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远身心都有洁癖,奈何原来那手机有纪念意义,他忍着恶心,戴一次性手套一寸寸消过毒,塞抽屉里收藏了起来。

    还在后面贴了便利贴,记录下相关的小故事。

    根据他看了几箩筐漫画书的经验来看,他的属性接近痴汉。

    唐远瘫倒在沙发里,一会摸摸自己的嘴唇,一会傻笑,一会叹气。

    管家看一眼,又看一眼,觉得少年像是着了魔,忍不住问,“少爷,还给您收漫画书吗?”

    “收啊,越多越好。”唐远咔嚓啃掉最后一口苹果,“我要当传家宝的。”

    管家,“……”

    周六早上,唐远跟他爸去大院看奶奶,对方坐下来喝了半杯茶就走了。

    唐远从篮子里抓了两个大红枣,“奶奶,我用我所有的压岁钱向你保证,我爸刚才接的是裴秘书的电话,公司里有事儿。”

    老太太板着脸,“不管他!”

    唐远垂头吃着枣,奶奶这叫口是心非,哪有妈妈不想儿子的。

    他爸也是,忙成什么样子了都。

    老太太把孙子叫到屋里,拿了一个蓝色盒子给他,“小远,这里面是一对儿祖母绿玉佩。”

    唐远快速把枣吃掉,腾开手去接。

    随着盒子的打来,一股淡淡的木香弥漫而出。

    他瞧着盒子里的两块玉佩,颜色偏深绿色,彰显雍容华贵,细看之下,还有光阴留下的温柔痕迹。

    “奶奶,这不会是你跟爷爷的定情之物吧?”

    老太太轻描淡写,“是啊。”

    唐远刚把手伸进去,指尖碰到光|滑|柔|润的玉佩,闻言就赶紧缩回手,“奶奶,那我不能要。”

    老太太不高兴了,“怎么不能要?”

    唐远说,“太贵重了,奶奶你还是自己收着吧,我收不好的。”

    “让你拿着就拿着。”

    老太太拿出不容拒绝的气势,“你戴一个,剩下一个留着给你喜欢的姑娘。”

    唐远愣了愣,奶奶,没有姑娘,男人可以吗?

    老太太把玉佩拿出来给孙子戴上,“能给你带来好运跟福气。”

    唐远弯腰低头,小声说,“我爸知道会抽我的。”

    “他敢!”老太太溺爱的说,“不怕,有奶奶给你撑腰。”

    唐远脖子上一沉,他笑弯眼睛,“奶奶,我戴这么大块祖母绿,太高调了,不安全呢。”

    老太太哼道,“别想找借口,放脖子里,衣服遮起来,能有什么事?”

    唐远说,“可是我要跳舞的,戴不了。”

    老太太烦了,“小远,你怎么比奶奶还啰嗦?”

    被嫌弃的唐远,“……”

    老太太把玉佩放进孙子的衣领里面,隔着衣服拍拍,“那就放家里,好戴的时候戴,它能给你带来好运跟福气。”

    唐远嗯了声,他一定会小心保管。

    大院里站岗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批,唐远趴在阳台,眼睛四处扫动,发现了几个英俊的兵哥哥。

    他一边欣赏一边喝西瓜汁,这一批的平均颜值比上一批要高很多。

    瞥见了熟悉的人影,唐远头往下伸,大声喊,“舒然,你回来了啊。”

    “嗯,”楼底下的张舒然仰头,“回来陪陪我妈。”

    唐远嘿嘿,“那正好,下午跟我一道去钓鱼吧,我想给奶奶钓昂刺鱼烧汤。”

    张舒然温和的笑,“好。”

    下午出门的时候,唐远戴着遮阳帽,穿着长袖长裤,奶奶让他穿的,说不能晒黑了。

    到了河边一看,好家伙,张舒然比他更离谱,在那儿支着一个遮阳伞,摆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吃的喝的。

    跑到遮阳伞底下,唐远脱了长袖衬衫,“这都三点多了,太阳光怎么还这么强?”

    张舒然说,“就这两天高温。”

    唐远拧开矿泉水瓶喝两口水,“舒然,还好你有先见之明,搞了个这玩意儿,不然河边都没法待人。”

    张舒然笑了笑。

    唐远像模像样的摆椅架竿,一盏茶功夫过去,他消灭了桌上的三分之一水果,喝了一盒牛奶,撒了两泡尿,鱼获为零。

    别说昂刺鱼了,就是鱼影子都没看着。

    张舒然那边的鱼浮子也没动静。

    太阳的散光从四面八方往遮阳伞底下钻,自来熟的涌上来,唐远昏昏欲睡,不知不觉就被瞌睡虫们给掩埋了。

    一觉醒来,夕阳西下。

    唐远伸了个懒腰,听到扑腾的水声,他扭动脖子看去,顿时震惊的大叫一声,“卧槽!”

    张舒然的收获很丰富,桶里不仅有鲤鱼,昂刺鱼,还有野生甲鱼,两只。

    他说大部分都是用唐远的鱼竿钓上来的,洒的也是他的鱼食。

    唐远一瞅,鱼食确实少了。

    要是宋朝那么说,他会怀疑这里面有圈套等着他跳。

    那孩子从小就不喜欢打直球,喜欢弯弯绕,最喜欢扮猪吃老虎,龇出一口白牙,笑眯眯的看人傻逼。

    陈列跟张舒然不会。

    前者是两秒破功,没那个脑力,后者比同龄人要成熟,性子内敛温润,在他们几个里面有着兄长的威势,没干过幼稚的事情。

    唐远比自己钓了鱼还激动,兴高采烈的拍了视频发朋友圈。

    陈列霸占沙发位置,在评论里咋呼完了,还去群里咋呼。

    【我靠,你们怎么都不声不响回大院了?太不够意思了吧?!】

    【邪了门了,那河里就没有一斤左右的昂刺鱼,更不可能有甲鱼,舒然你怎么钓到的?】

    【小朝,要不我俩也回去挖蚯蚓钓一桶?】

    宋朝发了个“呵呵”的表情。

    陈列怒了,呵呵你妈!

    于是换题七扯八扯,从现在扯到儿时,又扯回来。

    陈列是个不安分的主儿,群里一直就他们四个,名儿叫相亲相爱,他取的。

    当初宋朝恶心了很长时间。

    唐远低头收拾渔具,脖子里的玉佩滑了出来,见张舒然将视线挪到他身上,他眨眼睛,“这可是我奶奶跟我爷爷的定情之物。”

    张舒然说,“应该有一对儿吧?”

    “是啊。”唐远笑着说,“还有个是给我未来老婆准备的。”

    张舒然也笑,“那你未来老婆是有福之人。”

    他把一大半的鱼抓给了唐远,“拿回去烧汤吧。”

    唐远看看自己桶里的那些鱼,再去看张舒然的捅,只有几条小的在里面游动,他抽抽嘴,“舒然,你把大的都给我干嘛?”

    张舒然拿纸巾擦着手上的水,“我跟我妈都不怎么吃鱼,烧个汤就行了。”

    唐远说,“那就养着啊,今天一条明天一条,慢慢吃。”

    “不好养。”张舒然侧过头,蹙着很俊的眉,“小远,我们什么关系,现在就一点鱼,你也要跟我较真?”

    唐远见不着他露出那样的表情,像是下一刻就会流出两滴眼泪,只好提着鱼走了。

    晚上唐远让佣人杀了大甲鱼炖汤,他把张舒然跟她妈叫到奶奶家,一起分享了甲鱼汤。

    张母在跟老太太唠叨,唐远跟张舒然看动物世界,气氛挺温馨的。

    唐远看到动物做出疑似|交||配|的动作,就把它们幻想成了自己跟那个男人。

    真他|妈|的羞耻。

    唐远在大院待了三四天,他爸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来,第三天他被司机接回了家。

    老唐同志继续夜不归宿,不见人影。

    唐远不知道他爸每晚都去赛城湖的别墅,喝方琳煲的汤,两人过上甜如蜜的二人世界,还是已经物色上了新的小情人。

    反正不出意外的话,他开学前是见不着人了,连带着也见不着那个男人。

    唐远加紧时间练功,开学前半个月,他在一个腾空跳跃落地时不小心把脚扭伤了。

    管家立即把他送去医院拍了x光片,没骨折,就是脚背肿了一块,还紫了,确诊是软组织损伤,暂时不能随意蹦哒,要静养。

    唐远老老实实卧床,家庭医生每天上门给他按摩,上药。

    厨娘打抱不平,“少爷脚扭了,先生都不回来看看。”

    管家说,那不是因为忙吗?

    “白天忙,晚上也忙?回来看看能要多少时间?”厨娘在一片片的洗青菜,要给少爷做青菜粥,她擦擦眼睛,“少爷还没他在外面养的情人重要。”

    管家不认同的说,“少爷一岁没了妈,虽然是老太太看着长大的,但先生从来就没放任不管,有时候我都觉得他管的太严,就差含|嘴里了。”

    “这次少爷跳舞受伤,先生人虽然没回来,电话还不是天天都打,不但问我,还问王医生,操的心够多了。”

    “不过,”他的话锋一转,“先生教育孩子的方式是有问题。”

    外面传来车子的引擎声,管家跟厨娘交换了一个眼色,都很意外。

    尤其是管家,没接到先生回来的消息,八成是在情人那儿受了气。

    唐寅一进客厅就发邪火,“一个个的都死哪儿去了?”

    管家说少爷在房里躺着。

    唐寅似是想起儿子扭了脚的事情,火气稍减,“哭了没?”

    管家思考了一下用词,“少爷还是个孩子。”

    唐寅把茶杯端到嘴边又放下来,“快十八了,不小了。”

    管家说,“少爷到了十八也还小,需要先生多看着。”

    “管多了他烦。”唐寅叹口气,那股子火彻底没了,“晚上吃什么?”

    管家说,“青菜粥。”

    唐寅拍桌子,“那玩意儿能吃?”

    管家说,“是少爷交代的。”

    唐寅噎了噎,“没给我备别的饭菜?”

    管家没出声,那意思就是没有。

    唐寅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手叉着腰来回走动,怒吼道,“还当我是一家之主吗?大老远的开车回来,连口热饭都没有!”

    管家心说,您十天半月的在外面过夜,一声招呼不打就回来,厨房可不就没备您的饭吗?怨得了谁?

    三楼传出唐远中气十足的大喊声,“吼什么呢?啊?要不乐意回来就别回来!”

    唐寅捋袖子,“反了他还,仲伯,把鸡毛掸子拿给我。”

    管家转身去拿个递过去。

    唐寅瞪着递到眼跟前的鸡毛掸子,气的火冒三丈,“我让你拿给我,你就拿给我?不会劝两句?”

    管家低眉垂眼,好歹是在唐家工作了几十年,哪里不知道劝,他故意的。

    唐寅吃了瘪,他把鸡毛掸子拽过去,在沙发背上狠抽几下,“就没一个省心的!”

    管家心想,也不知道是哪个情人,能给先生气受。

    搞不好年前这宅子里就会有女主人了。

    更年期的老唐同志发完了牢骚,楼下可算是安静了下来。

    唐远接着看他的漫画。

    仲叔今儿才给他弄到的,画风美,剧情简单|粗||暴。

    他就喜欢这种带大面积颜色的故事。

    唐远觉得他跟里面每天都晕一回的主角有点儿像,但又不一样。

    他也属于体软的类型,但他身体不娇,挺|抗||操|的,可塑性非常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