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远第一次被他爸的情人找,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

    一晃好多年过去,他爸让他明白一个道理。

    ——铁打的老唐同志,流水的情人。

    “唐少爷,我来找你是迫于无奈。”李月哀怨的说,“是你爸不肯见我,他对我太狠心了。”

    唐远的视线从窗外移到女人身上,年纪轻轻的,满脸胶原蛋白,也就二十出头吧,估计还在上学。

    “李小姐,你在哪个学校读书?”

    李月的脸上闪过一起难堪。

    唐远嘴一撇,都找上他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李月说她在x大。

    唐远满脸诧异,“那你是我学姐啊。”

    李月笑的生硬,“是吗?”

    “是啊,”唐远说,“我九月份就要去报道了。”

    他后仰身子靠着椅背,“学姐大几?”

    李月垂眼把披散的长发往肩后拨了拨,露出纤细脖颈,“我明年毕业。”

    她以为唐远会追问她什么专业,哪个宿舍,已经做好了被对方羞辱的准备,然而对方没有。

    仿佛只是一时兴起,随便问问。

    李月抚上自己的肚子,轻轻咬唇,“唐少爷,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让你爸跟我见一面。”

    她的声音里多了哭腔,“我怀了他的孩子,他不能这么对我。”

    唐远多看了两眼对面的女人,寻思她的演技在他见过的他爸那些情人里面,能不能排得上前五。

    结果发现寻思不出来,他爸的情人太多了,日积月累的,难以计数。

    喝了口薄荷茶,唐远说,“学姐,你就没想过吗?我爸身边不缺人,为什么我还是他的独生子?”

    李月像是没听明白。

    唐远单手托腮,“想做我后妈的人很多,一个都没做成,这是有原因的。”

    李月还是没弄明白。

    “我爸那人警惕心是挺高的,但防不胜防,可为什么这些年就没有一个成功的呢?”唐远笑着对她眨眨眼睛,“学姐,套是不可能百分百避孕的喔。”

    李月放在肚子上的手有点发颤,“唐少爷,你什么意思?”

    三番两次给提示的唐远没有回答,我爸好多年前就结扎了,这话他说不出口,况且说了也没人信,太惊悚了。

    换个人说,可信度兴许会高一点。

    唐远抿嘴,“学姐,你是富家千金,外形出众,不缺吃不缺穿,干嘛要跟我爸牵扯上关系呢?”

    李月笑了笑,“我喜欢你爸。”

    “哦,”唐远拉长声音,“喜欢啊……”

    喜欢还给我爸戴绿帽子,你很不错哟。

    裴闻靳来的很快,不光他自己来了,还带着李月的父亲李成强。

    李月无视她爸,仰头问高大俊美的男人,“裴秘书,董事长是不是在外面?”

    裴闻靳说,“董事长在公司。”

    李月一脸灰白。

    李成强态度略恭敬的喊,“小少爷。”

    唐远昂首。

    李成强转过头,压低声音跟女儿说,“走,跟爸去医院把手术做了。”

    李月像是听不懂,她缓慢的扭动脖子,“爸,你说什么?”

    李成强叹口气,“你还年轻,别犯糊涂了,拿掉孩子把身体养好,不想在国内待了就出国,去哪个国家爸都依你。”

    这俨然是一个父亲设身处地的在为女儿着想,李月却好像更不懂了,“爸,你不是也想……”

    李成强打断她,板起脸呵道,“你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

    他让两个保镖过来。

    李月见状,颤抖着身子尖叫,“不!我不走!”

    咖啡厅里的客人没几个,裴闻靳进来的时候,女孩子全被吸引过去了,这会儿李月一喊,男孩子也被吸引过来了。

    李成强授意,两个保镖强行把李月带走了,他对着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微弯腰背。

    “小少爷,让您受惊了。”

    唐远摆摆手,“没事儿的。”

    李成强看向一语不发的裴闻靳,“李某会管教好自己的女儿,不会再让她出来闹事,还请裴秘书跟唐董事长说一声。”

    裴闻靳神情淡漠,“好。”

    李成强走后,唐远挠了挠下巴,“裴秘书,我怎么看着,那李家父女俩在背地里算计了我爸啊?”

    裴闻靳说,“少爷聪明。”

    唐远激动的差点儿从椅子上蹦起来,哎哟喂,这是夸我了,真真的。

    出了咖啡厅,李成强就变了个样子,他青着脸坐进车里,“你私自跑来找那小子干什么?不知道唐寅有多宝贝他?你想作死别拉上全家!”

    李月喃喃,“我不做手术,我跟他的那些情人不一样,我有他的孩子。”

    李成强大力甩上车门,“你确定是他的吗?”

    李月不说话了。

    前段时间唐寅对她没了兴趣,想见一面都见不到,她知道自己没戏了。

    可她不甘心,她给唐寅打电话打不通,好不容易打通一次,他接听的时候,气息有点喘。

    那头还有女人的声音。

    李月不是不知道唐寅是什么样的人,却还是把手边的东西都砸了,更是跑去酒吧喝酒,喝多了,跟两个男的走了。

    孩子不知道是谁的。

    过了会,李月平静下来,“爸,我们不是说好了,我先利用孩子进唐家,然后找个机会弄掉,这样就能神不知鬼不觉……”

    李成强阻止女儿说下去,“唐寅比我以为的还要绝情。”

    李月立马说,“我们还有第二个计划,借媒体炒作,给唐家那边施压,老太太肯定不会不管的,只要唐寅肯娶我,后面我就有办法坐稳唐家女主人的位子。”

    李成强沉默不语。

    李月焦急的抓住他爸的手,“爸,唐寅过世的妻子是学舞蹈的,我也是,我有信心让他爱上我,有唐家那座靠山,我们家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唐寅那么忙,身边的人又多,他不会记得哪个时候碰过我,哪个时候没碰过,爸,我……”

    李成强示意女儿不要说了,他接了个电话,那表情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

    李月小心翼翼,“爸,怎么了?”

    李成强硬邦邦的说,“什么计划都行不通了,把你肚子里的野种打掉吧。”

    李月慌乱的问,“爸?到底怎么了?”

    李成强说,“唐寅没有生育能力。”

    李月露出僵硬的笑容,“开玩笑的吧?”

    李成强的脑门蹦出青筋,“他多年前做过结扎。”

    李月下意识的大喊,“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李成强冷笑,“我还奇怪,唐寅那么会玩,给了身边那些女的下蛋的机会,十几年了,没见哪个下成蛋,原来是那么回事。”

    “他是铁了心不想再要个孩子,就为了确保自己没有生育能力,每年都会做检查。”

    李月顾不上她爸用词有多难听,满脑子都是那个少年说过的话,她的脸渐渐扭曲了起来。

    感觉自己是个小丑。

    李月用手捂住脸,不死心的问,“爸,确定是真的吗?会不会搞错了?以前怎么就没听过这类风声?”

    李成强说,“这件事是他故意让我们知道的。”

    李月猛地放下手抬头,“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李成强的胸口大幅度起伏,“他是让我们自取其辱!”

    李月无助的看着她爸,“那就……算了?”

    “不然呢?”李成强冷哼,“别人跟他,是图他的财富,图他的权势,你作为乐新的大小姐,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自己作践自己,怪得了谁?”

    李月抖动着嘴唇,“我喜欢他。”

    “你今年二十二,喜欢过多少人自己不知道?犯的着吗?”

    李成强的言词犀利如刀,直往女儿的自尊上面扎,想把她扎醒,“你就是看唐寅那样的人不把哪个女的放在心里,就想征服他,好满足你的虚荣心!”

    李月哭出声来。

    “我早跟你说了,唐寅那块肥肉你吃不了,你不听话,非要凑上去,他跟你爸差不多大!”

    李成强吼完了,他放缓了语气,像是一下子想通了,“你跟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他也给你买了不少东西,还给了你一套公寓,比你以前交往过的要好得多,他们就知道花你的钱。”

    李月断断续续的哭着说,“就……就是因为他对我好……我才喜欢……”

    “他对每个情人都好,出了名的。”李成强不容拒绝的说,“剩下一年学业算了,你做完手术就出国,什么时候想好什么时候回来,不要再去找唐寅了,更不要去找他的宝贝儿子,我们家的超市开的不容易,得罪不起唐氏。”

    李月的指甲死死掐进手心里面。

    唐远抬头跟裴闻靳说话,忽然打了个喷嚏,口水全喷他脸上去了。

    这就尴尬了啊。

    唐远咳一声,“裴秘书,你怎么样?还好吧?”

    裴闻靳拿纸巾擦脸,“还好。”

    “不好意……”

    唐远又打喷嚏,裴闻靳这回躲开了。

    唐远揉揉鼻子,难为情的抿着嘴角对他笑了笑。

    裴闻靳看他一眼就垂下眼皮,继续擦脸。

    唐远心里犯嘀咕,我明明对着镜子练习过,做出那个表情的我很可爱的,就是传说中的让人看了想日。

    这男人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难道是钢管那样的直男?

    唐远萎了。

    裴闻靳发现少年情绪不对,“少爷,李小姐那边……”

    唐远偏过头,又把头偏回去,哼了声,“跟她没关系。”

    他的思绪被一股尿意干扰,“裴秘书,哪里有洗手间啊?”

    裴闻靳带少年去了附近的联华超市,他有点上火,上午水喝多了,也需要方便。

    唐远看男人站在他旁边,骨节分明的手指按在黑色皮带上面,耳边响起金属的清脆声响。

    那一瞬间,唐远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干嘛呢这是,突然就让他吃肉了?都不让他来点儿准备。

    肉渣也是肉啊。

    唐远一边自我唾弃,一边可耻的拿出手机,头顶冷不丁响起男人冰冷的声音,“少爷,你在干什么?”

    他吓的手一抖,手机掉进了小便池里面,猝不及防的泡了个澡。

    “……”

    妈的,让你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