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骑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破城
    当第一个明军以盾护身,嚎叫着翻进城墙,明军的攻势已然不可阻挡。火光中,接二连三的身影跃进鞑群,此时,筋疲力尽的鞑兵已然拉不开弓,酸痛肿胀的胳膊连刀也提不动了,竟然被少量明军甲兵劈砍的节节败退。明军很快在城墙内占据了一角,刀盾甲兵疯狂向两侧掩

    杀,后头则垂下绳子,将大批火铳子药吊运上去。

    城头喋血,城头上被打开的缺口,越来越大。

    吕伢子一跃滚进城墙,被尸体一绊险些栽倒,慌忙离开那马面的垛口处,给哦后续同袍让出位置。一个矮壮人影猫腰消失在夜色中,很快他又出现在城墙的右侧,往下面看。

    马道斜坡上,甲兵与鞑兵挤成一团,互相推搡着,劈砍着,不时有人从马道上惨叫着掉下去。透过垛墙的了望孔,他眼角的余光若有若无地看着城下,一边手上不断地动作着,装填子药。

    不久,一杆火铳悄悄地从垛墙的了望孔伸了出去,瞄准了一个黑缨重甲的鞑子步兵。

    稍一瞄准便搂了火,啪的一声,铳口冒出火光与烟雾,那个盾车旁的鞑子步甲被打翻在地,捂着脖颈处。口中呵呵连声,竟是脖颈的甲叶被破开,铳弹射了进去,鲜血不断的喷出来。

    拥挤的人群中,不时有鞑兵被射杀,城下的鞑兵更加混乱。吕伢子连续射杀了两个步甲,便抽出铳剑嚎叫着扑上去,从人缝里往前使劲捅。此时在右侧的城墙上,撕杀己是越来越激烈,垛口多处的悬户草厂被推倒扯烂,拒马横七竖八的被推在城墙各处,到处是敌

    我双方的尸体及鲜血。

    激战至午夜,右侧城墙上鞑兵己经大部被杀,城墙上横七竖八的躺着鞑兵尸体,一时未死的重伤员。只余下四、五人还在苦战,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他们一边冲明军大叫,一边势若疯虎的搏战。

    左侧的城头作战中,明军也付出了重大伤亡,都是以命换命的结果。左侧城墙下,几个衣着华贵的鞑子首领,正在奋力组织着最后的顽抗。

    又一波鞑兵嚎叫着扑上来,大叫声最响冲在最前面的红缨方旗,身上披了三层的重甲,手上挥舞着一把铁制的长柄虎牙刀,全长近六尺,刀刃尖锐上翘,闪着死亡的寒光。

    同时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五、六个身披重甲的勇士,都是西蒙古各部中最精锐的战士,他们有的持提盾牌大刀,有的则挥舞着长柄大刀或是大斧,嚎叫着冲来。火铳的巨大轰鸣声响起,城楼这边跪着的最前排明军一齐开火,火光与烟雾中,有几杆火铳同时打在了步甲的身上,就算他披了三层的重甲,这么近的距离,以明军轮火铳的威力,还是轻易破开了他的甲

    胄,将他身上打出数个巨大的血洞。

    那三层步甲大踉跄向后摔倒出去,他双目圆睁地摔躺在地上,眼中满是不可相信的神情,他征战多年,纵横各地,特别是自己的一身武勇还没有发挥呢,就这样死了。与他同样遭遇的,还有他身后身旁的四名勇士,身上都披着两层的重甲,有两人还提着盾牌,个个悍勇非常,不过这些力大无穷的勇士,都没机会发挥自己的武勇,就被明军结阵而战的火铳一个个打翻在

    地。

    第一排火铳刚停,他们的惨叫未歇,接着又是震耳欲聋的铳声大作。第二排站立的火铳兵又是一轮齐射,他们的铳口喷出一道道死亡的光雾,将逼到眼前数步的清兵一个个打翻在地。透过弥漫的烟雾,可以看到后面跟上来的鞑兵脸上满是犹豫与恐惧的神情,就连那些穿重

    甲的也不例外。

    火铳爆豆般的射击声中,蒙古勇士的抵抗如此乏力,这样近的距离上,任是他们身披数层重甲,铳子也能轻易撕开他们身上的棉甲铁甲,将他们一个个打死打伤。同时痛极了的吼叫声响起,蒙古兵临死前飞来的铁骨朵及短斧,也劈切开了明军身上的棉甲,深深地插入他的胸内。另一把飞斧则是飞劈在一个火铳兵的脑门上,劈开了他的铁盔,深深地镶嵌进去。这些

    蒙古勇士的武勇非同小可,他们临死前的反扑挣扎,仍给城头的明军造成不小的伤害。

    随着登上城墙的明军越来越多,占据了城墙,居高临下打排铳。激战至天蒙蒙亮,守军溃败,明军潮水般的涌了进去,堵死的城门一开,唐王城守军便大势已去。败兵疯狂的四处逃窜,让那几个鞑子首领悲从中来。不过这些人却没有自尽的勇气,只是慌忙连滚带爬的

    跑了。看着鞑军逃离战场,城头上一片欢呼,胜利的消息传到城外,城外也是一片欢腾。

    吕长海哈哈大笑着,他在一干军官的簇拥下走下城楼,看着身旁喜形于色的众人。

    发出一连串的命令:“打扫战场,清点器械首级,救护伤员!”

    “就地布防!”吕长海穷苦出身,又吩咐将缴获的兵器全部收好,身上的盔甲全部剥下,不要浪费。他们首级尸体清理后,也全部挖个大坑丢进去。坑要大,要深,至少可以掩埋上万具的敌军尸体,还可以防止炎热天气

    下瘟疫的产生。

    天亮了,日出东方。城内明军仍在清剿残敌,大开杀戒,城上城下已经开始清理战场,己方的死难者及伤员全部被抬走救护,辅兵们提着大桶的水冲刷城头。死去的鞑兵尸体,他们的兵器被收起,盔甲被剥下,首级全部砍走

    ,尸身全部堆在一处,等待处理。没死的鞑兵伤员,也是一样一枪刺下。

    城门洞里,数百个团练兵忙碌着,穿梭着,重新布置好拒马蒺藜等物,就地布防,防备着鞑子援兵的反击。

    日上三竿时,城内。

    大局已定,明军便歪倒在残破的街道上,土墙下,暂做休整。

    “来来来,大家吃饭吃饭。”

    火头兵抬着一桶桶的伙食上来,饭菜丰盛,大桶的牛羊肉,大桶的菜汤肉汤,尽数由明军战兵们放开吃喝。火头们抬着伙食上来时,闻着饭菜的香味,都是不住的吞着馋涎,战兵兄弟吃得真好啊。

    吕长海领着亲兵沿街巡视,见状安抚道:“明天,明天大家伙就都能吃上羊肉,管饱!”欢呼声四起,火头兵们心中踏实了,城内一片的欢声笑语,众人大声说笑,只是谈论刚才的战斗,不过谈到激战时有队中兄弟伤亡时,很多人又流下眼泪来了,又哭又笑的,嘴里还咬着大块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