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跌入LD世界前后不到一周, 这日却已经是杜宇喵第三次进副本了。

    他趴在程北坤的肩膀上, 随着踏入死门而心里略感不安。

    手持徽章的赵蕴倒是很精神, 远远地看到马天航的身影, 还笑着挥手打起招呼。

    马天航身边站着位柔弱的妹子, 怯生生地点头问好:"你们,就是我的队友吗?"

    程北坤淡声回答:"大部分时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说成竞争者也不为过。"

    马天航大咧咧地揽住妹子的肩膀:"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

    妹子腼腆低头。

    赵蕴勾起嘴角:"介绍一下吧。"

    "看我这记性,都忘了。"马天航一拍额头,"她叫周雪,六级玩家,我们曾经一起过了两个副本, 现在是我的队员。"

    周雪一副黛玉的模样, 柔柔点头。

    六级……应该在这个世界坚持蛮久了吧……

    如果真的人畜无害,能平安混过来?

    杜宇心生疑窦,压抑住了提醒她是炮灰的欲望。

    赵蕴和周雪握了握手,微笑说:"我叫赵蕴,这位程北坤,他已经过了一次十二宫了。"

    "你们好,进去有机会的话,还是互相帮助吧。"周雪像其他人一样讲着根本不不切实际的客套,左看右看:"还有个玩家在哪呢?"

    杜宇舔舔爪子:"你好啊美女。"

    周雪被吓了一跳。马天航也面露诧异。

    杜宇笑着露出尖牙。

    程北坤说:"他被系统惩罚变了型, 没办法,相信有机会会恢复的。"

    马天航不满意地抱怨:"那昨晚怎么不告诉我, 合着一起逗我玩呢。"

    程北坤不客气:"谁叫你昨天废话连篇?"

    "还有这种事?"周雪对猫露出了微微提防的神色,迟疑问,"你……几级啦?"

    杜宇摇着尾巴回答:"一级呀。"

    周雪松了口气,毕竟LD世界的能力不能升级,也不存在任何可带进带出的武器或道具,唯一有价值的就是经验,一级玩家可以说是白纸一张,在首轮报进度前,值得善待。

    她迟疑着伸手摸了下杜宇的头,笑道:"其实猫也挺好的,方便活动,没准能出奇制胜呢。"

    这种安慰就像纸片人副本里那前几个玩家,让杜宇心里莫名抗拒。

    能笑看别人去死,怎么说也不是美好心态吧?

    还不如互相提防着恶语相向呢。

    他这般琢磨,便躲开周雪的手,爬到程北坤另一个肩膀上。

    周雪尴尬地收起胳膊。

    程北坤:"好了,大家也都互相认识了,事不宜迟。"

    赵蕴拿出衣兜里刻着白羊符号的闪亮徽章:"那我们开去哪个副本?"

    周雪:"我是天蝎座,如果不介意的话,进天蝎宫吧,希望我能幸运点。"

    赵蕴也不在意:"好啊。"

    杜宇忍不住说:"十二宫这么难,你为什么非要去呢,大妹子?"

    周雪回头,理所当然道:"系统都发倒计时邮件了,如果到时候只有通过十二宫的人能离开怎么办?我虽然能力有限,但也不想坐以待毙啊,现在坐以待毙的人早就出局了。"

    马天航摸了下她的脑袋:"最喜欢勇敢的女孩子了。"

    周雪轻声:"我也是……被逼无奈嘛。"

    程北坤打量他们,把动来动去的杜宇喵拿到手里,握得紧了些。

    *

    天蝎宫的房间墙壁上有漂亮的蝎子浮雕,四周都浮着层闪动的黑红相间的微光。

    四人一猫都没再多讲话,赵蕴拿出徽章朝空中一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顷刻狂风大作。

    被副本传送门吸进去的感觉已经变得熟悉起来。

    杜宇死命抓着程北坤的手腕,却在混乱中看到红字闪动:检测到模型异常!开始修复!检测到模型异常!开始修复!

    他被转得晕头转向,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传送过程为此卡住好几秒,才成功加载进副本里,把程北坤和杜宇重重摔到地上。

    *

    湿凉的青苔味钻进鼻息。

    全身酸痛的杜宇睁开眼睛,失望地发现自己还是只黑猫,这才从出生的草地上爬起来。

    程北坤也坐在旁边,扶着额头缓解晕眩。

    杜宇打了个甜甜圈味的嗝:"这是什么副本,他们人呢?"

    程北坤捡着猫站起来,环顾四周:"刚才传送时有BUG被卡住了,那些人应该急着先走了吧?也好,马天航框我,我也懒得跟他一起。"

    杜宇:"框你啥子?"

    程北坤:"找个六级的人当炮灰?仿佛在逗我,他是想你死吧?"

    杜宇不在意地爬到程北坤的肩膀:"无所谓咯,那妹子不像省油的灯,没准的姓马会自食恶果呢。"

    程北坤冷笑,看了眼头顶暗淡朝西的小太阳:"奇怪。"

    杜宇:"怎么啦?"

    程北坤:"几乎所有副本进入时都是傍晚,很少会是下午,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先不用能力。"

    "嗯嗯,听你的。"杜宇点头。

    程北坤侧眸:"这么听话?"

    杜宇:"我的钱还剩点!签了协议的……你可别想骗我!"

    程北坤嗤笑,朝着林地边唯一的小路走去:"看脚印,他们上山了。"

    杜宇环顾四周,发现附近的树木实在茂密阴翳,放眼望去只见层峦叠翠,并不见尽头,顿时满头问号:"这就算进副本了吗?如果下山会怎样?"

    程北坤皱眉沉思。

    杜宇跳下草丛:"我去看看,等我哦。"

    "站住!一起。"程北坤很淡定地判断,"下山。"

    杜宇惊讶:"诶?那要是副本在山上怎么办呀?"

    程北坤:"如果是副本之外不能走的路,会用迷雾或黑暗遮盖,形成空气墙,这个副本肯定没按套路出牌,眼前的路就是分支,那三个人已经急着上山了,再抓紧追我们也是落后,不如选个不一样的选项看看。"

    杜宇:"哇,每件事都这么算计,你累不累?"

    程北坤:"那你刚才为什么要下山?"

    杜宇理所当然:"下山的路比较轻松啊。"

    程北坤:"…………"

    杜宇发现又成功把他搞到语塞,满意地喵喵笑。

    程北坤:"求你别发出这么诡异的声音了。"

    "怎么了呀,我只是一只小猫咪。"杜宇跳到他头顶,试图看得更远一些。

    程北坤恼怒:"下来!你刚踩过草地!脏死!"

    杜宇蹦跶:"怕什么啦,帮你喵式按摩,活血化瘀,没准能长出头发来。"

    程北坤一把抓住丢飞他,半声不吭地便快步朝山下走去。

    *

    副本没有正式开始的感觉,也就不知道第一轮报进度会在什么时候到来。

    这种飘忽不定感让人心里惴惴不安。

    杜宇飞奔在小路上追着大长腿,气喘吁吁:"副本到底叫什么呀,我现在两眼一抹黑!"

    程北坤:"玩家在副本里看到的第一个名词就算名字了,现在还没有。"

    他边走边又不甘心地搜了下衣服,完全是自己出门时穿的便装,半点线索都没有。

    杜宇:"喵嘤嘤!是不是不该来天蝎宫啊,听着就很残酷呢!"

    程北坤:"《概率学》学过吗?"

    杜宇骄傲:"没有呢!"

    程北坤:"……反正选什么都一样。"

    他们正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却见前面的石碓处坐着个登山装的老爷爷,程北坤立刻捞起猫:"别说话,省得NPC错乱。"

    杜宇:"好的大哥哥。"

    程北坤挑眉。

    杜宇:"喵。"

    程北坤知道这家伙至少不会拿他自己性命开玩笑,这才一脸善意地走过去问:"老先生!"

    老爷爷正拿着手绢擦汗看地图,闻声抬头慈祥微笑。

    程北坤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能遇到人太好了,我已经迷路好久了,请问这是哪里啊?"

    老爷爷疑惑,指指地图:"小孤山啊,你怎么会在这里迷路?"

    程北坤讪笑:"我是大学登山队的,跟同学来探险,结果行李丢了,又走散了,正不知道怎么办呢,您能带我出去吗?"

    老爷爷好奇:"大学,哪所大学?"

    程北坤沉默了下,说出第一个副本的大学名:"南都大学。"

    "嚯,好学校啊。"老爷爷扶着登山杖起身:"其实我就在附近的沂北大学教书。"

    "原来是教授,怎么称呼您?"程北坤问。

    "我姓秦。"老爷爷为难:"不过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前面村子,这里下山还有挺长的路,不然我分你些水和食物……"

    程北坤很惊喜:"村、村子!我同学也说附近有个村子,想去借宿,相信到那里就能遇到他们的。"

    秦教授闪过丝诧异。

    程北坤:"我看您设备很齐全,带上我吧,我不会给您添麻烦。"

    秦教授琢磨片刻,点头答应:"好,那走吧。希望天黑前能到。"

    程北坤很热情:"我来帮您拎包。"

    秦教授不着痕迹地拒绝,立刻背上登山包笑:"不必了,我这把老骨头还可以,不好总麻烦年轻人。"

    程北坤在后面上下打量他带的东西,发现秦教授回头时又笑得很纯良,伸手:"您请。"

    秦教授撑起登山杖,继续向前,闲聊说:"你怎么还带着猫啊?"

    程北坤笑:"刚养的,还没断奶,怕丢下会饿死。"

    秦教授:"爱护动物是好品性。"

    程北坤左耳进右耳出。

    好几分钟没说话的杜宇一脸憋不住的样子,在他肩膀上原地跳。

    程北坤无声地移去谴责的目光。

    杜宇喵用小肉垫拍拍他的耳垂。

    程北坤只好耐住性子,微歪过头侧耳倾听。

    杜宇趁秦教授没注意的时候,努力扒过去小声认真问:"有三十岁的大学生吗?嫩漆刷的有点过分咯!"

    程北坤脸色一变,立刻把他丢到地上。

    杜宇疼的喵嘤嘤。

    秦教授疑惑地回过头。

    程北坤赶快把杜宇捡起来,笑着说:"猫真是太小了,站都站不稳。"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还是没信息,还是没副本名,还是不知道第一轮何时到来。

    此时此刻,真是分秒难熬。

    好在程北坤的表情非常淡定,追着秦教授不放弃地问:"这大孤山没怎么开发过吧,您怎么会一个人到这里来?"

    秦教授擦了把汗:"不瞒你说,是我有个学生在这里失踪了,我不放心来看看。"

    程北坤:"失踪?应该报警啊。"

    "他常常实地考察,一个月有半个月不在实验室,万一谎报军情,不是浪费警力吗?"秦教授叹息:"只不过这回连电话都不打,就有点不同寻常了,正好我要来这走访,顺便找找他。"

    程北坤:"您是研究什么的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秦教授含糊其辞:"地理。"

    "哦,那分支挺多的吧?"程北坤笑:"其实报大学的时候,我也想着报地理学呢。"

    杜宇:"噗——"

    程北坤抬手捏住猫嘴。

    秦教授没发现有异,只是回答:"感兴趣的话,可以跨学科旁听嘛。"

    程北坤:"我们是来摄影的,秦教授,您和学生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植物吗?"

    秦教授这NPC真不错,耐心回答:"最近新闻不是报道了吗,沂城最近水污染,我们怀疑污染源就在这山上,而且山里村民也因为污染生病,所以才常来,只可惜至今没确定症结所在,哎,人呐,不爱护环境,就会自食恶果。"

    程北坤拍马屁:"您说的特别对,您要是我的老师就好了。"

    秦教授呵呵笑起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学生。

    *

    山路非常陡峭,再往前走,这位白发苍苍的教授NPC就有点力不从心了,一直喘到像要背过去似的,搀扶都来不及,再想多问是没半点机会。

    程北坤帮着他,自己也累得够呛,终于在日落前赶到目的地。

    没想到这山上竟有几片平坦土地,依着山势修着竹屋,几点灯光照应着竹屋外挂的蘑菇和辣椒,气氛非常静谧安恬。

    秦教授疲惫不堪地指着前方:"到了。"

    他所指的地方,是快被风雨磨砺过的石碑,上面刻着"离人村"三个大字。

    而石碑旁边站着的三人何等眼熟?

    程北坤高兴地走过去:"原来你们在这里,是在等我吗?"

    ……这幅健气青年的姿态惹得马天航不适挑眉。

    "但想本来不等,没你们可进不去呀。"赵蕴微笑,"这位爷爷是谁?"

    程北坤丝毫不怕显得残酷,笑着馋住秦教授:"是路上遇见的,我们进去吧。"

    马天航:"喂!"

    程北坤并不想他们知道太多,立刻一脚踏入村内。

    天色以可见的速度黯淡了下去。

    杜宇小声比比:"大哥哥,你好心机哦。"

    程北坤不悦瞪他,显然希望他扮演好真猫的样子。

    杜宇喵喵笑。

    程北坤朝肩膀竖起中指:"再吵遗弃你。"

    小黑猫赶紧舔舔他的手指,趁着程北坤一脸不适的时候,忽然啊呜一口咬下去,然后蹭地跳到地上,朝村口第一个NPC狂奔而去。

    程北坤吃痛抽气,真想捡到把枪狙猫。

    NPC是个坐在板凳上的老婆婆,她腿上捧着盆不知名的绿色食物,正摸索的挑挑拣拣。

    杜宇仗着身体灵巧,跳上藤条盆卖萌:"喵~~"

    老婆婆抬起偷来,路出张满是皱纹沟壑的沧桑面庞,两个眼睛只开了条缝,露出青白的诡色,被头顶昏黄电灯泡照得非常惊悚。

    杜宇猝不及防地被吓到,全身毛炸了起来,又慌里慌张地朝程北坤奔跑:"喵喵喵喵喵喵喵!"

    因为知道他会说话,还在这里装猫胡闹,其余三个玩家难免神色各异。

    然而程北坤已经习惯杜宇的叽叽喳喳,心里的报进度倒计时,不由飞速滚动了起来。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