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九十六章 伺候
    “现在就送他去太平间吧,别给我沾染晦气。”刘思达愤愤的说道。

    立马起身,迅速离开,康先生冲着杨月说:“他的身体要好好的保存,明天我们会带人过来取的。”

    “嗯嗯。”杨月点点头。

    目送他们离开,松了口气,检查了一下苏易尘的身体,还是一样,没有呼吸,没有脉搏,可是,血液还在流畅。

    要是说他死了,这也说不过去,他体内的内脏都完好无损,根本不可能死。

    “杨主任,现在是送他去太平间吗?”小丽好奇的问道。

    杨月倒吸一口气,太平间的温度很低,怎么可能送他去太平间,既然林凯说他是中的毒,杨月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想要给他好好的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毒。

    “送……”

    “来,把里面的人抬上担架,送去太平间。”周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杨月眉头一紧,他没事过来掺和什么啊。

    几个男护士把苏易尘的身体抬上担架,杨月咬着牙,锁眉说道:“周副院长,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就不必麻烦了。”

    “这本来就是太平间的人该做的事情,杨主任,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周涛附和一笑。

    杨月刚想要反驳,周涛立马说道:“杨主任,你该不会是想要做什么吧?”

    “我能做什么?”杨月双手环胸冷不丁的说道。

    “那不就完了吗,送到太平间,你好,我好,大家好。”周涛笑容满面,好像中奖了一样。

    看到王伟要吃瘪了,他自然开心了,因为这会给他制造上任院长的机会。

    杨月拿他没办法,只好让太平间的人把苏易尘的身体带走了。

    林凯被关在拘留所,突然,有人打开牢门,眼神冰冷的说道:“走。”

    不等林凯开口,揪住他的衣服,带进来审讯室,林凯骄傲的抬着头,看着眼前的警官,总共两个人,一男一女,看到眼前的女人,林凯眼前一亮。

    没想到警察局居然还有这等姿色的美女,一身警方制服,虽然算不上极品,但是,很能体现个人的性格。

    女人的五官很端正,表情很严肃,可是,整张脸看起来却充满了柔情。

    这样的女人刚硬起来像一团烈火,滚烫的烧人,柔弱的时候像一滩水,温顺的让人想保护。

    “看够了没有?”坐在她旁边的男警官不耐烦的开口。

    女警官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轻咳一声,手里拿着笔,冷不丁的问道:“说吧,你为什么要毒害苏易尘?”

    “我没有要害他,不是我干的。”林凯一口否定。

    “可是别人提供了实际证据,你有证据吗?”女警官严肃的看着林凯。

    顿时,林凯就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假死药是刘思达找自己做的,说到底,这药是自己做出来的,多多少少跟自己还是有关系的。

    虽然说这药不是自己下的,但是,刘思达要一口咬定是自己,林凯叹了口气,温和的说道:“想要证据我也有啊。”

    “不过,我要三天后在给你们。”林凯一脸认真的说道。

    既然是要揭穿刘思达,那就要等苏易尘醒过来,现在只需要跟刘思达拖延时间就行了。

    “三天?你知不知道这三天控诉方能把你告死。”女警官秀眉一紧。

    表情严肃的她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可爱,林凯勾起唇角笑了笑,“也对,不过,还是三天后在给你们提供证据,现在你们找我,也没用,我也拿不出。”

    “为什么要三天后才提供证据?”男警官好奇地问道。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林凯看起来很轻松,丝毫没有压力。

    男警官倒吸一口气,双手环胸,冷不丁的看着林凯,“有证据现在就给我拿出来。”

    “你们干什么啊?”徐羽之突然推开了审讯室的门。

    他可是局长徐华的儿子,谁不知道啊,看到他,两名警察立马站起来,毕恭毕敬的鞠躬,“少爷。”

    “都出去吧,我要跟凯哥说两句。”徐羽之霸气的一挥手。

    两名警察互看了一眼,有所顾忌的说道:“少爷,我们正在办正事呢。”

    “我也是来办正事的,有人冤枉我凯哥,我要是不站出来,谁站出来啊?”徐羽之呵斥了一句。

    顿时,两名警察都不敢做声了。

    林凯耳朵在听着徐羽之的话,眼睛却盯在女警官的身上,发现这个女警官侧脸的容颜真的绝美,五官很立体,最重要的还是素颜。

    素颜能碰到这样的标准美人胚子,实在难得,看她的脸,估计是二十来岁的样子。

    “你们都出去吧。”徐羽之又一声令下。

    二人只能收拾一下本子跟笔,立马离开了,徐羽之坐在林凯的对面,看到他手上的手铐,眉头一紧,说:“你们干什么啊,居然敢在我凯哥手上戴手铐?”

    “少爷,他是犯人,这是警局的规矩啊。”小警察尴尬的说道。

    “现在我在这里,给我凯哥解开手铐。”徐羽之霸道的看着他。

    小警察犹豫了,要是给林凯解开了手铐,自己可是要被顶头上司骂的。

    “还不快点,你干什么吃的啊?信不信我跟我爸说,把你给炒了。”徐羽之不耐烦锁着眉头。

    无奈之下,小警察只好给林凯解开了手铐,与其被开除,还是被骂的好点。

    “你出去。”徐羽之双手趴在桌上,一脸傲慢的说道。

    小警察只好关上门在门口守着,徐羽之嘟着嘴,看着林凯狼狈的样子,心疼的说道:“我说凯哥,一天开始还没多久,你怎么就来这里了啊?”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林凯丢给他这句话。

    徐羽之翻了个白眼,双手捧住自己的小脸,说:“我要是不管的话,你估计会在这里待很久。”

    “说吧,是谁害你啊?”

    “你就那么相信是别人害我,而不是我害别人?”林凯好奇的问道。

    徐羽之叹了口气,双手搭在桌上,一本正经的说道:“谁让你是我凯哥呢?”

    “要是换做是别人的话,我根本不会相信的好吧。”

    他说的理所当然,在这种时候被人相信的感觉,就好像是被抛弃的孩子又被人找到了一样。

    这是一种温暖,这小子虽然很小,性格不好,但是,很会说温暖的话。

    林凯嗤笑的看着他,淡定的说道:“你还记得那一次我让你去盐城郊外接我的那一次吗?”

    “怎么了?”徐羽之瞪大了眸子看着林凯。

    “正是那次,刘思达让我给他做毒药,我没敢下手,可是,我要是不做出点东西来,他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做出了假死药,我没想到他是要毒害苏易尘,可是,我的假死药已经给他了,已经不是我能掌控的局面了。”林凯叹了口气看着他。

    徐羽之捧住自己的脸,吃惊的问道:“凯哥,你是说,你做出了假死药?”

    “嗯嗯。”林凯肯定的点头。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药?”徐羽之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那是自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能做到的,只有你想不到。”林凯神秘的一笑。

    徐羽之赞叹的摇着头,更加崇拜的看着林凯,说:“凯哥,你总是不断的刷新我的三观。”

    “这件事情你不要跟任何人说起,总之,一定要保证苏易尘的身体不被摧毁。”林凯认真的看着他。

    “凯哥,你就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徐羽之笑了笑。

    突然,又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林凯,说:“可是,凯哥,刘思达为什么要把你送来这里啊?”

    “因为我不想按照他的安排,宣布苏易尘死亡的消息。”林凯摊开双手耸耸肩。

    徐羽之叹了口气,拉住林凯的手,无奈的说道:“凯哥,你很有能耐,可惜啊,总是被那些奸臣贼子利用啊。”

    “得了吧,别在这里跟我瞎唠嗑,赶紧给我去处理这件事。”林凯催促道。

    徐羽之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林凯说道:“你是不是越来越把我当成你使唤的工具了啊。”

    “什么话啊,我这是把你看成是我自己人,我才这样对你的,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你就别去。”林凯的脸色变得难堪。

    “哎呀,凯哥,我是骗你的,你不要这么较真嘛。”徐羽之努努嘴看着他。

    林凯伸手揉着他柔顺的头发,笑着说道:“我知道。”

    “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还有,我跟你说的绝对不能跟别人说,免得被人抓住漏洞,到时候还会牵扯到你们徐家。”林凯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我知道了,凯哥,我是不会说的。”徐羽之坚定的看着他。

    “行了,快走吧。”林凯挥挥手。

    徐羽之屁颠屁颠的走了,特意跟门口的人打了招呼,绝对不能再给林凯戴上手铐了,而且还要好吃好喝的伺候好。

    来拘留所的人都没有林凯这种待遇,林凯看着一桌子的美食,好奇的问道:“这?”

    “这是少爷吩咐的,林先生,你先用着,还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小警察嬉皮笑脸的看着他说道。