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动摇
    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天花板上的吊灯也没有什么问题啊。

    林凯拿出一支笔在她眼前晃了晃,苏母的瞳孔依旧没有一丝变化,可是,呼吸是正常的,心率也是正常的。

    “她吃饭吗?”林凯好奇的问道。

    “到点的时候,伺候她的保姆会给她送饭菜,每次吃的很少,不过,还是吃的。”苏易尘认真的说道。

    “让我见见伺候苏夫人的保姆。”林凯双手环胸,冷静的说道。

    苏易尘点点头,示意康先生把保姆叫来。

    保姆是个中年妇女,为人温和,见人便会微笑示人。

    “少爷。”保姆声音很温顺。

    “张妈,你跟林医生说一说我母亲的近况吧。”苏易尘冰冷的说道。

    张妈点头意会,冲着林凯笑着说道:“老夫人每天都会吃饭,饿了的时候她会说,吃完饭便躺在床上,白天她会看着天花板的吊灯,隔了两三个小时便会看着窗口,每天循环,到了晚上便会闭上眼睛睡觉,我跟她说话,都不会回应我。”

    “只是饿了的时候会叫我。”张妈低着头,情绪低潮。

    这就奇怪了,知道饿了要吃饭,现在眼睛看着天花板的吊灯目不转睛。

    林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吊灯,没什么奇特之处,一切都很正常,而且,苏母的身体机能都是正常的,每隔五分钟,苏母的眼睛会转动一次,这说明她意识清楚。

    同一个意思,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难不成苏母是在装?

    苏易尘好不容易脱离了生死边缘,公司事情繁多,没时间在家里照顾她,而且,从苏易尘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他并不像之前那般在意苏母的身体情况。

    按照之前苏易尘的表现来看,这不应该啊,在苏家,苏母是苏易尘唯一的亲人了。

    林凯的脑子不断的运转,突然,内心大喊不妙,这根本就是个圈套。

    苏易尘把自己弄回家,再来之前就问过自己,想要绳毒的配方,偏偏林凯就是不给。

    无论给什么都不愿意透露配方,现在苏母病在床上,苏易尘态度冷淡。

    林凯轻咳一声说道:“我需要回一趟医院拿药材。”

    “我母亲是什么病?”苏易尘严肃的问道。

    现在若是说破的话,估计,林凯想要走都没机会了,林凯温和的说道:“心理疾病。”

    “一般出现这样的状况,是癔病的一种普遍现象,心里积压的压力太多了,无处释放,现在她这样的状态,只是一种自我封闭。”林凯说的一本正经。

    双手放在身后,认真的说道:“苏总,我先走了。”

    说完便大步离开,突然,苏易尘一把抓住了林凯的手臂,愤怒的说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母亲一生雍容华贵,怎么可能会有癔病?”

    “行了,既然你来了就不要走了,你就待在我家里,给我母亲好好的治病,我包了你的食宿,每个月会给你月薪。”苏易尘的态度强硬,丝毫不给反抗的机会。

    果真跟自己想的是一样的,苏易尘早就布置好了圈套,就是想要空手套白狼。

    林凯冷淡的笑了笑,说道:“我在医院还有工作呢。”

    “我会帮你向王院长辞职,你大可放心。”苏易尘一脸认真的说道。

    现在苏易尘只是没有把话说的很难听,表面上只是想要林凯留下来,实际上,就是私自囚禁。

    “不必了,那可是我的铁饭碗。”林凯笑了笑。

    刚准备走出去,突然,康先生带着几名保镖走进来,一个个身强体壮的。

    林凯一愣,紧锁着眉头,苏易尘冷哼一笑,淡淡的说道:“林医生,你就别想着走了。”

    “踏进门容易,想走,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苏易尘语气轻浮,甚至带着点不屑。

    在车里,林凯注视着苏易尘的眸子,预知到一天之内绝对会有血光之灾。

    看到的预知画面并没有自己的身影,可想而知,苏易尘的身边还有人想要害他,还是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

    林凯双手揣进兜里,淡淡的说道:“苏总,留人不能强行啊。”

    “而且,我奉劝你一句,小心身边的人,以免给自己招来祸事。”林凯冷不丁的说道。

    苏易尘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大声的喝道:“用不着你来提心。”

    “给我绑起来,带走。”苏易尘拉高了声音。

    几名保镖立马上前,抓住林凯的手,绑上绳子,直接押走,林凯也没有抗拒。

    这些人身手不凡,不像大街上的小混混,只会狐假虎威,这些训练有素的保镖,随随便便两下,林凯就会被俘虏,还不如省点力气,不做任何挣扎。

    “苏总,那林凯该怎么处理?”康先生畏手畏脚的问道。

    “把他的四肢绑在椅子上,抬到书房,我还有一些事情要问他。”苏易尘冰冷的说道。

    康先生点点头,示意保镖把林凯的四肢绑好,抬进了苏易尘的书房。

    “张妈,好好照顾我妈。”苏易尘淡淡的说道。

    张妈点点头,苏易尘直接去了书房,林凯面无表情,没有丝毫紧张感。

    苏易尘围着林凯转了几个圈,好奇的问道:“难道你一点都不怕?”

    “我要怕什么,如果我死了,是你的损失大。”林凯满脸自信的说道。

    说到底,苏易尘要的不过就是绳毒的配方,现在把他囚禁起来,为了的就是这个目的。

    “而且,苏总,若是你再不放了我,你就会触犯法律。”林凯双眼看着前方,表情冷淡。

    苏易尘哈哈的笑了起来,冷哼一声说道:“你觉得我会怕吗?”

    “收起你的鬼点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绳毒的制作方法。”苏易尘加强语气。

    林凯看着苏易尘的眸子,冷漠的说道:“苏总,何必要这么执着呢。”

    “我希望你现在就让康先生离开苏家,否则,到时候不再是苏母病倒在床上,你也会面临血光之灾。”林凯冷漠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苏易尘眉头紧蹙,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那你说一说,我母亲为什么会患有癔病?”

    “而且,你又是以什么依据判断出我母亲是因为癔病,所以才是这幅模样的。”

    “说到底,康先生毕竟是跟着刘思达最长时间的人,他们两个仿佛分身者,现在刘思达到了监狱,十几年都不能出来,康先生到底是弃暗投明,还是别有用心?”

    林凯看着苏易尘面无表情,真不知道他是在坚持什么,接着说道:“据我所知,康先生是个很精明的人,更何况,一个抛弃了原主子跟着另一个主子的人,能有什么利用价值?”

    “他能丢下刘思达,那么有一天他也能丢下你,甚至可以取代你的位置。”林凯口齿伶俐,一针见血,苏易尘瞪大了眸子,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问题。

    倒吸一口气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听我一句劝,否则,明天你会有血光之灾。”林凯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

    苏易尘冷笑的看着他,说道:“你又怎么会知道?还是说,我的血光之灾是你一手操办的?”

    林凯一怔,不知道他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尴尬的说道:“我是医生,不会做伤人的事情。”

    “那你所说的血光之灾?是何人想要害我?”苏易尘反问道。

    什么是相术,是可以预知这件事情的发生,但是,却无法预知是谁下的手。

    林凯无奈的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想问,苏总,你为何要器重康先生?”

    “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是我的人啊。”苏易尘哈哈的笑了出来。

    双手环胸冷不丁的说道:“是我把他安排在刘思达的身边,刘思达要害我的事情我是知道的,至于为何会真的喝下那毒药,真的是巧合,只是没想到刘思达居然会利用你的手,还是一杯水的事情,这件事情康先生是不知情者。”

    林凯噗嗤的笑了出来,摇着头问道:“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他做的?”

    “苏总,真没想到你居然会相信别人。”

    苏易尘若是不说还好,这一说,才发觉苏易尘太过于相信自己身边的人了。

    无奈的说道:“苏总,防人之心不可无,若是你质疑如此,不妨,你做实验。”

    “什么实验?”苏易尘板着脸看着他。

    “你可以去问康先生,在你出事的当天,他到底在哪里,做什么事情。”林凯一脸认真的说道。

    苏易尘狐疑的态度看着林凯,严肃的问道:“你为何会认为,康先生会背叛我?”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道理很现实,实在不相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派人去调查康先生的资产情况,还有他名下的固定资产,当然,明着查是不行的,你的使用一些方法。”林凯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苏易尘迷离的眼神看着林凯,片刻没说话,就算是林凯不说,他也开始怀疑康先生。

    只是,一直没有把话说破,现在被林凯这么坚定的说出来,他开始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