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男人第一次用“你”,而不是一板一眼,好无情绪的“您”,唐远挺喜欢的,感觉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进了。

    他咳嗽两声,说跟几个发小约到这儿来聚一聚,“裴秘书,你呢?”

    裴闻靳言简意赅,“喝酒。”

    唐远的视野里,男人的面部一半被阴暗吞噬,一半暴露在光亮里面,不太真切。

    他挠挠有些自然卷的头发,“这地儿是我家的,你和朋友在哪个包间,我给廖经理打个招呼。”

    裴闻靳弹弹烟灰,似是笑了一下,又像是没有,“少爷,不需要那么做。”

    唐远嘴一撇,不领情就算了。

    尴尬的氛围如同泛滥的洪水,蔓延的到处都是。

    唐远想走,身体却不听使唤,扎根般杵在了原地。

    大概是他盯的时间长了些,裴闻靳转过头看他一眼。

    唐远有种无处遁形的惊慌无措,还有点儿羞耻。

    但他尚未表现出点东西,就见一个陌生平头男摇摇晃晃的带着一身酒气过来,手臂搭在裴闻靳肩头,轻佻的笑问,“老裴,这漂亮的小孩是谁啊?”

    裴闻靳说,“小少爷。”

    平头男诧异的看过来,同时也摆正了脸色,正儿八经的喊了声,“原来是小少爷啊,你好你好。”

    完了就压低声音跟他耳语,“你怎么不早说?”

    “金城是他家的,能免费不?诶老裴,小少爷在看你呢,那眼睛跟小星星一样,我在他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你说邪不邪门?”

    男人没拨开肩头的手,还任由对方凑自己耳朵那么近,说话时的口水指不定都喷上去了。

    也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

    长得也不像是兄弟,关系好成那样?

    唐远胡思乱想了小会儿,忽然就跟被人强行喂了一大口冰似的,浑身一点儿热度都没了,凉丝丝的。

    他不跟男人打招呼,一语不发的转身走人,听到平头男调笑的声音,“小少爷挺傲的啊。”

    傲屁,老子真傲起来,你都出不了“金城”,唐远阴着脸回了包间。

    看到包间里的情形,唐远顿时后退一步,一股子血涌到脸上,活脱脱就是不小心撞见大人干坏事的小朋友,说话都结巴上了。

    “你们,你们能去上面开个房间吗?没那个钱还是怎么着?干嘛在沙发上就,就,卧槽,陈列你他妈的干嘛,那是我手……”

    “机”那个字还没出来,手机就被喝大了的陈列塞到了女孩衣领里面。

    “……”

    陈列跟宋朝一人搂一个小姐姐走了,张舒然没走,他挥挥手,身旁的小姐姐|咬|着嘴唇,一步三回头的挪出了包间。

    张舒然从口袋里拿出块深蓝色帕子,动作优雅的抖开,包住白壳手机,一寸寸的擦拭。

    唐远感动的稀里哗啦,他有点儿洁癖,身体心理都有。

    舒然记着呢。

    张舒然把手机递给唐远,“不是说去洗把脸吗?怎么没去?”

    唐远拿过手机划开屏幕,“碰到了我爸的秘书,聊了两句就给忘了。”

    “舒然,阿列跟小朝都去玩儿了,你干嘛不去?”

    张舒然后仰头看了看奢华的水晶灯,“你想去吗?”

    唐远摇头,“我比你们小,还没成年呢。”

    张舒然温温软软的笑,“十二月份的时候就可以了。”

    唐远没有露出丝毫期待。

    张舒然的头低下来一些,声音很轻,像是怕吓到幼小的动物,“小远,心里有人了?”

    唐远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在张舒然鼓励的目光里昏了头,稀里糊涂承认,“有。”

    完了小心翼翼看过去,哥们,你可别坑我啊,我十七年头一回喜欢人,难着呢。

    张舒然的上半身前倾,手肘抵着腿部看向少年,声音更轻,“我能问是谁吗?”

    “不能,”唐远这回没昏头,“我只是暗恋,人现在还不喜欢我。”

    张舒然脸上温润的笑意僵了僵,古怪又觉得难以置信,“暗恋?”

    “不行啊?”唐远脸上发烧,怪不好意思的,“干嘛这么大反应?”

    张舒然摇摇头,“只是觉得惊讶。”

    他还是消化不了那个信息,叹息着说,“小远竟然会暗恋一个人,真是没想到呢。”

    唐远翻了个白眼。

    他知道张舒然是绝对猜不到裴闻靳身上去的。

    当年他在他爸面前出柜的事儿,外界都不知道。

    身边人只知道他喜欢看bl漫画,是个资深腐男,不是gay。

    一部分是顾忌他的身份,不敢往那方面想。

    另一部分是敢想,不敢说。

    “九点多了,我该回家了。”

    唐远另起话头,他跟个老头子一样唉声叹气,“别看我爸平时忙着应酬,不怎么回家,但是他管我,管的可严了,要仲伯天天跟他汇报我的情况,吃什么干什么,去哪儿了,几点睡几点醒,今儿他难得推掉应酬回了家,说要给我讲故事培养父子感情。”

    把手机揣兜里,唐远够到口香糖,拨一片给张舒然,自己嚼了一片,觉得不保险又撕一片到嘴里,两片一起嚼,丝丝缕缕的薄荷味裹着清凉在他的口腔里横冲直撞。

    “我出来的时候,老家伙那脸拉的老长,要是我回去晚了,肯定会被削的。”

    张舒然说,小远,你别慌。

    唐远说我能不慌吗,我爸练过散打,打过黑|拳,抽我还不跟抽小鸡仔一样。

    张舒然笑出了声。

    唐远瞪过去,他是内双,挺多人说他的眼睛很有韵味。

    到底怎么个韵法,又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张舒然安静的看着他。

    唐远吹了个泡泡,嘿嘿笑,“舒然,你以后进了娱乐圈,可以接古装戏,就是那种风度翩翩的公子,没事甩个折扇,迷倒万千少女。”

    “你也可以演民国的少爷,穿身中山装或者长衫,往留声机前一坐,能一秒让观众入戏,现代戏也可以啊,演个谦逊温和的角色,穷的富的都行,你戏路很宽的,看好你。”

    张舒然掐眉心,“像我们几个这样的家族,顶多混到大学毕业,以后的人生都不是自己的了。”

    好大一盆冷水泼下来,大半都泼在了张舒然自己头上。

    唐远嚼口香糖的动作一停,舒然家里是开影视公司的,方琳就是公司的一姐,除她之外,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艺人。

    他报考表演系,不知道是什么打算,看不透。

    唐远继续嚼口香糖,伸手拍拍张舒然肩膀,“走心了,兄弟。”

    张舒然放下掐眉心的手,不语的看着唐远,眼里有微微的光。

    不知道怎么了,唐远猛地站起来,大腿蹭到茶几边缘,果盘酒水被他那一下带的晃了晃。

    张舒然也站了起来,身形高高瘦瘦的,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脆弱,再看会发现只是看花了眼。

    几秒后,他将目光移向门口,脸上挂起了笑容。

    “小远,仲伯来接你了。”

    唐远没想到仲伯会来,肯定是他爸下的指令,他问张舒然要不要去他家睡一晚。

    张舒然说不了,“我一会要把小朝跟阿列送回去。”

    像是知道唐远会说什么,他先一步说,“司机开车,我不开。”

    唐远啊了声,“我还以为他俩要留下来过夜。”

    “有那个想法,碍于实际问题不能付诸行动。”张舒然笑,“阿列怕老子,小朝怕大哥。”

    唐远抽抽嘴,都有降得住自己的那号人物。

    出来的时候,唐远没碰到那个男人,不知道还在不在里面,他扭头去看廖经理,这人一查就能知道具体情况。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廖经理低头哈腰,浑身都不自在,小少爷,您有什么吩咐就说,这么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他忍不住松松领口,出了一身汗。

    平时他训手底下的那些人,就跟训孙子一样,现在自己是孙子。

    唐远在天人交战,挑明了问,不合适,搞不好会引起别人的猜疑,人嘛,好奇心永远过剩。

    不问吧,他回去又不踏实。

    怕裴闻靳留下来过夜。

    “金城”多的是小姐姐们,要什么样有什么样,只要出的起钱,就能玩的尽兴。

    那是男人的天堂。

    唐远脑补裴闻靳跟个小姐姐睡觉的画面,脸都白了,下意识抬脚朝着大堂里走去。

    管家出声道,“少爷,先生在家等您。”

    唐远的身形滞住,不是因为仲伯的提醒,是因为出现在门口的男人。

    管家认出来了,“那不是裴秘书吗?”

    唐远紧盯嘴边叼着根烟,一边走路,一边用手揉额头的男人,“好像喝了不少。”

    廖经理斟酌着来一句,“不多吧,走路都没晃。”

    裴闻靳是没喝多,他酒量好,工作至今,从来没在饭局上醉过。

    有个准新郎老同学过两天结婚,今晚是单身派对,喝酒唱歌划拳,怎么放松怎么来,后面才是精彩节目,裴闻靳没兴趣,跟其他人打了招呼就先走了。

    毕业多年,到如今还联系,关系不错的同学总共没几个,准新郎就是其中之一,否则他不会牺牲自己宝贵的休息时间过来。

    裴闻靳将额前的几绺湿发往后捋了捋,看见了不远处的一老一中一少,他动了动眉头,夹开嘴边的烟掐灭,朝着他们大步走过去,脚步沉稳。

    男人的高大身影在唐远的瞳孔里放大,他心里的小算盘敲的噼里啪啦直响,听到对方跟仲伯廖经理说话,说自己已经叫了车,响声骤然一停。

    小算盘翻了个底朝天。

    得,想送人回去,顺便摸清住处的主意打不响了。

    唐远蔫了吧唧的回家,蔫了吧唧的让厨娘给他做布丁。

    厨娘诶一声,“少爷,还是牛奶口味的吗?”

    唐远却说,“不吃了。”

    厨娘胆战心惊的问管家,“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跟你没关系。”管家说,“少爷意识到自己该控制体重了。”

    “那宵夜还准不准备?”

    “过几天吧。”

    厨娘唉声叹气,先生经常不回家,好在少爷爱吃,她喜欢给他做好吃的,这下子她做给谁吃去啊。

    本来还学了两样甜点。

    厨娘越想越伤心,少爷那么瘦,哪里需要控制体重了。

    楼上突然传来“嘭”的声响,厨娘紧张的问,“先生跟少爷吵架了?”

    管家摆摆手,“吵不起来的,他就是做做样子而已,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