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宵
    吴鑫鹏舒展懒腰,扬长一个哈欠,问道:“今晚上就睡我家吧。”

    “明天我还要回医院上班,等一下我要去看一看苏易尘,这样吧,你现在送我回医院。”林凯一脸认真的说道。

    吴鑫鹏努努嘴,看着桌上的酒,嘴馋的问道:“这酒我难道就不能喝一口吗?”

    “不可以。”林凯果断的说道。

    “哎,人生没酒那可如何是好啊。”吴鑫鹏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即起身说道:“走吧,我现在就送你回医院。”

    两人走到车库,林凯坐在副驾驶,吴鑫鹏坐在驾驶座上,弃疾离开。

    回到医院,林凯立马下车,吴鑫鹏冲着车外的林凯说道:“凯哥,再见。”

    “再见。”林凯挥了挥手,温和的说道。

    目送吴鑫鹏的车远离,林凯迅速找到护士,问了苏易尘的病房,林凯快步赶了过去。

    刚刚到门口,便看见胡雅从里面走出来,两人面对面看着彼此,胡雅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双手环胸,不以为然的看着林凯,说:“哟,你怎么过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凯提高了警惕的望着她。

    胡雅深呼吸了一口气,单手撩动了一下发丝,淡淡的说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随即,走到林凯的身旁,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啊,你啊。”

    “总是喜欢去做一些无畏的事情,不吃亏你是学不乖。”

    林凯一怔,总有种不良的预感,奈何,自己无法预知自己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只能预知别人的,看着胡雅的脸,林凯看不到任何东西。

    冰冷的眼神看着胡雅,淡淡的说道:“用不着你来提醒。”

    “啧啧啧,还是那么执迷不悟,罢也,谁让你总是这么自信。”胡雅淡淡的笑了笑。

    说完大步往前走,留给林凯一个背影,冷不丁的说道:“祝你好运。”

    望着她的身影,还有她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林凯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索性去了苏易尘的病房,见他靠着床头,整个人都是发呆状况。

    林凯走到他床边,看了看床尾写下来的伤势情况,内脏出血严重,身上的淤青多的不用说。

    “是谁对你下手的?”林凯严肃的问道。

    苏易尘没有理会,继续看着外面的漆黑世界,林凯双手环胸,认真地说道:“苏易尘。”

    “林凯,你最好是躲起来,让全世界的人都找不到你。”苏易尘虚弱的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凯急切的问道。

    苏易尘扭过头看着他,苦涩的笑了笑,说道:“你知道了,那又能怎么样?”

    “我可以为你伸张正义,这些人太猖狂了。”林凯愤怒的说道。

    突然想起来不对劲啊,刚刚胡雅从这里面出来,苏易尘被打了,居然没有报警,让警方来处理这件事情,那么,林凯敢断定,把苏易尘打了一顿的人,肯定跟龚游天脱离不了干系。

    林凯社呼吸了一口气,认真的说道:“苏易尘,把你该说的话都说出来。”

    “该说的?什么是我该说的,什么又是我不该说的?”苏易尘苦涩的摇了摇头。

    淡定的说道:“好了,你走吧,我想要休息了。”

    说完,便躺下,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苏易尘是个多么骄傲的人,假死药之后,他以最快的速度将公司内部情况给处理好,又以最快的速度,把所有媒体的嘴巴跟报导全部封锁。

    好了没几天,立马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林凯都觉得替他疼惜。

    这个世界上没有轻易成功的人,然而,成功的人,必定是接受了世界上太多的不公平。

    林凯看到这样的苏易尘,竟然有一丝丝不放心,淡然的说道:“苏易尘,你应该听我的话,不要离开你家,不然,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顿时,林凯的这一番话立马勾起了苏易尘的兴趣,扭过头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会有预知能力?”

    林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总之,我能预知一个人未来一天会发生的事情。”林凯淡然的说道。

    苏易尘继续坐起来,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靠着床头,淡淡的问道:“你能否告诉我,龚游天看重了你什么东西吗?”

    “那你告诉我,胡雅过来找你,是为了什么?”林凯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苏易尘本身就是一个诡计多端的人,他跟胡雅之间有交易,林凯甚是好奇。

    胡雅是龚游天的人,她出现了,这说明是龚游天下达的旨意,不然的话,胡雅是不可能轻易出来见人的。

    苏易尘犹豫的看着林凯,无奈的说道:“她来找我,是因为她想要知道你,为什么你会救我,你我之间的关系,这种东西是别人查不出来,只能亲自过来问。”

    为何刚刚胡雅见到自己又不说呢?这就奇怪了,林凯轻咳了一声,问道:“只是这样?”

    “当然。”苏易尘耸耸肩淡定的说道。

    “那打伤你的人又是谁?”林凯继续问道。

    苏易尘想了想,果断的说道:“是街边的小混混,我一时没有管住我的嘴巴,说了几句难听的话,就招的别人的一顿打,我也很无奈啊。”

    撒谎,根本就是在撒谎,林凯在远处看到的是一个身穿正装的男人,带着几个黑衣保镖。

    哪里是混混了,明明就是有权有势的人,不过,按照当时看到的人来判断,那人绝不可能是龚游天,无论是身高还是衣品,根本就不像。

    龚游天喜欢穿休闲的衣服,而领头的男人也是西装革履,一般的混混也会穿西装?

    既然他没打算要诚实,林凯也没打算说实话。

    “你呢?龚游天要找你是因为什么?”苏易尘淡定的问道。

    “他的眼睛是黑白的,没有色彩,所以他经常带着眼睛来分辨色彩,他的基因里缺乏了一种染色体,所以,他的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黑白颜色。”林凯一脸认真的说道。

    苏易尘一愣,不敢相信的望着林凯,惊讶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骗你干什么?”林凯无奈的笑了笑。

    “难怪了,不过,为何不给他医治?”苏易尘接着问下去。

    林凯想了想,温和的说道:“这种病很难医治的,而且,他要求我当他的私人医师,我觉得太屈才了,我没打算这辈子就听从他一人的,我的梦想是救治全天下的人。”

    “没想到你还是个有抱负的人啊。”苏易尘淡淡的笑着。

    如果龚游天找林凯真的只是单纯的治疗好自己的眼睛,还只是单纯的让林凯成为他的私人医师,以龚游天的情况,林凯这辈子是真的不愁吃穿了。

    可是,龚游天找到自己是要制造生物药剂,这种能改变人体基因的药剂。

    林凯怎么可能会答应,若是苏易尘听到了实话,他肯定也会大吃一惊,不过,林凯看出来苏易尘对自己是有隐瞒的,既然如此,林凯也没打算说出实话。

    “过奖了。”林凯略带羞涩的说道。

    苏易尘无奈的他叹了口气,问道:“林医生,我母亲的病情可能还需要你多加照料一下。”

    “现在我躺在医院,根本没有时间去照顾她,我相信你的医术,你过去看病的钱,我会让人打到你账户上。”苏易尘一脸认真地说道。

    “嗯嗯。”林凯点点头。

    若是以前的话,林凯肯定不会收除了医院之外的钱,后来,他想通了,有钱不赚那就是个傻帽,更何况还是接着自己的努力而得来的,何必要浪费呢。

    苏易尘打了个哈欠,无奈的说道:“林医生,我真的要困了。”

    “那你先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林凯温和的说道。

    “好。”苏易尘点点头。

    目送林凯离开后,苏易尘沉重的叹了口气,想到胡雅那张脸,就感觉自己的噩梦开始了。

    苏易尘拿起手机,给胡雅打了通电话,冰冷的说道:“他刚刚从我病房里走了。”

    “嗯,是时候开始你的表演了。”胡雅轻浮的笑了笑。

    “嗯。”苏易尘点了点头。

    心情沉重的问道:“明天林凯会去我家给我母亲看病,我希望我母亲安然无恙。”

    “会的。”胡雅淡淡的说道。

    说完,便挂了电话,苏易尘看着天花板,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林凯离开苏易尘的病房,走在走廊,得知是杨月给他处理的伤口,林凯立马给她打了通电话。

    这个点了,她早就回家了,林凯轻声问道:“你在哪?”

    “我在家啊。”杨月温柔的说道。

    “出来,我请你吃饭。”林凯霸气的回应。

    杨月想都没想的答应了,林凯选了一家味道极好,又经济实惠的烧烤店。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杨月匆匆赶到,第一次林凯邀请她,还是单独见面。

    “今天怎么想到要约我出来吃饭了?”杨月嗤笑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想要看到你啊。”林凯一脸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