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奇怪河水
    如果说血液发生了什么变化倒是可以解释的通,可是要说是正常现象我就理解不了了。

    这时杨大宇一拍脑门说:“我听说其实人体的静脉血本身就是血红色的,颜色黑可能是静脉中含氧量低,当然也可能是血液粘稠度高。”

    我靠,关键这特码是静脉血吗,我觉得这个事情很诡异,说不定我的血液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什么变化,毕竟我曾换过两次身体,也许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也说不定。

    我已经不敢想了,也许这副身体搞不好何时就会倒下。

    虎子全身微颤了下,看着我似乎欲言又止,我想问些什么,他又快速低下了头,不过我并没有放弃追问。

    我说:“虎子,你之前为什么从山头跳了下来?”

    虎子支支吾吾的摸着头说:“我也不清楚,那时意识很混乱,就好像被什么控制了,然后不知不觉就跳了下去。”

    我摆着手问:“那你在暗河中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啊?”

    虎子摇着头说:“没有。”

    那就奇怪了,老太婆进了之后就好像被泼了硫酸,全身溃烂,而我上次进了这水中,和虎子一样,安然无恙,难道说我们两个的体制都与众不同?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我从管德柱手中拿过匕首,把虎子拉到了一边,虎子很是不解,狐疑的跟着我走了几步,我说:“把你的手伸出来。”

    虎子诧异的伸开手掌,我对着他手心划了一下,他的手心顿时溢出了鲜血,虎子快速缩回手,吃惊的看着我:“明哥,你要干嘛?”

    虽然他缩的很快,但我还是看清楚了,他手中溢出的鲜血也是黑色的,和我一样,我记得以前他身上的血液并不是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我惊讶的看着波澜不惊的暗河,难道说是这河水的原因,之前我进入这水中,貌似再也没有没有流过血,也从来不知道我的血是何时变成黑色的,难道说也是那一次?

    我说:“虎子,你仔细看看你的手心,看看你的血液。”

    虎子诧异的摊开手,紧张的抽了口气,他不可置信的喃喃:“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可能是这条河,这条河有问题,你在里面漂了很久,有可能是河水进入了你的身体,改变了你的血液。”

    我突然想起了老太婆之前说的话,她说虎子在河水里涅槃重生,脱胎换骨,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多少也猜出来,暗河对虎子的影响,那个老太婆一定知道些什么。

    我轻叹了口气,可惜她现在死了,有关虎子的秘密,不知道还有谁知道,我转过身,看着管德柱,心里有了一丝希望。

    等什么时候,我得抽个空好好和他聊一聊,这件事太奇怪了,事关我们的生命,不得不查。

    婷婷跑到我身边,担忧的问:“阿明,你到底在做什么呢,你的伤口没事吗?”

    我摸了摸伤口,温和的说:“你放心,没事的,伤口已经结痂了。”

    婷婷难过的说:“那血液呢,这,也没事吗?”

    我摸着她的头说:“没事的,至少我还没有感觉到异样,经历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我早就习惯了,你别担心。”

    婷婷抚摸着我的伤口,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难过,我安慰了几句,让大家都不要担心。

    管德柱目光一直盯着暗河远处,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老太婆抛弃一切,就是为了到那边去,从她话里可以得知,我就是从那里被找回来的,可是那片空白的记忆,我一无所知。

    我的脑子里一团乱麻,难道说我并不是在记忆里那个村庄里出生?而是在对面那个诡异的地方?既然我最先是被管德柱发现的,那么我的父母后来是怎么找到我的?

    一连串的谜团像是播种的种子,一下子破土而出,雨水浇灌之后的生长,迅速蔓延出来茂密的枝叶,顷刻间覆盖了我整个心脏。

    管德柱看到我探究的目光,眼神微动了下,恋恋不舍的转过身,摆着手说:“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们还是走吧。”

    我见他转身要走,忙拽住他,说:“管叔,你能不能和我说一下以前的事情,你答应过我的,等脱离了危险,你就会告诉我。”

    管德柱愣在原地,微皱了下眉头,问:“你想知道什么?”

    我呼了口气,略有紧张的说:“我想知道对面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小的时候,你到底在哪发现我的?”

    管德柱盯着远处,蹙着眉头说:“其实对面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也说不上来,凡是去那里的人都死了,就连这里的河水都很奇怪,具有很强的腐蚀性,我当时发现你的时候,你就在这个空间里,奄奄一息,后来接触到你的父母,他们稍微透露出,你们是从对面而来的。”

    我紧张的问:“那他们还和你说了什么吗?”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父母了,我对他们的印象也都残留了照片之中,之前女老板说他们远走海外,去寻找救治我的办法了,可是我现在很好啊,实在想不出来到底哪里需要救治了。

    管德柱回想了片刻,说:“当时他们找到我之后,就是让我救你,再后来,你小时候的尸身不见了,虽然当时你已经有了另一具身体,但是你的父母知道后,还是和我大吵了一架,然后也随之离开了。”

    我有点迷茫,如果这几年来不是婷婷的陪伴,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坚持下去。

    管德柱说完,盯着我问:“你的父母究竟去哪了?”

    我沉重的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信息,甚至连个联系方式也没有。”

    管德柱点了下头,似乎又在深思,我打量着他,突然觉得有点看不透他了,老太婆死去的时候也没有见他多伤心,他们两个的隔阂看来确实很深。

    走回去的时候,我问了管德柱不少问题,管德柱一一作答,但不知为何,阿顺总是对他嗤之以鼻,一路上都没见阿顺怎么说话。

    对于他们之间的矛盾,我不是多清楚,只要阿顺变成了老人的性格,他们似乎总有冲突,阿顺好像很看不惯管德柱这副样子,管德柱对他的这副模样倒也不在意,装作视而不见。

    为了缓解短暂的尴尬,虎子把阿顺拉到一边,陪他聊天去了,漆黑的空间之中,凉意涌来,蔓延而至。

    管德柱快速朝着远处看了眼,身影直直定在那,看得出十分谨慎小心,我看他背影格外沉重,脸色略严肃,不由得朝着他视线的方向看了两眼,不过什么都没看到。

    我疑惑的问:“管叔,怎么了?”

    管德柱小声说:“我总觉得有谁在盯着我们。”

    我揉了揉眼睛,尽量睁大眼睛看着那个方向,我是阴阳眼,能穿透黑暗看的更长一些,我看了会,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不禁猜测,难道说是那个小鬼跟来了?王老头子派那个小鬼来保护我,那个小鬼不一定什么时候会出来一下,而且从来不让别人发现,难道说是它?

    也不知这小鬼到底有何神通,总能消失在黑暗之中,就连我这阴阳眼也看不到,这是奇了怪了。

    杨大宇紧张的张了张嘴巴,问我:“明哥,不会真有什么东西吧?”

    我说:“我没有发现。”

    杨大宇拍着胸口说:“那就好,这里太邪门了,之前经历的那些事,我到现在都心有余悸,想想都怕啊,可别再遇到什么了。”

    我安慰说:“你别乱想,应该不会有什么的。”

    其实说这话,我心里也没底,虽然我在那个方向看了一会什么都没发现,但是在这个诺大的空间里保不准会遇到什么,也许是死尸,也许是鬼猫,或者别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刚才一阵凉风涌来,我确实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有什么悄然而至,有时候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

    第六感说白了就是直觉,我一直相信直觉和人的精神状态还有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比如危急关头,直觉准的人就比较急迫,心里慌,我就是这样的人。

    杨大宇听了我的话,放松了不少,提了提裤子说:“我刚好想去小便,既然没事,我先去方便一下,憋了很久了。”

    我看他脸部通红,看样子确实熬了很久,之前也没见他提出来,这小子倒是挺能忍的。

    杨大宇跑到不远处,很快解决了生理问题,我怕他遇到什么,一直盯着他,杨大宇站了两分钟全身一哆嗦,提了提裤子,慢悠悠走了回来。

    我说:“你小子挺快啊。”

    杨大宇拍了拍手,说:“我从来都很快。”

    我嘲讽的看了他一眼,每次上厕所他都是出来的最慢,我恍惚间都以为他掉进去了,什么时候快过,尽在这给我吹牛。

    我扫过视线,不经意看到了他的裤脚,只见他的裤腿上湿露露的,还在淌着水,一股尿骚味弥漫了过来。

    我捏住鼻子,指着他的裤腿说:“你怎么搞的,小便失襟啊?”

    杨大宇看了眼下身,快速捂住了裤子,不好意思的说:“我没注意。”

    我摆了摆手,也不去揭他的短了,他一向大大咧咧的,脸早就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