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二百零八章 血色香水
    众人得到了解放,林凯轻声说道:“你们不要大声的喧哗。”

    所有人都激动的笑着,得到释放后,大家互相拥抱,张丽激动的看着林凯,说道:“谢谢你。”

    “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

    “我回家后,我一定要报警,把他们全部都抓起来。”

    ……

    众人愤愤的小声骂着,林凯严肃地说道:“现在我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你们暂时先待在这里,等我在外面了解情况后,我会来这里通知你们。”

    “好。”张丽红了眼眶的点头答应了。

    林凯走到门口,趴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见没有任何声响,悄悄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随手关上门,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刚刚走到客厅,便看见易平跟往日一样。

    斜着身子靠着厨房的门槛跟李妈调侃,易平的声音很大,就是为了掩盖林凯的动静。

    李妈好像没有任何发觉,两人聊得很欢,林凯没有去打搅他们的聊天。

    悄悄的走到楼上,走廊里很安静,打开了几扇门,里面都是空的,床铺很新,看来是经常有人来这里住,所以才会整理的干干净净,可是,为何他们要把那群学生抓过来?

    林凯大步往前走,突然,听到有人在谩骂的声音。

    “我只给你一周的时间,给我处理好,否则,我让你的身体死在太平洋鲨鱼的肚子里。”

    这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林凯随着声音慢慢靠近,趴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

    里面有交头接耳的声音,听着脚步声,差不多有两三个人左右。

    他们的声音有点小,林凯听不清,难不成这三个人便是张丽嘴里说的,脖子上有骷髅标记的男人?林凯想要看清楚他们的容貌,这些人要是不依法处理,日后必成大患。

    现在若是自己直接冲进去,肯定会被他们抓住,思来想去,先撤。

    重新回到客厅,刚刚下楼,便看见李妈端着饭菜放在桌上,看到林凯从楼上下来,李妈的脸色都变了,冰冷的问道:“你去哪里了?”

    “我……”林凯深吸一口气,笑着说道:“我看看这地砖还有护栏的木材,这里很漂亮,我很喜欢,我只是研究一下,他们的材料用的是哪一些。”

    李妈把菜盘子放在桌上,嘴角勾起一抹假笑,淡淡的说道:“你是学建材的?”

    “不是。”林凯笑着说道。

    “那你研究这地砖跟护栏的木材做什么?”李妈奇怪的看着林凯。

    这下可好,该怎么掩饰?林凯正苦恼的时候,易平立马说道:“该吃饭了吧。”

    “我都快饿死了,林凯,快过来吃饭。”易平大声的喊道。

    随即,坐在位置上,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放进嘴里,林凯惊慌的说道:“易平,不要吃。”

    “怎么了?”易平还不知怎么回事,嘴里不停的咀嚼,咽了下去。

    林凯头痛的看着他,李妈双眼紧盯着林凯,充满了杀气,这跟刚才的李妈判若两人。

    “为什么我感觉我的头有点晕晕的感觉啊。”易平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道。

    不停的敲打自己的脑袋,啪的一声,直接趴在桌上,晕了过去。

    果然,这饭菜里被下了毒,真的跟张丽说的是一样的,林凯站在楼梯口,立马冷笑着,伸出手敲打着桌面,慢步的走到桌子的尽头,看着林凯说道:“该过来吃饭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林凯紧锁着眉头问道。

    李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冷漠的说道:“我还能干什么啊,不过,就是想要请你在这里好好的玩几天,你疑心病太重了。”

    “过来,吃完饭我就带你去更好玩的地方。”李妈的声音就好像有催眠效果一样。

    在暖光灯下,看着李妈沧桑的脸,她面无表情,眼神凶煞,好像这房子里的巫婆。

    刚来这里的时候,还觉得她是个慈善的老婆婆,现在突然就变了一个人。

    眸光凌厉,言语间更是透露着杀气,即便声音很柔细,可字字带刺。

    林凯慢步上前,走到地面,双手惯性的揣进衣服兜里,左手摸到了徐羽之给自己的那把枪。

    “在你做饭的时候,我已经把房子看了遍,说实话吧,你把那些孩子抓过来,到底要做什么?”林凯提高了声音,阴狠瞪着她的眼睛。

    李妈面无表情,好像这一切都是在她预料之中一样,李妈脱掉身上的围裙。

    温和的看着林凯说道:“你就不用多管了。”

    随即,端起桌上的一杯水,走到林凯跟前,双手递过,说:“喝一口吧,缓解一下精神压力。”

    她一靠近,林凯便闻到一股奇香,这是十二中香料组成的,其中,有玫瑰的花蕾,檀木的木心,带有毒性的红罂栗,居然还掺加了夹竹桃,但又附加了水仙花,两种剧毒混杂在一起,即便香味奇特,但是,容易要了人的命。

    还放了迷迭香,松露,铃兰,为了让香气自然点,又添加了郁金香,曼陀罗,使其颜色更加美观,掺和了食人花的汁液,让味道有种清新的味道,特意放了野菊。

    这十二种花放在一起,若是服用,分分钟要了人命,但是,巧妙的是,做成了香水。

    林凯感觉自己的头有点晕晕的感觉,这种香味闻久了,会让人失去意识。

    这种香水在医叟道人的医术上是存在的,它的名字叫‘血色香水’。

    闻之丧失意识,服之失去性命,可是,李妈却把它给喷在身上,刚刚她一直待在厨房里,饭菜香味可以暂时的掩盖住她身上的血色香水。

    所以,易平站在门口跟李妈搭讪的时候,他还是正常的。

    李妈在饭菜里下了药,为了加快速度,她往自己身上喷了让人失去意识的香水。

    她服用了解药,所以,血色香水对她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林凯迅速远离李妈,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摇晃了一下脑袋,眼前开始模糊了。

    “我说了,让你喝下这杯水,你偏不。”李妈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即,李妈走到餐桌前,放下杯子,淡定的说道:“你来了,就不要走了。”

    “留下来,我可以让你衣食无忧,过上最安稳的日子。”李妈一脸认真的说道。

    林凯一愣,什么意思?衣食无忧?安稳的日子?想起自己在小黑屋里看到的一切,那是衣食无忧,安稳的日子?过的完全就是不人不鬼的生活。

    顿时,林凯握紧拳头,在脑海里寻找医叟道人留下来的医书,必须要找血色香水的解药。

    上面记载的很模糊,血色香水本身就带毒,但是,如果想要做成香水喷在身上不致命的话,剂量肯定很少,只需要稀释到自己吸进去的气体就好了。

    加上身体的循环,这些香气就不会让人失去意识,林凯立马跑到厨房。

    刚准备接过一杯水喝下去,突然意识到,如果她是诚心想要害人的话,这里的水又怎会安全?

    方才林凯跑到厨房,她纹丝不动,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林凯慌忙的丢掉手里的杯子,咽了口唾液,离开厨房,可是,越是待在这里,就觉得头晕目眩的,林凯跑到窗口,想要打开窗户,不料,窗户居然上了锁。

    李妈深沉的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你就别白费心思了,乖乖的留下来吧。”

    “我答应你,我会让你好好的活下去,我每天会亲手做饭菜给你吃,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李妈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完全变了一个人,林凯惶恐不安的看着她,李妈慢慢的靠近。

    她越是靠近,林凯就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薄弱,不由摇晃了一下脑袋。

    单手扶着头,冰冷的眼神看着她,左手摸到口袋里的枪,立马拿出来,双手握着枪,大声的说道:“你再敢靠近,我一枪崩了你。”

    李妈一怔,眨巴着眸子,呆滞地说道:“你居然还带了枪,越来越有意思了。”

    “走开。”林凯用力的吼道。

    李妈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即又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真是个天真的孩子。”

    “你带了枪那又算的了什么?”

    说完,立马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瓶子,她站着不动,隔着一两米的距离,对准林凯,按了下去,只看到一些细微的水珠喷了出来。

    本身就是因为李妈身上的香气,林凯就感觉自己的头脑发晕,意识开始模糊。

    现在被她这么一喷,林凯感觉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枪掉在地上,林凯双腿发软的倒在地上。

    李妈慢慢的靠近,居高临下的说道:“叫你听我的,你不听,偏偏要把事情弄得这么狼狈不堪。”

    “你,你离我远一点。”林凯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眼前更加模糊,在闭上眼睛之前,看到李妈嘴角的笑容,林凯开始出现了幻觉。

    他看到裴佳佳伸出手,羞涩的笑着,好像含苞待放的茉莉。

    “佳佳。”林凯虚弱的喊着。

    “睡吧,安心的睡吧。”李妈温和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