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远就读的是中国民族民间舞系,别的学校不知道,他们系是男生女生训练的方向不同,专业课会分开上。

    班上的女生他见是见着了,就是没什么印象,他是基|佬嘛,女生在他眼里都仅仅只是一群可爱的姐姐妹妹们,男生也没留意,因为他心里的那栋小房子已经有主了。

    目前来看,完全没有换主人的迹象。

    下午的第一节课是英语,两个班一起上的,另一个班是芭蕾舞系。

    六十多个人挤在一个教室里面,还没空调,看着就燥。

    唐远坐在里面的最后一排,那是他的位置,开学到现在,一到英语课,他就坐在那里,没谁想不开的去霸占。

    前桌跟过道那边的同学每次都不一样,但性别却一样,全是女孩子。

    英语老师是个有着瓜子脸,大长腿的年轻女人,粉色控,从头到脚一身粉,她的声音甜甜的,像百灵鸟,唐远听着,会自动忽略她有几个不是很标准的固定单词发音,估计是习惯了,改不过来。

    默写单词的时候,唐远时不时看一眼搁在一边的手机,他调的静音,要是有电话,屏幕会亮。

    同桌陈双喜小声说,“唐少,英语老师过来了。”

    唐远将视线从手机上收回。

    走过来的英语老师停在旁边,她调整了两下麦,报出一个单词,看到这一届的风云人物不经过思考就写了出来,准确无误,而且字迹非常的漂亮,令人赏心悦目,一看就知道有练过字。

    这哪里像是传闻说的,只能靠爹的草包……

    唐远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前桌的两个女生提到了李月的名字,没想到她是芭蕾舞系的系花,已经大四的她系花地位不保。

    两个女生用课本挡着脑袋,兴奋的趴在桌上交换情报,即将到来的新一任系花人选可能会在大一新生里面诞生,那几个条件出挑的,谁都有可能取代那个位置。

    唐远费力将合到一块儿的两片眼皮撩开,一两秒后又合上了。

    后两节课是基本功训练,唐远的心早跑了,他在把杆那里拉筋,看其他同学在老师的指导下两人一组做压腰的训练,谁基本功扎实些,谁基本功要弱一点,几个训练的动作就暴露的差不多了。

    别看陈双喜平时畏畏缩缩,存在感极低,训练的时候恰恰相反,他的身体柔|软度特别好,大开大合毫不费劲。

    唐远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地方,能考进来的,谁没有两把刷子啊。

    陈双喜的搭档是个帅哥,模样清俊,身子直,脖子长,软开度比陈双喜要差一点点,但是,全班就他对自己最狠。

    明明已经到达了极限,还在不断的要求搭档把自己的腰往下压,脸部充血的厉害,青筋都蹦出来了。

    可见是个极其要强的人,且不怎么理智,只不过是个基础训练,干嘛那么较劲儿,还能拿个第一,颁个奖项,抱个奖杯不成?

    况且老师在指导别的同学,都没看过去呢,把自己压成那样给谁看的?

    唐远咂嘴,很多时候,为了把一个动作做到极致,会对着镜子练上几百遍,对学舞蹈的来说,毅力太重要了,这家伙的毅力极有可能强到了变态。

    叫什么名字来着?

    不应该啊,这样的标准帅哥,我怎么一点儿对应的信息都搜索不到?

    唐远听到陈双喜怯弱的声音,结结巴巴的问,“张,张杨,可以了吧?”

    他挑高了眉毛,这名字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对上一道挑衅的目光,唐远想起来了,就是陈双喜下午跟他说的,在他下面的那位。

    刚才压个腰都那么拼,八成是做给他看的。

    唐远打了个哈欠,现在挑衅我也没用啊,等我脚好了,我陪你练练,不着急,大学才刚开始。

    休息的间隙,唐远去上厕所,刚进去,后面就刮过来一阵风,他回头一看,来人正是陈双喜那个搭档。

    张杨走到旁边的便池那里站好。

    唐远没有喜欢的人之前,他对每个帅哥的弟弟都感兴趣,有了喜欢的人,帅哥的弟弟甭管长什么样,在他眼里也就是个符号,仅此而已。

    “明年三月就是第十一届青少年“西兰”杯大赛了。”

    耳边的声音突如其来,唐远的嘴角一抽,要不是厕所里这会儿就他们俩,他还真以为这家伙是在跟别人说话。

    “西兰”杯是国内最权威的青少年舞蹈大赛,家里有他妈获得的奖杯,有群舞的,也有独舞的,跟其他的奖杯放在一起,他从小摸到大,灰尘都是他擦的,擦出了浓厚的感情,明年他是肯定会报名参赛的。

    唐远的思绪飘的有点儿远了,他赶紧往回拉了拉,以免分了神,尿自己一手。

    张杨在稀里哗啦的水声里说,“你会不会参赛?”

    唐远挺直白的回应,“会。”

    张杨整理着裤腰,“我也会参赛。”

    唐远说,“那好啊。”

    张杨似是不明白,多一个竞争对手,胜利的几率就会低很多,怎么可能好的了。

    他的脸色猛然一变,还是说,这人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这真误会唐远了,那是公平公正公开的比赛,符合条件的都可以报名,参赛资格是相关机构给的,合格了就给机会上台秀舞姿,整个过程跟他又没什么关系,他还能不让人参加?

    法治社会,可不能那么干。

    张杨冷冷的说,“我一定会在独舞环节赢你。”

    唐远闻言,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去看比自己矮两三厘米的帅哥,这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大敌意,难不成就是因为他文化课跟专业课成绩拿了个第一?

    他叹气,那位置他也就高考才做了一次,果然跟自己想象的一样不好做。

    见帅哥还在盯着自己,用的是不屑且高傲自信的目光,唐远的唇角一扬,笑着说了一句,“那就拭目以待吧。”

    张杨觉得自己遭到了羞辱,他的白色t恤下的胸口大幅度起伏,“唐少,你的脚什么时候能好?”

    唐远像是没听出他话里的嘲讽,脸上的笑容不减,却没到达眼底,“差不多还有个五六天吧,到时候就能跟你们一样训练了。”

    张杨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出卫生间。

    唐远啧了声,小伙子,你撒完尿还没洗手,怎么就出去了呢?

    下了课,唐远就往宿舍走,他打算洗个澡,把身上的汗冲洗掉,换身干净的衣衫,打电话叫那个男人来学校接自己。

    陈双喜嗫嚅着说,“唐少,等你可以训练了,我就只做你的搭档。”

    唐远知道陈双喜以为自己生气他跟张扬搭档,摆摆手说,“这个无所谓的。”

    陈双喜的脑袋耸拉了下去,原来无所谓啊。

    转而一想,好多人想巴结唐少都巴结不成,自己能跟着,已经很走运了。

    陈双喜想通了就屁颠屁颠追上少年,“唐少,那个张杨的腰压不下去了还让我使劲,非要比其他人都压的好才行,也不怕腰被压断,自尊心好强,我听人说,自卑的人自尊心才强,他看着不像有自卑的地方啊?”

    唐远蹙了下眉心。

    陈双喜的脸上瞬间就没了血色,他惊慌失措的捏着衣角,怯怯的看过来。

    “怕什么呢?我又不会打你。”唐远顺顺额前被细汗沾湿的发丝,“不要管别人的事,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话里没有责怪跟厌烦,只有语重心长。

    陈双喜吸吸鼻子,“唐少,你一点都没脾气。”

    “一点都没脾气的人有,我一个发小就那样,但不是我,”唐远眨眨眼睛,“我的脾气很大的,属于一般不发作,发作起来很可怕的那一类。”

    陈双喜那样明显就是不信。

    唐远也没多说,从你小到大,他是很少发脾气,不睬他的底线,什么都ok。

    六点半左右,x大后门斜对面的路边停靠着一辆车,驾驶座上的车门打开,从车里下来的男人身高腿长,轮廓清晰分明,引起路过的女生们频频侧目,甚至会发出惊呼“好帅”。

    十八九岁的年纪,对成熟男人的魅力没有什么抵抗力。

    唐远一出校门就看到了站在车旁的高大男人,他走路的速度慢慢降下来,借着这个足够长的距离肆无忌惮的打量,离得近了是不敢的。

    帅还是帅的,就是瘦了一些,看着地面抽烟的样儿,像是在发呆。

    这就新奇了。

    唐远穿过马路,下意识带着宣布所有权的架势走到男人面前,闻到他身上的浓重烟味,到嘴的话打了个转跑没了,改成了惊诧的询问,“裴秘书,公司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裴闻靳说,“少爷多虑了。”

    唐远垂下眼皮,遮住了眼里的忧心,这人原来很少抽烟,节制得很,最近这段时间怎么回事?他也没看到自家公司运营出现问题的相关报道啊。

    不会是为情所困吧?

    唐远的头有点疼,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扯出一个笑容,“你身上的烟味快赶上我爸那个老烟鬼了。”

    裴闻靳修长的手指轻动,他沉默的走到垃圾桶那里,把掐断的烟丢了进去。

    唐远在男人身后嘟哝,“其实我不是嫌弃你,是关心你。”

    裴闻靳上车后接到一通电话,张平打的,他系上安全带,问,“什么事?”

    那头的张平说,“杨杨跟你那小少爷一个班。”

    没等到哥们意外的反应,他骂出声,“操,你知道啊?”

    “也对,你是他老子的秘书,管这管那的,他有个大小事,你多少肯定都会了解。”

    裴闻靳捏鼻梁,“没什么事就挂了。”

    “有事啊,怎么没事了?”张平正往公司外面走,“杨杨念叨你,一口一个裴大哥,他对你的关心程度比对我这个亲哥还高,出来吃个饭吧,饭店我已经订好了,小孩考上大学以后,一直想听你给他两句表扬。”

    裴闻靳说,“今晚不行。”

    张平听出他话里的不留余地,脚步立马就停了下来,暧||昧的问,“怎么,佳人有约?”

    裴闻靳的余光扫了眼副驾驶座上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