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骑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秋风卷落叶
    同一时间,水寨。

    南里海水寨距主战场五十里,物资堆积如山的岸上,大批水兵正在集结。

    张永产从未想过有这样一天,他麾下的水兵要放下舵盘,操着火铳登岸步战,他麾下都是宝贝的海战人才呀。这些年,大明的战略重心转向北方,水师建设停滞不前。这些水兵,炮手,是他呕心沥血培养出来,为此还耗费重金,聘请了许多西洋教头,日夜刻苦操练炮术,航海术,这才有了纵横于东海,南海的无

    敌水师。

    一队队水师官兵抱着火铳登岸,一旁,一个大胡子军官高声抗议着:“提督大人,我反对,您这是犯罪!”

    “他们是高贵的海军,不是那些肮脏的步兵,海洋才是他们的舞台,您没有权力派他们去岸上送死!”

    锵!

    几把战刀同时架在西洋军官脖子上,将那洋人军官吓的脸都白了。

    张永产却不以为意,低声道:“罢了,把他给我关起来!”

    几个水师军官一拥而上,将愤怒的洋军官绑了,扔进船舱。

    张永产领着一帮水师军官,等了岸,一脚踩在结实的地面上。

    战刀出鞘,张提督眼神凶悍,嘶吼了起来:“大都督就在前面,今日,我等当有进无退!”

    潮水般的水兵涌出水寨,往五十里外激战处疯狂的驰援。

    激战的中心,明军阵地。

    马城心里明镜一般,各路援军正在火速赶来,然而他的阻击阵地却岌岌可危,似乎等不到了援军了。随骑兵转运的几十门轻炮,弹药在快速消耗着,阵地前沿仍是密密层层推上来的奥军盾车。

    咣当!

    明军炮火减弱后不久,奥军便趁机推出了架桥车,一边填壕,一边将粗长的木板往前推,阵地前沿第一道堑壕很快失守。

    啪,啪,啪!

    明军阵地上,只有少量射程极远的大抬枪,仍在不停开火。

    鸽子蛋大小的铳子,不时在奥军群众激起一串串血花,却无济于事,少量重火器不足以阻止奥斯曼人的人海进攻。前沿,邓承志眼皮直跳,心知肚明,两条壕沟失守时,就是他战败之时。

    啪!

    左侧,一个士兵按捺不住心中恐惧,搂了火,陆续有火铳胡乱打响。

    邓承志眼睛一瞪,腾的起身,提着战刀杀气腾腾的大步走过去。

    “谁发的铳!”

    “混账,乱我军心,就地正法!”

    几个走了火的士卒吓的直哆嗦,扑通跪地,捣蒜一般猛磕头,声泪俱下哭的眼泪鼻涕都下来了。

    不远处,传来马城平静的说话声:“罢了。”

    “传大都督口谕,愿留的,咱们同生共死,要走的也不勉强,不算临阵脱逃,生死各按天命吧!”

    邓承志一呆,看着那几个怂兵心中窝火,狠狠几脚踹了过去。

    几个怂兵被踹成了滚地葫芦,却慌忙抹了把脸,连滚带爬的将火铳捡了起来,哆嗦着装填。

    “混账东西,怂货!”

    “老子的脸面都叫你们丢光了!”

    邓承志的咒骂声中,奥斯曼人的盾车,架桥车已经越过了第一道壕沟,大举推进到第二道壕沟,乱哄哄的。盾车群中火光频频闪烁,铳子,箭矢先是稀稀落落的,激射而至,很快便密集了起来。

    六十步,已进入奥军火铳,步弓的射程,近在咫尺了。

    “防箭!”

    军官们的嘶吼声中,马城一猫腰躲到半米宽的胸墙后面。

    咣当!头上,可供骑兵携带的横盾竖了起来,叮叮当当,雨打芭蕉的声音十分密集,箭如雨下,还不时夹杂着一些横飞的铳子。惨叫声此起彼伏,不时有中箭的明军栽倒,从远处看,明军少量兵力把守的阻击阵

    地,便如同被箭矢淹没的可怜孤岛。

    如此险恶的局势下,明军阵地上却仍是一片静默,隐忍不发。

    “该部明军,简直愚蠢!”

    数里外的奥军大阵中,奥军将领们对着阵前眺望,喜形于色。

    “那些是什么旗,这是个明军的重要人物?”

    狐疑,议论声中,奥斯曼人哪里认得篆体的辽字王旗,只是胡乱猜测着。

    此时,奥斯曼将领们个个眉开眼笑,仿佛看见了逃出生天的希望。

    “这股明军还真是英勇,虽然有大量的战车遮挡,不过勇士们还是伤亡不小。”

    “吹号角,让勇士们冲上去!”

    凄凉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号令一出,前线奥军便躁动,喧嚣起来,胡乱将架桥车往前推,填壕的速度也加快了,两军阵前一片尘土飞扬,遮天蔽日。风云突变,气候变化多端的中亚草原上,起风了。

    明军军官们从盾牌缝隙间,死死盯着插在地上那些小旗子。那些红色的小旗子很不起眼,距离明军第一道胸墙整二十步,也是明军铳阵开火的信号。放近了打,这是明军上下的共识,军官们都抱着同样的念头。自从这条军规写进了步兵操典,大明五十余万常备军

    ,便将其信奉为准则,铁律。那些铁血,疯狂的前线指挥官,不到敌兵冲到脸贴脸,是绝不会下令发铳的。

    二十步这个距离很危险,却是明军唯一的胜机。

    密集的箭雨又变的稀稀落落,嚎叫,呐喊声却又响了起来。盾墙后面,明军士兵纷纷直起身体,架起密密麻麻的铳阵,对准发起疯狂冲锋的奥斯曼士兵。壮观,宏伟,潮水般的白头巾士兵踩着架桥车,或越过填平大半的堑壕,蜂拥上前,雪亮的弯刀反射着太阳光

    ,雪一样白。

    邓承志掀掉盾牌,遮住眼睛,没料到奥军还有这样的阴招。

    用力擦了擦红肿的眼睛,死死盯着地面上的小红旗,压抑,沉闷,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夹杂着伤兵痛苦的喊叫声,从远处看,明军阵地似乎被弯刀,士兵,白头巾组成的海洋淹没了。

    一只靴子,踩中了地上的小红旗,然后是无数只脚。

    “放!”

    竭尽全力的嘶吼声中,邓承志闭上了酸痛的眼睛,解脱了。

    霹啪!硝烟,火光在明军阵地上升腾着,闪烁着,在二十步这样几乎脸贴脸的距离上,密集的铳子如狂暴的龙卷风一般刮过,瞬间,便将拥挤成一团的奥军人海,清空了,竟然如秋风席卷落叶一般,清空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