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头上有点绿 > 21(1)
    礼拜天下午, 唐远准备去学校了, 出发前他把那件黑色衬衫放进了衣橱里面, 很珍重的抚平整后才拉上了门。

    唐远到宿舍的时候, 里面就陈双喜一个人,他蜷缩着手脚躺在床上, T恤下的脊骨清晰突出, 像一只营养不良,苟延残喘的小老鼠。

    这很矛盾。

    陈双喜性格是懦弱了些的, 但他穿的用的都跟贫困潦倒不挂钩, 家境应该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一挂。

    怎么瘦成那样子?

    唐远开门的动静没吸引陈双喜的注意, 但他爬到上铺的响声让对方如同上了发条,立刻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转过身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 巴掌大的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声音哑哑的, “唐少, 这么早就来了啊。”

    唐远看到了他嘴角的淤青,“怎么搞的?”

    陈双喜说是摔的,他说那话的时候眼神躲闪, 明显就是在撒谎。

    应该是被打的。

    唐远不是很喜欢去拆穿别人的谎言,挖掘被藏起来的那些隐私, 他喜欢别人主动跟自己坦白,性质会不一样。

    然而陈双喜没有那个意思。

    唐远去天台压腿拉筋的时候碰到了张杨, 对方没在晒被子晒衣服,也没在练功,而是蹲在一块石板上面看剧目。

    天台清静,不会被打扰,避开阳光火辣的时间段上来,会是个看剧目的好地方。

    唐远这筋还得拉,不然对不起他爬到这儿来,他找了个空旷的地儿曲腿,高抬过头顶,维持着那样的姿势……打游戏。

    张杨看剧目看的投入,结束才发现天台上有别人,就在他准备下楼的时候,面前的被单被风吹起来,他看见了对面的人,脸上的厌烦一滞,取而代之的是排斥。

    没有什么天才,看看这小少爷,还不是在脚没好的情况下就偷偷到这儿来拉筋。

    只怕是感觉到了危机感,怕了。

    唐远没危机感,宿舍里就他跟陈双喜,他在,对方明明困的要命也不睡,跟只小宠物似的围着他打转,各种献殷勤,生怕自己被抛起了。

    所以唐远才来的天台。

    一局游戏打完,唐远换了条腿,察觉到背后的视线他没回头,接着玩。

    张杨不说话也不走,他在记时间,发现那位竟然跟自己目前保持的记录持平,脸上的表情如同吃到了大||便。

    唐远第二局没打好,拖拖拉拉打了很长时间,结果还输了,他放下腿来回踢了踢,转身眼神复杂的看着同班同学,长这么帅,怎么就不能跟他和睦相处呢?非得阴阳怪气,剑||拔||弩||张。

    张杨就顶着那张大||便|脸跟他对视,似笑非笑的说,“唐少,看来你的脚好的差不多了。”

    “还行。”

    唐远咦了声,他一步步朝着帅哥走近,停在两步距离,细细的打量那张脸的眉眼,“张同学,先前没发现,刚才忽然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你,我指的是开学之前。”

    张杨的语气不咸不淡,“也许吧,我有个哥哥。”

    唐远立马就明朗了,张杨像他在“金城”见过的那个平头男人,也就是裴闻靳口中的老同学兼哥们,看来对方就是他哥了。

    世界够小的啊。

    唐远刚想问“那你认不认识裴秘书”,又觉得没必要,裴闻靳只是张杨他哥的同学,跟他有什么关系?

    况且裴闻靳对自己的生活规划的很严谨,是个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交朋友,维持人际关系这件事上面的人。

    更何况是朋友的弟弟,中间隔了一层。

    这么一想,唐远就舒心了,他非常友好的对着张杨笑了笑,不管怎么说,面前这个是他喜欢的人的同学的弟弟。

    张杨看在眼里就是不可一世的轻蔑跟不屑,瞧不起他。

    唐远瞧着张杨愤怒离去的背影,他眯了眯眼睛,陈双喜说的没错,真是个自卑的家伙。

    前一刻有意接触的念头顷刻之间消失无影,希望只是在学业上切磋切磋,互相进步,私下里还是不要有交际了。

    那种人很容易就因为某件事把自己逼上悬崖,跳下去的时候还要拉一两个垫背的。

    晚上,张舒然跟陈列宋朝来找唐远,直接去的宿舍。

    陈双喜唯唯诺诺的点头哈腰,听到经过宿舍门口的人说他是条|走||狗,他也不生气,好像不知道自尊是什么东西,看起来窝囊的不行。

    陈列对发小收的跟班很好奇,见了发现是个娘们唧唧的家伙,还他妈跟自己一个姓,他鄙视的哈了一声,“我们老陈家怎么会出了这么个窝囊废?”

    陈双喜的眼睛瞪大,脸腾地红了起来,他嗫嚅了两下嘴唇,把头埋的更低了些。

    唐远多轻踢了一下还要嘲的发小,“阿列,别说了。”

    陈列用手指着唯唯诺诺的家伙,“你护着他?”

    唐远,“嗯。”

    陈列手抖成帕金森,“卧槽,唐小远,你什么人不能护,偏要护一个孬种?”

    唐远收敛了唇边的笑意,气势瞬间变得凌厉起来,“让你闭嘴,你怎么那么多话?找抽呢是吧?”

    人高马大的陈列哆嗦了一下。

    还别说,唐小远同学生气的时候跟自个老子如出一辙,都有令人畏惧的王霸之气。

    陈列想不明白,窝囊废看着瘦不拉几的就算了,还像一只水沟里的耗子,凭什么做他发小的跟班,还破天荒的袒护。

    张舒然跟宋朝观察的比他仔细,知道对方凭的是那对儿梨窝。

    华灯初上,唐远四人去了离学校不算远的休闲会所,虽然跟“金城”没法比,但也还行,有点儿小情调,适合情侣过来浪漫浪漫。

    陈双喜没跟过来,他说自己肚子不舒服,唐远就没勉强。

    来了也是自告奋勇充当倒茶递水的工作,话说不清,腰挺不直,缩头缩脑的,让人想骂两句,都不知道骂什么,动手打吧,又觉得下不去手,太窝囊了。

    一个人能窝囊到什么程度,即便是在别人的巴结中长大的唐远依然想象不出来。

    不过他知道,当一个人能缩到什么程度,就能伸到什么程度。

    千万不能把人看低了。

    服务员端上来精致的茶点。

    唐远不敢放开吃,就很矜持的小口小口吃,别说看的人了,就是他自己都别扭。

    陈列抖着二郎腿,夸张的拉长了声音,“哎哟,舒然,小朝,看看我们小少爷,多可怜呐。”

    三人全当他放屁。

    果然如唐远所说,没军训的他跟几个发小待在一起,就是掉进煤堆里的汤圆,他喝口铁观音,“大学生活一般般啊。”

    陈列不认同的摇头,“那是你没追求。”

    “什么叫有追求?”角落里响起宋朝的嗤笑声,夹杂几分嘲讽,“找肋骨?”

    陈列火冒三丈,“操,老子上辈子肯定欠了你一屁||股债,这辈子你丫就是来讨债的。”

    宋朝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想太多,上辈子我俩不认识。”

    陈列口吐白沫。

    张舒然接着那个话题说,“碰到感兴趣的社团招人就去报个名,加了社团,课余时间应该能过的丰富些。”

    “加社团?”唐远咽下嘴里的点心,“这个倒是提醒我了,我要加篮球社。”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一个跳舞的,打什么篮球啊,”陈列龇牙咧嘴的吃着一片柠檬,“还不如去什么读书社,漫画社,做个安安静静的美少年。”

    张舒然难得的赞同陈列,“打篮球肢||体|碰|撞多,危险性大,不适合。”

    唐远给他们一个白眼,“我初中高中都打中锋的,你们集体失忆了?”

    “……”

    按照陈列的说法,就是大学加篮球社要慎重,打好了,得去参加比赛,训练的时间会加大,打不好,会被人当球打,他一个体育系的,怎么都没问题,舞蹈系的就算了吧,换个斯文点的社团混混分就行了。

    一直没说话的宋朝冷不丁的发出声音,“小远,你们班有个叫张杨的……”

    在成功把三人的注意力全吸引过去以后,他才说话大喘气似的把后半部分说出来,“人长得不错。”

    唐远的嘴一抽,“他对我有敌意。”

    陈列还在自虐的跟柠檬较劲,“对你有敌意的不是多了去了吗?”

    “是多了去了,”唐远耸耸肩,“但他的敌意比较强。”

    陈列嘿嘿,“那他真幸运,能被你重视,要知道其他人无论怎么在你面前耍花招,都会被你无视掉,看来他有过人之处啊。”

    唐远丢给他一个完整的柠檬,吃你的吧。

    张舒然说,“小朝话没说完。”

    唐远跟陈列都齐刷刷看向角落里的宋朝,不管到了哪儿,那家伙每次都会坐在阴暗到不起眼的位置,像条蛇盘在那里,随时给人致命一击,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宋朝用一根食指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我宿舍有个人跟他是老乡,给我们分享了他跳舞的视频,我才知道他跟你一个学校,一个班。”

    陈列是个急性子,他不耐烦的竖着眉毛吼,“小朝,你快点儿说完,别罗里吧嗦的!”

    宋朝没搭理,继续慢吞吞的语速,“那小子性格怪僻,不合群,喜欢玩阴的。”

    陈列呵笑,“原来是你本家啊。”

    宋朝凉飕飕的看过去。

    见陈列要跳起来,张舒然低声喊,“阿列。”

    陈列臭着脸坐了回去。

    四人里头,唐远最小,他们三是同一年生的,张舒然大他跟宋朝几个月,又是个比同龄人成熟稳重的性格,一直充当大哥的角色,说话很有威信。

    “小远,我让人查了你们系的成绩,你第一,他第二。”宋朝看向唐远,“小心他阴你。”

    唐远不在意的说,“我从小到大被人阴惯了,无非就是那几种阴法。”

    宋朝这次是少见的严肃,“还是当心点好。”

    唐远挑了下眉毛。

    一旁的张舒然说,“既然小朝都那么说了,小远你就留意一下,我离你学校最近,有时间会去看你的,你有情况也可以找我。”

    “怕什么,”陈列把拳头捏的咯咯响,还恶狠狠的对着虚空挥动两下,“如果那小子敢阴小远,老子就弄死他。”

    唐远的脑子里浮现张杨那双充满敌意的冰冷目光,他弯弯唇角,“放心吧,明着来,能打得过我的很少,暗着来,我也有法子应付,没事儿的。”

    这个话题翻了篇,宋朝继续窝在角落里跟一个学姐聊微信。

    陈列拉着唐远张舒然叽里呱啦他班里的事情,他说班里就七朵金花,谁有男朋友,谁没有,谁跑起来波|涛|汹|涌,谁跑起来一马平川等等,各种乱说,跟个八婆一样。

    宋朝话很少,张舒然也不是多话的人,而陈列咋咋呼呼,满嘴唾沫星子,唐远属于折中的那一类。

    四人一块儿穿着开裆裤长大的,跟亲兄弟差不多。

    张舒然学的表演,陈列是体育,唐远是舞蹈,三人都挺任性的,就宋朝报考了父母指定的金融专业。

    宋朝不是没种,不敢反对家里的安排,是觉得没必要,反正不管做的什么梦,最后都会走到那条路上,他不想折腾。

    人要面对现实。

    宋朝就是个现实主义者。

    理想留在了他|妈||的肚子里,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被他一脚踹开了。

    还有一个原因宋朝没说,他们四个里面,总要有个人把金融这块摸熟摸透,不然以后接手了家里的企业遇到问题,都是两眼一抹黑,连个出主意的都没有。

    在他看来,下属再忠诚都是外人,兄弟才是自己人。

    不多时,四人去三楼打桌球。

    陈列跟宋朝杠上了,唐远窝在一角的沙发里看他们杠。

    张舒然端了杯果汁给他,“小远,礼拜五晚上我打了你家的座机,仲伯接的,他说你没回家。”

    这是个陈述的口吻,并非问句。

    唐远怪异的看了眼张舒然,既然给仲伯打了电话,就一定知道他昨晚去了哪里,干嘛还多此一举的询问?他将疑惑敛去,吸溜两口果汁,“我在裴秘书家过的夜。”

    张舒然在他旁边的空位上坐下来,温和的说,“为什么不回家,跟你爸吵架了?”

    “怎么会,”唐远拨了拨额前刘海,“我跟他从来不吵架。”

    他没睁眼说瞎话,原来那些都不算真正的吵架,真正的吵架是该打哪儿就打哪儿,而不是装作失手的打偏,他爸不敢对他动真格。

    因为那将会把父子关系撕开一道口子,往后要用无数的时间跟精力去粘黏,不划算。

    唐远无意识的咂嘴,要是他跟那个男人好上了,见家长了,绝对会看到他爸动真格的一面。

    张舒然看着走神的少年,他轻声问,“小远,你暗恋的人也喜欢上你了?”

    唐远满脸的失落,“哪儿有那么好的运气。”

    张舒然抿着的嘴唇松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自言自语的喃喃,“是啊,哪有那么好的运气呢。”

    唐远没听清,他看着陈列宋朝玩,一时技痒就指着左边的球桌说,“舒然,我们去那边玩,来个三局两胜怎么样?”

    张舒然以前都是直接答应,这次没有,而是微笑着提出了要求,“那就赌点东西吧。”

    “赌点东西?”唐远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啊。”

    他扭头冲桌前不分上下的俩人喊,“小朝,阿列,我要跟舒然赌球,你们说赌注是什么好?”

    陈列握杆的手一抖,打在蓝色小球上的力道偏移几分,球眼看就要冲进洞口,结果却在离洞口还有两三公分位置的时候停了下来。

    “……”

    关键时候一次失误,要换成别的对手,还可能有机会翻盘,但是在精于算计的宋朝面前,那种可能性为零,他不会给机会。

    陈列瞪着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走上前的宋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不想看宋朝怎么赢自己,直接把手里的球杆一丢,气呼呼的到沙发那里找唐远算账,“刚才要不是你丫那一嗓子,我肯定拿分!”

    “没用的。”唐远提醒选择性失忆的陈列同学,“你忘了吗?你就没赢过小朝。”

    陈列的脸立马变成了猪肝色。

    唐远看他要把牙咬碎了,就同情的给他出主意,“下次你找小朝踢足球,或者打篮球,那两个耗体力,他耗不过你。”

    陈列眼珠子一转,心里的小算盘敲的那叫一个响,他想起来什么,“小远,你说你跟舒然要赌球?”

    “是啊。”唐远说,“没想好赌注。”

    陈列捋一把刺头,咧咧嘴道,“你俩要是一男一女,还能玩儿刺激的,打个啵或者猪八戒背媳妇,俩男的有什么好玩的。”

    “要不,真心话跟大冒险?”

    唐远尚未说话,张舒然就摇了摇头,说不行,他思索几瞬,“不如我们拿出自己佩戴最久的一样物品做赌注,赢了的一方拿走,随便怎么处置,输的那一方终身不能要回。”

    话落,张舒然就表态的把手伸进衣领里面,取下脖子上的念珠。

    唐远的双眼微微一睁,眼里出现明显的吃惊,那念珠对舒然来说相当于平安符一样的存在,贴身戴了很多年,玩这么大?他咽了口唾沫,“那我拿什么好呢?”

    “就手表吧。”宋朝走过来说,“手表是小远戴的最久的东西。”

    唐远放下手里的果汁,拽起袖口露出手腕上的一块黑色手表,这是他爸给他买的众多东西之一,他挺喜欢的,戴了很长时间,具体几年他忘了。

    张舒然笑着问,“可以吗?小远?”

    唐远把手表摘下来放到念珠旁边,“来吧。”

    平时大家随便玩玩,谁开球就靠猜拳石头剪刀布,性质好点儿的时候会抛硬币,这回加了赌注,正式了许多。

    唐远跟张舒然分别同时架杆,把两颗主球像底边击打,球撞上底边轱辘滚动起来,又慢慢的停止不动,由宋朝检测哪颗球距离底边最近。

    张舒然拿到了开球权,在唐远三人的注视下一杆清台。

    陈列没反应过来,嘴巴张大,呆若木鸡。

    宋朝看陈列一眼,似乎是觉得他现在的样子像个白痴,就嫌弃的挪动脚步往一边站,离他远一点。

    唐远是一脸卧槽,他深吸一口气,不是很能接受这个结果,“舒然,以前你都在让我?”

    张舒然说,“只是运气好。”

    这局对他个人而言怎么都算赢,所以他放松了身上的每块肌||肉,手感前所未有的好,更是压过了他为赢输纠结的那部分情绪,等他回过神来,已经清了台。

    所以他说的是真话。

    唐远眯着眼睛,“真的没让?”

    张舒然微低头,让他看自己真诚的目光,“没有。”

    唐远知道舒然没撒谎,他抽抽嘴,那自己这回的运气真是背到家了,竟然让人在他眼皮底下清台。

    这事儿让他爸知道,估计会惊的下巴都歪了。

    看到张舒然把那块表拿了起来,唐远条件反射的去摸手腕,摸了个空,他咳嗽两声,正色道,“舒然,你可给我保管好啊,不准扔了,以后我要赢回来的。”

    张舒然笑了起来,“好,我不扔。”.

    从会所里出来,陈列没让唐远三人走,他把憋了几天的事一点点挤了出来。

    周三晚上他们班同学聚会,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要去,但是绝对不能一个人去,一定要带个女朋友,还得是盘亮条顺,能成为焦点的女神那一款。

    这一出遭到唐远三人的鄙夷。

    唐远实在是不能理解,“阿列,你跟那个王明月已经是过去式了,翻篇了,你还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干什么?”

    陈列大叫,“我他妈什么时候把心思放在她身上了?”

    “你没把心思放她身上,那你还找人假扮你女朋友?”唐远一语道破,“不就是为了想看她什么反应?”

    陈列脸红脖子粗的瞪过去。

    张舒然迈步越过唐远,站在他前面问陈列,“你想好要吃回头草了?”

    “什么回头草,放屁!”陈列气的跳了起来,“老子就是要让她看看,没了她老子一样过的很好,她算个鸟!”

    “……”

    敢情这段时间玩开了都是装的,说什么在班上找到了肋骨也是假的,高中的事儿还没翻篇?

    唐远在感情上是只菜||鸟,没吃过猪肉,不过他在漫画上见过成群的猪,大同小异,他真心诚意且语重心长的说,“都分了,真没必要那样。”

    陈列骂了声操,他丧气的垂下脑袋,完了又骂一声,“毕竟是初恋。”

    唐远说,“人都给你戴绿帽子了,还初恋个屁啊。”

    陈列吸了吸鼻子,闷闷的说,“那也是初恋。”

    这模样可把唐远给吓着了,他扭头去看张舒然,眼神询问怎么办。

    张舒然也是只菜||鸟,无能为力。

    唐远凑到他耳边,很小声的问,“舒然,你说阿列是不是还惦记着王明月啊?”

    张舒然觉得耳朵那里有点痒,他的身子略微有点僵硬,不着痕迹的偏开几分,“或许吧。”

    唐远用胳膊肘碰碰还在刷手机的宋朝,“兄弟,你不说两句?”

    宋朝从你手机屏幕里抬起手,伸出一根食指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那张分外妖邪的脸上尽是嘲讽,“跟傻|逼我没话可说。”

    唐远还以为陈列又要炸,没想到对方只是抬起头,用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他。

    不等唐远有什么表示,陈列就三五步冲过来,握住他的手,可怜巴巴的说,“小远,生死关头,你得帮我。”

    唐远先是懵逼,而后听出来了他话里的意思,立即扎了毛,黑着脸大力甩开他的手,“滚蛋!”

    陈列蹲到地上用手捂脸,开始假哭。

    唐远受不了的往张舒然跟宋朝那里站,“行了,别演了,你找个女的假扮你女朋友,多花些钱,‘金城’多的是盘亮条顺的,一抓一大把,你随便挑,人不会说出去的。”

    不假扮,真找也能找得到女神级别的对象,长得挺帅一小伙子,家里有钱,身材也好,就是自己不找。

    非要围着一棵开叉的树转,怪得了谁?

    陈列把头摇成拨浪鼓,“不能找人假扮,人一作妖是很可怕的,再多的钱都封不住口,只有死人才能永远守得住秘密。”

    唐远呵呵,“那你还找我?”

    “你不一样,你是我兄弟。”陈列指指自己的胸口,一字一顿,特真诚的说,“搁这儿的兄弟。”

    唐远感动是有的,但他还是没商量的样子,“别的事,我也能跟你来那么一句,但我是带把的,纯爷们儿,你让我假扮成女的,这个有违人性,没得谈。”

    陈列嘴角一扯,给他一个坏笑,“你小时候不知道穿了多少件花裙子,有的还是我给你。”

    唐远的脸刷地就绿了。

    家里只有他一个,奶奶想抱孙女,他爸就是不肯再娶,也不让外面的情人肚子变大。

    奶奶威逼利诱,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招都用了,也没能让他爸给她弄个孙女抱,只能在他身上弥补遗憾。

    本来他长得就像洋娃娃。

    现在奶奶还收着小时候给他买的小裙子小皮鞋,以及各种漂亮的发夹,外加亲手织的两件粉色毛衣。

    唐远把自己从童年的回忆里抽离出来,“小时候是小时候。”

    陈列不怕死的嘀咕,“上次是初二,打赌输了,玩儿大冒险,你穿女装,可漂亮了。”

    张舒然跟宋朝非常默契的出手,一左一右拉住要发脾气的唐远。

    俩人那劝架的动作都很假,水分很大,他们摆明了也想看,机会难得。

    陈列猴子一样往后蹦,躲得远远的,张嘴就哄,“小远,你帮我这次,我就把新买的那辆车给你。”

    唐远挣脱开两个发小的手,不为所动,“我想要车,家里没有?”

    “那是你爸买的,”陈列见哄女孩子那套不行,就换一招,“你帮了我,车可以算是你的第一桶金。”

    他往宋朝跟张舒然那里看,拉俩人战队,“你说是吧小朝?是吧舒然?”

    张舒然那表情挺一言难尽的。

    旁边的宋朝抱着胳膊,红润的唇刚开启一条缝隙,就被陈列给阻止了,“不用你说话,配合的点个头就行。”

    结果那两片红润的嘴唇里还是发出了一声嗤笑。

    唐远见状就说,“阿列,不如让小朝帮你,他生的唇红齿白,挺像女孩子。”

    “你可拉倒吧,”陈列狂搓鸡皮疙瘩,“他长的比你高,骨骼也比你大,一点儿都不纤细,哪里像女孩子了?”

    “再说了,他笑不笑都阴森森的,看着一肚子坏水,跟女孩子的真善美完全不搭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