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房静的掉针可闻。

    短暂的时间里, 唐远顶住他爸给的压力想了无数个可能性, 到最后一个都没留下来, 全跟波浪似的都在他的脑子里一晃而过。

    他听到自己跟平常没两样的声音, “还行吧,我发现裴秘书人虽然一板一眼的, 但办事儿很有效率。”

    “人无完人, 在工作上他挑不出缺点,不过, ”唐寅的话声一顿, “生活中全是缺点。”

    这是两个极端。

    唐远尚未发表意见,就听到他爸来了一句, “所以爸才好奇,你是怎么跟他相处起来的。”

    这要我怎么回答呢?

    情人眼里出西施?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从头到脚都好,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跟他待在一起。

    唐远把抓乱的头发理了理, 懒懒散散的说, “他是个奇怪的人, 一边对我恭恭敬敬的, 一边又拿我当弟弟。”

    唐寅摆出跟儿子唠嗑的架势,带着鼓励的意味,“是吗?”

    “是啊。”唐远做出回忆的表情, “就上回,我从‘云记’出来, 有辆摩托车往我这边开,我没留神, 是他及时把他拉开的,当时我问他家里的情况,他跟我说自己有个弟弟……啊不对,不是那次。”

    “那次他就只是拉了我一把,没有提起弟弟的事情,是从墓园出来的时候跟我提的,他弟弟多年前出了车祸,没救过来。”

    这番话真的不能再真了,而且作用重大,既表现出坦诚的态度,也通过记忆的出错表露出一点,当事人对他而言,不是什么特别的人,否则也不至于记错。

    就冲这反应能力,唐远简直想为自己拍手叫好。

    唐寅起身绕过书桌走到儿子那里,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右腿架在左腿上面,大老爷似的昂首,“接着说。”

    “……”

    接着说个屁啊!

    唐远把食指放到嘴边,对着第二个关节啃了几下,脑子飞速运转,他很快抛出一个可用的信息。

    “估计裴秘书弟弟要是在世的话,跟我们差不多大吧,前两天,我扮成阿列的女朋友跟他去参加同学聚会,离开的时候碰到了他,同行的还有俩人,年纪小的那个是我同学,跟他的关系看着蛮不错的。”

    “那个年纪左右的小孩在裴秘书眼里都有他弟弟的影子,或多或少能得到点儿照顾,就拿我来说吧,我跟他摆少爷脾气,有时候他是出于我是老板的儿子,为了饭碗不得不忍受,挺公式化的,有时候只当是小孩子的玩闹。”

    说到最后,唐远都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拧到一块儿去了,他得花时间一点点挑开才行。

    唐寅没有被前半句话带跑思路,一脸质疑的说,“我怎么不知道他还有感性的一面?”

    唐远一个白眼过去,“爸,你比他大十几岁,在他那里你是老板,也是长辈,他是下属兼小辈,位置转过来了,不知道是正常的啦。”

    他啧了声,“说实话,我挺崇拜裴秘书的。”

    唐寅挑眉,“崇拜?”

    “嗯。”唐远眯着眼睛笑,“我希望自己将来也能成为那样的人。”

    唐寅侧头看儿子,“只崇拜裴秘书?”

    唐远说不是啊,“我对能力强的人都有那种心理,最崇拜的是爸你。”

    唐寅满意了,也像是信了儿子说的那些话,他靠着沙发点根烟抽了起来,姿态很放松,身上那股子令人不寒而栗的威严消失无影,俨然就是个普通平凡的父亲。

    “以后少扮女孩子。”

    “情况特殊嘛。”

    “车库那辆跑车是陈家那小子的吧?”

    “嗯呐,他给的报酬。”

    “骚||包|死了,严重不符合我们老唐家的低调作风,赶紧还给他。”

    “……”

    “儿子啊,跟爸说说昨晚你是怎么把裴秘书从酒吧捞出来的,嗯?”

    “……”嗯什么嗯,没完了还!

    唐远晓得自己想要在他爸这里过关,就得拿出一定的诚意,全靠忽悠是不行的,他以为诚意够了,事儿可以翻篇了,没想到还没完。

    一个人的时间跟精力是有限的,他爸愣是让他看到了奇迹,有那么大的产业要打理,忙的要命,奔赴温柔乡已经是抽出来的时间了,竟然还有功夫管儿子的生活,而且管的很细。

    唐远觉得他爸唯一不知道的,大概就是裴闻靳早就已经住进了他心底的小房子里面。

    而且他很固执的在小房子的门上挂了把锁,不让对方出去,也不准其他人进来取而代之。

    “还能是怎么捞的,”唐远耸耸肩,不在意的说,“就那么捞的呗。”

    唐寅将烟灰缸拿过来,对着里面弹弹烟灰,“为什么自己去?”

    “当时我睡着觉呢,接到电话的时候脑子里是懵的,没想那么多。”唐远伸直两条腿拉拉筋,“去了就后悔了,裴秘书喝的不省人事,叫都叫不醒。”

    唐寅吐出一团烟雾,“那你大可以掉头走人。”

    唐远撇嘴,“去都去了,还怎么走人啊,我打小就是个心善的人,这一点完全是老唐家的基因遗传。”

    唐寅说,“然后就留他那儿了?”

    “对啊,我把他送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宿舍都关门了,我也累的不想动,就干脆在他那儿睡了。”唐远往后一倒,两只脚从拖鞋里拿出来,腿抬到沙发上盘着,吊儿郎当的公子哥样子说,“之前不是睡过一次了嘛,他那儿干净整洁的像五星级大酒店,我住着很舒坦。”

    他嫌弃的咂嘴,“爸,裴秘书酒量也太差了吧,喝的跟死猪一样。”

    唐寅那表情堪称古怪,“这么说吧,你爸我把他从别的公司挖过来到现在,一次都没见他醉过。”

    唐远“霍”地坐直身子,“什么?”

    唐寅夹在指间的烟抖了一下,他拍掉西裤上的一点烟灰,“至于激动成这样?”

    “我不是激动,是奇怪,”唐远好奇的眨眼睛,“那他昨晚怎么搞的?”

    唐寅像是从古怪震惊的情绪里出来,客观的说,“我没见过,不代表他醉不了,酒量再好,也有个限度。”

    唐远挠了挠眉毛,“有道理。”

    他开始回想那个男人的两次醉酒,试图通过对比来找出能让他兴奋的蛛丝马迹,却发现根本找不出来。

    挫败感瞬间就把他给淹没了。

    唐寅手心向内,手背朝外的摆摆手,“好了,不说这个事儿了,爸要去补补觉,给你带的礼物在楼下的白色袋子里面,你自个拿去。”

    唐远脑子里的那根弦终于放松了下来,“爸,晚上咱不谈了吧?”

    “谈啊,”唐寅睨儿子一眼,“你当你爸逗你玩儿呢?”

    唐远懵逼,“不是都谈完了吗?”

    唐寅一本正经的跟儿子扯淡,“刚才那是谈事情,晚上是谈心。”

    唐远一脸血的看着他爸。

    将手里的半根烟摁在烟灰缸里,唐寅把头低下来,对儿子招手,“你过来看看。”

    唐远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凑了过去,看到了什么,他的眼睛睁大,“爸,你长白头发了啊。”

    “可不是。”唐寅唉声叹气的感慨万千,成熟硬朗的轮廓上涌现出了几分沧桑,“白头发这玩意儿一旦出现一根,很快就会有两根三根,一小片,一大片。”

    唐远的嘴一抽,“爸,四十多岁长白头发应该是很正常的现象吧?”

    “你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说什么呢?”唐寅没好气的吼,“就不会来点儿好听的话?”

    唐远伸手去拨他爸的乌黑发丝,捏住那根白发,“人都会慢慢变老的嘛,没事儿的,不怕哈,等你老了,我养你。”

    唐寅要的就是这句话,他搓了搓脸,话里透着强势的意味,“宝贝,那个小姑娘你必须去见一面,不但要见,还要有礼貌,不能耍小性子,别让你奶奶一大把岁数还难做人。”

    话音刚落,头皮就一疼,那根白头发被儿子给拽了下来。

    一只大掌挥过来前,唐远灵活的闪躲到一边,曲腿拦住他爸的攻击,“爸你手机响了,一定是那谁谁的电话。”

    唐寅没去碰书桌上的手机,任由它响,“你给老子把腿放下来!”

    我才不放呢,唐远当没听见,他保持着曲腿的姿势,无比真诚的说,“爸,我想好了,晚上我会认认真真跟您谈心,还会带小本儿把您的教诲记下来,然后牢记于心。”

    唐寅一副牙酸到受不了的表情,“赶紧滚蛋。”

    “喳。”

    唐远立马就滚了,他爬到四楼,一进自己房里就瘫坐在了地板上,有点儿劫后余生的虚脱感。

    脑细胞都不知道死了多少。

    唐远抬起双手擦脸,跟他爸玩心思耍花招,真挺艰难的,一不留神就会把自己坑死。

    即便他这些年积累了很多经验,依然不敢有丝毫大意。

    暂时还是不要偷偷给那个男人发微信聊私事了,面对着面,确定不会被第三者听到的情况下聊可以,别的真的要小心,他得安分些,过段时间再说。

    吃午饭的时候,唐寅要出门。

    唐远接过厨娘给他盛的菱角素肉汤,拿勺子小口小口的喝着。

    管家接连去瞟扣腕表带子的唐寅。

    唐寅被看的不耐烦了,“仲叔,你看我干嘛?有话就说。”

    管家低着声音问,“先生不陪少爷吃饭了?”

    唐寅说,“有饭局。”

    管家继续瞟他,不停的瞟。

    唐寅的声音里有火气,“还有什么要说的,一次说完!”

    管家说,“少爷想您。”

    唐寅就跟听到天大的笑话似的,面部都扭了,“仲叔,你都这个年纪了,还能胡说八道?”

    他指指饭桌那里的小屁孩,“你看看,他老子要出门,给眼角没?没有,一个眼角都没给,就光顾着自己喝汤!”

    管家说,少爷是别扭的性子,越在乎,越装出不在意的样子。

    唐寅说,是吗?有这回事儿?我还真没看出来。

    管家不假思索的说,“少爷像他母亲。”

    说完他就后悔了,并且有种大祸临头的不妙感觉。

    这宅子里的女主人去世多年,已然成了一个禁||忌,谁在男主人面前提谁就是活腻了,除了小少爷。

    管家平时没少警告下人们,却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竟然犯了这种低级的错误。

    诺大的客厅被压抑的氛围笼罩,风雨欲来。

    管家在内的所有下人都眼观鼻鼻观心,降低存在感。

    一直在喝汤的唐远发出了声音,“仲伯,你去我房里帮我收拾一下背包。”

    管家应声上楼,途径餐桌那里,感激的看了眼少年。

    唐远望了望他爸,这会儿还维持着抚平衬衫袖口的动作,像一座雕像,危险性极大的雕像,没人敢上前。

    犹豫了几秒,唐远从椅子上跳下来走过去,将他爸抚着袖口的手拿下来,帮着抚了几下,“爸,要不要喝两口汤再走?味道很好的。”

    唐寅抬眼看向儿子,都到自己下巴位置了,他眉间的阴戾慢慢被伤感取代,“不喝了。”

    唐远被他爸的表情感染,话全堵在了嗓子眼。

    “儿子,”唐寅揉揉小孩的头发,弯腰在他的发顶亲了亲,“爸是真的有饭局,是龙腾的老总做东,要给几分薄面。”

    “噢。”

    唐远看着他爸往大门口方向走,背影没平时挺拔,显得孤独寂寞,像个被光阴摧残了的糟老头子,怪可怜的。

    他的鼻子一酸,偏开头把视线挪到了一边。

    管家拎着背包下楼,弯着腰说,“少爷,您说我是不是要回乡下种田去了?”

    唐远慢悠悠的说,“前几年你跟我说乡下都被重新规划了,哪儿有田可种啊?”

    管家,“……”

    唐远捧起没喝完的汤喝两口,不确定的问,“放蜂蜜了?”

    管家还没开口,厨娘就小跑着过来,“少爷尝出来了啊,秋天煲的汤里加点蜂蜜,能解秋燥。”

    唐远把汤全部喝完,笑着说,“好喝。”

    厨娘脸上乐开了花,听到少爷说要学的时候,她就乐不出来了。

    上次少爷学蛋炒饭,这次学煲汤,跨度真的有点大.

    下午把杆大踢腿的时候,唐远后面是陈双喜,前面是张杨,这顺序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不过也没什么大事儿。

    张杨身上有一股香味,时不时的飘到唐远的呼吸里面。

    男生擦香水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宋朝就经常擦,但味儿不一样,要甜一点儿,像果香,没这么清淡。

    张杨的腿在放下来的时候突然往后踢甩,看似无意。

    唐远可不想膝盖遭殃,他抬脚就是一踹,对方的腿在半空晃了一两下就收了回去。

    前面的张杨转过头,冷冷的问,“你踹我干什么?”

    唐远扯起一边的嘴角,回了他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哥们,你还真能装傻充愣,我不踹你,等着你踢我啊?

    张杨欲要说话,老师就过来了,他只好闭嘴,脸色很难看。

    在那之后张杨没有再玩别的花样。

    唐远坐在墙角休息的时候,余光扫了他两眼,穿的是班里统一发的上白下黑练功服,却比别人多几分清俊气质,外表看着是玉树临风的君子,干的是小人的事情。

    那身傲骨他根本没有能力撑得起来,以后肯定会被残酷的生活给砍碎,砍断。

    现在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眼睛长头顶了,吊着呢。

    唐远觉得张杨还真挺有能耐的,硬是在众多的竞争对手里面脱颖而出,成功挤进了他的视野范围里面,被他注意到,想无所谓都不行。

    这里面也不排除是那个男人的关系,对方的一切他都会去关注。

    陈双喜拿着矿泉水跑过来,“唐少,给你水。”

    唐远接过去拧开瓶盖,随口问,“你妈妈那边怎么样了?”

    陈双喜蹲在旁边,小巧的嘴巴微张,气息不稳的说,“都准备好了,医院给安排的下周做手术。”

    “哪家医院?做的什么手术?”唐远说,“我认识几个在医学界有较高权威性的专家,国内国外的都有,涉足的领域不同,说不定能让他们其中哪个给你妈主刀,手术的成功率会提上去很多。”

    陈双喜诚惶诚恐的摇头摆手,“不用的不用的。”

    他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唐少,我妈是脑子里长了个瘤子,恶性的,医院已经根据我妈的病情跟身体情况给了最好的治疗方案,要不是你,手术费我都凑不齐,你是我家的恩人。”

    唐远看向陈双喜,比开学的时候瘦了很多,下巴削尖,衬的一双眼睛极大,那里面全是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悲凉,他问道,“想没想过找你爸?”

    陈双喜垂下眼皮看着地面,头埋的很低,好一会儿,他嗫嚅着嘴唇说,“我只有妈,没有爸。”

    唐远仰头喝两口水,没有再说什么。

    斜对面的墙角,几个男生在聊天,聊的是唐家小少爷,不点名道姓,只用“那位”代替。

    “那位上课挺认真的,也没别人说的那么难相处。”

    “刚才进舞蹈室的时候,我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肩膀,吓的我赶紧道歉,还以为他会发火呢,没想到他竟然笑着跟我没事。”

    “好像是没什么架子。”

    “根据我的观察,那位的基本功很扎实,一看就是从小练到大的,没准儿第一名的成绩真的是他自己考出来的。”

    “往后看不就知道了。”

    几个男生越聊越起劲,化身成了长|舌|妇。

    “你们看那个陈双喜,窝囊吧,我把他的事当笑话跟我爸说了,我爸说他是个厉害的人,不能小瞧了。”

    “厉害在哪儿啊?当走|狗?”

    “巴结讨好人也是一门学问,窝囊到那种低贱的程度,一般人是做不来的。”

    “听说那位从来不收跟班,却破例收了陈双喜,指不定他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过人之处呢。”

    “一个男的,能有什么过人之处?”

    “现在男的也可以当女的用啊,用起来很方便,不用担心搞大肚子。”

    “操,好恶心啊,别说了别说了,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富家公子哥的生活很混乱的,在他们那个圈子里,玩|男的估计都不算什么事儿。”

    “可是,gay身上不都有所谓的gay气吗?那位没有啊,看起来气场直到爆。”

    “玩男的又不代表就是gay,懂不懂什么叫玩?”

    “……”

    张杨盘腿坐在不远处,听着那几人的议论,目光往唐远身上转移。

    唐远有所察觉的迎上去,发现张杨看过来的目光非常怪异,具体又形容不出来,他蹙了蹙眉心,莫名其妙。

    放学后司机老陈来接唐远,送他去了一家僻静的餐厅。

    唐远进去的时候,餐厅里就一个小姑娘,他来之前了解过对方的资料,跟他年纪一样大,也刚上大一,读的医学院,模样长得很水灵。

    小姑娘叫冯玉,来自医学世家,她爷爷跟唐远爷爷年轻时候是战友,前两年去世的。

    冯玉看到唐远,立马局促的从位子上站起来,“唐少。”

    唐远说,“直接叫我名字吧。”

    话音刚落,他就发现小姑娘一双圆又大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

    唐远后悔了,他在心里吐槽,你说你也真是的,人家想叫你什么就让她叫去呗,偏要多话。

    冯玉用一种善解人意的口吻说她把餐厅包下来了,说完就期待的看着唐远,像一个等着被表扬的小朋友。

    “挺好的,”唐远说,“安静。”

    冯玉腼腆的笑了。

    悠扬的小提琴声从左侧传来,冯玉见唐远看向自己,她忙难为情的说,“不是我安排的,是餐厅经理的主意,推荐的那位琴师水平很高。”

    唐远瞥一眼桌上的红酒,后排,烛光,耳边是小提琴声,他的嘴角抽了一下。

    我就想简单的吃两口饭,为什么是烛光晚餐?

    冯玉忽然说,“我看过你跳舞,不是视频,是现场看的喔。”

    唐远切一块牛排吃,“嗯?”

    “《成长》”冯玉的神情雀跃,犹如一个见到偶像的小粉丝,“那支舞叫《成长》,我知道是你自己创作出来的,名字也是你想的,唐远,你跳的真好,我看了好多遍。”

    唐远心想,这个话题切入的近乎完美。

    他确实编过那支舞,在三年前,从他妈妈在世时留下的那些剧目里得到的灵感。

    冯玉吐舌头,“你真厉害,我的腿都压不下去,感觉像根木头。”

    唐远说是小时候强行拽出来的。

    小姑娘心肠软,一听就红了眼睛,“学跳舞的要把身体打开,还不能偷懒,需要多练,你一定很辛苦。”

    唐远放下刀叉,“冯小姐。”

    冯玉不高兴的皱皱鼻子,“你让我叫你名字,你怎么还这么叫我?”

    唐远第二次后悔自己刚才的多话,他认真的说,“冯玉,我过来这儿是因为我奶奶……”

    无意间瞥到了出现在门口的高大身影,唐远下意识就把搁在桌上的手放下来,左手忐忑的捏着右手,那个男人怎么出现在这里?还抱那么一大捧红玫瑰。

    裴闻靳一步步朝着烛光跟少年所在的那桌走了过去。

    小提琴的声音依然在响,琴师投入在自己的情绪里面,身体的幅度渐渐变大,他在用琴声诉说着一段坚决,勇敢,执着,炙热的情感。

    看着男人走近,唐远的心砰砰跳,几个月前,教室里的初次见面在他眼前重现,男人的步伐跟那时候一样平稳且有力,肩宽腿长,西装革履,衬衫扣子扣到顶,令人记忆深刻的脸上没有表情,浑身上下散发着精明,严苛,禁|欲的气息。

    当初跟现在重叠了。

    唐远捏紧的双手控制不住的松开,慢慢抬了起来,想要去接那捧花,结果耳边却响起了男人的声音,“少爷,这是您订的花。”

    “……”

    唐远如遭雷劈,卧槽,我什么时候订的?他见鬼的抬头看着男人,我他妈失忆了吗?

    冯玉听着声音才转过头,看到了一个很高很帅,魅力十足的陌生男人,以及那捧红艳的玫瑰花,她害羞的去看坐在对面的少年,“花好漂亮,唐远,谢谢你,我很喜欢。”

    唐远笑着说,“我去下洗手间。”

    背过身的那一刻,他脸上的笑容不见,一进洗手间就质问,“花是谁的主意?”

    裴闻靳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听不出什么情绪,“董事长。”

    唐远后知后觉自己明知故问,这个男人不会擅自搞这一出,他心里窝着一团火,烧得他浑身难受,“我爸让你送你就送?”

    门外没动静。

    唐远从里面出来,发觉男人立在阴影里面,看不清面部表情,他急促的喘气,少爷脾气发作,直接就是一脚踹了过去,“跟你说话呢!”

    笔||挺|整洁的西裤上多了个鞋印,脏兮兮的,裴闻靳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其实唐远踹完就没了火气,也知道自己完全是无理取闹,他几乎是无措的站在那里,“我踹你的时候你干嘛不躲啊?”

    裴闻靳沉默不语。

    唐远从光亮的地方走到阴影里面,闻到了男人身上的烟草味,浓重到接近刺鼻的程度,不知道在来之前抽了多少根烟,完全盖掉了他的清冽味道。

    还是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于是唐远只能懊恼的揪起来眉毛,“裴秘书,你是我爸的下属,不能违背他的意思,这事儿是他给你安排的工作,跟你无关,是我不明是非,对不起。”

    裴闻靳淡声说,“少爷言重了。”

    唐远撇嘴,我刚才都踹你了,我就不信你心里没一点想法,保不准已经开始在小本本上面狂记一二三了!

    吸口气,他拨了他爸的号码,“唐董事长,您作啥妖呢?”

    那头的唐寅难得下班就回了家,正在喝儿子中午没喝完的汤,心情挺不错,“裴秘书把花给你送到了?”

    唐远反问,“你说呢?”

    “那你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做什么?”唐寅语重心长道,“儿子,白天爸跟你说了的,见了人要有礼貌啊。”

    唐远咬牙,“我没忘。”

    唐寅嗤之以鼻,“第一次见女孩子,空着两只手,一枝花都没带,这叫没忘?”

    唐远抽搐着嘴角,压低声音就吼,“我只是跟她见个面,不是要泡她好不好?你别拿你泡女人的那一套扣在我身上。”

    唐寅不客气的鄙视,“想太多,你爸就是想把那套扣你身上,你现在也没那个条件承受,小屁孩一个,还|嫩||着呢。”

    唐远气急败坏,“你成心给我添乱!”

    “这罪名按的,”唐寅跟没脾气似的叹气,“回来再说吧。”

    唐远当着男人的面问他爸,“裴秘书很闲吗?这种事儿干嘛让他跑一趟?”

    “送捧花而已,”唐寅说,“不是秘书跑,难不成还要我这个董事长亲自跑?”

    唐远语塞了几秒,说,“你可以让何助理来啊,她是女的,应付起来不是更自然些?你知不知道裴秘书抱着玫瑰花进来的时候,场面多怪?整的跟求婚一样。”

    你儿子差点就出丑了,他在心里说。

    唐寅饶有兴趣的笑,“是吗?回头我让那家餐厅的经理调个监|控给我瞧瞧。”

    “……”

    唐寅让管家再给他盛一碗汤,他靠着椅背按额角,话声挺和蔼可亲的,“何助理跟你走的没有裴秘书近,你那脾气一上来,她是压不住的,换成裴秘书,你应该会收敛很多。”

    唐远飞快的去看男人一眼,又是什么都看不清,一身黑就是不好,他心慌的说,“算了,不跟你吵了,我挂了。”

    掐掉电话,唐远拿出纸巾擦手心里的薄汗,心脏剧烈跳动,像是刚跑完一千米,他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仿佛自己被什么事情蒙在鼓里。

    那种感觉太真实了,真实的他有些彷徨,不知道怎么办,很需要有双手牵着他往前走。

    唐远低声说,“我去跟冯玉说几句话。”

    不等男人给出反应,他就转身回了餐厅,尴尬的说,“冯玉,我必须跟你坦白,这花不是我订的,是我爸自作主张,他认为这是对女孩子的礼貌跟风度。”

    冯玉愣住了。

    唐远的言词直截了当,“你不是我喜欢的型。”

    冯玉的脸刷地就白了,她慌张的结巴着说,“我们……我们才第一次见面……”

    唐远直视小姑娘的眼睛,让她看到自己的诚实,“见多少次都是一样的,我喜欢长的比我高比我强壮,年纪比我大,比我成熟,阅历丰富的那一款。”

    估计是这些条件完全意想不到,冯玉一脸呆滞。

    唐远抿嘴,“抱歉。”

    “谢谢你的坦诚,不管怎么说,你没有骗我。”冯玉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她垂头,手捏着一缕发丝问,“那唐远,我们能做朋友吗?我是真的喜欢看你跳舞,觉得你在跳舞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光。”

    唐远说笑,“好了,冯玉同学,别拍我的马屁了,普通朋友可以。”

    冯玉舒了一口气,娇嗔的看他,“没拍马屁,我说的是实话,唐远,你会一直跳下去吗?”

    唐远做出为难的表情,“一直跳下去的是机器人,普通人类做不到。”

    冯玉,“……”

    那个话题太沉重了,将来的事儿,虽然说不好,但他们出身名门,以后的路是早就铺好了的。

    或许最终如愿的有,可代价必定超过想象。

    冯玉也自知问了不该问的,她把长发往肩后拨了两下,“为了公平起见,我也跟你交个底吧,这次的见面是我奶奶的意思,你也是吧,两个老人想让我们先处着看看,合不合适是后面的事儿了,我长这么大,还没跟人谈过恋爱呢。”

    唐远说那挺巧的,我也没。

    俩人相视一笑。

    爱情自有天意,老天爷给了你什么样的安排,不到那一刻你本人也不知道,一旦知道了,就会难以自制的栽进去。

    唐远站在餐厅外面目送冯玉上了家里司机的车离开,他手插着兜仰望星空,漫不经心的笑着说,“裴秘书,我跟你说啊,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跟个女孩子吃烛光晚餐。”

    裴闻靳半阖眼帘,喉咙里泛起一丝腥甜,“少爷喜欢?”

    “不喜欢。”

    唐远的视线没从星空上面移开,唇边的弧度收了回去,“冯玉家里是医学世家,爷爷跟我爷爷是战友,她和我同龄,就读的是本市的医学院,自身条件很优秀,性格也蛮不错的,而且还喜欢看我跳舞,记得我编过的唯一一支舞的名字,跟我有共同话题,一切看起来都很好,可我就是不喜欢。”

    裴闻靳把口袋里摸到烟盒的手拿了出来。

    “我发小说我们几个以后都要走上家族联姻这条路,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我想我不会那么做,我不要靠出|卖||色||相稳固家里的产业,我今后的人生只想跟喜欢的人一起分享,至于我爸,他的想法肯定不会跟我一样,没有那么好的事情,不过,我是不会妥协的。”

    唐远前言不搭后语,“裴秘书,我前后两次在你那儿过夜,你给我拿的衣服为什么都很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