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雨过后,又是艳阳天。

    x大有两个校区,唐远在老校区,学校里多的是人抱不住的大树,枝丫千奇百怪的伸展着,挡住了大部分阳光,夏天在树底下走,一路踩着斑驳的树影,即便没有文艺的细胞,也能给你整出一两个。

    大一新生们在操场上挥汗如雨,叫苦连天,一百个希望时间能插上翅膀飞,赶紧结束军训这个环节,开始泡吧泡妹,逛街逛某宝,听歌看书的美好大学生活。

    奈何时间是个铁石心肠的家伙,不论你是希望它走的快一些,或是走的慢一点,又或是停下来。

    它都雷打不动的保持着原来的速度向前行走,无视人们的哀求跟控诉。

    美人计,苦肉计,甭管什么计,通通都没用。

    唐远在图书馆西边的角落里打电脑,手边堆放着一袋子零食。

    不吃,纯过过眼瘾。

    现在不能剧烈运动,他怕自己吃起来就收不住,那到时候体重就成了脱缰的野马,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一路飞奔。

    唐远凑头玩扫雷,左侧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请问你是唐远吗?”

    他扫一眼,是个大眼萌妹子,挺卡哇伊的。

    “同学,你不都跟你小伙伴议论我半天了吗?干嘛还这么问?”

    女生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唐远拿起水杯喝两口水,抬了抬下巴,“有事儿?”

    “没,没有。”

    被那样明亮的眼神注视,女生怂了,她顶着猪肝色的脸回到座位上,跟小伙伴说人学弟太高冷了。

    小伙伴示意她看,她扭头,发现少年正在|咬|着吸管喝水,眼睛懒散的半眯着,表情惬意,像只小奶猫。

    “学弟哪里高冷了,多可爱啊,让人看了就想给他埋||胸。”

    “……”

    女生冷哼,“没见过在马克杯里放吸管喝水的,懒到那个程度,长得再好看也是白搭。”

    小伙伴掰着手指头数,“人不但好看,家里还超级有钱,而且很有才,双第一考进的学校哦。”

    女生咬咬唇,怂恿道,“那你去要号码。”

    小伙伴有自知之明,“你都要不到,我怎么可能要得到,看着吧,很快就会有人出售他的个人信息,比如兴趣爱好,身高体重等等。”

    唐远当没发觉周遭打量的目光跟窃窃私语,早八百年前就习惯了。

    他支着头转笔,老唐同志出差了,临走前交代过,让他有事找裴秘书。

    可是他想半天也没想出来自己有什么事。

    学校里的生活挺枯燥的,他腿没好全,不能随风奔跑,更不能练功,只能早晚抱着电脑来图书馆蹭空调,扫扫雷看看电影打发时间。

    张舒然过来时,唐远已经破了自己65秒记录,他摩拳擦掌,“我再玩一把,看能不能进60。”

    “好。”

    张舒然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来,由着他玩尽兴。

    没过多久,唐远就把鼠标一摔,“走了!”

    张舒然提着他的那袋子零食走在后面,“买了零食怎么不吃?”

    唐远猛地回头,“舒然,你学坏了。”

    张舒然猝不及防,他没及时拉开距离,就那么看着近在咫尺的青涩脸庞,“嗯?”

    唐远板起脸,“你明知故问,成心戳我的痛处。”

    张舒然心说,我只是想逗逗你,但这话不能说,不然准跟他急。

    他做出一副意识到错误,并且开始反省的样子,“那是我不对,一会吃完饭,我给你买水果。”

    唐远嗯哼,“要荔枝。”

    张舒然温和的笑了起来,“好,就买荔枝。”

    大中午的,晒的人头皮里冒火星子,食堂里基本没有高年级的学生,他们早吃完了,很明智的错开了时间,新生们一个个都跟被妖|精|吸|了精|元一样,两眼无神,走路拖拖拉拉,半死不活。

    唐远跟张舒然去拿了盘子,排队刷卡打饭打菜,一套流程做下来,像模像样。

    张舒然看着坐他旁边扒拉饭菜的发小,“我跟小朝他们上午还说你了,都以为你吃不惯食堂。”

    “怎么会,”唐远声音模糊的说,“我对饭菜的要求可高可低。”

    张舒然说,“你对零食的要求比较高。”

    唐远,“……”

    又戳他痛处,张舒然同学真的学坏了。

    唐远瞅一眼张舒然,军训完就过来的,迷彩服都没换,飘散着汗味,这才军训了三四天,皮肤就晒黑了,配合着板寸这个新发型,整个人显得阳刚利落了许多。

    他撇嘴,另外俩发小也剃了头发,黑了,瘦了,就他还白白嫩嫩的,凑一块儿的时候绝对很突兀,就像是滚到煤球堆里的汤圆。

    张舒然吃饭很斯文,从不扒拉,都是拿筷子精挑细选的夹一小块到嘴里,细细的咀嚼,几乎不发出什么声响。

    唐远有入乡随俗的本领,也愿意那么做,他既当得起吃着名贵精美菜肴的豪门少爷,也当得起吃五毛钱半份大白菜的普通学生。

    对他来说,人生就是要多点儿尝试跟体会,那样才有意思。

    张舒然吃了一部分就放下了筷子,“在宿舍里住的怎么样?”

    唐远挑着小豌豆吃,“不怎么样,都不带我玩儿。”

    张舒然分析给他听,“你的室友是觉得你一定不愿意跟他们玩。”

    唐远嗤笑,就是那么回事儿。

    张舒然问道,“环境卫生呢?”

    “还不错。”唐远把一个饭团戳开,“有个室友是只勤劳能干的小蜜蜂,只要他在宿舍就会到处收拾打扫,另外俩人看他那样,也自觉了不少。”

    张舒然说,“那你运气好,一般男生宿舍的卫生真的……不忍直视。”

    唐远说他见识过了,对门宿舍的门一打开,脚丫子的臭味就往他宿舍跑,令人窒息的味道。

    张舒然听他说了会儿,温声细语道,“慢慢来吧,接触的时间一长,你的同学们就会知道,你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根据以往的经验,起码还要一两个月,他们才会抹掉对豪门公子哥的个人理解,重新认识我,对我改观,无所谓了,随他们去吧。”唐远抽了张纸巾擦嘴,“你呢?”

    张舒然摇头,“我不住校。”

    唐远挺意外的,“我还以为你一定住校呢。”

    张舒然只是笑笑。

    唐远问他住哪儿,离学校近不近。

    张舒然说,“我在学校后面的香澜花苑租了套公寓,有阿姨帮着烧饭,菜做的很好,拿手是西式甜点,你有时间可以去吃顿饭,要是在宿舍里住的不愉快,就到我那儿去,三室的,有空房。”

    唐远的眼睛一亮,“叫上阿列跟小朝,我们四个挺久没一块儿打游戏了。”

    “想打游戏,周末我们就可以出来聚聚,”张舒然看看他扭伤的那只脚,关心的问,“还好吧?”

    “除了不能跑不能练舞,其他的都行。”

    唐远拽起t恤领口扇扇风,“快热死了,走吧,买喝的去。”

    买了茉莉花茶,又去隔壁的水果店买了一斤多荔枝,唐远带张舒然去宿舍坐了坐。

    张舒然下午还要军训,没多待就回了学校。

    学院里不时刮起一阵邪风,跟着风跑的一堆,都在议论纷纷,说什么专业跟文化课双第一的那位少爷不军训不练功,天天在图书馆扫雷,肯定是他老子花钱找人改了分数。

    “我爸是唐寅”,这几个字是镶金的,金光闪闪,那位还不是想横着走就横着走,想竖着走就竖着走。

    有人仰慕,有人鄙视,有人轻蔑,有人羡慕,嫉妒,也有人在等着好戏上场。

    唐远跟没事人似的,照常在图书馆,食堂,宿舍这三个点之间来回穿梭,有一次他碰见了本该出国了的李月,对方跟几个同学一道从另一条路上过来,跟不认识他一样从他身边经过,还撩了下长发,棕黄的发丝扫了他一脸。

    不知道搞的什么鬼。

    军训结束后不久,唐远的身后多了一个跟班,名儿叫陈双喜,就是宿舍里的小蜜蜂,睡他对头。

    唯唯诺诺的,说话做事总是低着个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看着有点儿窝囊。

    从小到大,不论是同学,还是同学的家长,明里暗里变着花样跟桥段想结交唐远,巴结他的人很多,他对谁都是一个不冷,也不热的态度,偏偏就乐意伸出大腿给陈双喜抱。

    因为陈双喜笑的时候,会露出浅浅的梨窝。

    唐远看见那对儿梨窝,就想起了他妈,位置大小都很像,他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把陈双喜吓的够呛。

    就在他跟陈双喜说“以后你跟着我”的时候,忽然就能理解为什么他爸要找跟他妈相像的人了。

    那种亲切温暖的感觉是抗拒不了的。

    周五下午,唐远去上课的路上发现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是那个男人打的,根据来电时间来看,那会儿自己在午睡,操|了,真不凑巧,怎么办,打回去?

    得打,必须要打!问问看是什么事。

    陈双喜一手提着饮料,一手抱着书,他察觉到什么,忽地往后扭动脖子,又立刻扭回来,“唐少,张杨在看你。”

    唐远在走神,“谁?”

    “……”

    陈双喜说,“就是专业课排名跟文化课排名都在你下面,位列第二,住在对门宿舍里的张杨啊。”

    唐远哦了声就接着走神。

    今晚没有晚自习,他想抓住这通电话制造出一个合适的机会去男人家,嗯,就这么定了,必须想办法去一趟。

    家里是存放最多秘密的地方,也最容易卸下伪||装,露出真实的一面。

    唐远好奇那个男人在家是什么状态,更好奇他脱了一身西装,换上家居服时的模样。

    陈双喜还在巴拉巴拉,“校内网上有人胡说八道,说你靠你爸抢了他的位置,第一应该是他的,他们,他们都说你根本就没那个实力。”

    后半句他说的小心又谨慎。

    唐远心不在焉的拉长声音,“这样啊……”

    陈双喜张张嘴巴,小心翼翼的问,“唐少,你不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的。”唐远把手机揣回口袋里,伸了个懒腰,“我有没有那个实力,走着瞧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