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怜悯
    南欣沉眉头一紧,深呼吸了一口气,问道:“谁?”

    “苏易尘。”林凯脱口而出。

    南欣沉单手环抱,一只手拿着电话,认真地说道:“我可是要佣金的。”

    “要多少?”林凯着急的问道。

    “按照苏易尘的身份,价值十万元。”南欣沉淡淡的说道。

    十万元对于林凯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不过,在吴鑫鹏身上林凯一下子就赚了五百万。

    单纯就是因为苏易尘,就花掉自己十万元,林凯心揪的疼了一下。

    犹豫的说道:“有没有商量的余地,现在他有危险,我需要知道他时时刻刻的具体位置。”

    “还需要时时刻刻的知道具体位置?那价格抬高一倍。”南欣沉说的很淡定。

    仿佛这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林凯眉头紧锁,如果自己救了苏易尘,到时候再从他身上拿钱,也很不错啊,自己照样没花一分钱。

    而且,林凯敢保证,苏易尘会出事这是百分百的。

    “欣沉,看在我们两个认识的份上,要不,我下次帮你一个忙,两两抵消,如何?”林凯有点难堪的说道。

    之所以会这么说,就怕到时候苏易尘不愿意掏钱给自己,到时候自己又要白白的掏钱给南欣沉,这十万,可不是小数目。

    “没得商量,我现在正在逃亡之中,要是换成别人,我根本不会谈钱,我也根本不会接单。”

    南欣沉的语气笃定,林凯的内心世界开始挣扎,花了十万元,救下一个人。

    这是自己的医德,钱是可以再赚回来的,林凯思来想去,一脸认真的说道:“好。”

    “你先帮我查他的行踪,第一时间告诉我。”

    “成交。”南欣沉勾唇一笑,立马拿出电脑,开始操作。

    挂了电话,林凯心神不宁的,吴鑫鹏一脸奇怪的问道:“林医生,这怎么回事啊?”

    “去你家之前,我要去处理一点事情,你开车。”林凯认真的说道。

    “哦。”吴鑫鹏点点头。

    苏易尘挂了林凯的电话,坐在自家沙发,等着康先生的电话。

    等了十来分钟,他终于来电话了,淡淡的说道:“苏总,直接来晴天公园的湖畔中央亭子里吧,我在这里等你。”

    “好。”苏易尘一口答应了。

    自从昨晚上得知康先生是龚游天的人,在苏家混吃混喝多年,自己居然相信了这条贱狗。

    顿时,怒火中烧,握紧手机,直接开车去了晴天公园。

    林凯这边也在接收南欣沉发来苏易尘的具体位置,吴鑫鹏不由抱怨了几句,说:“这条路真的很堵,为什么苏易尘要去那里啊?”

    “林医生,为何你要那么紧张他?我觉得他根本就是个混蛋。”吴鑫鹏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林凯深呼吸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我现在过去,是为了救他。”

    “救他?”吴鑫鹏噗嗤的笑了出来,摇着头说道:“他能出什么事情啊。”

    “如果我告诉你,我会相术,你会相信吗?”林凯扭过头看着吴鑫鹏,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吴鑫鹏一怔,轻咳了一声,问道:“相术是什么啊?”

    “可以预知未来的事情,昨天我看着苏易尘的眼睛,我看到他今天会有血光之灾,必须在他出事前我们要赶到,必须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林凯的态度很坚定,眼神很有力。

    吴鑫鹏眨巴着眸子,噗嗤的笑了出来,问道:“预知能力?难不成你还是男巫?”

    “得了吧,林医生,我知道你的医术很了得,相术这种东西只存在于幻想的,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存在这种东西的。”吴鑫鹏满脸的不相信。

    既然他不愿意相信,林凯也懒得去解释,会相术,这件事情要不是因为自己经历过,不然,他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他已经亲眼目睹了两个人死了,既然也得知苏易尘会有血光之灾,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事情的发生,绝对不能让苏易尘就这样死去。

    若是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都不知情的话,林凯的心里至少没有这种罪恶感。

    吴鑫鹏见林凯没有说话,只好说道:“林医生,你就打消这个念头吧,苏易尘这个人一出门便带着他的保镖,怎么可能会出事啊。”

    “再说了,他还是苏氏集团的老板,杀了他,会被判死刑的,以苏易尘的性格,估计害他的人,还会尝试到家破人亡的滋味。”吴鑫鹏瞟了林凯一眼,见他没有任何动静,只好保持沉默。

    顺着他指引的方向一路开过去,只是,今天下雨,路面很堵。

    苏易尘按照预订到了晴天公园,撑着一把黑色的伞,一身西装革履,远看还以为是去参加丧礼的,苏易尘走到走到一条长走廊,走进亭子里,收起伞。

    康先生背对着他,双手放在身后,整个人都显得有点阴沉。

    “我来了。”苏易尘语气冰冷的说道。

    康先生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苏易尘,还是轻声问好,说:“苏总。”

    “坐吧。”苏易尘强行的压制内心的怒火,坐在石凳上,心情跟着天气一样,跌入谷底。

    两人面对面坐着,康先生还在装傻,面带微笑,为人和善的看着苏易尘。

    “苏总,今天找我所为何事?”康先生假意的笑着说道。

    苏易尘没有掩饰,直接开门见山,说:“你就别跟我装疯卖傻了,难不成胡雅没有通知你?”

    “没想到你还真行啊,哈……跟着我父亲,辅佐他事业顺利,我父亲死后你就跟着我,为了我苏家,我刻意让你跟在刘思达的身旁,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到现在才明白,平日里不起眼的康先生,居然是个亿万富翁。”苏易尘刻意把最后几个字咬重。

    眼神中充满了愤怒,恨不得现在就一拳给砸过去。

    康先生面无表情,依旧保持着温和的态度,看着苏易尘说道:“苏总,你这样想就太过激了。”

    “别再想着跟我编造谎言,你给我实话实说,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服务于我们苏家,为什么,你会背叛?为什么那么多年来,你要潜伏在我们苏氏集团?为何?”苏易尘只想要从他的嘴里听到事情的真相。

    不管胡雅说的再多,都不及康先生亲口承认来的痛快。

    康先生知道现在也掩盖不下去了,双手搭在桌上,淡定的说道:“看来,你是找人调查过我。”

    康先生知道,若是苏易尘没有调查自己的话,胡雅是不会说出康先生的所作所为。

    正是因为被调查了,现在康先生百口莫辩,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解释。

    板着一张脸看着苏易尘,淡定的说道:“那我告诉你为什么,跟着你父亲干,只是因为父亲看上了我的能力,我确实是龚氏集团的内部人员,即便职位不高,但是,我给龚氏集团创造的利润可不少,你们苏氏集团是个很有潜力的公司。”

    “龚少自然会有所顾忌,想要一直站在顶端,就要排除外难,现在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龚氏集团给我的,你们苏家给我的不过就是九牛一毛。”康先生不由失笑了一下。

    随即,沉重的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苏易尘,无奈的说道:“苏总,已经过去几年了,你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心里意志磨炼的强大,你这样,怎么跟程总斗?”

    “别跟我说那些废话,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们苏氏集团,是我父亲对你不好吗?还是说,是我苏易尘做的太过分了?”苏易尘锁眉问道。

    康先生犹豫了几秒钟,淡淡的说道:“你们苏家对我很好,只不过,我只有一个主子。”

    “那便是龚总。”康先生斩钉截铁的看着苏易尘,毫不犹豫。

    苏易尘握紧拳头,胸腔一股怒火,紧抿着唇,眼神更加的犀利。

    “你到底出卖了我们公司多少机密?给我从实说来。”苏易尘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康先生舒展了一下身子,坐在苏易尘的对面,冷漠的说道:“所有。”

    “什么?”苏易尘吃惊的望着他。

    “当年跟着你父亲的时候,他很信任我,几乎苏氏集团所有的一切我都掌握在手,所有,我现在名下所拥有的,都是沾了你们苏家的光,前几年,金融危机,你们苏家背后藏了一手,最后你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失利吗?是我从中做了手脚,当时龚老先生怜悯你们苏家,就暂且放了你们一条生路。”康先生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为何苏家总是斗不过程家?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程弓是个老奸巨猾,他的公司里龚总安排不进人,其实,以苏老爷的手段,他完全可以碾压程弓,因为他没有程弓那般的能力,可惜啊,欠缺了点眼力见。”康先生不由摇了摇头。

    看着苏易尘气急败坏的样子,无奈的说道:“接下来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们苏家的所有不幸跟有幸,不过都是龚家的怜悯跟施舍。”

    “苏总,要是个聪明人,现在我离开了你们苏家,你可要一个人撑起整个大梁,为龚家服务。”康先生哈哈的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