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一百零一章 针锋相对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折射进来,洒在杨月的娇嫩的脸上。

    突然,杨月眉头一紧,神情慌乱,双手紧紧的揪住被单。

    “啊……”

    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你总算是醒来了。”李静冉嘴角挂着一抹微笑。

    杨月吃惊的抬头看着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你?”

    李静冉走到她身旁,端了一杯水递给她,说:“你惊吓过度了,现在好点了吗?”

    惊吓过度?可是昨天准备离开太平间的时候,推开门就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

    杨月紧张的问道:“我是不是死了?”

    “没有啊。”李静冉眨巴着大大的眼睛。

    温和的一笑,说:“昨天你去太平间了,王院长找你有事找不到你,后来,听到太平间的管理员说你在那里,你吓晕了。”

    “把你送到病房里睡了一个晚上。”

    又奇怪的看着杨月问道:“你没事去太平间干什么啊?”

    “那地方阴气森森的,怪慎人的。”李静冉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杨月努努嘴,知道只是虚惊一场,并没有撞鬼,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可是,身体还是软的,靠着床头,无力的说道:“我想去看看苏易尘的躯体。”

    “林凯说他是中毒了,我想找到他的躯体检查一下,可是,太平间里的人太恐怖了,我没敢继续找下去。”杨月心虚的低着头。

    李静冉叹了口气,说:“今天早上刘思达的人就过来了,带走了苏易尘。”

    “什么?”杨月瞪大了眸子。

    立马坐起来,慌忙的船上鞋子,披上衣服,说:“绝对不能火化苏易尘的身体。”

    说完,迅速的离开了病房,冲到了王伟的办公室,见他没有在里头,立马给他打电话。

    响了片刻,王伟才缓缓的接过电话,问道:“你醒来了?”

    “王院长,苏易尘他……”

    “我知道,我现在在火葬场,你休息好了就去工作吧,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王伟低沉的说道。

    杨月沉默了片刻,内心紧张不已,握紧了手机,问道:“好。”

    挂了电话,杨月站在原地,看着医院来来往往的人,感觉自己还是活在梦里一样。

    昨天太平间一事烙进了心里,她原本不相信鬼神的,可是,到了太平间不由自主的就会联想到,杨月痛苦的拍着脑门,跨步准备回自己的科室。

    周立青抱着资料朝着杨月走了过来,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杨月懒得搭理他,与他擦肩而过,突然,周立青叫住了她,“杨主任。”

    杨月止步,双手揣在衣服兜里,眉头一紧,淡淡的问道:“怎么了?”

    “听闻你昨天私自闯入了太平间被吓晕了,这是真是假啊?”周立青带着点嘲讽的语气问道。

    “真的。”杨月想都没想的承认了。

    周立青转身走到杨月跟前,看着她煞白的脸色,噗嗤的笑了出来。

    “你身为内科的主任,在手术台上见多了生死,没想到你去太平间居然还会被吓晕,真是奇怪了,你去太平间做什么啊?”周立青好奇的问道。

    杨月深吸一口气,冷哼一声,说:“我做什么事情都要跟你事事报告吗?”

    “那倒不是。”周立青立马否定了。

    “既然如此你就别多管闲事,你们中医科现在可是医院的心病啊,你身为中医科的主任好好的处理好你们科室的事情就行了。”杨月冷不丁的看着他。

    板着脸绕过他的身子,快步离开,周立青看着杨月的背影,不由摇着头。

    “真是不识好歹的女人。”周立青喃喃道。

    两人背道而驰,杨月回到自己办公室,喝了几杯水,护士走进来,焦急的说道:“杨主任,新来了好几个大手术,准备一下吧。”

    杨月身子一颤,手开始有点颤抖,想到昨晚上掀开那些尸体的白布,看到他们的脸。

    心慌了,现在她根本没法拿刀,没法跟内心的恐惧做斗争。

    沉默了一下,杨月低沉的说道:“找别的主任,我今天人不舒服。”

    “可是……”

    “去吧,我想休息几天。”杨月说完立马脱下白大褂,拿了包包大步离开办公室。

    杨月站在医院门口,今天是没法进手术室动刀了,想到林凯,直接去了警局。

    王伟眉头紧蹙的盯着苏易尘的身体,他的气色看起来并不像死人那般惨白,虽然没有了呼吸,可是,血液依旧在流动,王伟更加相信林凯判断。

    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毒,可以让人处于这种状态。

    “院长,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你没理由插手。”刘思达不耐烦的看着他。

    王伟端正了姿态,双手放在腹前,一脸认真的说道:“刘总,还请三思。”

    “苏总的身体状况有待进一步检查,不应该仅凭法医一句话就断定了他的生死,我认为林医生说的很对,苏总只是中毒了。”王伟坚定的看着他。

    刘思达哈的一声冷声,双手揣进裤兜里,阴狠的眼神瞪着他。

    “中毒?你看他哪里中毒了?没了呼吸,动也不能动,你开什么玩笑?”

    “行了,王院长,你好歹也是医院的院长,你们医院既然不能处理好这件事情,我们自己想要怎么处理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刘思达冰冷的看着他。

    “康先生,送王院长离开。”刘思达大声的吼道。

    “王院长,这边请。”康先生温和的说道。

    王伟脸色难堪,这是他们家的事情,他不应该插手,可是,苏易尘若是这么火葬了,那么林凯根本毫无翻身的余地。

    好歹他也是自己一手提拔出来的,依照林凯的医术,在医院里站稳脚跟完全没问题。

    可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无能为力了。

    “小刘啊。”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道声音。

    大家都看过去,正是程弓,他只身前往,面色温和的走过来。

    “程总?”刘思达眉头一紧。

    哈的一声冷笑,说:“没想到我哥死了,还有这么多人过来捧场啊。”

    “这话就不好听了,什么叫捧场啊,我跟老苏家怎么说也是至交了,虽然苏老头已经死了多年,不过,我跟苏家的关系也不能因为苏老头死了,就这么断绝了关系啊,你说是吧,小刘?”

    程弓说完轻轻的笑了笑,一声小刘,两声小刘的,叫的刘思达脸色更加难堪了。

    他自然知道程弓是谁了,在苏氏集团也持有股份的股东,跟苏氏集团合作已经有很多年了。

    双方各自创造的利润高达几十个亿,刘思达自然不敢轻易的得罪程弓。

    当然,他也知道,程弓跟苏易尘之间的内部矛盾也是不可言说的,双方表面上和蔼可亲的,合作的很好,可是,双方毕竟都是做房地产的,要争夺的东西自然很多。

    暗地里苏易尘对程弓做的那些好事,刘思达自然知道一些,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了,程弓居然愿意过来。

    “你说的极是,程总,今日过来所为何事?”刘思达好奇地问道。

    程弓看着躺在担架上的苏易尘,淡淡的说道:“说到底,苏易尘也是我看着长大的。”

    “这还没有查清楚是怎么个死因就把他火葬了,是不是太草率了点啊?”

    刘思达倒吸一口气,明白程弓是过来搅和他的好事的。

    冷不丁的看着他说道:“他是我哥,被江城市人民医院的医生林凯下毒给毒死了,我已经给警方提供了证据。”

    “这样啊。”程弓点点头。

    随即,转头看着王伟,冰冷的问道:“王院长,你们医院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程总,是我的疏忽,不过,既然是我医院的人干的,我们医院自然会追究到底,必定会查出其中的原因。”王伟态度认真,知道程弓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现在要找个适合的理由把苏易尘重新带回医院,就附和着程弓搭讪了两句。

    程弓点点头,随即看着刘思达,认真的说道:“小刘啊,我可不能就这样看着苏易尘火化了,必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中的是什么毒也要清楚吧。”

    康先生推了一下身旁的法医刘思达,给他一个眼神。

    刘思达轻咳一声,上前一步,认真的说道:“我已经查过了,苏总中的是曼陀罗毒,剂量过多,导致了人休克。”

    “证据呢?”程弓气势强大的问道。

    刘思达顿时就语塞了,苏易尘到底是中的什么毒,他根本就没有查出来,随口说的,没想到程弓居然要摔破罐子问到底。

    刘思达冰冷的问道:“程总,你是不是管的太快了?”

    “家里头都没有一个大人了,我要是不出来管管,那谁来管啊?”

    “难不成,要苏老夫人亲自过来?”程弓挑眉看着刘思达。

    顿时,刘思达脸色煞白的,为了阻止苏老太太出来搅和,早就把她反锁在家里。

    现在程弓又跟自己说这样的话,心虚了,程弓早商场混迹多年,他的手段刘思达也是见识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