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远是家里的独子,记事那会儿,他爸就跟他说“你妈临死前我答应她了,不干涉你的人生,你想干嘛就干嘛”。

    话说的是真漂亮,表情也是真的慈祥。

    那时候唐远似懂非懂,只觉得是亲爹,绝对是!

    可是自从他爸有意无意让他接触金融方面的东西以后,他才知道,那时候说的话是逗他玩儿的。

    大概是唐远他爸觉得自己的小心思被儿子发现了,就干脆也不搞虚的那一套了,明目张胆起来,要求他学很多东西,整的他非得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样。

    简直没有人性。

    唐远可不是小乖乖,他表面配合的学这学那,实则偷偷谋划,等到时机成熟就紧抱奶奶这座靠山,毅然决然的走上了差点把他爸气吐血的舞蹈这条路。

    早些时候,每天练功练到浑身都痛,如同被大卡车来来回回碾压,感觉自己要死了,唐远也没放弃,咬咬牙撑了过来。

    不管是做什么,都要做出个样子来,不是为别人,是为自己。

    不然那不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么。

    唐远练功练的早,基础比较扎实,专业课杠杠的,偶尔可以任性一下。

    至于文化课成绩,他一直是全年级前十,初中是那样,高中还是那样。

    稳稳的迈过一个又一个年级。

    学校里有关他的传言挺多,一个个的都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觉得他没有尽全力,不拿第一是因为不想。

    虽然那是事实。

    正因为如此,带过他的班主任都痛心疾首,有那样的成绩,好好进名校,前途无量。

    学什么舞蹈啊,一心二用,白白浪费了。

    唐远不为所动。

    舞蹈对他有着难言的吸引力。

    那种喜欢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随着他的骨骼一起生长,割舍不掉。

    倘若十几年前他那个舞蹈艺术家妈妈没死,现在还不知道要拿多少头衔。

    如今报考了想上的舞蹈学院,顺利被录取了。

    眼看生活正在往理想妈妈的怀抱里飞奔,唐远那叫一个乐啊,他想好了,在家族的担子落下来之前,先走走自己想走的路。

    不能走了的那天,他再换道。

    话说回来,唐远喜欢跳舞,可他也喜欢吃,一直游走在作死的边缘。

    他的眼皮一跳,好像最近都在看漫画,有些天没练功了。

    危机感说来就来,挡都挡不住,太折磨人了。

    唐远下意识就把腿架在桌子上面压了压。

    旁观者林萧:“……”

    “我要是董事长,多的是法子对付你,想学跳舞是吧,卡没收,零食没收,漫画书没收,看你怎么办。”

    “你不是。”

    “……”

    林萧出差刚回来,不然她这会也在会议室里面,不可能还有闲工夫陪唐氏的小少爷扯闲篇,她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深蓝色长盒子。

    “拿去。”

    唐远将盒子接到手里打来一看,里面是支钢笔,挺精美的,不是便宜货,他拿出钢笔把玩,“姐,送我这玩意儿干嘛?”

    “你不是考上大学了嘛,礼物。”

    林萧穿的职业装,下身是条干练的九分裤,她姿态潇洒的把腿一叠,“本来想着去你家的时候再给你,既然你来了,就顺便拿回去吧。”

    “对了。”

    不等唐远给反应,林萧就说,“我还给你买了些漫画书,太多了,不方便提回来,全寄给你了,明儿差不多能到。”

    唐远一听就咧开嘴角,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漂亮的脸上乐开了花,“真的啊。”

    林萧的嘴角一抽,“不是你想看的那种什么腐漫。”

    唐远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没了,他没劲的撇撇嘴,“那我不要。”

    林萧扫他一眼,倒豆子似的说,“只看一种,你就永远不知道还有其他种类,多看看,多试试,给自己多点儿选择,或许你会发现你以为的最喜欢的,其实也就那样,还有很多更好的。”

    唐远觉得林萧话里有话,他心下一惊,难道她看出来了自己是gay,还看出来了他对裴闻靳的心思?

    不可能吧?这段时间他没做过出格的事儿啊。

    唐远琢磨不透,心里跟打鼓似的,薯片不吃了,可乐不喝了,屁|股也坐不住了,他起身说,“姐,我上我爸那儿去了啊。”

    林萧说去吧。

    唐远走到门口回头,发现林萧看过来的眼神有些深不可测,他不禁头皮发麻,心虚的加快脚步离开。

    唐远是gay,这不是无人不知的秘密,根据同性恋教育片里说的,出柜要趁早,所以他初中就跟他爸摊牌了。

    过程就不说了,打死他都不想去回忆。

    但他心里搁了个裴闻靳,这是天大的秘密,连他爸都不知道。

    一路到顶层,唐远才将憋在心里的那口气吐了出来,他拿出手机戳到相机模式,对准自己左看右看。

    嗯,是张好看的脸,就是太青涩了。

    “少爷。”

    耳边冷不丁的传来声音,唐远吓一大跳,“卧槽!”

    他看着办公区外玻璃门边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那儿的,见鬼了。

    “裴秘书,你走路都不带声响的吗?”

    裴闻靳淡声道,“是少爷太专注于手机了。”

    唐远想也不想的就把手机塞口袋里,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我平时不爱玩的。”

    裴闻靳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也不想花时间去拆穿一个小朋友的谎言,他刷开几道门,问,“少爷要喝什么?”

    “可……”唐远差点咬到舌尖,“咖啡。”

    裴文靳高大挺拔的身子侧向门边,让少年进办公室,“董事长交代过,少爷来了,只能给您水。”

    唐远脚步一个踉跄,我去,那你还问我干什么?

    真是的。

    裴闻靳端着一杯水进来,“少爷,董事长还在会议室里面,您坐着等会,有事喊我一声。”

    唐远没说话,眼珠子这转转那转转,一会儿转到男人笔挺的裤腿上面,一会儿转到他垂放在西裤边的手上面。

    不用往上看都知道他把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领子底下系着深色领带,刚毅的下颚线条收着,薄薄两片唇抿成直线,神情平淡。

    整个人透着一贯的严谨。

    唐远往后一仰头,自暴自弃的抹了把脸,爱情这把火还没蔓延到另一个人身上,他自己就快被烧成灰了。

    这不是个好迹象啊。

    唐远不自觉的叹气:“哎……”

    裴闻靳一副公式化的口吻:“少爷有心事?”

    “没有。”唐远话锋一转,“有吧,其实也不算。”

    他抬起头,用“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问,“裴秘书,你初恋什么时候?”

    裴闻靳并没有给出回答。

    唐远调皮的眨眨眼睛,“该不会还留着呢吧?”

    裴闻靳说,“的确如此。”

    唐远愣住了。

    还在?

    这个男人比他大十岁,二十七了,一次都没碰到过喜欢的人吗?

    等谁呢啊?

    唐远舔了舔嘴唇,嘿笑,“那你的手动挡老爷车开的一定很好。”

    老爷车三字让裴闻靳额角隐约一抽,他道,“还行。”

    唐远佩服的咂嘴,看看看看,车都开到人家门口了,照样不动声色。

    独轮自行车也是车啊,竟然这么不当回事。

    唐远拿起水杯喝水,随意的问,“裴秘书,你玩儿微博吗?”

    裴闻靳摇头,“不玩。”

    唐远满脸好奇,“那你平时下班后干什么?除了工作,总要有放松的时候吧,你都怎么解压的啊?”

    裴闻靳看他一眼。

    那一眼明明没有情绪波动,唐远依旧不自觉屏住呼吸,心跳漏了一拍。

    就在这时,嗡嗡震动声从裴闻靳的口袋里传了出来。

    投在身上的目光撤离,唐远的心跳渐渐恢复正常。

    裴闻靳接通电话,那头是前台的声音,“裴秘书,不好意思,我打你座机没打通才打的手机。”

    他问是什么事。

    前台说,“李小姐来了。”

    裴闻靳的记忆好,几乎过目不忘,他说,“没预约。”

    前台为难的说,“可李小姐在大堂闹的厉害,扬言一定要见到董事长。”

    裴闻靳屈指点了两下桌面,“叫保安把她请出去。”

    唐远听了个大概,见怪不怪。

    自从他妈死后,他爸就变了性子,来者不拒,这些年下来,风流韵事一堆又一堆。

    他爸正值壮年,身子骨很硬朗,长得挺帅,人又成熟稳重,关键是巨有钱,想做他后妈的不计其数。

    光是他在网上看到的都不记得有多少回,真假难辨,他爸不解释,他也不管。

    几个发小原来还打趣,说他爸指不定给他弄了多少个弟弟妹妹,哥哥姐姐。

    那风声不知道怎么传到他爸耳朵里去了,当晚就红着眼睛跑到他的房里,说儿子永远就只有一个。

    感动是有的,不过呢,唐远觉得他爸那个人太自信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结果他还是太天真,万万没想到他爸结扎了。

    好几年前,有个女的跑到他的学校堵他,说怀了他爸的孩子,那一手牌打的他一脸懵逼。

    就是那时候,他爸把结扎的事儿告诉了他。

    他问为什么。

    他爸点燃一根烟,眯着眼睛抽一口,叹息着说人太多了,防不过来。

    忒不要脸了。

    没过一会,前台来电话,焦急的说那位李小姐闹大了,还说肚子里有董事长的孩子。

    唐远听见了,嘴角一抽,又一个挖坑埋自己的。

    这事儿他不管,也管不了。

    李小姐身份不简单,现在扯上孩子,事情的性质就变了,裴闻靳挂掉电话,“少爷,我下去一趟。”

    唐远摆摆手,他在他爸的办公室里晃了一圈,就去了裴闻靳那儿。

    不是第一次来,每次给他的感觉都是整洁,冰冷。

    唐远拉开电脑前的椅子坐下来,想象着男人办公的样子,无意间看到垃圾篓里有个空的酸奶盒,心里顿生一股想把盒子拿出来,对着吸管嘬两口的冲动。

    他把右手伸过去,被他的左手拍了一下。

    这抽搐的想法要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