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骑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王旗
    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马城就着清水胡乱吃了点干粮,举着千里镜往东边看。

    昨天激战处尸横遍野,奥军中队保持着大致的完整,天一亮便蠢蠢欲动,有西逃的迹象。

    千里镜中,奥人军营里正在将骡马,骆驼,牲口集中起来,运送物资。

    一场阻击战不可避免了,不到两千明军,将要阻击建制大致完成的数万奥军,还有潮水般涌用来的溃兵,这必然是一场血战。

    一旁,邓承志看着喧嚣的奥军大营,打个寒噤。

    没人愿意打这样的阻击战,他要面临的将会是奥军无穷无尽的冲锋,归心似箭,逃命路上的溃兵是很可怕的。然而这样的苦战总要有人来打,邓承志已经想好了,一旦战局不利,他就命人把大都督绑走。

    瞧着东方一轮红日,邓承志心中焦急,低喝道:“去找,左翼的倪帅离此不远,应该就在这一带。”

    “遵令!”

    数十轻骑往左翼飞出,去联络倪元璐麾下的兵马。

    马城并未阻止他,而是静静的看着奥军喧嚣的大营,一言不发。

    邓承志终究是按捺不住,嘀咕道:“倪帅所部为何迟迟不到,标下以为,此事怕是有些蹊跷。”

    马城静静的看着东边,气定神闲:“沉稳些,承志,你记住了,行军打仗最忌互相猜忌,这是兵家大忌。”

    邓承志应了一声,不言语了,眼中却藏不住的有些阴霾。

    一个时辰后,日上三竿。

    奥军营门大开,大批骑兵护卫着马车,牲口涌了出来,开始大规模,有组织的西逃。

    “起来,起来了!”

    “敌袭!”明军阻击阵地上开了锅,一个个睡眼惺忪的士兵从地上爬起来,抄起家伙赶往前线。尖锐的竹哨声惊醒了呼呼大睡的士兵,军旗翻卷,放出去联络友军的侦骑,关键时刻立了功,轻骑引导着一队队散兵,

    从四面八方赶来。有马的,没马的,散落在辽阔战场上的散兵极多,轻骑兜一圈就能找到一大群。

    此时,明军优秀的军制,战斗力的源泉,大批中下级军官起到了主心骨的作用。

    天一亮,短短一个时辰内,马城身边就又聚拢了三千多人。如此以来,就让投入阻击作战的明军兵力,达到了五千之众,美中不足的是弹药奇缺,重火力几乎没有。这注定是一场流芳百世的血战,日月军旗便如同一块大磁铁,不停的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明军赶来驰

    援,也不停的吸引着大股奥军的围攻。

    混乱的战局明朗了,奥军中队西南二十里处的阻击阵地,决定着整场战役的成败。一旦被奥军冲破阻击,则前功尽弃,大量溃兵将会逃走,奥斯曼帝国六万核心精锐未损,仍有一战之力。倘若明军阻击成功,那便是一场空前的大捷,一战覆灭一个强大的帝国。还是在短短的三天之内,

    那必将是战争史的奇迹。

    奥军,马队。

    喧嚣中,马蹄声阵阵,跑在最前面的几个苏丹,在明军阵前两三里慌忙勒住战马,目瞪口呆看着西逃路上,横着的一条防线。堑壕,胸墙一应俱全,阵地前还撒满了锐器,杂物,用来阻挡骑兵的冲击。

    几位苏丹险些一头栽倒,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这条防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一夜之间,明军竟然在他们的归途上,变戏法一般变出一条防线。苏丹们用力擦擦眼睛,心中顿时凉了半截,有精明的突然意识到明国人的胃口,太大了,这是要一战覆灭整个帝国呀。有些彪悍的便眼中凶光毕露,这么点兵力就想阻止几十万大军的逃路,明国人怕是疯

    了!

    骑兵,骆驼兵在两军阵前,开始集结。

    这场事关生死存亡的阻击战,一开始便打的火星四溅,进入了白热化。按照大明新军的操典,有火炮保护的战阵前方,可不修土墙,只在阵地前方六十步挖一道丈余深壕沟便可。让奴贼冲击的兵力,直接笼罩在己方的炮火之下。每一门火炮的两侧数十步,可修一座土墙,大

    半人高,安排着密集的火铳阵,可射杀前方奴贼,也可掩护己方炮手。

    六十步,刚好在明军火铳最佳打击范围之内,敌方弓箭杀伤力之外。一夜时间,明军驱赶着俘虏兵,在六十步外挖掘了两道壕沟,里面扔满了各种折断的兵器,杂物,用来组织骑兵的冲锋。挖出的泥土,就在壕沟前砌成小墙,墙不高,半人或是小半人高。敌军骑兵或是步

    兵遇到这些壕沟矮墙,可以阻碍他们前进的步伐,又让他们无法藏身掩护。

    当然,每段壕沟之间,都会留出一道道十几步,二十几步的空位。这之间的土墙空隙,木栅战车什么都不设,只各设立少量便于携带的轻型火炮,虎蹲炮各一门,两旁又有密密麻麻的火铳兵掩护。战时策略,两三磅的轻炮先开火,接着是大幅度改良后的虎蹲轻炮,如果

    这一波敌军还不崩溃,再用火铳。

    这之间只架两门炮,移动方便,阵后的军士出击也方便,可以让他们从壕沟间的空位不断进行反冲锋。

    前线,邓承志看着蠢蠢欲动的敌军大队,嘶吼着:“铳拿稳了,没有号令不得发铳!”

    “放近了打,擅自发铳者,斩!”

    “待西夷攻势气馁后,咱们便从这些空隙出击,挫夷之气焰。”

    “今日咱们就在此处,将西夷数十万大军的血,全部流光!”

    沙哑的嘶吼声中,马城赞赏的看着麾下爱将,不去干扰他的指挥,只是手按战刀肃立在日月军旗一侧。

    “升我的王旗!”

    一声低吼,一众亲兵吓坏了,苦劝道:“大都督三思。”

    “万万不可,大都督请收回成命!”

    然而马城却面色坚毅,决断道:“传我军令,升王旗!”

    左右亲兵无奈,只得从贴身保管的包裹里,将几十面辽王大旗取了出来,套上旗杆,斗大的辽字王旗便迎风招展起来。

    “今日,本王就死在这了,哈哈!”洒脱放肆的狂笑声中,大地隐隐颤动,最后更是剧烈抖动起来,似乎同一时间的,四面的天边尽头,都探出了如洋一般的旗号。数不尽的奥斯曼骑士狂奔而来,黑压压无边无沿,放马狂跑,铁蹄的声音震

    得各人内心隐隐颤动。看那飘舞的旗海,无边无际的战马,前线指挥迎敌的邓承志,深深吸了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