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帅哥,请站住 > 二 阴谋,阳谋
    其实剪短发这事,根本不是刘凌的锅,她的父母才是幕后主使!

    虽然长头发很难打理,她为此没少出洋相,为洗头和留发型感到无助,但每当看到原主长发时可爱的样子,她就放弃了要将头发减掉的念头。

    那种可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主要表现在他每次在照镜子时,都会感慨一下,要是他还是男人,这妹子他养定了。

    再加上,他不希望有人看出来,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主人。

    虽然这种可能很小,就算她性格变了,大家也不会朝这么方面想。但是,他心里就是有种执念,想静静的躲在这具身体里,想好好的享受原主的幸福生活,不想因为自己和她不同,而改变现在的一切。

    后来剪短发,是因为她父母觉得方便,在学校洗头比较省事儿。说起来,这个解释刘凌本来是信的,亲生父母嘛,自然是为自己孩子考虑。但是,当她将行李箱里的衣服拿出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真是太年轻了。

    箱子里除了她平时穿的T恤,剩下的几件都是新衣服,倒不难看,就是基本上都比较休闲,运动的衣服,没有一件是原主这种文静女生,之前会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女汉子的风格。

    这下女儿在学校应该不会早恋了——不用猜刘凌都知道,她这亲爸亲妈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啧!

    她可不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女汉子吗?

    可说是这么说,但为了不让人觉得原主奇怪,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女生的身份。无论是穿衣打扮,还是行为举止,他都努力做到像个女生,像是原主。

    而原本的他,被他将宝贝一样,放在了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只有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才会将他放出来,享受片刻重生后的时光。

    后来,当她站在宿舍大厅的大镜子前,看着自己像是男生的模样,她突然觉得,这个站在镜子前的人,并不是原主,而是他自己。他仿佛正大光明的,得到了这个身体的使用权。从此他不用再小心翼翼的做原主,而是可以自由自在的做他自己。

    所以刘凌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而且短发的确方便很多,她现在发愁的是,怎么又和江安远在一个班?这货从初一下半年开始就一直针对她,给老师打她小报告,在背后说她坏话,学校运动会百米比赛上,还往她脚下扔石子……简直不能更幼稚。

    这次跑圈大多数功劳也归功于他……

    已经是第六圈了,这操场目测应该是五百米一圈,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已经跑了两千多米,刘凌能清晰的听到,队伍里同学们发出的沉重呼吸声,以及抱怨声。

    这都归功于江安远,同学们已经成功的对她有了意见。

    但刘凌也不是第一次被江安远整,所以她心中早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这教官有病吧,刘凌剪短发,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原本只是小声抱怨的队伍里,突然响起江安远大声说话的声音。

    刘凌回过头,向江安远的方向看去,瞪了他一眼后对大家说,“同学们,这事儿的确是怪我,中午请大家喝饮料,随便点。大家要是觉得还不解气,午饭我也请了。陈奕迅下个月的演唱会,我不去了,今儿中午,大家食堂随便吃。”

    “真的假的?”问话的是那个刚才“赞美”她的男生,“土豪啊……”

    “当然是真的了。”刘凌说,“但土豪算不上,只是觉得让大家因为我跑圈,我心里过意不去,我就是这学期吃馒头就咸菜,也不能委屈大家啊。”

    “真的随便吃?”又有人问。

    “真的。”刘凌说,“饮料也随便喝。”

    “是个讲究人。”和刘凌一宿舍的赵攸宁说,“不过刘凌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你,那教官虽然帅,但真的太无情了。”

    “的确是不能全怪刘凌,她刚才还主动说要自己受罚呢。”宿舍的另外一个女生叶遇君也替刘凌打抱不平。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既然如此,大家也别抱怨了,赶紧麻利儿的跑完步,等着中午大吃一顿。”那个“赞美”刘凌的男生再一次出头说,他说完,同学们的抱怨声很快的平息了下来。

    本来大家对刘凌也没多大的仇怨,而且在教官罚跑圈的时候,刘凌还自己站出来愿意独自受罚。现在她又要请吃饭,而且,是请全班同学吃饭。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又不是多大点事儿,大家也就不再计较什么。

    “去食堂请大家吃饭,也太没诚意了吧?我们可是跑了七圈啊。”

    不用猜,挑事儿肯定是江安远。

    但刘凌早就想到了。

    “这不是在学校出不去嘛,大家放心,放假一回家,我就跟我妈汇报这件事儿。我妈要是知道这事儿,肯定让我请大家吃饭,我听说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自助餐店,军训完了大家定个时间,咱们自助餐走起。”

    “真讲究啊!”

    赵攸宁不禁佩服道,“刘凌,说真的,我混了这么多学校,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么讲究,也这么傻的人,不就跑个圈吗?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你,你就是什么都不说,军训完了大家也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大家能忘,可是我忘不了啊。”刘凌说,“以后三年,我们应该都会一起在这个学校度过,这三年同学的缘分,可不是几顿饭能换来的。”

    “刘凌说的对,”刘凌旁边一胖子紧跟着说,“教官这哪是罚我们跑圈啊,这是在让我们三班培养革命情感。”

    “顺便让你减减肥。”赵攸宁笑道。

    “没意思了啊……”胖子傲娇的别过了头。

    队伍里传来默契的笑声,别说,这一刻,刘凌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感觉到了胖子所说的革命感情。一群人,从陌生到熟悉,从抱怨到包容,从路人成为朋友,这种经历和感情的确让人感到幸福。

    能重来一次真好。刘凌想。

    虽然不再是原来的自己,虽然失去了艰辛奋斗才得到的一切,虽然经历了人生中要命的背叛。但这一刻,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幸福。

    因为,让身边的人开心,这让刘凌感觉很幸福

    也是曾经作为沈著的他,很愿意做的事情。

    因为母亲从小就离开了家,所以他比谁都懂那种被抛弃的感受,所以他温柔相待身边的人,希望有人能因为自己的存在感到幸福,希望这世上每一个和他一样,曾经被伤害过的人,都能觉得这世上还存在温暖。

    只是没想到,他最后却因丧了命,被最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背叛,不但失去了公司,连命他们都没好心留给他。

    但即便是这样,他仍然愿意对任何人好,仍会因为别人因为她的付出开心,而感到幸福。只是,他不会去再奢望,轻易就会遇到对她好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她虽然对每个人都抱有善意,但却习惯独来独往的原因。

    这一聊,同学们明显对刘凌的态度有了极大的改善,队伍里的气氛也变得轻松起来。刘凌笑着扫了一眼队伍后方的江安远,对他三年来一点进步都没有的挑拨离间之术感到惋惜。

    后者咬牙切齿,一副愤愤不平却又无力回击的表情,看的刘凌心情甚好。

    眼看着队伍就要经过教官面前,刘凌提醒道:“大家别说话了,教官在前面。”

    同学们纷纷止住了声,但从大家喜悦的表情上,还是能看出,刚才必定是发生了什么愉快的事情。

    队伍离教官越来越近,马上就要经过教官面前。

    “最后一圈。”

    队伍经过教官面前时,教官吹响着口哨说。

    教官说完,原本因为最后一圈发出放松声的队伍里,突然有人说,“教官,刘凌在队伍里说话。”

    他的声音不是很大,但队伍恰好经过教官面前,这话不仅教官,同学们也听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