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外的唐寅忙的嘴上都长燎泡了。

    四十多岁到底跟二十出头没法比,力不从心的感觉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加重,赚再多钱,事业上获得再大的成功,也得一天天老去。

    刚结束会议,唐寅就给儿子打电话,他让助理提醒自己,还设了闹钟,为的是双重保险。

    儿子放假不回家,很有可能是学上的不舒心,他得打个电话开导开导。

    作为一个过来人,唐寅知道这事儿不能拖,青春期的孩子容易钻牛角尖,把自己搞的头破血流。

    电话一接通,唐寅就问原因。

    唐远靠着楼道里的墙壁,余光偷偷往不远处的男人身上瞟,“没什么事儿,裴秘书来学校接我去‘思源’吃了晚饭,我看都晚上□□点了,就临时决定去他家住一晚,明儿一早再让他送我回去。”

    唐寅表示怀疑,“就这样?”

    “对啊。”唐远无比庆幸他爸只是打的电话,而不是跟他开视频,不然一准能从他脸上找到破绽,他咂嘴,“爸,你想哪儿去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况且我的大小事不都在你的掌控中吗?”

    唐董事长被儿子一番话堵的哑口无言。

    另一边,何助理抱着文件进办公室,唐寅挥挥手让她先出去,继续跟儿子唠叨,“别人家不比自己家里。”

    “知道的。”唐远说,“我又不是第一次了。”

    “原来那都是你几个发小,你能跟他们随便疯随便玩,裴秘书跟你不是同龄人,有代沟不说,性格还挺……”唐寅半天想不出合适的词儿,就说,“挺一言难尽的,你收敛些。”

    唐远不高兴的在心里狡辩,我跟他才没代沟呢。

    唐寅喝口凉掉的咖啡,厌恶的皱了下眉头就给放下了,“爸这边挺顺利的,已经开始收尾了,完事就回去。”

    唐远噢了声,“注意身体啊。”

    唐寅嫌儿子不走心。

    唐远抽抽嘴,“关心你的人都不知道排到哪儿去了,我都挤不进去。”

    “那能是一码事吗?”唐寅吼完就埋怨起来,“你上次主动给我打电话是什么时候?那还是七月份,现在这都快十月了,儿子,你就一个爸爸,不是一打,对我上点儿心成吗?”

    唐远觉得自己够冤枉的,不主动打,又不是不通电话,“我原来天天打,一天好几个,你怎么跟我说的?你说,儿子啊,你是男子汉,要独立,不能依赖爸爸。”

    唐寅阴阳怪气的哦了声,“要么是一天几个,要么干脆几个月不打,你就不能折中一下?”

    “行,反正都是我的错,以后给你打电话。”唐远把丑话说在前头,“但是如果接的人是你哪个情人,别把火撒我头上。”

    唐寅把这个话题掀开,换了一个,“开学以后要花钱的地方不是很多吗?几张卡里的钱怎么都没动?”

    唐远说,“我吃食堂的饭,卡是仲伯给我冲的,里面的金额够我吃很长时间了。”

    “吃食堂?”唐寅拍桌子,“住校就算了,还要在食堂里吃,你成心要气死你爸是吧?”

    唐远把手机拿开一些,等老唐同志咆哮完了再拿回来,不快不慢的说,“我住校不吃食堂吃什么?天天下馆子?”

    唐寅从办公桌前站起来,叉着腰在诺大的办公室里来回走动,“从小到大,你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我给你挑的最精贵的,食堂里的饭菜你能吃得下?”

    “爸你怎么跟舒然他们一样,都以为我吃不了?”唐远无语的说,“大家能吃,我怎么就不能吃了?”

    唐寅冷哼,“食堂里的餐具桌椅全是公用的,环境又脏又乱,你的洁癖呢?喂狗了?”

    唐远,“……”

    “我得逼着自己去适应,不能太任性了。”唐远认真严肃的说,“爸,你不能那样惯着我了,对我不好,要改了哈。”

    唐寅沉默了许久,他的火气消失无影,声音里透着沧桑跟疲意,“也对,爸年纪大了,现在看着还能为了提高工作效益熬一两个通宵,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倒下了,你是要成长起来,不然爸倒下了,你撑不住。”

    唐远不乐意听那些话,也不想去思考那天真的到来时会是怎样的情形,他蹙眉,“爸,你说那些话干什么?不会是你又喝到胃出血了吧?”

    “没有的事,就是那么一说,你心里要有个数,你长大了,爸就老了,那是一个规律,权势再大都避免补了。”唐寅叹了口气,“裴秘书呢,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说两句。”

    唐远走到男人那里,把手机递过去。

    裴闻靳拿了手机,他低声应着,端出的是公式化的态度,没什么情绪,给人的感觉好像带回来的不是个大活人,是一份文件,显得有几分薄凉。

    唐远无意识的撇撇嘴。

    裴闻靳把手机还给少年,拿钥匙开门进去,他把背包放到鞋柜上面,从底下拿了双拖鞋出来,那拖鞋是张平过来借住的时候穿的,洗好被他收起来了。

    似是想起来了什么,裴闻靳就把那双拖鞋放回去,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新拖鞋放到少年脚边。

    唐远把视线从男人宽阔的肩背上移开,他半蹲着解开鞋带脱掉运动鞋,换上干净的拖鞋,大了一截,像偷穿了大人鞋子的小朋友。

    裴闻靳看一眼少年的脚,“我去买。”

    “不用那么麻烦。”唐远说,“凑合着穿就行了。”

    裴闻靳不再多言,他走到客厅,松开领带抽下来,随意的搭在椅背上面,“少爷要喝点什么?”

    唐远的眼珠子四处乱转,“都可以。”

    裴闻靳给他拿了果汁。

    唐远开始明目张胆的打量这套公寓,不奢华,却也离寒酸相差甚远,整体色调深重,没有一块鲜艳的色彩,放眼望去,既干净又整洁,小摆件都整整齐齐,有条不紊,像刚收拾过的酒店房间,符合屋主严谨|禁||欲的作风。

    嘬一口果汁,唐远说笑,“裴秘书,你家跟你办公室一个样,冰冰冷冷的,还没我家有人烟味儿。”

    裴闻靳看他一眼,像是在说“我一个人住,怎么可能有人烟味”。

    唐远眨眨眼睛,“我觉得不是住的人多人少的原因,是你过的太闷了。”

    裴闻靳不置可否。

    唐远的眼睛黑亮,“我能去你房间看看吗?”

    裴闻靳给他开了卧室的门。

    唐远凑头往里面看,房间跟客厅一个色调,床靠着墙壁,剩下的大面积就搁了张床头柜,一面衣橱,挺空的,他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一个相框,里面夹着张泛黄的老照片,上面是一家四口,无声的诉说着旧人旧事。

    照片里面系着红领巾,站得笔直,绷着一张脸的男孩是裴闻靳,哪是的他还年少,轮廓青涩许多。

    弟弟去世了,那爸妈呢?在老家?

    唐远挠挠脸,只要他想调查,轻松就能查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他不想,那样不好。

    秋老虎猛得很,唐远在宿舍里洗了澡出来的,晚上还是热出了汗,但他没带多余的衣衫,就随便冲了一下,把原来的衣服套上出去,打算应付一晚上,没想到床头叠放着一件衬衫。

    颜色是男人常穿的黑色。

    唐远心里的小鹿瞬间从躺尸状态惊醒,跳起来狂奔,他眯起了眼睛,多年腐龄的他一看就知道,衬衫穿到他身上,松松垮垮的,袖子肯定要卷起来一大截,长度肯定会在pp下面,半遮半掩,衬衫下摆里面是两条又直又白的大长腿,诱||人||犯||罪。

    结果他一穿,大小刚刚好。

    这不科学。

    唐远左看右看,这拽拽那拉拉,妈的,这衬衫还真是……合适啊!

    心里的小鹿又躺了回去,累成死狗。

    唐远退后两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给出客观的评价,“嗯,秀|色|可|餐。”

    可惜唯一的食客是个工作狂,书房里的灯还不知道要亮到几点。

    唐远纳闷的站在镜子前面拨||弄||额前刘海,那男人比他爸还高,怎么会有他能穿的衬衫?而且还是新买的。

    给谁准备的呢……

    唐远搓搓脸,阻止疯狂生长的杂念,他上了床,一边拉筋,一边看漫画。

    不知不觉的,瞌睡虫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刷刷刷就开始布起了大阵,唐远以为自己能撑到书房的灯关掉,事实上他没一会就睡着了。

    凌晨一点多,裴闻靳关掉电脑,揉捏了几下酸痛的肩周,他拉开皮椅起身走出书房,路过次卧门口的时候脚步顿了顿,继续朝卧室方向走。

    进了卧室,裴闻靳忽地停下来,他转身原路折回客房门口,拧开了门锁。

    少年睡的正香,薄被搭在肚子上,胳膊腿都露在外面,睡姿张杨,很不乖顺。

    他的黑色衬衫领口敞开,祖母绿的玉佩露出来一大半,让人看了,想忍不住把手伸进他的领子里面,勾出那三分之一。

    不是为了看那块玉佩,而是触碰光洁白||嫩的皮||肤。

    裴闻靳立在门边没进去,他倚着门框点了根烟,一口一口的抽着,他的目光穿过缭绕的烟雾看过去,夹着烟的手躁|动的捏了捏,眉头隐忍的皱在一起。

    终于他像是难以忍耐,迈步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