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跟踪
    易平接过车钥匙,无奈的说道:“那你们早点过来跟我会合。”

    “嗯嗯。”林凯点点头。

    慌忙下车,与南欣沉快步朝着酒店走去,易平也没有耽误时间,坐在驾驶座,追上周涛的车。

    林凯站在电梯口等电梯,南欣沉深呼吸了一口气,问道:“你想好了怎么拿到录音笔了没有?”

    “还没有。”林凯尴尬的说道。

    南欣沉无奈的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等着。”

    说完,南欣沉朝着员工通道走去,不到几分钟,便看见南欣沉带上口罩,穿着清洁工的衣服,推着车站在货车通道。

    “你这?”林凯吃惊的看着她。

    南欣沉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温和的说道:“想要混进去,穿便装是不可能的。”

    林凯会心一笑,南欣沉真的很机灵,两人分开进入电梯,到了十九楼,南欣沉推着车直接去了江丽的房间,按下门铃,大声的说道:“清洁房间。”

    没听到里面的回响,南欣沉果断的拿出门卡,推着车进去了。

    林凯也打算跟进来,南欣沉伸手阻止,示意林凯待在外面守着,林凯点点头,表示明白。

    进来后发现地上一片凌乱,江丽一丝不挂的躺在沙发里,睡得很安详。

    南欣沉悄悄的走到她旁边,翻来翻去,想要找到她的包,发现被她枕在头下。

    这可是大难题,不知道她睡眠程度的深浅,咬着牙,凑近江丽说道:“小姐?”

    叫了半天没有反应,南欣沉轻轻的抬起她的头,抽出她头下的包包。

    突然,江丽闷哼一声,睁开惺忪的眸子,看到眼前的人,吓得一声尖叫。

    “你是谁?”江丽慌张的看着她。

    发现自己一丝不挂,慌忙抱住自己的身体,惊恐的眼神看着南欣沉。

    “我是来给你打扫房间的。”南欣沉带着善意的笑意望着她。

    江丽眉头一紧,随即舒展开来,立马起身,单手搭在自己的脖子上,扭动了一下。

    “大晚上的有什么好清洁的。”

    瞥眼看着地上凌乱的衣服,无奈的罢罢手,朝房间里走去,慵懒的说道:“把我的衣服送去干洗店。”

    南欣沉一愣,她居然没有一丝防备之心。

    “好。”南欣沉温和的说道。

    看到沙发上的包包,刚准备拿起,突然,江丽折回,抢过南欣沉手里的包包。

    警惕的看着南欣沉,冰冷的说道:“快点弄完出去,我要休息。”

    “好。”南欣沉为难的点点头。

    眼睛一直盯着她手里的包包,这下怎么办?不可能强行抢过来啊,那可能会触碰警报。

    正在思索之际,看到门口的林凯突然闪过身影,给了她一个眼神,便消失不见了。

    南欣沉倒吸一口气,慌忙跑到江丽身边,错乱的说道:“小姐,你的包包好像有点脏。”

    “是吗?”江丽奇怪的拿起自己的包包看了一眼。

    突然,张强大摇大摆的闯了进来,看到江丽一丝不挂,顿时,身子颤了一下。

    江丽为之一惊,看到张强身后的保镖,立马低着头,手里的包包掉在地上,咽了口唾液,惊讶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我还想问你。”张强扯开了嗓子,大声的说道。

    江丽看着他身后的保镖一直盯着自己,羞涩的往房间里跑去,张强冷不丁的说道:“你们到外头等着。”

    保镖齐刷刷的站在门口,像一尊门神,张强气的手都在抖,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南欣沉。

    “你在这里干什么?”张强冲着房间大声的吼道。

    南欣沉趁此机会,蹲下身子,将包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顿时瞪大了眸子。

    她包包里多的不是化妆品,而是设备,这女人到底是有多饥渴?

    张强刚好也看到这一幕,眼里一阵愤怒,大步朝着江丽的房间走去。

    南欣沉慌忙找到录音笔,藏在口袋里,细心的把地上的东西放进江丽的包包里。

    又将客厅给打扫的干干净净,只听到张强在里面愤怒的吼叫。

    江丽一句话也没说,嘤嘤作哭,一脸委屈的模样,南欣沉心想,真是活该。

    一个女人的包包里全是设备,身为她的丈夫,到了酒店抓奸,即便周涛走了,不过,江丽的行为已经引发他的怀疑了。

    南欣沉迅速收拾好,慌忙离开,刚走到门口,保镖将她拦下,冰冷的说道:“你刚刚看到的一切,不能透露出去,否则。”

    “我知道,我知道。”南欣沉惊慌的眼神看着他们,着急的点点头。

    推着推车迅速的离开了,回到货车电梯,抹了一下口袋里的录音笔,由衷的松了口气。

    立马给林凯打了电话,让他离开酒店,到门口等她。

    换回自己的衣服,南欣沉匆忙离开酒店,找到林凯,笑着说道:“呼……吓死我了。”

    “东西呢?”林凯着急的问道。

    南欣沉从口袋里摸出录音笔,递给林凯,双手环胸温和的说道:“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我在里面看到了什么啊?”

    “那些东西我不想知道,跟我又没有关系。”林凯冰冷的回应。

    南欣沉自讨没趣的摇晃了一下双臂,林凯握着录音笔,很想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

    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打开声音,听到周涛跟江丽的对话,林凯顿时倒吸一口气。

    没想到周涛居然打了这个主意,还早就付诸行动了,他想要借着林凯制作蜂巢药剂的罐子查出配方来?他要这个做什么用?

    周涛是江城市人民医院的副院长,为人阴险狡诈,各行各业他都会有所涉及。

    林凯握紧手里的录音笔,咬牙切齿,要不是因为周涛,他早就把蜂巢药剂要注册商标跟专利的事情忘记了,冷漠的说道:“该死的混蛋。”

    “蜂巢药剂是什么啊?”南欣沉好奇的问道。

    林凯看着她的眸子,无奈的说道:“我给我的病人调制出来的药剂,药效很强大,但是,副作用也不小,使用蜂巢药剂必须要小心翼翼,剂量很重要。”

    “一不小心就变成致命的毒药,周涛这混蛋什么都不懂,若是乱来,肯定会有不少人被他给医死,我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林凯咬着牙说道。

    南欣沉一愣,好奇的问道:“这蜂巢药剂的效果有多强大?”

    “我的那个病人,右腿换了铁骨,伤势非常严重,想要按照正常程序恢复,起码要半年才能下地走路,蜂巢药剂的效果,注射完后,一针见效,只不过,需要配合调养身体的配方,还要加上基本的体能训练。”林凯不由叹了一口气。

    “一般意志力薄弱的人,我都不会支持他们用这药剂。”林凯无奈的说道。

    南欣沉眼前一亮,对林凯又一次刷新了认识,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温和的说道:“你很强。”

    林凯长吁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我们先联系易平,我倒是要看看周涛现在在干嘛。”

    “好。”南欣沉笑着点点头。

    立马拿出手机给易平打电话,接通后,易平着急的说道:“我看到周涛在一家夜间咖啡厅,我没敢跟进去。”

    “夜间咖啡厅?”南欣沉眉头一紧,接着问道:“不过就是一间咖啡厅而已,怕什么?”

    “谁让周涛见面的那个女人,带了一群保镖啊,我心虚,不敢随意跟进去。”易平咬着唇,惶恐不安的说道。

    南欣沉不由摇了摇头,为什么在易平的狂追之下,南欣沉就是不接受。

    看着现在易平的做事方式,南欣沉有什么理由要跟他在一起,这样的人,当朋友都觉得是施舍了。

    “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就过来。”南欣沉冰冷的说道。

    “好。”易平点点头。

    收到地址后,林凯跟南欣沉二人迅速打了一辆的过去,在夜间咖啡厅附近停了下来。

    林凯看着门口的保镖,眉头一紧,这么大的排场除了龚游天还有谁?

    “我们先跟易平会合。”南欣沉认真的说道。

    “嗯嗯。”林凯点点头。

    回到车上,易平哭丧着脸看着南欣沉,说道:“我一路跟过来,不知道有多心惊胆战的。”

    “又没让你动刀动枪的,你怕什么啊你。”南欣沉丢给他一个白眼。

    易平一阵尴尬,憨笑的望着她,林凯淡淡的问道:“周涛进去多久了?”

    “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样子。”易平看了眼时间,认真的说道。

    林凯双手环胸,表情凝聚,在车里坐了几分钟,南欣沉突然说道:“我们进去吧。”

    “他们戒备森严,我们怎么进去啊。”易平无奈的说道。

    南欣沉思索了片刻,拍着易平的肩膀,坚定的看着他,说:“我跟林凯都跟龚家的人有交集,只有你了。”

    “我?”易平指着自己的鼻子,心跳空了一下。

    “不要。”易平慌张的挥挥手。

    南欣沉不悦的看着他,易平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说道:“好,好,我这就过去。”

    说完,深沉的叹了口气,自艾自怜的说道:“要是我死了,你们两个要记得给我烧钱纸,我是个很爱玩的人,越多越好,不要吝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