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欣赏
    林凯紧盯着前方,生怕错过,周涛跟江丽见面到底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勾当,还是另有隐情?若是周涛跟龚游天有联系的话。

    今天林凯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他们之间应该会有联系才对。

    南欣沉加快速度,一个右转弯便看见江丽的车,易平激动的说道:“师父,好车技。”

    刻意放慢了速度跟上去,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林凯立马下车跟了上去。

    “你也跟过去。”南欣沉严肃的看着易平。

    “我要在这里陪你。”易平认真的说道。

    “林凯的右手受伤了,别让他在受伤,我停好车就过去找你。”南欣沉淡淡的说道。

    易平无奈的点点头,迅速下车,跟了上去。

    一进门看到江丽往往电梯口走去,林凯快步跟上,带上衣服帽子,双手放在衣服兜里,低着头,站在江丽的左边,易平一上来,一身生气,站在江丽右边。

    左右夹击,江丽站在中间,左右各看了一眼,除了易平挺直了腰板,根本看不清林凯的脸。

    心想着这里是五星级酒店,即便林凯穿着休闲,身高八尺有余,典型的衣架子。

    加上这酒店的在知名度,估计是某知名的演员,不想被人认出,江丽自我安慰后,便心安理得等着电梯,易平瞟了林凯一眼,见他一直低着头,也没说话。

    电梯到了,三人一起走进去,林凯故意避开江丽的眼睛,在医院的时候,两人见过一次。

    在没有看到周涛之前,绝对不能被江丽认出来,一进去,三个人迟迟不按楼层。

    林凯果断的按了最高那一层,不管江丽选择哪一层,他都能跟上去。

    江丽看了一眼旁边的易平,他摇晃着双手,笑着说道:“我也是那一层的。”

    江丽没做声,按了十八楼,没有人说话,气氛十分诡异,江丽有点畏惧。

    到了自己的楼层,头都不回的就走了,林凯伸手挡住电梯门合上,看着江丽消失在转角,林凯迅速追了上去,易平也没有耽误时间,跟了上去。

    江丽从包里拿出门卡,打开门,慌忙走了进去,易平立马往前走。

    走了几步,见林凯没有跟上,奇怪的问道:“走啊?她都进去了。”

    林凯把帽子放下,正儿八经的说道:“我们也进不去啊。”

    看了门牌号,知道她在哪一个房间,温和的说道:“我们该去下一个地方了。”

    “哪里?”易平一愣。

    跟着林凯重新返回电梯,按下一楼楼层,易平奇怪地问道:“就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还有什么刺激的事情呢?”

    随即耸了耸肩膀,淡然的说道:“害我师父还担心你受伤。”

    林凯没做声,到了一楼,看到南欣沉风风火火的跑过来,看到林凯,着急的问道:“怎么样?”

    “看到那女人在哪个房间,他就下来了,我真不知道他跟上去干嘛,她在哪个房间,我师父随便一查就知道,顶级黑客可不是开玩笑的。”易平努努嘴说道。

    林凯深呼吸了一口气,淡定的说道:“我在她的包里丢了一根录音笔,他们说了什么,到时候我们只要找到录音笔就可以了。”

    “啊?”易平吃惊的看着林凯。

    不禁摇了摇头,说道:“以前你在学校的时候都没有这种鬼主意,没想到你现在?”

    “我还真是看走眼了,你小子太聪明了。”

    南欣沉嗤笑了一下,双手环胸认真的说道:“那我们走吧,等他们聊完还要很久。”

    三人一起回到车里,易平想了想,不对劲的说道:“林凯,难道你就没想过他们把事情都在吃饭的时候说完了吗?为什么要留到房间里说?”

    “吃饭的时候就算是说了,也不会说到精华之处,不然的话,开房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睡觉?这是不可能的。”林凯笃定的说道。

    南欣沉一愣,奇怪的问道:“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要费这么大得劲儿。”

    “秘密。”林凯淡淡的一笑。

    易平顿时就不爽快了,冷不丁的说道:“你让我们两个陪着你干事,还不对我们诚实。”

    “估计,以后你也别想要我们帮你的忙咯。”

    “我觉得易平说的很对,现在我们三个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应该对我们说实话,不应该存在隐瞒,这样的话,至少我们还能尽全力的帮助你。”南欣沉认真的说道。

    林凯一愣,若是说出实话的话,估计他们都会远离自己。

    毕竟,龚游天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但是不说的话,林凯想要一个人去做这些事情,估计是不可能的。

    林凯轻咳一声,淡淡的说道:“这几天,周涛对我针锋相对,前后几次想要把我送进警局,次次未成功,今天玩的很大,为了让我离开医院,不惜在我的鸡汤里下药。”

    “幸好,我早有防御,给仓鼠做了实验,我发现是兴奋剂,我陪着他演了一场戏,我没打算就这么让他进监狱,我用了欲擒故纵,我从他的嘴里套出来了,他跟龚游天有联系,这说明,是龚游天是幕后主使。”林凯坚定的说道。

    “但是,我必须要让周涛自己承认,我必须要掌握龚游天犯罪的证据。”林凯眼神犀利。

    南欣沉脸色微微一怔,易平挑眉撇嘴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

    “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你大可直接去找龚游天要个说法啊,为什么他要这么对你?”易平耸耸肩,说的很轻松。

    林凯嗤笑的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周涛是个老狐狸,留着他在医院一天,我们医院不会快活到哪里去,你也看到了,他连市长的夫人都敢动,这种人能好到哪里去?”

    “他之所以会带着市长夫人来这里开房,我是过来刺探军情的,万一,我获得了重要的线索呢?”林凯挑眉笑了笑。

    南欣沉抿嘴一笑,说道:“说的有几分道理,那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匿名给张强打电话,通知他,他的女人被人搞了。”林凯严肃的说道。

    “我去。”易平顿时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不已。

    笑着说道:“这种事情我最喜欢了,没想到这么刺激,我很喜欢看到别人抓奸的样子。”

    “看着他们一张张苦瓜脸,别提有多爽快。”易平笑的很贱。

    林凯丢给他一个白眼,冷漠的说道:“再过半小时,你就给他打过去。”

    “还要等这么久啊?”易平泄气的说道。

    “这半小时里,足够他们把该说的说完,要抓奸也要抓的是时候啊,不然的话,抓了个空,我们岂不是白费周折了。”林凯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

    南欣沉看着他的侧脸,没想到他的小心思还挺多的,不过,却不招人烦。

    她发觉到,林凯的心思缜密,考虑事情也很周到,做事也很小心,这种人虽然有点恐怖,但是,非常信任彼此的相处在一起,会觉得很有安全感。

    南欣沉打趣的说道:“你怎么不去当特务,要是你会耍两下功夫,应该会很不错。”

    “别提了,这孙子在学校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打架,他只能充场面。”易平淡淡的说道。

    “不会吧。”南欣沉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凯。

    林凯尴尬的说道:“那时候我还是学生,家里条件不好,我怕自己受伤了,还要掏医药费。”

    “说了你是孙子吧,你受伤了我会帮你掏钱啊,你怕什么啊?”易平立马搭腔。

    顿时,南欣沉就不爽快了,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冷漠的说道:“好大的口气啊,打架有这么好炫耀的吗?聪明人是不会跟人动手的。”

    说完,放下手刹,不给任何准备,一脚踩下油门,易平啪的一下,直接撞在沙发座椅背上。

    “啊,痛死我了。”易平吃痛的喊道。

    南欣沉单手搭在窗口,嘴角挂着一丝痛快的笑容,她最看不惯的就是易平这种欺压人的性子。

    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可以把别人的尊严踩在脚底下。

    即便是跟林凯同学多年,说话的时候也不会顾忌别人的感受。

    相反,林凯在酒吧表现出来的实力,发挥自己是医生的本领,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突发心脏病的患者救活,到了酒店,又机智的在江丽的包里放了录音器。

    这些事情要是交给易平去办,没有一件是办得成的,南欣沉对林凯燃起了欣赏之情。

    离开地下停车场,易平郁闷的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饿了,找个地方先吃点东西。”南欣沉淡淡的说道。

    在街边随便找了个烧烤摊,几人围着桌子坐下,易平趴在桌上,痛苦的看着南欣沉,哭丧着脸说道:“师父,我的头好疼,你帮我看一下好吗?”

    “林凯,帮他看一下,是不是脑子坏了。”南欣沉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勒。”林凯搭了句腔。

    易平立马坐直了身子,正儿八经的说道:“我没事。”

    “那就给我安静,时候一到,立马给我打电话。”南欣沉一脸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