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二百零二章 探监
    苏易尘给徐华打了电话,跟监狱长联系了一遍,同意让他们几人跟刘思达见面。

    安排了一间空房间,四面涂壁,只有一张长桌子,几条凳子,刘思达四肢扣上手铐,满脸的胡渣,神情憔悴的坐在凳子上。

    林凯坐在他对面,紧锁着眉头看着他,说:“在这里,过的怎么样?”

    刘思达没做声,鹰戾般的眸子等着林凯,冷哼一声,别过头不想看着林凯。

    “过的怎么样,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刘思达嘲讽的一笑。

    “哎,这就是你的命啊。”林凯无奈的摇摇头。

    看着现在的刘思达,回想当初他低调又神气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你见我到底要做什么?”刘思达愤怒的说道。

    林凯盯着他的眸子,在监狱有一段时间了,还是没有把他的戾气磨平。

    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淡淡的说道:“我想知道你还在苏家的时候,把苏夫人关在房间里,那时候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如实说,我肯定会跟监狱长说一说你的情况,如有可能,降低你的罪行。”林凯一脸认真的说道。

    刘思达仰头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不屑的说道:“你真的把你当成圣母了吗?”

    “可笑,林凯,你别以为你能快活多久,很快,你将会面临灾难,你会死无葬身之地。”刘思达握紧拳头,面部狰狞的吼道。

    现在的刘思达无非就是关在笼子里的老虎,只能乖巧的听着驯兽师的话照办。

    否则,驯兽师手里的编绳可不是开玩笑的,林凯淡淡的说道:“你该见一个人了。”

    刘思达眉头一紧,林凯给了门口的警察一个眼神,房门打开,张妈推着苏夫人的轮椅进来。

    两人一见面,苏夫人顿时情绪激动,双手紧紧的握住轮椅的手靠,眼眶饱满泪光。

    刘思达则是一怔,咽了口唾液,大惊失色的看着苏夫人。

    “自从你把苏夫人关在房间之后,她就一言不发,刘思达,你到底对苏夫人做了什么?”林凯严肃的问道。

    刘思达深呼吸了一口气,冷着脸说道:“如果不想事情变得更加严重,最好让她立马离开。”

    “你又一次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兴趣。”突然,苏易尘从门口慢步走进来。

    双手环胸,眼神犀利的看着刘思达,强行的压制内心的怒火,紧抿着唇,等着刘思达的回应。

    刘思达噗嗤的笑了出来,神情一下子就淡定了不少,缓慢的站起来,一脸认真的说道:“不过就是一把年纪的老女人,被男人在车里收拾了一顿罢了。”

    “怎么?苏夫人,自从我养父离开人世之后,是不是很久没有尝试过这种被人临幸的滋味了啊?”刘思达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这仿佛是他报复后的一种快感,林凯震惊了,没想到刘思达居然禽兽到这个境界。

    苏易尘大步上前,一拳头揍过去,刘思达吃痛的闷哼一声,嘴角流了丝丝鲜血。

    苏易尘揪住刘思达的衣领子,发出颤音,哽咽的说道:“你个混蛋,我们苏家怎么就养了你这个白眼狼?从小到大,我对你是怎样,我父亲又对你怎样,你难道记不住他们的好?”

    “如果没有我父亲,你根本不可能是苏氏集团子公司名下的总裁。”

    苏易尘苦笑的摇了摇头,眼眶红了,刘思达讥讽的看着他,轻声说道:“那又怎么样?”

    “我的能力比你强,所有人都知道。”

    刘思达深呼吸了一口气,淡定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为苏氏集团打下了一片江山,其实,只要爸当初让我在总公司当一个副总,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完,又开始嗤笑了起来,看着天花板,双眼涣散的说道:“我为苏家付出了一切,我的人生因为苏家而灿烂,又因为苏家而阴暗。”

    “为什么你拥有的就是要比我多,为什么爸就是要对你偏爱?难道只是因为你是他的亲生儿子不成?”刘思达咬紧牙关,阴狠的眸子等着苏易尘。

    接着说道:“我告诉你,苏易尘,我恨你们,我恨你们苏家。”

    “你知道为什么苏州要收我养子吗?因为是他抢了我父亲的公司的,现在的苏氏集团原本是我刘思达的,是我刘家的资产。”刘思达大声的吼道。

    随后,瞪着坐在轮椅上的苏夫人,阴狠的说道:“你觉得你受到了屈辱?”

    “你去翻翻二十年前八月十八号的报纸,一名年轻少妇在胡同里被人乱棍打死,临死前还要被人侮辱,你又算的了什么呢?”

    刘思达好像发了疯一样的笑,苏易尘连着几拳走过去,门口的警察听到动静,立马冲了进来。

    抓住苏易尘往后拖,刘思达抹掉嘴角的鲜血,忍着身上的剧痛。

    “住手,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警官大声的哟呵道。

    “我要杀了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要杀了他。”苏易尘激动的吼了出来。

    刘思达蔑视的看了他一眼,微微抬头看着苏夫人,看着她泪流满面,依旧闷不吭声的样子,摇头笑了笑,说:“妈。”

    “你没资格叫我妈。”苏易尘大声的吼了出来,脖子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

    警官果断的拖着苏易尘出去了,关上门,冲着里面的人大声的说道:“别给我动手动脚,否则,我管你上头是谁,我统统把你们关起来。”

    现在房间里只有林凯,刘思达,苏夫人,张妈四人,易平站在外面不敢进来。

    刘思达盯着苏夫人,淡淡的说道:“苏夫人,现在我得到了你们所为应有的报应。”

    “那你们呢?我父亲因为一场车祸身亡,是谁害的?就是你的丈夫苏州,我的母亲在胡同里被人乱棍打死,临死前还被羞辱,是谁害的?就是苏氏集团的董事长苏州。”

    刘思达强行的忍住怒火,握紧拳头,嘲笑的说道:“我不需要你们苏家人的原谅。”

    “我到死都不会让你们苏家人好过。”刘思达咬牙切齿的说道。

    苏夫人紧抿着唇,泪流满面,激动的身子微微颤抖,微微张开嘴,林凯瞪大了眸子。

    终于刺激到了她了,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的,肯定是刘思达做了什么,她才会抑郁寡欢。

    把她带到监狱来探监,是个正确的选择,只是,这其中的故事令人咋舌。

    “思达,不是你说的那样的。”苏夫人哽咽的说道。

    “夫人。”张妈激动的说道。

    张妈在苏家待了几十年了,对苏家自然是有感情的,一直以来都是她在照顾苏夫人。

    苏夫人低着头痛苦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思达,当年,你父亲经营不善,导致公司一直在亏损,他因为劳累成疾,心脏病突发,我丈夫为了稳住公司,借助人脉跟财力才得以让公司稳住局面,至于你母亲,本身就是一个风流女子。”

    “她嗜赌,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你父亲本就不管她了,你母亲在外头打着你父亲的名义,借了巨款,后来,那些人知道你父亲死后,你母亲就被他们追债,她失去了唯一可以依靠的支柱,才会被那些人乱棍打死的。”苏夫人哭的泣不成声。

    刘思达瞪大了眸子,神情慌乱,激动的说道:“不可能,不是你说的那样的。”

    “你母亲死后,我丈夫给她下葬,当时你在寄宿学校,为了你不要变成孤儿,我丈夫念着往日的情分,就收养你为养子,思达,我扣心自问,这些年来,我们对你不薄,苏易尘是我们苏家的独苗,我们对他自然要比对你更多的宠爱,我很抱歉,我忽略了你的感受。”

    苏夫人是个温婉知性的人,言语谈吐之间,人都会不自觉的选择相信她。

    “你不要再说了,我只相信我知道的。”刘思达咬着牙说道。

    “你别想给我灌输那些谎言,我是不会相信你的。”刘思达大声的说道。

    苏夫人抹了把眼角的泪水,心痛的说道:“思达,我所说的都是真的。”

    “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那些话,我们苏家,对得起你们刘家,也对得起你。”苏夫人坚定不移的看着他。

    林凯就奇怪了,刘思达嘴里的跟苏夫人嘴里的完全不一致,从刘思达的嘴里听起来,苏州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从苏夫人的嘴里听出来,苏家已经仁至义尽,还受奸人所害。

    林凯锁眉问道:“刘思达,你知道的那些,是谁告诉你的?”

    刘思达惊慌的看着林凯,身体不自觉的倒退了两步,怎么说他也是被苏夫人带大的。

    即便很多方面都没有苏易尘那般被宠,但是,从小到大,他没有被苏家人打过一下。

    想要什么只要开口,在苏家的承受范围之内,苏州都会满足他。

    顿时,感觉自己的脑子被充斥了各种画面,刘思达倒坐在凳子上,心慌意乱。

    林凯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张妈说道:“带着苏夫人离开吧。”

    “好。”张妈毕恭毕敬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