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萧奔四了,在她这个年纪的女同胞们,大多数都在为家庭操劳,为孩子的教育操心,为家里老人的健康提心吊胆,还得跟自家男人玩三十六计,提防着外面的女人,怕他不声不响给自己来个婚内出轨。

    俗话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林萧显然还没到那一步,也不想到那一步。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谁也没立场去批判谁。

    不过,林萧也有需要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她不会在那上面委屈自己,所以她会去找对胃口的异性合作,互帮互助,俩人的关系俗称partner。

    林萧的工作量很重,大部分时间跟精力都耗进去了,她的脑子里绷着一根弦,把自己绷的很累,也只有在跟partner合作的时候,身心才能放松放松。

    等到放松够了,林萧就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当中,一直这样循环着,没出过什么问题。

    哪晓得合作时间最长的partner给她来了个“惊喜”。

    半小时前,俩人刚在酒店里结束了一番愉快的沟通,那位弟弟就单膝跪在床边,拉着她的手亲,问她愿不愿意做她的女朋友。

    当时林萧就笑了,摸着弟弟的脑袋说别开玩笑,姐还要回去看提案,你慢慢玩吧。

    结果弟弟说他是认真的,还说不想做她的partner了,想做她的男朋友。

    林萧确认再三,发现弟弟真没开玩笑,她当机立断的把人拨开,穿戴整齐的拿着包出门,一系列动作干练流畅,毫不拖泥带水。

    那是她的做事风格,公事私事一律如此。

    拖拖拉拉,犹豫不决对她而言,就是浪费时间。

    等电梯的时候,弟弟追上来,林萧跟他说“再见”,他说“我爱你”。

    那三个字让他彻底从林萧的世界里出局。

    林萧之所以能在唐寅手底下做事多年,除了欣赏敬佩他在商界的铁血手腕,工作上的雷厉风行,还跟他有个共同点,身心可以分的很开,换一种说法就是性跟爱分的很开,不会混为一谈。

    但人弟弟不放手,非要跟她谈恋爱,这才有了街上的拉扯。

    林萧是个好面子的人,大庭广众的拉拉扯扯不成样子,她冷着脸踹了他一脚,没想到他还是不撒手,就用通红的眼睛看着她,扁着嘴巴要哭不哭的,活脱脱像一个要被抛弃的小媳妇,而自己就是吃干抹净的负心汉。

    场面一度很尴尬。

    唐远就是在最尴尬的时候过来的,他看看随时都会嚎啕大哭的混血帅哥,看看林大美人,又去看混血帅哥,盯着人看。

    一旁的裴闻靳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头,下一刻他就不动声色的向前迈了一步,恰巧挡住了少年的视线。

    唐远不是被混血帅哥的颜给迷住了,纯碎就是觉得稀奇,这还是头一回见着林大美人的partner,原来她喜欢公||狗||腰,既然看不着,那就不看了,他收回视线,喊了声,“姐,晚上好啊。”

    林萧的脸一抽,好个屁好,她拨了拨披肩长发,“小远,你怎么在这儿?”

    “我就在对面的餐厅吃的晚饭,出来就看到了你,还有,”唐远很合时宜的停顿,他从男人身后探头,对混血帅哥露齿微笑,“这位是?”

    混血帅哥吸了吸鼻子,他说话了,说的是普通话,带着欧洲北边的味道,很有磁性,“你好,我叫利欧。”

    唐远凑到林萧耳边,“他看起来挺小的。”

    “二十七八,不小了,”林萧说,“娃娃脸看着减龄。”

    唐远小声说,“二十七八,跟你的三十六相比,确实是小啊。”

    林萧斜眼,“怎么,小远同学觉得我老牛吃嫩草?”

    “没有,”唐远表情严肃,“不存在的。”

    他一抬眼,好家伙,混血帅哥已经跟裴闻靳聊上了,还带比划,兴奋的跟个小宝宝似的。

    唐远心里的警铃爆响,我去,不会是个双吧?他一个劲的给林萧使眼色,姐,能把你的人弄走吗?

    林萧转身就走,压根不想再掺合进去,背影那叫一个冷酷无情。

    唐远一嗓子吼出去,“裴秘书,走啦!”

    离的不远,总共没几步,却还扯这么大嗓门,用意很深,裹着明显的怒气。

    裴闻靳动了动眉头,没挪动脚步。

    唐远那脸立马就臭了起来,卧槽,我都喊那么大声了,你还不走,杵那儿跟人聊什么呢,才第一次见,又不熟,有什么好聊的?

    一口一个“少爷”,一口一个“您”,全他|妈|的扯淡,都是表面功夫,根本就不听话!

    醋意排山倒海般袭来,唐远二话不说就凶神恶煞的冲过去,拉着男人往停车的地方走。

    没走多远,身后的男人停了下来。

    唐远拉了一下,没拉动,又拉一下,还是没拉动,他回头,发现男人眯着狭长的眼睛,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胳膊上的手,吓的他立马就把手撤了回来。

    气氛有点儿莫名的微妙。

    唐远正想问,你们在聊什么,就听到男人说,“几年前我去国外出差的时候结识了利欧的父亲,在他家暂住了几天,在那之后就没联系过,刚才一开始没认出来,他提起我的英文名字,我才想起来的,就随便聊了几句。”

    他啊了声,随后垂下脑袋抓抓后颈,“噢。”

    知道真相的这一刻,唐远很惆怅,自己还是太青涩了,如果能成熟一些,应该会很从容很淡定,而不是这么毛毛躁躁,什么都不了解就瞎激动。

    这一点他其实是想多了,不管到了哪个年纪,该吃醋的时候,还是照样吃的满嘴都是,淡定从容什么的,那都是假象。

    唐远看一眼站在街头,如同一只丧家犬的混血帅哥,联想到了自己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的初恋,他带着五味陈杂的心情坐到林萧的车里,“姐,我看他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你姐我的人多了去了,”林萧的言词犀利,“难道我还得一个个喜欢回去?”

    唐远膛目结舌,他说,姐,你跟我爸真不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林萧给他一个白眼。

    车里打着空调,跟外面像是两个季节。

    唐远偷瞄立在车外的男人,耳边突然响起声音,“小远。”

    他一个激灵,“嗯?”

    林萧盯着少年,直到把他盯的发毛才开口,“大学生活怎么样?”

    “还行。”唐远咽了咽唾沫,掩藏着心虚的情绪,“没自己以为的那么难熬。”

    林萧望着繁华的夜市,“遇到喜欢的人,就谈个恋爱,有感兴趣的社团就加入进去,想知道泡吧什么感受就跟同学去试一试,大学里的生活可以很枯燥,也可以很精彩,看你自己怎么选择。”

    唐远好奇的问,“姐,你那时候是前者,还是后者?”

    林萧说,“前者。”

    说实话,唐远有点儿意外,在他的认知里面,林大美人是个工作时全心投入,玩的时候也会全心投入的人,会玩。

    “上学的时候你姐我很拼的,算是个书呆子。”林萧话说了个开头就打住了,她的脸上出现几分疲倦,很快就消失了,“小远,到我那儿去吧。”

    唐远摇头,“你家有一大一小两位公主,我对猫毛过敏。”

    “我给忘了”林萧降下车窗,“裴秘书,小远就麻烦你送回去了。”

    裴闻靳看向下车的少年。

    唐远刷地偏开头,当没看见。

    林大美人太精了,我得防着点儿。

    林萧走后,裴闻靳开车带着少年往自己的公寓方向行驶,眉间拧出了个川字,始终都搁在那里。

    唐远本想去男人的住处看看就走,留下来过夜真的是意外的收获,他翻翻手机,回了张舒然的几个信息,发现没有家里打的电话。

    “裴秘书,你是不是跟仲伯通过电话了?”

    “是。”

    “你跟他说我今晚不回去,在你那儿睡?”

    “嗯。”

    “……”

    事情处理的还真周全,一声不响就全办妥了,不愧是唐氏董事长的秘书。

    唐远的嘴角抽搐,得,仲伯知道了,就等于他爸知道了,绝对的。

    在他爸看来,儿子去自己信任能干的下属那里,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很放心。

    至于为什么不回家,大概是青春期叛逆期作祟,反正就不会想到情情爱爱上面去。

    唐远觉得他爸不是心大,是不认为他儿子会看上自己的下属,身份,地位,年龄都是现实里的问题,如同跨不过去的鸿沟。

    车开进高档小区,停在一栋公寓楼底下,唐远歪着脖子装睡,看男人是把他叫醒,还是抱他上楼。

    结果他等啊等,等的脖子都算了,两样都没等到,不信邪的他把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隙,发现男人坐在驾驶座上,一只手里夹着一根烟,没点也没塞回烟盒里面,另一只手撑着额头,眼帘半阖着,侧脸线条紧绷着,给人一种异常焦躁的感觉。

    像一头困兽。

    唐远只好装作刚醒的样子打哈欠,“到了啊?”

    裴闻靳侧过头去看少年。

    唐远几乎是一瞬间就从男人眼里看到了内容,他后悔了,改变主意了,不想带老板的儿子回家了,想把人送去附近的酒店。

    也许是嫌烦,觉得小孩子事多,不好收拾,或者是怕自己照顾不周,被老板骂?

    不应该啊,这么情绪化的一面,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向来不露声色的裴闻靳。

    当唐远看到男人下车,像往常一样弯腰给自己开车门的时候,他傻不愣登的坐在车里。

    裴闻靳眉间的川字更深,“少爷?”

    唐远回神,他下意识就用白净的手指挑起背包带子,把背包递过去。

    裴闻靳的目光掠过眼皮底下的背包,停留在面容精致的少年身上,商界只手遮天的父亲,富裕的家庭,良好的生长环境,自身的优秀跟自信,种种元素促成了眼前高贵优雅的小王子。

    唐远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要把背包往怀里收,一只大手先他一步伸过来,拿走了他的背包。

    他的视线上移,看到的是男人一贯冷淡的面色。

    那会儿的情绪化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唐远拿了一看,是他爸打来的,他按下接听键,一边接电话,一边跟着男人往楼道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