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结果没有任何悬念,原本占据优势的管家输了。

    少爷很小的时候,先生就给他请过老师,他悟性高,学得快,哪怕不常碰棋子,水平也没怎么下降,只有先生能跟他来个不分上下。

    除了下棋,其他东西只要是先生让少爷学的,少爷一律都学的很好。

    这也是他后来敢跟先生提出要往舞蹈上走的关键因素,他有足够的资本跟底气。

    管家知道先生是未雨绸缪,生意场上的变数太多了,他是想着少爷把琴棋书画,经理管理等东西都学了,再教他防身术,将来万一唐家破产了,或者是他不在了,少爷也能活得好好的。

    先生的这份用心良苦,少爷不会不懂。

    少爷非要学跳舞,在那件事上面尤其执着,是受到了夫人的影响。

    想到夫人,管家就在心里叹气,要是她当年活了下来,先生会是原来的模样,少爷也会在一个很好的家庭氛围下长大。

    可惜了,都是命。

    客厅里的座机响了,一家之主唐董事长打的,管家去接,跟电话那头的他汇报情况。

    唐远拿了本bl漫画看,特地挑的封面|尺||度很大的一本,故意在男人面前高高举着,看他是什么反应。

    很遗憾的是,男人无动于衷,没有露出厌恶排斥的表情,也没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真想撕下他完美无缺的面||具,看看那底下是什么东西。

    唐远干脆一咬牙,跟他讨论起来,“裴秘书,你知道bl漫吗?”

    裴闻靳说,“不知道。”

    唐远目不转睛的看着男人,“bl是同性恋的意思,bl漫就是关于两个男人之间的情感纠葛。”

    裴闻靳挑眉,那意思是问“所以?”

    “我喜欢看那一类的漫画作品,就是网上说的所谓的腐男,”唐远笑的很单纯很干净,“我觉得爱情无关性别。”

    裴闻靳问道,“那跟什么有关?”

    唐远的嘴角抽搐,妈的,这道题超纲了,我不会做。

    尴尬的气氛被一条微信打破,唐远就跟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捧着手机走了。

    裴闻靳靠着椅背,目光落在天花板的华贵水晶灯上面,几秒后他起身走到花园里,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唐远在发小的群里闲扯了会儿,看见男人背对着自己抽烟,黑色西裤裹着两条大长腿,体长肩宽,背影都那么赏心悦目,他忍不住拍了几张照片。

    “少爷。”

    后面突然传来苍老的声音,唐远吓一大跳,他小心翼翼的扭过头去观察仲伯的表情变化,发现没搜查到破绽,这才松了一口气。

    仲伯应该没看到他偷拍那个男人。

    真不能作,很容易把自己作死,唐远暗自警告自己小心点儿。

    裴闻靳吃了午饭就走了。

    唐远站在三楼的阳台上目送那辆车下山。

    从昨晚见面到现在,男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一次都没用“您”,很好,继续保持下去。

    他期待着男人有一天能用他的名字呼唤他,而不是看似恭敬的叫他少爷。

    希望那一天不会太远。

    今儿是周六,假期。

    上班的上学的,百分之九十都处于放松状态,只有百分之十还在苦命的补课加班。

    张平本来想跟他家亲爱的好好温存一番,他弟一大清早就过来了,来之前一声招呼都不打,害得他这儿人仰马翻,又是藏人,又是藏东西,把他累的够呛。

    来就算了,还不走。

    张平没法子,只要找个借口带弟弟去了附近的超市,不然他家亲爱的就算不在衣柜里憋死,也得热死。

    逛超市的时候,张杨明显的心不在焉,频频走神。

    张平看出来了苗头,试探的问,“杨杨,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同学了?”

    张杨说,“没有。”

    张平盯了弟弟几秒,“眼光不要太高,合眼缘就谈起来,别磨蹭,不然回过神来,好姑娘已经是别人的了。”

    张杨的表情有些不耐烦,“哥,你自己都没谈,我有什么好急的。”

    张平心说,那还不是因为你哥我打小就是个弯的,家里二老抱大孙子的希望全在你身上了。

    从超市回来,张平发现他弟还是一张便秘脸,他把购物袋往桌上一放,“杨杨,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啊?整个学期的生活费全被你花掉了?还是你在学校把哪个女生给睡了?”

    “……”

    张杨抓抓一头利落的短发,“昨天约裴大哥吃饭,没约成,我就想让哥问问他今天有没有时间。”

    张平呼出一口气,“你早说啊!”

    “就这么个事,电话里说就行,你来了不算,还磨磨唧唧大半天,我真是服了你了。”

    话落,张平忽然去看弟弟,眼神怪异,一两分钟后他自顾自的摇头,否定了自己荒缪的猜测,他拨了哥们的电话,没打通,提示已关机。

    张杨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眼神黯淡了下去,下一秒就亮了起来,“哥,你不是知道裴大哥的住处吗?我们直接过去找他吧。”

    张平一拍脑门,也对啊,他弟执拗起来挺磨人的,这顿饭早请早完事。

    结果倒好,兄弟俩跑过去,人不在家。

    那没辙了。

    张平摸了摸下巴,“老裴那个人没有业余活动,不爱玩,他不在家就在公司加班。”

    张杨说,“今天是周六。”

    “对于工作狂来说,没有周六。”张平揽住弟弟的肩膀,“走吧,晚点我再给他打个电话,热死了,回去把冰箱里的西瓜切了吃掉……”

    耳边是哥哥的埋怨,张杨拿出手机,翻到从他哥手机上记下来的那串号码,备注是a,排在所有联系人的最前面。

    弄到号码到现在,一次还没拨过。

    张平收起了更年期提前的症状,正经起来,意有所指的说,“杨杨,听哥一声劝,你在班上别太逞强好胜,拿个第二第三第四就挺好的,第一那位置上有刺,谁坐谁扎|屁||股。”

    张杨嘴上敷衍的说好,心里轻蔑的冷笑,他一定会把那位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拽下来,踩在脚底下,让对方尝尝泥土是什么味道。

    天使是不存在的。

    那不过是金钱跟权势制造出来的假象罢了。

    正如张平所说,裴闻靳的确在公司。

    他拿出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的时间用在私事上面,工作没做完,就要熬夜加班一个通宵。

    昨晚没怎么睡,裴闻靳的太阳穴发||涨,他分不清第几起把风油精揉在上面,试图得到短暂的缓解,效果却越来越小。

    裴闻靳够到桌上的烟盒,拔||出一根烟叼在嘴边,他靠着椅背,狭长的双眼微微眯着,那里面隐约掠过若有所思的光芒,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手机刚冲上就响了,裴闻靳看了眼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听着电话那头少年清朗悦耳的声音喊他“裴秘书”,他保持着靠坐着椅背的姿势,把烟从唇边夹开,对着虚空吐出一团烟雾,“少爷,有事?”

    唐远没出声,中午才分开的,这还没到傍晚,他就想听男人的声音了。

    裴闻靳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夹着烟,不时送到唇边抽一口,他没有催促,尽管还有一堆的工作在等着他。

    唐远终于想到了光明正大的理由,“明天下午你来接我回学校。”

    裴闻靳漫不经心的说,“少爷,我不能抢老陈的活。”

    唐远诧异男人话语里的幽默成分,打破常规,头一遭,他趴在窗台上,唇角翘着,脚尖惬意的一下一下点着地,像个调皮的小孩,“老陈是我爸的司机,不是我的。”

    裴闻靳还是那副腔调,“你家里的其他司机呢?”

    唐远脑子里的某根神经猛地脱离禁锢狠狠跳了一下,于是他整个大脑短路,脱口而出一句,“我就想要你接我。”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他心砰砰乱跳,后悔的咬||了||下舌尖,刺刺的疼。

    正当他想把蛮横的小少爷扮到底的时候,听到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少爷,我很忙。”

    唐远好像听到了男人无奈的叹息声,好像没有,他不确定,电话聊天跟面对着面有差别,而且很大。

    “多忙啊?”

    裴闻靳不快不慢的说,“我现在在公司,晚上要熬夜,所以明天我需要补觉,否则周一的工作效率会降低很多。”

    唐远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变得很不好看,他想吼一嗓子,有多少工作做不完,非得晚上熬夜,身体还要不要了?

    可又一想,人是他爸手底下的,在给他爸打工,自己没立场。

    默了会儿,唐远口气不善的说,“那算了,为了我的安全考虑,我还是让小江送我去学校好了,挂了,再见。”

    说挂了,却还是在挂之前慢悠悠加了一句,“裴秘书,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可要悠着点儿,我爸不但能给你提供创造最大价值的空间跟机会,还指着把你培养成最忠心的下属,好给我当左膀右臂呢。”

    裴闻靳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他的神情微愣,半响把手搭在额前,深吸一口烟,薄唇缓缓地勾了起来。

    “裴秘书,一块儿去喝杯咖……啡啊?”

    门外的林萧在看见男人唇边的弧度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后两个字的声音都变了。

    裴闻靳握拳咳嗽一声,放下手时又是一贯的不苟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