将药箱放回原处,他立在桌边点燃一根烟,垂眼把玩打火机,咳嗽着说,“我准备的很充分。”

    唐远盯着男人轮廓深刻的侧脸,他听到自己压抑着情绪的声音,“别天真了。”

    打火机从裴闻靳的指间落下来,掉在了办公桌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他的声音就夹在那道声响里面,没有半分模糊。

    他说,“事在人为。”

    卧槽,这怎么还僵持上了?跟我吵什么呢?我还不是为你好?

    真是个固执的家伙!

    有什么比自己大好的前途还要重要的?

    唐远一瞬不瞬的看着男人夹着烟的那只手,恨铁不成钢的咬牙,“我爸给你那么高的待遇,给你其他公司都给不了的平台跟空间让你发挥,你竟然还要搞事情,我觉得你就是……”

    他词穷了,脱口而出几个字,掷地有声,“就是猪!”

    裴闻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