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纵马江湖路 > 第四十五章 神秘人
    一瞬间,那个妇人匍匐在地,她不明白究竟是怎么的一种力量能让她额头直冒冷汗,吓得她浑身都不禁颤动了起来。

    “你...”她愣着说道,“你在找死!”

    而封无咎此时一脸地冷漠,他沉重地呼吸了一口:“你走吧...”

    “嗯?”静娈倒是走了过来说道,“你怎么这么轻易让她走啊,她占了你的房屋啊!”

    这房子是封无咎的父母遗留给他的,对于当时俗世的他来说确实不可轻易放弃,但是如今他已经进入了天衍,所以这些东西他可不能看得太重。

    “毕竟是一凡人,就遂了封师弟的意吧...”上官云飞慢慢地说了一句。

    静娈嘟囔着嘴,似乎还在为封无咎愤愤不平,而且刚才那个妇人还出言不逊直接说静娈是小母猪,让她很是气不过。

    “哈哈哈...”那个妇人忽然狂笑了起来,脸上似乎变得有恃无恐:“我明白了,你还是那个孬种罢了!”

    她说着,慢慢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埃。

    “你说什么?”封无咎冷冷地说了一句,那种眼神如同一只山林猛虎,突如其来的气势就将那妇人给震得说不出话来了。

    过来一会。

    “呵呵...”她缓了过来,随后颤抖地笑着说道,“你是在怕我家哥哥,你若是不想等他回来看到你这般模样,就给老娘赶紧消失,不然的话打断你的腿!”

    “住口!”

    封无咎一巴掌甩了过去,那妇人的脸上忽然多了几道印子。

    “你...好啊你...这事没完!”

    “呵呵,有什么有完没完的,昔日我那般弱小,你们欺负我就算了,甚至用铁杵打折过我的骨头...”封无咎回想起以前,那种种不堪回忆的东西顿时全部摆在了他的面前,让他恨不得立马撕掉过往的画面,“若不是我身子骨恢复得快,早就饿死在这里了...”

    他说着,旁边的静娈惊得说不出话来,她从来没想过封无咎以前过的是那般的生活,她以前一直呆在天衍,根本就没有接触过这种事情,如今赤裸裸的摆在她的面前,让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怜悯却又愤怒。

    “呵,怪谁呢...”那妇人冷笑道,“若不是你克死父母,岂会沦落到那般地步...”

    顿时,封无咎的身上爆发出了一种惊天之势,即便是身在旁边的上官云飞,也差点反应不过来,随后立马挡在了那个妇人的身前。

    “封师弟,你得冷静!”他急忙抓住了封无咎的肩膀,而此时静娈也悄悄地走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心。

    良久。

    那妇人见状,更是有恃无恐。

    “脓包就是脓包,就算长结实了点,还不是给人欺负的东西...”她不齿地说着,随后瞥了瞥封无咎,“你就是当下杀了我,我也依旧是这么说。”

    此时的那个妇人极其蛮横,她料定了封无咎不敢动手,即便真的动手,他旁边的那个小哥也会拦住她,所以她就是靠着这样的关系敢在封无咎的面前得瑟。

    “怎么了?谁来了?”

    忽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只见一个身长约一丈,满脸横肉的肌肉男子慢慢地走了过来,他手里还拿着一根铁杵,用谨慎凶狠的眼光看了看在那妇人面前的三个年轻人。

    “你们是什么人?”他看了看没人说话,于是将那妇人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你就是李恶霸?”静娈丝毫不惧怕这个高她差不多三个头的男人,昂起额头来就是一声质问。

    那李恶霸看了看静娈,眼神里流过了一丝诡异的邪光,随后看了看她身旁的封无咎,立马大喊道:“没想到是你这个贱种,你还敢回来?”

    面对这个霸占自己房屋还那么理所当然的人,封无咎捏紧了拳头,没有说话。

    而此时那个妇人又嬉笑地走出来说道:“哥哥,就是这个贱种,刚才他还打了我呢...呜呜呜...”

    那李恶霸见到了静娈,自然不会想理会身旁的这个妇人,于是用一种极度讨好的神色朝着静娈说道:“这位小妹妹,你是跟旁边的那个贱种来的?呵呵,要不要考虑跟着哥哥我啊,保证你过得比原来的好...”

    “滚!”静娈不耐烦地吼了一句,对于这种人,她感到一阵反感。

    就在那李恶霸的手要靠近静娈的时候,封无咎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掐立马将那个李恶霸给弄倒在地。

    “别...别别...”那李恶霸忽然哀求道,“再掐我手就断了。”

    他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一个从来都瞧不起的人给扣住手脉,顿时一种杀意潜伏在了心底。

    “你以前拿着那个铁杵打我的时候,可有想过我?”封无咎说着,脸上的愤怒已经迸发开来,“霸占我房子我无所谓,你烧了我父母的灵位,这种事我绝不能饶了你!”

    那妇人看到这一幕也慌了,她心底里数不清的震惊在环绕,她原本以为李恶霸回来之后能够一巴掌把那三个人给拍死,没想到却被控制了起来,让她不得不惊心后退,随后跌倒在地上。

    “这...这...”那李恶霸慌了,他没想到封无咎这时候力道这么大,随即求饶道,“我再也不敢了,我这就回去把我家那些灵位也烧了,求你饶了我!”

    这时候,封无咎猛地甩开了他的手,背对着他不想看那李恶霸的丑恶面庞。

    渐渐地,那李恶霸的手阴险的伸回了背后,抓住了那跟铁杵猛地刺了过去...

    “封师弟!”

    “傻子,后面!”

    静娈跟上官云飞喊了一句,那李恶霸的眼神已经有了一种得逞的快感,通红的血丝忽然变得清朗了起来,整个人都变得很是亢奋惊喜。

    当啷!

    一瞬间,剑锋略过。

    那铁杵断成了两半,封无咎手里的绝凌染上了第一滴鲜血,顺着剑刃慢慢地低落下来...

    “啊...我的手!我的手!”那李恶霸看到自己的手肘前面全部被斩落了下来,大喊着不敢相信,不出一会他便哭了出来,跪倒在地一脸的颓废。

    “你昔日欺凌弱小,仗势做了不少的坏勾当,今日你霸占我房屋烧我父母灵位,我本该一剑杀了你...”封无咎深呼吸了一口,冷冷地继续说道,“念在你已经与我不是同样层面的人了,斩你一臂就当是给你一个警告,日后若是再行坏事,必然取你性命!”

    那李恶霸哪里还顾得上封无咎的话,只是抓住自己的断臂,不断地哀嚎着。

    “走吧...”

    封无咎将绝凌放回了背上,沉稳地往村子的山后而去。

    ...

    一处山坟前。

    在他父母的坟头前拜祭过了之后,封无咎看了看那个地图,此时距离那个地点还有差不多半天的路程,想想现在天色正是烈日当头,便与静娈他们商量傍晚再出发。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静娈问道。

    看她的样子,似乎有点想去逛逛,于是封无咎笑了笑,那镇子上恰好搭起了戏台,若是不嫌弃可以去看看。

    “好!”静娈笑了笑,很是期待。

    随即他们一路朝着灵阳镇的方向而去,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之前的那个地方。

    一家酒楼上。

    他们三人坐在了靠窗的位置,看着络绎不绝的行人,还有一些官轿子霸道而过,自然地讨论了几句。

    “无咎,你说那些轿子里的人都是什么长什么样子的?难不成他们长得特别难看不敢见人么?”静娈问道。

    封无咎笑了笑,随后将眼神递给了上官云飞。

    这时候上官云飞倒是插话了一句:“这轿子里的人,可不是长得丑,他们身居要位,所以在轿子里比较安全一点罢了...”

    话音刚落,便忽然有一匹骏马从前面走过的队伍冲了回来。

    “有刺客,快来人!”

    一声大喊,顿时街上的那些人都跑开来,躲在了墙根或是街后的地方,饶有一番看热闹的兴趣。

    “呵呵,上官师兄,你这可就说错了,那些没轿子的人可安全着呢,你看那些坐轿子的,都慌张成什么样了。”静娈笑了笑。

    倒是上官云飞尴尬了,只是微笑着,看了看街上的情形,不断地摆弄着他手中的折扇。

    这时候,忽然一个身披黑袍,头戴竹笠的人看不清是什么容貌,顺着街道的方向,手持一柄长枪朝着最后的那个豪华轿子冲了过来。

    一点寒芒惊翎势,其身如龙踏神威。

    不单是封无咎,就连静娈还有上官云飞都看呆了!

    他们没有想到,在天衍之外,竟然还有这般好手,那人身上散发开来的波动气息,修为绝对是让上官云飞都不敢妄自比拟的...

    “这人究竟是谁...”上官云飞总感觉有一种熟悉的味道,却又说不出来,只是谨慎地看着,若是这个人当街行凶,他在考虑要不要出手...

    街道上已经是乱作一团了。

    “救命啊...”

    这么多的官差都挡不住这个神秘的人,虽然说他的枪永远只是挑动了那些人的手腕并没有伤到筋脉,却足以威慑住那些人不敢靠近过来。

    “伏狼办事,闲杂人等速速离去!”那神秘人用沙哑的声音喊了一句,随后那些人呢一听到伏狼这个名号,立马颤抖着不自觉地往后退...

    倒是那豪华轿子里的人,慌张地爬了出来,跪到了那个神秘人的面前,惊恐地说着:“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

    说罢,在他的额头上,那一抹枪尖流动着烈日的白光,忽然一晃便将那人给吓得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